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金光鸿文集
·民强如何强?
·善政不如善教---谨以此文献给沦陷六十四周年的同胞
·把持枪权还给人民
·从持枪权说开去 --兼论起义和其它
·自由中国大宪章(草案)
·自由中国宣言书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如何训练开放性思维(转)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中华自由邦海外联军将择日挥师东進,铲除红患
·关于中华自由邦海外联军本部民兵军费筹措问题的说明
·如何提高单兵战斗力之体能训练补充说明
·关于在全球各地组建民兵的倡议书
·金光鸿律师致范将军书
·追随李洪志先生得永生 追随金光鸿律师得水牛
·我正在研究素食
·必须认识到我们正在和共匪进行一场战争
·战斗,在战斗中击败对手,是军人的唯一选项
·联合起来,剑指共匪高层 --告全国退伍老兵及共匪官兵书
·秦将军当审时度势,率部起义……
外交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外交官和女人的区别 --给共匪外长王毅
·人要懂得自爱,别人才会爱你,国家也是一样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金光鸿律师


   
   
   天灭中共也好,谁灭中共也好,五千年中华古国,一朝去了一朝来,你方唱罢我登场,每一个王朝开始时都做着万岁万万岁的梦,到后来也都是灰溜溜地谢幕,历史就是这么演绎的,概莫例外!
   
   
   
   时下的反共力量,成规模的,不成规模的,地下的,地上的,和平理性地,叫嚣暴力的,实施暴力的,著文的,行动的……林林总总至少也有一百多支吧,我想。
   
   
   
   我从来都是这样的观点:对于中共何时垮台,以何种方式垮台,我是从来都不过多忧虑的,我只是想着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尽一点自己的绵薄之力,谈这个题目也是出于这个动机吧!
   
   
   
   先跟大家说一点我自己的往事。
   
   
   
   记得我还在武汉大学读中国传统哲学研究生的时候,那时我承担了一些学生社会工作,中共治下叫学生干部,其实在西方就叫义工或者公益活动,是义务的,而且都是出于公益心,但是在中共治下却走样了,学生当干部也搞得跟官僚似的,而且大多动机不纯,不是为了服务学生,服务大众,而是为了捞什么所谓的政治资本或者为了能加入中共将来找个好工作。
   
   
   
   我是什么动机呢?
   
   
   
   大学时代,我的动机是响应刘道玉校长的倡议,在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要锻炼自己的社会活动能力,所以,我就出来跟另一名叫李川的同学作副选竞选班干部,锻炼自己的“能力”,就因为这个说法,班上有同学对我很不满,说我竞选班干部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本来嘛,当干部是为了服务学生,你锻炼什么能力呢,同学有不满情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当然,作为校长、老师来讲,他还是希望你能在大学里全面发展的。
   
   
   
   读研究生时,由于机缘巧合,我又被推举出来作干部,这回动机还是一样:不过这回不是锻炼什么社会活动能力了,我这回想的是要培养自己的领导才能,后来我还参加了一次校研究生会主席竞选,落选了,只好委屈当了部长。
   
   
   
   说实在的,三年研究生,我学业没什么长进,但我自认为,领导才能是培养了不少,只是一言难尽,这里只想跟朋友们分享一点。
   
   
   
   我从老子的“功成弗居”和“功遂身退”当中悟出了一点,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可以长久的,一个人被推到某个位置上,干成某件事,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加上很多客观因素促成的,不是一人之功,在佛家叫因缘际会,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居功自傲的,更不能因此而赖在那个位置上不走,要把舞台让给后来者。所以,我那时当学生干部就一直本着这么一个态度,那就是,如果有人比我干得更好,我就退下来!可以说那时我在精神上是超越的,在心情上是轻松的。
   
   
   
   正是因了这个人生哲学,以致我从学校毕业以来,可以说我从来不跟人争什么,抢什么,该我的就是我的,社会上发生的一些争抢斗的事,我一直都是持冷眼旁观态度的,小事情比如,房改时很多人挖空心思想弄一套房子啦,车开始流行了有人急急忙忙想学车或弄一辆车啦,以致后来中共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谎言……我一直都是没介入的,就是一个旁观者的姿态。
   
   
   
   而且我在大学本科时就发现自己跟这个世界好像有点格格不入,想溶还溶不进去,就是一个旁观者,我想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点这种感觉吧,正如村上春树所说,人,人生,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无奈的。但人为什么人会感到孤独,没人能说清楚,李洪志先生告诉我们的是,“人多来自天堂”,所以,人都是红尘的一方过客,不感到孤独才怪!
   
   记得那时我对中国传统的儒家、道家和佛家人生哲学是一无所知,如果说知道一点的话,那也是从中国古典小说里知道的那么一点点,后来知道了,才知道这叫“出世”之姿。我一九九二年分配到厦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玩周易的教务处李儋老师,他说我有“仙风道骨”,说实在的,我那时也没什么太大感觉,现在想想,是不是因为我在读研究生时,道家和佛家哲学的影响呢,我想恐怕似的,其实我的骨子里一直流的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和“济世安邦”的血液。
   
   
   
   可以说,在二零一零年修炼法轮功之前,我的思想一直在儒、道、佛三家之间出入,一会想济世安邦,救国救民,一会又想着安时处顺,一会又想着归隐山林,想过出家当和尚,想过去武当山当道士,想过晚年回老家农村隐居,教太极拳什么的……
   
   
   
   其实,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问题,当然可能有点关系。
   
   
   
   我想说的是,目前有一部分(我不敢说大多数)反共力量和反共人士,他们反共所运用的武器还是中共式的:谩骂、诋毁、恶语、恐吓、暴力、谣言、挖人祖坟(他不是东西,他父亲也不是东西之类,所谓“英雄不问出身”,反过来也是这样的)、揭人隐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一坏全坏,把人说得一无是处)、下流话、贬损人格尊严、自戕……一句话,都是与《世界人权宣言》的主旨和精神相违背的!
   
   
   
   我就在想,有没有一条路让我们能成为一个高贵的反叛者呢?
   
   
   
   当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军战败,有士兵向李将军建议,到平民区去打游击,李将军说,战争是军人的职业,我虽然称不上是个好军人,但打游击战就意味着把战争的风险转嫁到平民身上,因此,我们不能这么做。--我觉得这个李将军就是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最近我看到有公布出来的历史照片,说中共军队攻打孟良崮的时候,把所谓的地主老财(实际上是有产者)的大姑娘小媳妇脱光了衣服在前面打头阵,在我看来,这就不是高贵的反叛者(那时的中共就是反叛者)。
   
   
   
   如果说律师的武器是法律,战士的武器是枪枝,知识分子的武器是学识,那我们反叛者的武器是什么呢?
   
   
   
   我想应该是道义吧!
   
   
   
   自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时下反共人士用的武器如谩骂、诋毁、恶语、恐吓、暴力、谣言、下流话、挖人祖坟、宣人隐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我想无论如何称不上是有道义的,更说不是高贵的!
   
   
   
   鲁迅先生当年说,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在我看来,辱骂和恐吓怎么是战斗呢?!那就是泼妇骂街,这样的人能称为战士吗?显然不能!
   
   
   
   一个高贵的反叛者,他的思维、语言和行动都应该是高贵的!
   
   
   
   我不能说一个驱赶有产者的大姑娘小媳妇裸体打前阵,用活摘良心犯的人体器官来打压异见人士的中共是高贵的,同样,我也不能说一个制造暴力恐怖事件滥杀无辜、或者用恶语攻击同道或者中共的行为是高贵的!
   
   
   
   一个不高贵的行为当然也不可能是道义的!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11:16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下午5:18修订于美国马里兰银泉镇
   
(2017/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