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诸侯可否为匹夫复仇?诸侯为匹夫复仇,是否值得肯定?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可以,肯定之赞赏之;一种认为不可以,予以否定。

   赞肯的观点出于《孟子滕文公下》。孟子对弟子万章介绍了葛伯仇饷而被商汤征讨的故事。孟子说:

   “汤居亳,与葛为邻。葛伯放而不祀。汤使人问之曰:‘何为不祀?’曰:‘无以供牺牲也。’汤使遗之牛羊。葛伯食之,又不以祀。汤又使人问之曰:‘何为不祀?’曰:‘无以供粢盛也。’汤使毫众往为之耕,老弱馈食。葛伯率其民,要其有酒食黍稻者夺之,不授者杀之。有童子以黍肉饷,杀而夺之。《书》曰:‘葛伯仇饷。’此之谓也。为其杀是童子而征之,四海之内皆曰:‘非富天下也,为匹夫匹妇复雠也。’。”

   葛伯是夏朝时葛国国君。夏末,商汤居亳(今河南商丘),与葛国(今河南宁陵北)相邻。葛伯不行祭祀之礼,商汤派人去责问,葛伯借口说没有祭祀用品。商汤派人给他们送去牛羊等祭祀品。葛伯把这些牛羊都吃掉了,仍然不行祭礼。商汤派人去责问,葛伯又借口说没有祭祀的五谷。商汤派人去给他们种地,派老幼给种地的人送饭。而葛伯派人抢了送饭的人,还杀了一个孩子。于是,商汤大怒,派兵消灭了葛国。

   “非富天下也,为匹夫匹妇复仇也。”是孟子引用“四海之内”即天下人的话,但显然孟子是赞同的。汤武革命获得了孟子、荀子和历代圣贤大儒的一致赞美。

   宋代林之奇《尚书全解》在解释《吕刑》中“报虐以威”的“报”时,引用了《孟子》这段话,说:“汤征葛,四海之内皆曰:‘非富天下也,为匹夫匹妇复仇也。’盖汤之伐桀、武王之伐纣皆以其与民为仇,故为民复之也。此所谓报,即孟子所谓复也。”汤武革命的一大宗旨意义就是为民复仇。

   《革卦》九四象辞说:“改命之吉,信志也。”顾炎武在《日知录》卷一《改命吉》条说:“《革》之九四犹《乾》之九四,诸侯而进乎天子,汤武革命之爻也,故曰‘改命,吉’。成汤放桀于南巢,惟有惭德,是有悔也。天下信之,其悔亡矣!四海之内皆曰:‘非富天下也,为匹夫匹妇复仇也。’故曰:‘信志也’。”

   商汤灭葛,是为匹夫匹妇复雠;汤武革命,吊民伐罪,是为匹夫匹妇兴师。汤武是儒家圣王,孟子是儒家亚圣。孟子对汤武的灭国和革命行为予以高度肯定,双圣所为所言,自有巨大的权威性。

   另一种意见出自《公羊传》中伍子胥之口。《公羊传定公四年》说:

   “伍子胥父诛乎楚,挟弓而去楚,以干阖庐。阖庐曰:“士之甚,勇之甚,将为之兴师而复雠于楚。”伍子胥复曰:“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且臣闻之,事君犹事父也。亏君之义,复父之雠,臣不为也。”于是止。”

   对于伍子胥“诸侯不为匹夫兴师”的说法,《公羊传》只是引用,未置可否。而且,伍子胥以“诸侯不为匹夫兴师”和“亏君之义,复父之仇,臣不为也。”两个理由拒绝阖庐为自己兴师复仇的表态,与《左传》、《史记》所载不同,应非事实,而是《公羊传》的想当然。伍子胥适吴的目的就是要为父兄报仇,为此不择手段,怎么会自找“诸侯不为匹夫兴师”的理由拒绝阖庐呢,怎么忽然间担心起因“复父之仇”而“亏君之义”了呢?不符合人物思想行为逻辑也。

   《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载:“员如吴,言伐楚之利于州于。公子光曰:“是宗为戮,而欲反其仇,不可从也。”州于就是吴王僚,公子光则是后来刺杀吴王僚而篡位的阖庐。可见,伍子胥到达吴国,劝说吴王僚兴兵伐楚,被公子光所阻。《史记吴太伯世家》所载相同:“伍子胥之初奔吴,说吴王僚以伐楚之利。公子光曰:“胥之父兄为僇于楚,欲自报其仇耳。未见其利。”

   据《东周列国志》所演义,“万乘之主,不为匹夫兴师”的话正是公子光用来劝阻吴王僚的话。吴王僚允诺伍子胥兴师为之复仇,公子光谏曰:“万乘之主,不为匹夫兴师。今吴楚构兵已久,未见大胜。若为子胥兴师,是匹夫之恨,重于国耻也。胜则彼快其愤,不胜则我益其辱,必不可!”王僚以为然,遂罢伐楚之议。

   综上所述,可以肯定,“诸侯不为匹夫兴师”非儒家思想,也非伍子胥所说,而是公子光(阖庐)所说,被《公羊传》“强加”于伍子胥之口了。2017-6-9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7/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