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周弘、东海论鬼神]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弘、东海论鬼神

周弘、东海论鬼神周弘来函讨论鬼神问题,见识新颖独到。为免其创见埋没,并供更多的有心人士参考,证得周君同意,特将来往函件公布于左。余东海2017-6-13一、周弘来函东海师:您好!我初入儒门,才疏识浅。您的《论语点睛》释义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知识宏富,荟萃古今,阐发由理,引申由义,传道解惑,娓娓道来,足开茅塞。拜读学习后,受益匪浅!这里,弟子想就《论语》里涉及鬼神的两句话(1,“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 2,“子不语怪力乱神”)的释义提出个人浅见,供师参考。借此,一并对孔子的鬼神观作一初探。不知当否,请您指教。 按传统的解释,第一句话翻译为:樊迟问孔子怎样才算是智,孔子说:“专心致力于(提倡)老百姓应该遵从的道德,尊敬鬼神但要远离它,就可以说是智了”。其中,对“敬鬼神而远之”被翻译为既尊敬鬼神又远离鬼神的意思。第二句话,传统句读为:“子不语怪、力、乱、神。”。即孔子不谈论怪异、暴力、变乱、鬼神。合两句话的意思是:孔子不谈论怪异、勇力、悖乱、鬼神之事,且敬鬼神而远之。从而推导出孔子不信鬼神之事--即孔子是无神论者。持此论者并以“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作辅助证明。窃以为这样解释可能不准确,不符合孔子的鬼神观。首先,对于鬼神,我认为孔子是相信的。(在孔子时代的语境里,鬼神似代指逝去的祖先)。“人死曰鬼,鬼者归也,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韩诗外传》)。人死而为鬼,敬鬼而为神。“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礼记•祭义》),故死去的祖先为鬼神。孔子对鬼神的态度即是对祖先的态度,敬鬼神即是敬祖先,就是尽孝。查《 论语》一书关于孔子论及鬼神的记录,能让我们更能清楚的认识孔子的鬼神观。论语涉及鬼神的章句如下:(一)子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八佾)(二)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先进) (三)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为政)(四)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恤,禹吾无间然矣。 (五)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使天下之人斋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六)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雍也)(七)子不语怪、力,乱神。以上第一至第五条,孔子言均言及鬼神。体现孔子极重鬼神,祭祀唯谨。一方面重人事(事人),另一方面重祭祀(事鬼)。其中第四条,通过赞许禹对鬼神虔诚的态度上来看,孔子主张推崇并祭祀鬼神(即逝去的祖先)是无疑的。唯第六、七条如果按通常意思解释为:对鬼神(即对祖先)的态度既“尊敬”又“疏远”;既“亲”又“避”(避而不谈)。且不以为然,甚至否定(不谈即有否定之意)。这样本身是矛盾的,且与论语中孔子其它论及鬼神处态度迥异,这不符合孔子的思想,也不合孔子的鬼神观。愚以为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能是传统翻译理解出了问题,是后人对该两篇论语的曲解。我们知道,孔子倡仁主礼。仁包涵有“亲亲,仁民,爱物”的内容。“人道亲亲也,亲亲故尊祖”(《礼记•大传》)。圣人立言立教由近及远,由此及彼。至于“亲亲”,范围当然不仅止生者,更包括死去的祖先。即既“孝亲”(对生者)、又“慎终”(对死者)、更“追远”(对祖先)。孔子的鬼神观(对祖先的态度)正属于“亲亲”的范畴、属于尊敬祖先的孝的范畴。因祖先死而为鬼,敬鬼神即尊祖先;同理,尊祖先即敬鬼神。故第六句“敬鬼神而远之”中的“远”,可参照“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中的“远”作解,也可参照“宗祖虽远,祭祀不可不诚”中的“远”作解,即“远古祖先”之意,“敬鬼神而远之”,即是敬鬼神(敬祖)不能只敬“近”鬼神、眼前鬼神,要敬到“远古”,要“追远”,要“敬而远之”,要追本溯源。(因人死之后,渐行渐远,易被湮灭于时间之中,普通人祭祀相对较近的祖先显得更容易些。儒家重孝道。重孝必重祭,重祭必重思,重思必追远,追远,故“列祖列宗,昭穆攸分、尊卑有序,历千年而朗若列眉,继万世而了如指掌。”)同理,第二句中“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可理解为:“亲亲”的顺序为:人为重,“长长”、“孝亲”第一,只有懂得“长长”、“孝亲”,处理好眼前人事,即事好“人”,自然就能事好“鬼”,反之亦然。至于第七条:“子不语怪力乱神”。可句读为:“子不语怪、力,乱神。”其中,“乱神”之“乱”可参照《论语•卫灵公》:“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中的“乱”作解。这样断句,翻译出来就是:孔子不说怪异、魔力,说这些则悖乱神明,悖乱鬼神。因为,“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中庸》)。同时,“鬼神,天地之功用,而造化之迹也”,故不容“乱”。窃以为,以上三条,作如是解更符合孔子前后一致的鬼神观。也符合“吾道一以贯之”。更能突出儒家以仁为本,孝悌为本。“仁者爱之理、心之德也。‘为仁’犹曰‘行仁’……所谓孝弟,乃是为仁之本。”(《论语集注》)。我们知道,孔子极推崇周礼。而在周代的诸多"礼"仪中,祭鬼事神的祭礼、丧礼是最为重要的。《礼记、祭统》曰: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有五经,莫重于祭。…夫祭有十伦焉:见事鬼神之道焉,见君臣之义焉,见父子之伦焉,、、、、、、见上下之际焉。此之谓十伦。”这里明确指出了祭礼在周代礼制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而居于祭礼十伦之首的是"见事鬼神之道”。可见事鬼敬神之道在周人心目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周人极为注重事鬼、敬神。孔子也极推崇周人的礼制。故“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即祀鬼神。古人尊重祖先、信仰祖先、崇敬祖先;尊重鬼神、信仰鬼神、崇敬鬼神,皆因鬼神是先圣之灵、先祖之魂。故对鬼神(祖先)“敬远”、“追远”,且昭穆有序,这属“亲亲”的最高境界,不忘本的概念,并认为是国之大事,安内的根本。关于鬼神,孔子还有相关的言论,如:子疾病,子路请祷。子曰:“有诸?”子路对曰:“有之。《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祷久矣。” 由此可见,孔子他不但相信鬼神(祖先),而且也崇拜、祭祀鬼神(祖先)、还祷告鬼神(祖先)——这是孔子一以贯之的鬼神观。如果按传统解释“敬鬼神而远之”为:对鬼神,既尊敬又回避,既亲近又疏远;将“子不语怪力乱神”,句读为:“子不语:怪、力、乱、神”。解为孔子不语神、不信神。对比论语中其它地方孔子对鬼神的态度,那么一方面他尊敬、承认、信任鬼神,并虔诚地祭之以礼;另一方面又有意疏远,避而不谈,甚至否定鬼神。这样会自相矛盾,严重背离孔子至诚、至信的人格。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圣人距今年代久远,且文义屡迁,古文又不署标点空格,后人解经,见仁见智。最后,我坚信孔子是伟大的!圣学博大精深!圣贤立言无可挑剔!不管哪种解释,都是“代圣贤立言”,都是“护道”、“为往圣继绝学”!出发点应该都是好的。 东海师为我私淑之师,高山景行,学养渊深。师代圣贤立言,替天下弘道,功莫大焉!弟子久仰山斗,钦敬至忱。愚下浅见,多一释义,以供备考,不知当否,望师指教!

   二、东海答函周弘如晤:喜读来函,所见很有新意,颇为独到。关于“敬鬼神而远之”,传统解释都是“尊敬鬼神但远离它”,我在《论语点睛》中也采取此解。你今参照“慎终追远”和“宗祖虽远,祭祀不可不诚”中的“远”字作解,将“远之”理解为要敬“远古祖先”,要“追远”。这个解释很新颖,有创见,又有经典依据,我赞同。《论语点睛》以后有机会重版,可根据你的意见改过来。

   关于“子不语怪力乱神。”你句读为:“子不语怪、力,乱神。”翻译为,孔子不说怪异、魔力,说这些则悖乱神明,悖乱鬼神。这个解释也很新颖,但我认为,朱熹《集注》所引谢氏的解释可能更恰切。谢氏曰:“圣人语常而不语怪,语德而不语力,语治而不语乱,语人而不语神。”语人而不语神,人指人道,以人为本,归于仁本,这是孔学的核心。神指神道,以神为本,道德上违反仁本,政治上违反民本,人与物、人与神关系上违反人本。子非不语鬼神,不语神道、神本也。

   关于儒家鬼神观,我在最近完成的《中庸精义》中对第十六章的解读《鬼神功效大得很》中有阐说,特录于左供参考:(对于“敬鬼神而远之”,文中仍采旧解)

   儒家是有神论。《论语》中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不语而已,并非否定。不仅不否定,圣经圣言明确肯定鬼神的存在。孔子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可见,如能事人,亦能事鬼。《八佾篇》说:“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奥,指屋内西南角的神。灶即灶君,灶神,即老百姓所说的“灶王爷”。

   《易经》提及鬼神之处最多。《文言》:“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下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大人的六大特征,其中之一是“与鬼神合其吉凶”。《系辞上》:“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谦卦》:“鬼神害盈而福谦”等。

   《礼记•祭义》记载:宰我曰:“吾闻鬼神之名,不知其所谓。”子曰:“气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合鬼与神,教之至也。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骨肉毙于下,阴为野土;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焄(xun 气味)蒿( hao蒸发),凄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因物之情,制之为极,明命鬼神,以为黔首则。百众以畏,万民以服。”

   不过,儒家的有神论与耶教不同,神不是创世造人的主体,而是“天地之功用,造化之迹”(程子),“二气之良能”(张载)朱熹说:“愚谓以二气言,则鬼者阴之灵也,神者阳之灵也。以一气言,则至而伸者为神,反而归者为鬼,其实一物而已。”儒家对待鬼神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以为知矣。”(《论语雍也》)

   “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意味着在人与鬼神、人与物关系中,以人为本。故孔子强调“敬鬼神而远之”,《孝经》说“天地之性人为贵”。东海曾经提出儒家三本:在道德上以仁为本,在政治上以民为本,在人与鬼神、人与物关系中,以人为本。三者又以仁本为准,就像儒家三统:道统、政统、学统,皆须以道统为准,分而言之为三,统而言之为一。2017-6-12东海

   三、周弘函谢谢东海师赐教并奖掖!孔学“在道德上以仁为本,在政治上以民为本,在人与鬼神、人与物关系中,以人为本。三者又以仁本为准、、、、分而言之为三,统而言之为一。”又“语人而不语神,人指人道,以人为本,归于仁本,这是孔学的核心。神指神道,以神为本,道德上违反仁本,政治上违反民本,人与物、人与神关系上违反人本。子非不语鬼神,不语神道、神本也。”所言极中正,受教良多。孔子之敬鬼神,实是敬祖是祖先崇拜。此点应是毫无疑义的。它以孝亲、重伦理、不忘本、倡忠孝,重教化为主要内容,是人本更是仁本。以此设教,亦为民本。儒家的鬼神崇拜即祖先崇拜,与民间或后来庸俗化、妖魔化、功利化的神灵、鬼怪、鬼神崇拜有本质的区别,与神本、神道更冰炭不容。儒教的观念中,“忠”、“孝”是最重要的美德,即使对已经去世的先人,也要像他们依然活着时一样的尊敬,设定节日供奉、祭祀。同时,儒家敬鬼神(对祖先的崇拜)并不是一种宗教信仰,而是日常要遵守的行为准则。儒家敬鬼神尊祖先还不仅仅以血统为标准(比如祭孔),它更以信灵魂、重祭祀、慎终追远、供奉、纪念、追思等为手段,注重的是精神、文化、劝善、尚功德、重传承、认祖归宗增强责任感、生命厚重感等教化作用。本“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教导,儒家赋予敬鬼神祖先崇拜以“报本、追远、崇德”的意义,期望民德因而归厚。我们从儒家的祭祖鬼神观:“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吾不与祭如不祭”(论语八佾篇)所用的几个“如”字及“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与“祭者教之本也已”(礼记•祭统)的言论明白其鬼神观完全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是孝亲的不是迷信的、是正大的不是虚妄的、是中正的不是邪恶的、是教化的不是功利的、是亲切的不是诡异的、是开智的不是愚弄人的,孔学以此设教,能达成向善、报恩、尽哀、尽孝尽忠、以死思生,鉴往昭来,提升伦理道德,强化精神文化传承等的作用。孔子正因为儒学鬼神观祖先崇拜的教化作用,所以特别重视祭礼。圣人用心高明至极。但是,经典文化常常因境界过高,理想性太强,而使普通民众难以理解并与其保持一致。孔子的鬼神观也是如此,最终到了民间变成了非理性的、怪异的“鬼神”信仰。与真正的、祖先崇拜的、孔子的鬼神观相去日远,且变得面目全非(这也是很多学者坚持孔子为无神论者的原因,“子不语神”也似受此影响)。圣人设教为了强调特提出:“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等。无形中也给智识不高的平民带来“人死为鬼,鬼与生人的世界相似雷同,并且可以互相沟通”的观念,从而更加强了民间对鬼魂的信仰。最终儒教的大统、正统的祖先崇拜鬼神观在民间愈显不彰,代之以兴的是民间的充满荒谬的且低俗不堪的“鬼神”论。正如余英时先生所说的,任何哲学或学术思想至终均走向世俗化,而民间信仰正表现了这种特征。孔子鬼神观后来到了民间,被庸俗化、世俗化为:供养亡灵以求亡灵庇荫;信鬼神、信灵异、甚至装神弄鬼;求庇佑,信神灵,以求功利;迷信命相、风水,依赖鬼神;烧香磕头,粗俗鄙陋,人神之间许愿还愿,甚至以鬼神愚弄大众,迷信命相、风水等丑态尽显。这也是儒家历代学者坚决与“鬼神”划清界线的原因。儒家文化至大至正,孔子鬼神观亦至大至正。儒家持有神论,故子不语神稍嫌费解。儒家之有神论属祖先崇拜,极中正亲切有理。它与民间普通意义上的鬼神观及伪智伪学的神道、神本截然不同,必须区分开。学者曲意“护道”,用心是好的,但与原典本意似有出入。之前,好像已有人指出《论语》缺乏逻辑性,这仍是解经不到位的原因。以对鬼神的态度为例,如果仍按旧解:子不语怪、力、乱、神,即子不语神,(其中尤以谢氏解释)中正无害,但遍观论语涉及鬼神处,有自相矛盾之蔽(持有神论而不语神亦稍嫌费解)。故再作一辩。乞恕。向东海师请安!愿师保重!四、东海答函周弘如晤:孔子敬鬼神,核心是敬祖先,没错,但不限于此,也包括对天地山川之敬。《史记五帝本纪》说:“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张守节正义:“鬼之灵者曰神也,鬼神曰山川之神也。”同时,鬼神亦不限于祖宗神灵。如易经“与鬼神合其吉凶”、“鬼神害盈而福谦”,鬼神皆泛指。东海2017-6-13首发儒家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