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郄雍治盗的故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东海在《儒家大智慧》第四章《知几》中介绍了一个郄雍治盗的故事。这个故事出自《列子》,原文如下:

   晋国苦盗。有郄雍者(郄qie),能视盗之貌,察其眉睫之间,而得其情。晋侯使视盗,千百无遗一焉。晋侯大喜,告赵文子曰:“吾得一人,而一国之盗为尽矣,奚用多为?”文子曰:“吾君恃伺察而得盗,盗不尽矣,且郄雍必不得其死焉。”俄而群盗谋曰:“吾所穷者郄雍也。”遂共盗而残之。晋侯闻而大骇,立召文子而告之曰:“果如子言,郄雍死矣!然取盗何方?”文子曰:“周谚有言:‘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且君若欲无盗,若莫举贤而任之;使教明于上,化行于下,民有耻心,则何盗之为?”于是用随会知政,而群盗奔秦焉。

   大意是说,晋国盗贼很多。有一个人叫郄雍(郄qie),能够观察人的面部表情,从盗贼的眉宇眼神中侦破案情。晋国国君他让负责捕盗,抓到很多的盗贼。国君很高兴,对赵文子说:“我得到这一个人,全国的盗贼将被一网打尽,哪里用得着许多人捕盗呢?”赵文子说:“君王依赖这种伺察手段去捕获盗贼,盗贼抓不完,而郄雍一定不得好死。”

   不久盗贼们聚到一起商量对策说:“我们穷途末路的艰难处境,都是郄雍造成的。”于是盗贼们勾结在一起,把郄雍杀害了。晋君听到消息,十分震惊,立即召来赵文子,告诉他说:“果然像你说的那样,郄雍死了!那么还有什么方法来捕获盗贼呢?”

   赵文子说:“周朝谚语说:能看清深渊游鱼的人不吉祥,可推知别人隐私的人有祸殃。君王若想没有盗贼,不如推荐贤人加以任用,使上上下下得到道德教化,民众有了羞耻心,哪会有人去当盗贼呢?”于是晋君重用士会治国,众盗贼便纷纷逃往秦国去了。

   文中提到的赵文子,即赵武,世人尊称其赵孟,谥号曰文,故后人称之为赵文子。赵盾之孙,赵朔之子,晋文公外曾孙,赵氏宗主,春秋中期晋国六卿,后升任正卿,执掌国政。随会,祁姓,随氏、范氏,讳会,谥武,其名随会(采邑于随)或范会(采邑于范),又因随氏出于士氏,故史料中多称其士会,史称范武子、随武子,先秦贤良典范。

   赵文子和随会都是晋国大贤,他对晋侯的建议颇近儒家:“且君若欲无盗,若莫举贤而任之,使教明于上,化行于下,民有耻心,则何盗之为?”如果加上礼法建设,齐之以礼,制之以法,就全面了。

   赵文子和随会都是真实历史人物,郄雍之名和事迹仅见于《列子》而不见于其它史籍,应该是《列子》虚构的。但所讲的道理没错。若是随会为政,郄雍配合随会,自可建功立业而无生命危险。没有“教明于上”,他迟早要死于群盗之手。

   治盗如此,治贪也一样。不从指导思想和制度建设上抓起,只会越治越贪、越反越腐,认真的反腐者,反而可能遭到贪污分子、腐败势力的算计抹黑打击迫害,甚至像这个郄雍一样被群盗杀害。

   赵文子引周谚云:“察见渊鱼者不祥,智料隐匿者有殃。”用在郄雍身上,颇为合适。郄雍之智属小智。大察上察天鸢,下察渊鱼,察乎天地,吉祥莫大焉;大智料及隐匿而处之有道,治之有方,吉无不利也。故《中庸》曰:“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此圣贤智慧,非外道小智所能领略也。2017-6-11余东海注:《儒家大智慧》,上海三联出版社2014年第1版.

(2017/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