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丁酉杂记(一)]
东方安澜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酉杂记(一)

     肥皂面筋汤

   88年夏,乡下造楼房正盛,我们木匠先进场,敲门堂、窗堂子。那时,古风犹存,东家要做菜招待匠人。那天,东家厨师把一脸盆烧好的面筋搁在老屋屋檐的半墙底下。

   近午时,只听得东家一声惊呼,“谁把肥皂掉面筋汤里了”。东家一嚷,所有人都看着他。只见东家从面筋汤里捞出一截肥皂。不知这一截肥皂在热乎乎的面筋汤里化了多久了。东家怒气冲冲。接下来是埋怨惊诧责怪一阵哄乱。哄乱之后,问题来了。

   下午,我看见厨师把面筋捞出来,把汤倒掉。面筋又在清水里回锅。第二天中午端出来,东家陪席,指着碗里的面筋说,“搛,搛来吃”。东家若无其事,搛了往嘴里送,匠人们面面相觑,只有师傅陪着,搛了一个,我们看着他嚼都没嚼,一口吞了下去。

   接下来,我们发现,师傅好几顿饭都没吃好,问他为什么,他说老胃病又犯了。我们偷着乐。那几天,我们接二连三的都去假装关心师傅。

                                 17、2、12

     烧青菜

   地里的青菜端上了桌,做菜的人换了个锅。说是做菜的方式变了,菜品就有了变化。正玉来闲聊,说某人烧青菜,先把菜板烧七成,再倒入菜叶一起烧。端出来,就是十成。菜板就是菜茎,菜叶的茎块。

   正玉说的有些道理,听上去聪明,但似是而非。青菜新起,菜板确实不易烧烂,但也无须分开,至于你信不信,就是再多的火,反正我是没见过煮烂的菜叶。等到了寒冬腊月,以落霜为界,此后的青菜,菜板毛孔放大,一吸收热量,就能煮个稀巴烂,反而比菜叶更容易烂。而菜叶,不哼不哈,倒是跟霜前一个劲。被浓霜鞭打过的青菜、草头,那叫一个嫩!

   烧青菜,太寻常了,但在寻常里辟蹊径,说明这也是个有心人。但人云亦云以为换了个烧法就像换了个锅,我不赞同;我独独以为,好吃在季节。烧菜固然厨子巧,天然鲜烹节令功。节令大于厨功。民间有很多奇思妙招,有的有益于生活,有的纯粹瞎扯蛋。

                               17、2、12

     哑饭

   

   乳毛还没吹干的小正太学生意,和老师傅们一桌吃饭。刚学生意,和学校换了一个天地,小正太看世界,什么都是新鲜的。老师傅们在议论去他的师兄家打牌。氛围很热烈、很和谐,有说有笑。小正太也被感染了。有人就说某师家没去过,小正太不知哪根筋搭错,岔嘴说“我也没去过”。这下,一桌子的人瞬间凝固,象吃了哑药毒性发作,所有人都闷头只顾吃饭,直到结束,再没有人说话。只有小师兄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小正太感觉到了怪异,一下子脸就红了,但丈二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触犯了哪条天条。

   能使天地凝固的是一种叫规矩的力量。下了饭桌,小师兄对我说,你幸亏师傅是娘舅,不然早挨骂了。他们老师傅讲话,学徒是不可以乱插嘴的。这是规矩。老师兄也说,“小干家,多吃饭,少开口”。

   一顿哑饭,让我小小的玻璃心碎了一地。经年以后,小正太慢慢弄清楚了,人与人之间,是有明晰的等级和阶层的。

                               17、2、18

     姚明牌豆腐

   三角墩里卖豆腐的女人娇小玲珑,他的汉子五大三粗,堪比姚明。汉子和老婆,模样儿一个顶仨,我常常没来由的担心,他们夫妻晚上睡觉,一个翻身,会不会把女的压扁。但第二天又看到女的在好好的卖豆腐,我就知道自己瞎操心。

   我总觉得男人守个豆腐摊有点说不上来的那个,我莫名的替汉子不自在,所以女的不在,我一般不去买豆腐。那天,我急着要买两块豆腐干,和剩下的一点水芹炒一下,就因为急,我的违和感才会被删除。我买两块够了,他却给我三块,并腼腆的朝我笑笑,“自家做的,不值铜钿个”。

   他的笑,比女人更韵致,“春风十里不如你”,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怎么也想象不出这个笑靥是从五大三粗的脸上出现的;他的“自家做的”,在我听来,脾气中有“豪”“阔”“侠”的成分,于我有春风骀荡的通契,与菜市场里丁丁计较的市侩判然有别。

   汉子的一笑一语,灵光乍闪,抵达我的会心处,带给我“落花入领,清风动裾”的亲切与祥和,真是太好了!

                               17、2、18

(2017/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