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泱潮文集
·论毛泽东真相(4图/全文)
·文革48周年再论毛泽东真相及中国政体制度之最佳归宿(组图)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全文)
●參透毛澤東
·参透毛泽东·目录
·1.亟待弄清華國鋒現象後面的歷史真相和歷史啓迪
·2.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性质是宫廷政变、抢班篡党夺权
·3.在毛泽东的算计中,华国锋的地位和作用
·4.毛澤东权力意志党主席家天下传位的铁证(2图)
·5.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真正的核心目的(2图)
·6.人算不如天算,华国锋成功欺骗了毛泽东
·7.華國鋒宮廷政變主觀上造成的惡果
·8.華國鋒宮廷政變客觀上產生的積極效果
·公权力异化极其严重!坚持專制獨裁只有死路一条!
·9. 从毛泽东苦心孤詣传位家天下梦幻的破灭看天意难违
·10.从毛泽东—华国锋的家天下帝王梦看中国的最佳政体制度
·11.华国锋宮廷政变对今日当权者极其重要的历史启迪
·12.結论(请详阅《大变革与新文明•聖君論》第十章面臨新甲午海戰……
·毛泽东文革有值得肯定的东西
●“文革”:共产中国民主革命序幕
·简论“文革”的历史定性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郭国汀13评陈泱潮文章
·武振荣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重新认识和评价“文革”,公民维权抗暴运动呼唤【四大】!
·武振荣:最近“文革”研究的几个看点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一、对“文革”的四种定性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二、毛泽东“文化大革命”掩饰下的【夺权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三、邓小平【浩劫文革】的实质是“官僚保特权不准百姓造反的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四、刘国凯等【人民文革】的准确说法应当是“百姓趁机维权抗争的有限造反文革”
·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之五、陈泱潮对“文革”的历史定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专著:幸存者定论华国锋
·幸存者的见证
·华国锋的飙升
·毛泽东临死前的“正邦”之举
·华国锋抓捕江青等从毛泽东角度看来是十足的【篡党夺权】【宫廷政变】(1图)
·华国锋背叛毛泽东【篡党夺权】的铁证——记杜修贤《锁起的影像终于解禁》全文(3图)
·姚文元回忆:毛泽东想让江青当主席(1图)
·张玉凤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1图)
·诸多应验谶语,华国锋【篡党夺权】【宫廷政变】的关键之点
·毛泽东【既定方针】的实质和要害:要华国锋“有问题,找江青”
·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的立场、动机、手段和实质
·毛泽东在交班问题上的枭雄黑道如意算盘
·叶剑英“当时主席看了我一眼,说不出话来”大有奥妙
·华国锋【为了个人名利不择手段】【违背程序抢班夺权】的恶劣影响和流毒
·华国锋到底是忠厚老实人,还是中国历史上极其典型的大奸似忠者(1图)
·华国锋以双重标准肢解毛泽东:否定反对特权的【继续革命】,厉行“抓纲治国”镇压所谓“反革命”的暴虐路线
·华国锋时代被错杀的优秀青年——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们
·华国锋时代:一封信和一个人(武文俊)之死
·华国锋注定只能是过渡性人物的根本原因
·本文作者当时拍案而起首次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新疆起义
·邓小平给华国锋写“效忠信”,再度复出
·邓小平通过【打民主牌】、【反对权力过份集中】和【审判“四人帮”】,最终从华国锋手里全面夺取了最高统治权
·陈泱潮是华国锋“抓纲治国”疯狂镇压“反革命思想犯”屠刀下的幸存者
·恶是创造历史的动力:就推动历史转折的作用而言,华国锋远远高于邓小平
·邓小平遗臭万年的三大罪案
·抗拒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中国严重两极分化的祸根
·假如华国锋没有发动【反革命宫廷政变】
◇◇◇◇◇
▲百年人物卷
●百年反思初步:枭雄黑道隐性帝制祸国殃民
·新世纪中国何往
·陈泱潮三论孙中山——孙中山三民主义的要害是假民主共和、真枭雄黑道
·就《五论孙中山》跟帖,斥武大郎无行文人二则
·孙中山是软柿子吗--请看隆重纪念孙中山诞辰140周年
·总结百年宪政历史的教训,是当前中国人要认真对待的事
·一请不要故意淆乱“北洋政府”时段,二请拿出比较数据来!
·文如其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中國民主革命的成功注定還遙遙無期的一個重要原因〔外一帖〕
·中山狼的足跡--名记者黃遠生被刺揭秘的历史真相
·孙中山与日本侵华元凶田中勾结、完成田中指派任务的铁证
·到底是誰主使暗殺了宋教仁?到底誰是中國黨國體制的始作俑者?
●历史的真相、进程、现状
·對所有故意偽造中國民運歷史者的告誡
·ZT《毛泽东选集》真相
·千万不要以邓小平的身高来看待历史的进程
·ZT中国实现历史性转型的机遇真的来了吗?
·时移势易,完全不同的形势,刻舟求剑行吗?
●周恩來
·面具后面的周恩来(图)
●胡耀邦
·胡耀邦向楊尚昆談鄧小平的邪惡和卑鄙
·昔日胡耀邦的死敌今日寄希望于习近平
·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1图)
·耀邦夫人李昭千古!(2图)
·人子(弥勒)祝福耀邦李昭後人
●悼念赵紫阳
·中共的良心死了,丧钟响了!
·陈泱潮在议报悼念赵紫阳签名网的留言
·赵紫阳盖棺论定是引爆6.4定时炸弹的导火索
·全民大团结,公祭赵紫阳
·陈泱潮:致赵紫阳先生眷属的公开信
·就赵紫阳盖棺论定事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陈泱潮在悼念赵紫阳国际大集会上的书面发言
·极权专制绝不等于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
●徐勤先
·中国军魂归来兮,徐勤先将军精神万岁!
●鄧小平
·鄧小平紀念日再談《特權論》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經典著作
·ZT陈尔晋对邓小平邪恶本质的深刻洞察和全面批判
·下發1981年第9號文件,鎮壓了民主牆運動的鄧小平罪大惡極!
·论摆脱阴影改掉邓小平的错误(鲍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ZT按:徐文立为窃夺【中国民运教父】桂冠对中共国第二次民间组党良机的破坏


   原网址: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859858
   
   世盟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2008-06-25 18:04:38
   

    十年了。
   
    吕洪来于2008年5月18日在网上多处发文,他终于发现了中国民运的一个10年未解的重大谜团——即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实质性的建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在组党运动中,走到全国朋友的前面去,就是要在全国第一个正式建立中国民主党,在事实上、在历史上成为中国民主党的真正创始人,成为中国民主党事实上的领袖!”
   
    1998年11月9日,徐文立先生突然向全世界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并且自任主席,查建国、高洪明、吕洪来为副主席、刘世尊为秘书长。这么突然的一个转变和决定,让全国的朋友感到惊讶!也震惊了中共当局!
   
    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将全国民运朋友的进行的筹组民主党运动,变成了实质性的建党!这一重大性质上的转变,事实上是在向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者进行政治摊牌!是在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在迫使中共当权者必须在认可与镇压之间做出选择!我们这么弱小的民运力量,既没有经济基础、又没有政治基础、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我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把握、有什么必要非得要匆忙的、在不适宜的时候与中共在政治上摊牌?!又凭什么去盲目挑战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稍有政治常识的朋友,都会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个荒唐透顶的政治决策、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
   
    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促使中共最高当局不能再对国内组党运动采取拖延、敷衍,模棱两可的态度。一直对国内组党运动举棋不定的中共最高统治集团,最终做出了全面镇压国内组党运动的政治决策。从而导致了1998年全国组党运动的失败,全国先后有近50名组党骨干被捕入狱,许多朋友被判10年以上的重刑,累计刑期近250年。至今许多当年的组党骨干仍在狱中服刑。
   
    不仅如此,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还导致了当时全国范围的政治反对派运动的流产,导致武汉秦永敏先生坚持了300余期的《人权观察》的停刊,导致天津吕洪来主办的《笔谈》的被迫停刊,导致1998年中国民运小阳春的结束。(引自王有才网站——http://www.ccdtr.org/index.php?q=%E5%90%95%E6%B4%AA%E6%9D%A5&module=search吕洪来【还原中国民运的一个重大谜团】 Sun, 18 五月 2008 11:27:46”
   

吕洪来【还原中国民运的一个重大谜团】


   一个10年未解的政治谜团
   
    1998年6月25日开始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场组建中国民主党运动,当时刚刚从邓小平手中接过党政军领导大权的,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统治集团一时乱了方寸,他们既担心公开镇压国内的组党运动,严重损伤自己的国际形象;又不愿意放弃一党专制独裁统治,给刚刚筹组的中国民主党在国内生存的空间。因此,中共最高当局一时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举棋不定。各地方当局由于没有最高当局的明确决策,在处理这类敏感政治问题上,也不敢冒然行事,纷纷采取拖延、敷衍的策略,对于地方上的组党要求和申请,既不敢冒然接受,也不敢擅自进行镇压。
   
    正是这样一种错综复杂政治局面,使得全国筹组民主党的运动得以在国内持续数月之久。一些缺乏政治阅历朋友,开始盲目乐观,以为中共有可能开放党禁。特别是浙江首举组党义旗的王有才被捕后,在国内外舆论的呼吁下被释放,更坚定了这些朋友的上述信念,结果一时间全国各地成立了几十个中国民主党的地方筹委会。
   
    客观的讲,当时做为国内政治反对派代表人物的徐文立先生,一直保持着清醒的政治头脑,他常以当年胡石根先生组党失败的教训告诫身边的朋友,

强调目前国内公开组党的条件还不成熟,要继续坚持“广交友、缓结社”,的方针,在行动上要坚持“进两步、退一步”。并且一再申明自己不会公开进行组党。


1998年11月9日,徐文立先生突然向全世界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并且自任主席,

   
    查建国、高洪明、吕洪来为副主席、刘世尊为秘书长。

这么突然的一个转变和决定,让全国的朋友感到惊讶!也震惊了中共当局!

   
    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将全国民运朋友的进行的筹组民主党运动,变成了实质性的建党!

这一重大性质上的转变,事实上是在向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者进行政治摊牌!是在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在迫使中共当权者必须在认可与镇压之间做出选择!我们这么弱小的民运力量,既没有经济基础、又没有政治基础、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我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把握、有什么必要非得要匆忙的、在不适宜的时候与中共在政治上摊牌?!又凭什么去盲目挑战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稍有政治常识的朋友,都会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个荒唐透顶的政治决策、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错误!


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促使中共最高当局不能再对国内组党运动采取拖延、敷衍,模棱两可的态度。一直对国内组党运动举棋不定的中共最高统治集团,最终做出了全面镇压国内组党运动的政治决策。从而导致了1998年全国组党运动的失败,全国先后有近50名组党骨干被捕入狱,许多朋友被判10年以上的重刑,累计刑期近250年。至今许多当年的组党骨干仍在狱中服刑。


不仅如此,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还导致了当时全国范围的政治反对派运动的流产,导致武汉秦永敏先生坚持了300余期的《人权观察》的停刊,导致天津吕洪来主办的《笔谈》的被迫停刊,导致1998年中国民运小阳春的结束。

   
    应当说明的是1998年中共对中国大陆组建中国民主党运动的镇压,最根本的原因是由于中共当局顽固坚持其一党专制的统治的政治立场,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给了中共统治者镇压全国组党运动的借口,是促使中共最高当局下决心做出全面镇压决策的重要原因,这同样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10多年来,关心当年组党运动的朋友们一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疑问,那就是当年一直坚称组党条件不成熟,一直公开倡导要“广交友、缓结社”公开声明自己不会公开组党的徐文立先生,为什么会在短短的两三天时间内,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下子跑到全国组党朋友的最前面,匆匆忙忙的成立了一个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并且亲自担任主席?究竟是什麽原因促使徐文立先生在明知组党条件不成熟的条件下,冒然的进行实质性组党???作出了这么一个事关国内民主运动发展前途、事关国内组建中国民主党成败、事关国内各地参加组党运动朋友安危的政治决策!


我是当年组党运动的亲历者,曾经为了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党而努力工作。但是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成立后,我公开宣布退出组党运动,不担任党部副主席。因为我认为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成立破坏了全国的组党运动!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原则性的、政治错误!必将葬送掉全国民运朋友的组党努力!

   
    10年来我一直在探寻这个政治决策背后隐藏着的真相。哪怕在我最为艰难的时候,仍然在为此而苦苦的思索!历史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驱使着我,

一定要还原全国组党运动失败的直接原因,还原历史真相;一定要给给近50 位为了组党运动而入狱的朋友们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不能让他们近250年的刑期做的稀里糊涂;一定要探寻出造成今日中国民主党混乱局面的真正原因,寻找解脱今日中国民主党困局的方法;一定要认真的总结这段历史的经验和教训,避免朋友们今后再重蹈这样的历史覆辙。

   
    2008年5月9日,我在北京见到了当年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当事人,党部副主席,高洪明先生。为了那次实质性的建党,高洪明先生入狱8年,8年的牢狱生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历史的沧桑;但是,8年的牢狱没有改变他的信念,他给我的印象还是那么的坚强,那样的执着!
   
    我和高洪明先生当时虽然同为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副主席,但是我们之间实际上只是有一面之缘,这次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面对面的交谈,我们就当年的建党过程、对成立建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看法,及进行实质性组党的后果及影响,比较深入的交换了认识和看法。
   
    高洪明先生是一个很事实求是的人,对于当年参与组党的整个过程谈的很客观,对自己和他人的评价很公正、很朴实,给我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我也当面评价高洪明先生:我说:他不是一个帅才,但是一个很好的将才,是中国民主事业的一员战将。
   
    高洪明先生很感慨,他说:如果当年徐文立先生能够发挥好我们的作用就好了!我无法探究高洪明先生内心深处对当年组党运动的感想。
   
    我们之间的这次谈话,基本上还原了1998年11月9日在徐文立先生家中,酝酿和建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这一政治事件的真实情景,揭开了那个一直困扰着许多朋友的政治谜团!

将时间定格在1998年11月9日

   
    1998年11月9日,地点北京白广路二条四号徐文立先生的家中,当时在场的有:徐文立、查建国、高洪明、刘世尊、张辉(当时的徐文立办公室主任)王志新、沙浴光、共七人。徐文立先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的文件,发到在场的每一个人的手中,并对在场的人讲:我们组党,就要走到全国朋友的前面!
   
    然后,徐文立要求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对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及负责人选,表明自己的态度、正式签名。当时与会的朋友都表态赞同徐文立先生的组党意见,并都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徐文立当即就向海外媒体正式发布了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正式成立的消息。消息发布后徐文立才让与会的人员离开他家。11月9日北京已经进入秋末冬初时节,天气已经有些寒意,高洪明先生回忆说,对于进行实质性的组党,与会的一些朋友事先并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当时在场的张辉,由于高度紧张,脑门都析出了汗水。
   
    这就是1998年11月9日中国民主党京津地区党部成立经过的大致情况。
   
    10年后的今天,就当年组党问题,我坦率的向高洪明先生提出了几个长期压抑在心头问题:
   
    (以下是我同高洪明先生在2008年5月9日谈话的要点,为了最大限度的保持谈话内容的客观性、真实性,我采取问答的形式来进行叙述,由于条件的局限和出于朋友之间的相互信任,谈话没有录音、也没有记录,是根据回忆整理出来的,此文已经高洪明先生确认,并根据高洪明先生的意见做了修改和补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