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槟郎文集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槟郎
     .
     青溪临秦淮河入口,
     建康路南、淮清桥边,


     利涉桥变成了文正桥,
     你的纪念馆已改换。
     北部做了包子铺,
     南部光大了桃叶渡。
     .
     我曾在这里招待老乡,
     同学,还有恋人,
     品茶叙聊故乡种种。
     你这个安徽老乡,
     与我一样漂泊在金陵,
     当时你的塑像也在旁听。
     .
     而今桃叶渡更美,
     只是突出桃叶的美丽,
     纪映淮的多情。
     从换了牌匾的西大门进园,
     还有一样的茶摊,
     突然发现已与你无关。
     .
     向东跨过青溪上的桃叶桥,
     向南跨过秦淮河上的文正桥,
     沿河南岸走向东水关。
     半路上找到你的新房,
     吴敬梓先生,重逢的喜庆,
     穿越了四百年的时光。
     .
     新居也很好,紧贴河岸,
     长方形黑砖的庭院。
     中北部的灰墙小瓦的房厅,
     正对着收门票的南大门,
     扶石立像过去已见。
     东部文木亭,也有雕塑,
     你和几个朋友聊谈。
     .
     新吴敬梓纪念馆,
     昔日的秦淮水亭换新颜,
     从淮清桥到东水关。
     长方形庭院的西部,
     有你种菜济贫的菜园。
     西边门外还有雕像,你
     同友人绕城暖足并指点江山。
     .
     出生在科举世家,
     祖辈的功名却与你无缘,
     穷秀才总考不上举人,
     而今谁不承认你巨笔如椽?
     人生酸成一部奇书,
     儒林外史里尽显书生百态、
     世间万象、南都风物。
     .
     终于看穿了统治的技俩,
     不迎合,文笔更舒畅,
     市井奇人作知音,王冕是理想。
     影响了我后半生的路,
     安徽老乡,沦落在外省南京,
     相见两眼泪汪汪。
     2017-6-7
(2017/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