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詹姆斯
[主页]->[新会员区]->[詹姆斯]->[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詹姆斯
·郭文贵后院失火了!
·郭文贵后院失火了!
·直播:董克文通報郭文貴案進展,中國律師和債權人參加
·郭@文@贵再次被人骂
·郭&文&贵被众人连续多日举牌声讨
·美国福建同乡会名誉主席郑棋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谣言(图)
·法广:郭文贵用西装领带贿赂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图)
·法广:郭文贵用西装领带贿赂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图)
·郭文贵被债主逼债,已无处可藏(视频)
·郭文贵被债主逼债,已无处可藏(视频)
·郭文贵被债主逼债,已无处可藏(视频)
·纽约华人8月20日抗议郭文贵(视频)
·郭文贵是流氓无赖滚出美国(视频)
·郭文贵滚出美国(视频)
·郭文贵在美国再次被骂(视频)
·文贵该如何是好?(视频)
·文贵该如何是好?(视频)
·文贵该如何是好?(视频)
·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国际通缉犯”(2视频)
·看来文贵是真的引起民愤了(视频)
·中国器官移植体系受到国际赞誉 回应三大疑问(图)
·郭文贵是大魔头
·文贵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自作自受!
·是什么驱使着文贵从一个奸商演变成了性格扭曲者?
·郭文贵涉嫌强奸案受害人马蕊露面,痛斥郭文贵,要求当面对质
·在亲情的呼唤下,终于悬崖勒马
·催眠不成,改为威压
·威逼未果,博取怜悯
·是“去情说”害了他们
·阿贵骗人遭吐槽,连日声讨何时了
·阿贵骗人遭吐槽,连日声讨何时了
·阿贵骗人遭吐槽,连日声讨何时了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9月9日视频)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9月9日视频)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9月9日视频)
·阿贵惹怒了上帝,必遭天谴
·故宫:《千里江山图》准备好了!
·为什么秦始皇连一盘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历史上真实的“桃花源”其实在汉中
·民国政府难圆的梦:“上海都市计划”
·徽州百家宴之谢师宴
·从奴隶成为帝王 为何他没有成为励志哥
·陈胜吴广起义时岭南五十万秦军为何坐视不管?
·民国第一美女胡蝶:中国最著名电影皇后
·古代防假币流通的高招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揭秘磨刀匠:一个慢慢消失的古老行业
·就连旅居美国的西班牙人也对阿贵不满了
·就连旅居美国的西班牙人也对阿贵不满了
·孟建柱高调出镜,阿贵谎言被揭穿
·郭文贵滚出美国(919视频)
·郭文贵大汉奸(921视频)
·看看谎言一次次被揭穿后的阿贵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看看谎言一次次被揭穿后的阿贵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罪犯郭文贵插翅难逃!
·无恶不作的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视频)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0天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1天(1030视频)
·郭文贵已如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郭文贵在美国过得并不潇洒,如今的阿贵已如过街老鼠
·“除魔”不成,反倒让自己家破人亡了
·“活摘”是某些人刻意编造的谣言
·“活摘”谣言何时休?
·阿贵即使苟且偷生,也早晚会淹死在众人的唾沫之中
·阿贵甘当缩头乌龟啦!
·众叛亲离的阿贵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邪教心灵法门敛财有术 骗子卢军宏害人不轻
·众叛亲离的阿贵情何以堪
·阿贵的心酸向谁倾诉?
·通缉犯郭文贵再遭声讨
·江洋大盗郭文贵
·阿贵百天啦!
·看看曾经的前呼后拥的大老板如今是个什么下场
·这下阿贵着急了
·这就是编造散布谣言的下场
·你们饶了阿贵吧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5天
·阿贵还有何脸面见人?
·阿贵为何如此淡定?
·华人们千万别把阿贵逼急了哦
·灾星郭文贵
·阿贵又害人啦!
·讨不死的阿贵
·阿贵真的能心安吗?
·集多宗罪名于一身的阿贵
·阿贵还能坚持多久?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6天
·别有用心的诬陷者
·中国军人不容抹黑
·漫画抹黑动邪心 糊涂转载真道歉
·郭文贵罪行累累
·李明哲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五年
·郭文贵继续被声讨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李明哲一审获刑5年 台湾各路人马纷纷表演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真相不会缺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滕代远教育子女: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父亲对母亲说:“孩子现在离开我们是早了点,但不能因为舍不得就永远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他们响应号召去建设边疆,我们应该支持。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也是这个年龄嘛。”
   
     (一九六八年八月,滕代远夫妇及全家欢送小儿子滕久昕(右一)去内蒙古插队)


     1968年春,我在北京灯市口中学上学,因为视力不合格,参军没有被选上。我与几个同学商量后,决定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报名去内蒙古牧区插队当知青放羊。学校发来登记表,我填完后请父亲审阅,他在家长意见栏内写下“完全同意、坚决支持”。
     那段时间,我整日忙于准备行装,父亲将他打仗缴获的日本军毯让我带上,以抵御边疆冬季的寒冷。父亲对母亲说:“孩子现在离开我们是早了点,但不能因为舍不得就永远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他们响应号召去建设边疆,我们应该支持。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也是这个年龄嘛。”
     向内蒙古大草原进发的日子终于到了。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们,都去永定门火车站为我送行。
     怕孩子们舍不得家长,影响火车开动,车站规定不让送行的家长进站,只能在进站口告别。曾担任铁道部部长、时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父亲和时任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的母亲,也被挡在车站外面,焦急地站在混乱的人群中不知所措。家长们急切地向车站负责人交涉,经过协商,家长们最后才得以进入车站。我站在父亲面前,再次向他表示决心。我是他最小的儿子,又是第一次离开他,父亲很不放心。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不让眼泪流出。
     在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插队的日子里,父母亲经常来信,勉励我在草原上扎根,经受锻炼。父亲在信中教育我:“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要在艰苦朴素上成为标兵。”我也经常给家里写信,汇报我的工作生活和思想状况,父母看后非常高兴。
(2017/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