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曾节明文集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共特问题,是中国反对派事业中的一个客观存在、不容回避的大问题,试想:中共是一个极权党,又经过前苏俄克格勃的培训,中共之所以颠覆了大陆民国政权,其要素之一,就是由周恩来在国统区党政军安插和发展的共特网络(利用蒋介石容共抗日之机),这样一个惯用特务手段的极权党,怎么可能不向民运反对派组织派遣特务呢?
   
    民运革命派王炳章、彭明先后被诱捕,其身后都有着太过明显的共特谍影!
    大量民运人士被抓捕、海外民运组织的内斗和分裂,其中也有着太多的特线鬼影。
   
   
   
    但是,反对派阵营中,迄今仍然有好些人回避甚至否认特务问题的存在,反对对共特采取甄别、防范的做法、、.在共特问题上完全采取虚无的态度。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以我十年来的观察,在共特问题上采取虚无态度的人,大致有这么几类:
   
    一是混入反对派阵营的中共特务、线人。他们自己是贼,做贼心虚,因此忌讳提及共特话题,并籍此故作清高装笔,他们喜欢把任何提及特务问题的人,诬蔑成“精神病”、“脑子有问题”等等;
   
    二是渴盼“招安”、急于投靠中共的“宋江”类,他们为求招安,当然需要特务、线人穿针引线,因此不仅否认共特问题,反而献媚、讨好中共特务,尤其是有来头的国安外派。某先后投机民运多个组织,最后又回归中共的老资格“红旗派”,就是典型;
   
    三是异议知识分子中的伪类。他们为保住自己的回国的便利、或家人的利益,对中共总是小骂大帮忙,每每在关键时刻态度暧昧,甚至把中共的罪恶推给民族劣根性、“亚裔基因”等等。他们根本不参与反对中共专制的事业,因此无所谓特务,无所谓特务的态度,还可以博得一个清高的姿态;
   
    四是伪民运。他们根本不做实事,只满足于开会作秀、、.既然毫无挑战中共的行为,他们自然也不在乎什么共特——另一方面,因为这类人对中共毫无威胁,共特也对这类人没有兴趣。
   
   
    总之,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人,基本上不是特线就是伪类。
   
   
    当然,也有一种煞有介事、拼命夸大共特问题的贼喊抓贼型共特,这并不常见。这种贼喊抓贼的特务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正事不做,专门诬蔑做事的人。
    贼喊抓贼的特务,喜欢鼓吹民运组织到处都是特线,“九成特线”,以制造恐怖氛围,吓阻民众(尤其是国内的民众)参与。
   
   
    其实,以我的观察和体会,一个民运组织,一般只有一两个特务,这一两个特务都是占据着要职的人(如秘书长、副主席、主席之类),因为只有获得民运的领导职务,才能获取信息、发挥破坏作用。
   
   
    由于反对派不是侦查机关,所以很难获得谁谁是特务的证据,但是没有一手证据,不等于该人就没有问题,“假的真不了”,是狼是羊,关键时刻总会露出蛛丝马迹。
   
    由于反对派没有执法权,所以发现共特后,只能采取防范措施。共特不能抓,只能防,若不防,结果必付出惨重的代价,王炳章、彭明的教训非常沉痛。
   
   
   
   
   曾节明 于2017.4.30丁酉甲辰丁亥于春晖纽约州晚
(2017/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