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曾节明文集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近两个月前离奇夜梦,记于日记当中,本不欲公布,但心不能安,及至今日仍栩栩如生,遂追叙以安己心,并慰彭明在天之灵。


   
    三月十七日小阳春,中午可弃大衣皮帽,但晚间仍零下三度,西风微寒,莫名难以安睡,凌晨如厕之后再睡,忽觉已然天亮,身在一处明朗的教室,教室中的人皆着夏装,明媚的阳光,从敞阳的大窗户簇簇泄入,那窗户式样,竟是折叠式样,九十年代的中国教学楼常用的那种;那地方不知何处,既象广州般夏意浓浓,又象昆明似阳光灿烂。
   
    只见讲台桌前,一个男人在演讲,三四十岁的样子,板寸头发,精干潇洒,方额长头,下颌微尖,略深的双目炯炯有神,身着绿格子短袖衬衫,米白色西裤、、.
   
   “啊!这不是彭明吗?”余不禁脱口而出。“不是彭明,这是彭明的替身”,坐在我右边一个男的说。
   
    “怎么可能呢?这明明就是彭明嘛!”我仔细端详讲台上的那个人明明确确就是彭明本人。
   
    终于,我等到一个机会对那人说:“你就是彭明,你不是替身!”那人以略带湖北口音的国语笑着答:
    “我就是彭明呀,老弟你有什么事?”
    “彭明兄啊,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被他们毒死在监狱里了吗?”
   
    “没有,我没有死;我在监狱里死去,是为了迷惑他们的。”彭明笑着说。
   
   
    不知不觉,彭明领着我进入了一幢奇怪的塔楼,我们两个人在楼梯间往上爬,我不经意望塔楼的窗户外一看:天呐!珠穆朗玛峰居然在下面,象小山一般!这里是哪里?我未及问,彭明已领着我上了一座天桥,天桥的一端接塔楼,另一端看不到尽头,不知通往何处,桥的上方,天空湛蓝非常可爱,一丝云都没有,桥下云雾弥漫、翻滚,如惊涛恶浪一般,狰狞可怖。彭明忽然一纵身跃了下去,在空中飘飞了起来,并对我说:“你也来试试!”
   
    我本来就有恐高症,这时紧张得两腿发软,说:“不行呐!我不会飞呀!我跳下来不会摔下去吗?”
   
    彭明说:“怕什么?就象游泳一样!你只要这样动,就不会摔下去。”说着,他做了几个游泳的动作,“你会游泳吗?”他问。“我游泳可以。”我说。“那绝对没问题!”彭明说。
   
    我害怕彭明笑我是懦夫,就硬着头皮一跃而下,并努力做游泳动作,竟真的漂浮了起来!那种省力和空灵的感觉,舒适得难以用语言形容!“成功了!”彭明说。
   
    突然间我往上浮得厉害,并疾速地向天边的亮处飘飞,一转眼进入了一个更亮的世界。
    “彭明你在哪里?怎么停下来?”我慌得大喊。这一喊,就醒了,窗外已经是阳光明媚,上午九点多钟了。
   
   
    人做的梦,大抵忘记,即使记住也多朦胧,但此梦清晰异常,迄今仍栩栩如生,显然非比寻常。
   
   
   曾节明 于2017.5.15丁酉乙巳壬寅凌晨于夜雨纽约州
   
(2017/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