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遇罗锦
·欧洲来鸿一二
·情义,那心里的痛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一)
   
   
   文贵:
   你好!


   自你在海外爆料,至今褒贬不一。
   我在推特和脸书上也把你加为好友了。但是你对自己财富的炫耀,不见得人人都喜欢,也包括我。因为那些财富,既然不是从正道上得来的,可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何况国内的贪官们贪了那么多的财富,个个都是天文数字,个个都有八九本、十多本各国的护照,也个个都逃到了海外;但对于老百姓而言,他们应该得到的财富,又都被谁贪走了呢?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作家,没参加任何组织和民运,连海外的中文独立笔会也没参加。一句话:任何大中小组织或团体都没参加,不过是写作的单干户而已。
   在我1986年出国之前,在国内展开“反精神污染”的批判时,我是很多重要报纸头版头条的批判对象,就因为我那小说《春天的童话》。然而在这几年之前,我的处女作《冬天的童话》确是受到全国一致热烈的好评的。可我这人不会巴结,不会顺杆往上爬,又不知识务地要离婚(当时连高级人物都二十年离不成婚),所以我的“大好前途”也就夸啦啦地粉碎了。然而,这一切不公,我都没有后悔过也没有悲哀过,不仅没有,甚至觉得这一切又是将来好小说里的内容。然而,就在那时,我意外地收到了“北京作家协会”给我发来的作家会员证,似乎北京作协的负责人,用此举动来表明他们是支持我的。这会员证我保存至今,一看见它,便觉得格外珍贵。
   所以,习近平刚上台时,我在脸书上首次看到他微笑的人头像照片,便毫不犹豫地立即把他加为好友。当时有人写:“他是假的,不是真的!” 我反驳:“谁有那么大的胆量,在照片下注明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呀?!”
   因我确实希望,这位新出现的国家主席,或许会让中国好起来。尽管我已经入了德国国籍,并未保留双国籍,可我连做梦都希望中国能建立起民主的国家制度啊。
   我和你完全相反,你一直在炫耀你怎么富,其实你是真正的穷;我一直是国内外的穷人,但我总觉得自己挺富。这穷和富,当然是指精神上的。我在海外生了三个半书孩子(其中有本书有我的一半内容,但我没要求署名),所以,简称就是“四个书孩子”吧。如今我还在写:要把我的《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写成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哪怕二百年以后才会有人拍片,但由于我是作者,我最知道该怎么写,否则就是对自己的原著不负责任。
   好啦,说了这么多,不过是个自我介绍而已。
   下面谈正事:你愿不愿意把你的钱,用在为你、为国家、为很多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作家,做一个长远的、很有意义的事业呢?
   假如,你真地愿意做一件很有意义、为人称道的长久的事业,那么,无论你那些财富是怎么得来的,都会被这件极其有意义的事业平衡了;你的功过是非,就另当别论了。
   现实是:海外很多作家写了和出版了很多很好的纸书,它们都是经过了正规的出版社检验的,但苦于没人翻译成英文,苦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这许多好书的价值。不仅对作家是件苦恼的事,对于广大热爱读好书的人,也是件苦恼的事。
   作家们不是没有寻找过出路,会翻译的私人,开口要价就是三万(先付,还得再付)、五万(固定价,但不管找出版社, 也无法保证文学质量)、或十万美元不等。西欧人和美国人办的出版社,是不希望有太多的华人作者(仅一二位还行)在他们那里出版英文或外文书的。
   国内的英文翻译家,我在已被封的“共识网”读过这样的文章:一位优秀的专门翻译文学英文书的中年作家,他花费半年时间,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才翻译完一本不厚的英文文学作品,他翻译了二十来本不错的好书,但从国内的出版社,每一本书,他总共得三千元人民币,这就是所有的报酬,结果,他得了忧郁症,自杀。
   海外是求人翻译因太贵而求不到,国内是翻译后钱少得无法生活,忧郁得去自杀。
   瑞典的陈迈平先生,成立了一个翻译瑞典文的小出版社,就他和他太太两个人。他主要的兴趣是翻译华人作家的现代诗,排队等着的,已排在十几年之后了。除此之外,你再也找不到,还有谁来翻译大陆作家的好作品了。那极个别自学成才的如哈金,他是没兴趣总是翻译别人的作品的。
   因此,如果你愿意用你的资金,能为海外许多作家做好事,只要你订立的合约合理、互相认真地去执行,你不要幻想着它能给你挣大钱,只要不赔本就行;如果真挣了大钱了,那是意外欢喜;如果各种书的收入合算起来没有赔本,就得满足才是。因为它们的意义比天还大:它们是每位作者的精神产品,是每位作者毕生的灵魂——不用这种精神去写书的作家,也绝对写不出好书的。而这一切的好和感念,都由于你的支持;它将给你带来什么,不言自明。
   希望你考虑我的建议。若回信,可问胡平或陈维健,他们会告诉你我的信箱。
   祝愿你一切都好!
   全家安乐!
   遇罗锦
   2017.5.18
   德国 Passau
   脸书名:weber luo-jin
   推特名:yuluojin
   Go+: luojin Weber
   北京之春:
   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40/518201754645.htm
   读者评论:
   *弈之 • 2小时前
   这是能积德无数的事情。郭是还有天良的人,会考虑的。
   *苏冀 • 6小时前
   https://seeddxyy.wordpress.com
   *朱振和 • 7小时前
   郭文贵不一定能看到这封公开信。热切地希望与郭文贵有联系的人把公开信转给郭文贵。
   
   
   
   
   (二)
   
   
   文贵:
   今后你的下半生在海外,你想怎么过呢?
   竭力结交海外权贵?不断地开派对、宴会?
   继续炫耀自己的高级飞机和高级游艇,外加“高级朋友”?
   你为那些不断的宴会和派对照片兴奋不已?觉得这才是生活的真实意义?
   谁帮了你一回,为了感谢,你就赠给谁一笔大钱?同时,你也会想办法把撒出去的钱再收回来?
   你以自己能成为网上明星为荣为傲?
   就这样,你在国内的生活方式,原封不动地搬到了海外,不过是人物和地点换了换而已?
   我想知道的是:你不以为这一切都是虚的吗?都是空中楼阁吗? 你不觉得累吗?不觉得空吗?
   多少年来,在美国(及其他国家)拍摄的故事片里,在一些世界名著里,早就有过多次的深刻演示和描写。
   一个有高尚理想和追求的人,是不会以这种生活方式为乐趣的。
   总有一天,你的危险期会过去,没人再会想着刺杀你,你也不想再刺激别人,那时,你能否给自己添加一个新的生活乐趣与理想:亲近文学,支持文学?多看好书,安静守法、心情淡泊地、愉快地生活,这样一直过到老、过到死?
   目前,你当然会说:“我的危险期还没过去,我必须结交新朋友,只有他们能帮助我。”
   我说的是危险期过去之后,总会有这一天吧?
   当有一天,你确实想亲近文学时,即使不具体地去支持它,也没有关系。因为,能不能去搞翻译这些好书的事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谁也不能强谁所难。
   我只希望有一天,你能淡泊地过着自己最愿意过的生活,而不总是“热点明星”。
   就写到这儿。
   祝好运、祝愉快!
   遇罗锦
   2017.5.21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7/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