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谢选骏: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中国出尔反尔 公开干预人民币汇率》说,“中国货币(人民币)”在2016年10月1日被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和“可自由使用货币”俱乐部成员。但中国政府行政干预经济的弊病一直萦绕着人民币,并成为外界抨击“汇率操纵”的对象。然而这个状况不仅无法改观,还有加重趋势。
   
   据《产经新闻》2017年5月27日报道,中国外汇交易中心26日承认,将在近期调整中间价形成机制,即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的形成机制公式的原有机制基础上,新增“逆周期调节因子”部分。从彭博社同日的报道得知,在公开这个消息前,中国央行已于日前通知中间价报价银行修改相关机制。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对于这个政策的解释,是适度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该中心强调,逆周期因子会根据宏观经济等基本面变化动态调整,有利于引导市场在汇率形成中更多关注宏观经济等基本面情况,使中间价报价更加充分地反映中国经济运行等基本面因素。有分析指出,中国对经济的行政干预思想,由于来自其政治制度,因此没有改观的前景。这方面的问题,尤其在汇率和产能过剩的钢铁制造等领域非常严重。而在朝鲜问题上,由于美国政府对中国的依赖前所未有地提高,加之两国经贸合作局面趋于好转,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不再抨击中国的汇率操纵行为,对中国政府公开违背不操纵汇率市场的诺言,起到了助推作用。
   
   《产经新闻》的报道另外认为,由于9月或10月举行的中共会议事关领导层的大面积更换,不断加强“习核心”宣传的习近平政权,需要的就是突出在他治下所有领域的良好表象,金融的安定成为必须的重要因素。但长远看,对于人民币更好地融入世界金融市场、真正被外资金融机构接受,必然成为极大的阻碍。
   
   谢选骏指出:《产经新闻》的报道体现了典型的“日本思维”,那就是见木不见林,“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它完全忽略了,在上述“美国变相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一再拖延“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的后面,不仅有着美国的让步,也有着美国的埋伏,那就是从长远来看,用纵容“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这一举动,有效摧毁人民币作为一个可以自由兑换的“完整货币”的功能,让人民币永远停留在“残缺货币”的行列中。只要这样,人民币就永远无法与美元竞争,更加无法取代美元的地位。
   

此文于2017年05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