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谢选骏文集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香港人能够逃避福建人的下场吗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发表十五年之后
·香港政府为何害怕清真寺
·丘吉尔首相是中国偷渡者的先行者
·日本人到了巴黎为何丑态百出
·中国需要连坐法
·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娘炮党
·眼睛不是灵魂的窗户
·笑里藏刀的人类
·国民党为什么败给共产党
·红二代方队将军方队就是吃饭的嘴
·蝴蝶效应就是一个鸡蛋的家当
·令人痛苦的不是强暴而是社会对于强暴的歧视
·老母鸡压不住小公鸡
·小日本强过大日本
·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判终身监禁
·教育不是投资而是消费
·国籍就是现代人的卖身契
·好的和理非与坏的和理非
·纽约时报的强盗逻辑
·科学家只会事后聪明,政治家只会事前忽悠
·戴安娜是皇家宠物还是人民宠物
·为什么小日本可以战胜大中华
·发祥地为何总是最落后
·加州大火是自由派造的孽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万圣节的异化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蜻蜓计划体现了自由主义和理想主义者的虚伪
·台湾民主是党阀民主和党主立宪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不论说法如何不同,有两点却是一致的:1、郭文贵的弟弟被警察杀害,2、郭文贵自己坐过牢。不论郭文贵本人的性格或人格如何引起争议,在上述两点都让人想起了“基督山复仇记”。看来郭文贵就像列宁一样,不打算重复自己兄弟的失败,而打算通过新的方式报仇雪恨。列宁的兄弟搞个人恐怖却失败被杀了,所以列宁就先是密谋夺取政权然后推行国家恐怖。郭文贵的兄弟袭警被杀了,所以郭文贵就通过收买警方达到了逆袭的成果。从那以后,郭文贵变得不择手段,而且因此才开始飞黄腾达……无论在列宁还是在郭文贵的案例中,兄弟的死亡都成为举足轻重的关键。这可能遭到许多人的忽略,但我却有同感。因为我有个从未谋面的长兄,大我十二岁,在我出生前九年就死掉了,但还是影响了我的一生。我母亲说他是个神童,两岁多就会唱十几首英文歌,而且乖巧聪颖善解人意,不像我这样冥顽叛逆不通人情……所以她一直怀念他,每一想到就会潸然泪下……就仅仅是这样,从未谋面的他都深深影响了我,让我更加努力,不要让母亲那样伤心……何况列宁郭文贵等人朝夕相处生活了多年的兄弟,还是被人杀害的。在这种意义上,我们不妨把列宁的革命、郭文贵的爆料,看做他们的兄弟“死而复活”的例证,是“亡灵的归来”。
   
   
   

   谢选骏: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郭文贵,逼迫中国做出让步的流亡者》指出:
   
   中国2017年最重大的政治新闻不是发生在北京,甚至也不是发生在中国。它的中心是曼哈顿一套价值6800万美元(约合4.7亿元人民币)的公寓,从那里可以俯瞰中央公园(Central Park)。
   
   在这里,自我流放的亿万富翁郭文贵于过去几个月里向中国共产党发起了政治攻击,把Twitter当作扩音器,控诉中国高级领导人的贪腐行径。他升级了这场攻击,声称负责反腐运动的中国二号领导人的家人,秘密拥有中国一个大型企业集团的大量股份。
   
   中国政府发动官方媒体列举郭文贵被控的欺诈罪行,以此作为回应。此外,官方还请求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对其发出全球通缉令。但后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中国做出了让步。官方媒体针对他的行动逐渐减弱。5月中旬,郭文贵在Twitter上宣布,之前被禁止离开中国的妻女已获准去纽约看他。
   
   “我们要铲除一些盗国者,”郭文贵本月在其公寓里对两名《纽约时报》记者说。他指的是中国。为了强调这一点,他还用中文把它写在了一个笔记本上。“反对以贪反贪。”郭文贵的指控未经证实,他的一些说法甚至是荒诞的,很容易被揭穿。但他那些对中国权贵的接二连三的指控中,有一部分已经被证明是准确的。他的前政治靠山曾是中国最高级的情报官员之一,而政府处理郭文贵的方式说明了他可能被严肃地对待,甚至获得了北京某些官员的支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一次晚宴上,因此郭文贵近期的大部分说法在全中国引起了反响,并在华尔街上引发了对在中国做生意的担忧。如果得到证实,这些说法可能会颠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反腐高官王岐山之间挑起不和。王岐山与华尔街关系密切,对中国金融领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几个月后,共产党将召开会议,会议将决定王岐山是否留在共产党的领导机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里。最近,王岐山备受瞩目,有传言称他可能会出任中国下一任总理。就在此时,郭文贵抛出了相关说法。
   
   郭文贵在Twitter上的抨击还在继续。在国内外,他逼得全世界最强大的威权主义国家让步的能力,突显了围绕他如何获得万贯家财、他知道些什么以及如果有人在支持他的话,这个人是谁的谜团。
   
   无情,还是英雄?
   
   他性格张扬,志向远大,有时候却令人困惑。他自称有一个计划,可以消除共产党内部的腐败、给中国带来法治,并通过在贸易上结束持续数十年的中国不当行为,让中美关系稳定发展。在其他时候,他又解释说自己的腐败指控,是对很久以前的一起死亡事件的报复。但他可能只是一个感到有压力的人。他在中国国内的资产被冻结,且不良投资和多起官司正在慢慢侵蚀他的财富。
   
   郭文贵在香港的住所显示:没人能比在国外叫迈尔斯·郭(Miles Kwok)的郭文贵更好地代表共产党与资本的联姻。他利用与中国权力最大的一些官员的关系,帮助建立了一个包括酒店、办公楼和证券经纪的全球投资组合。规模庞大的中国公司海航在西方收购动作不断。如果给郭文贵看一份列着海航股东的表格,他会飞快说出著名家族成员的名字。他声称,真正持有股份的是这些人。让他画出这些名字的家谱图——这是在中国追踪不义之财的关键——的话,他会凭记忆画出来,具体到姐妹、堂表亲和姑姨。
   
   “关于海航的指控是不真实的,”海航的一位发言人说。
   
   十几年前,中共向商人伸出双臂,打开了加入该党的大门。反过来,这些大亨在帮助中国实现惊人的增长率的同时,也帮助革命的子子孙孙成了富豪。现在,掌握了信息的其中一人脱离了既定轨道。“这些人掌握着权力、影响力和知识,”哈佛大学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教授柯伟林(William C. Kirby)说。“其中很多人容易控制。但其他人会走到笼外去。”
   
   郭文贵比其他任何人都走得更远。中共报复他时,官方媒体《新京报》报道称他涉嫌从一家国有银行“骗贷”32亿元。另一家刊物《财新周刊》则参考来自王岐山领导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文件,称郭文贵安排把自己控制的一家证券公司的20.5亿元客户资金,非法转出该公司。
   
   政府最强大的武器,是4月公布的前中国反间谍事务负责人、郭文贵曾经的政治靠山马建的认罪视频。在视频中,马建说自己收了郭文贵价值逾870万美元的礼物,而郭文贵从他那里换取的好处包括他频繁干预官员的决策,以绕过郭文贵房地产项目遇到的一切障碍。“郭文贵为了讨好我,感谢我,维系和我的关系,也给我输送了大量的利益,”马建在视频中说。
   
   郭文贵人在美国这一点,让正在寻求中国的合作,以控制朝鲜核野心的特朗普政府进退两难。据一名前联邦政府高级官员称,近年来,郭文贵多次拜访北京的使馆官员,为华盛顿洞察中国政治提供了帮助。在北京的后海区域,通往郭文贵住宅的其中一扇大门……通往特朗普总统位于棕榈滩的私人俱乐部。身为特朗普总统位于棕榈滩的私人俱乐部马阿拉歌的会员的郭文贵,迫切地想要接近权力在握的人。周二,他在Twitter上写道,他飞往华盛顿,去参加在特朗普国际酒店举行的会议。他是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所作慈善工作的捐赠人,布莱尔对他以朋友相称。
   
   《纽约时报》记者4月底造访郭文贵在荷兰雪梨(Sherry-Netherland)酒店公寓里的住所时,他走到另一个房间接了一个电话,开着扬声器。他的助理解释说,电话的另一头是习近平的一个高级助手。这其中的暗示显而易见:尽管前所未有地公开抨击一些最高层官员,但郭文贵仍在和最重要的那个人有联系。
   
   和郭文贵的很多说法一样,外人不可能证实电话另一头是谁,但这件事完全符合郭文贵爱炫耀的个性。一个和他相识已久的人说,擅长引起注意是他的特点。郭文贵曾当着这个人的面接听前情报官员马建的电话。
   
   因为那些公开的抨击,郭文贵被中国很多异见人士和处于官媒体系之外的记者说成了英雄。但一些认识他的人说,他可以很无情。北京的一名副市长曾妨碍他在奥林匹克公园旁边修建一座精美的大厦。后来,在郭文贵拿到一盘这名官员和情妇发生性关系的录像后,该官员被免职并因受贿被判处死缓。
   
   郭文贵还把目标对准了所写报道有损其形象的新闻机构。2015年,财新撰写了一篇有关其商业和政治人脉的长篇调查性报道。作为回应,郭文贵声称财新总编和他的前生意伙伴有染并育有一子,甚至还公布了他所说的那个孩子的身份证号码。财新正在起诉郭文贵诽谤。
   
   两年前,他逃离中国。他对中国领导人的公开攻击始于1月。通过Twitter和上月在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上的一个电视采访,郭文贵说几年前,中国警界的一名最高官员按习近平的吩咐,让他调查王岐山的家庭财务情况。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金融和政治的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认为,当中国政府减少了对郭文贵的攻击,这种态度的大转变表明,在如何处理郭文贵的问题上,其最高领导层可能存在分歧。“如果党内一致反对郭文贵,对他家人的处理应该会严厉得多,”他说。
   
   寻求复仇
   
   身在国外的郭文贵依然过着豪华的生活。他的Twitter个人页面将他描绘成《饥饿游戏》(Hunger Games)系列里嘲笑鸟(Mockingjay)的男版。在Twitter上,他炫耀过自己新买的空客(Airbus)私人飞机。在介绍他在纽约的那套公寓——他和一只比熊犬住在那里——时,他一一指出了Lalique的水晶吊灯、路易十六的家具和一幅中国古画。这套位于18层的公寓每月仅维护费用就高达5.8万美元。
   
   郭文贵号称在全球有多处房产,分布在北京、伦敦、东京、阿布扎比和香港等地。从香港那处坐落在海边的房屋里看出去,浅水湾一览无余。房产记录显示,房屋所在的两个地块为郭文贵之子2011年花8.8亿港币(约合7.7亿元人民币)购得。
   
   他在北京的湖边物业是仿照传统平房庭院建造的,但要精致得多,而且是多层的。一个巨大的衣橱里装着数百套同样的西装,面积达8.6万平方英尺的院落内配有游泳池。据北京的一个房产中介估计,其价值约为2.3亿美元。
   
   2004年,郭文贵把当时在哈佛当系主任的柯伟林带到这个地方,参观了两个小时。一行人被领进一个灯光昏暗的私人影院,当郭文贵用一段事先录好的视频介绍自己打算在北京2008年奥运会场地附近开发的一个项目时,施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开始响起。柯伟林回忆说,郭文贵和北京的一名副市长而后请哈佛在该建筑综合体中设置一个分校。
   
   晚餐期间,郭文贵一边观看一个小小电视屏幕上的中国肥皂剧,一边继续阐述自己的想法。“那至今仍是我在中国度过的最离奇的一个晚上,”柯伟林说。(哈佛没有接受郭文贵的邀约。)郭文贵说,他控诉腐败的动机很简单:他声称政府在1989年枪杀了他的一个弟弟,自从那时起他一直在谋划复仇。不过,像郭文贵的故事中的很多情节一样,关于那起死亡事件的细节含混不清。郭文贵说,1989年的学生抗议活动期间,他因为给学生运动提供资金而被捕,并坐了两年牢。但一家海外网站援引法庭文件称,郭文贵当初是因为卷入一起跟石油销售有关的诈骗案而被捕的,他弟弟则是在和他一起袭警时被杀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