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谢选骏文集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谢选骏: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美国之音让美国媒体人蒙受奇耻大辱》(2017年5月18日,程凯)说,美国媒体人对美国之音四月十九日采访中国富商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层贪腐丑闻现场直播原定三小时却在进行到一小时突然中断事件的关注,多于对郭文贵爆料本身。郭文贵曝的猛料,毕竟是中共党内大狗、小狗、饱狗、饿狗之间在十九大之前的互相撕咬,而美国之音现场采访郭文贵直播中断,则事关美国的所有媒体与每一位媒体人的气节、人格、尊严与独立精神。美国之音中断直播,毫无疑问是因为受到中共政府的压力,美国媒体二百多年的历史,成千上万美国媒体人,从来没有的奇耻大辱,在四月十九日这一天,美国之音让他们蒙受了。
   


   美国之音不同于美国的其它媒体,它隶属美国国务院,宣扬美国价值观,有不受外力干预的独立的编辑方针。中共政府当然清楚美国之音的重要,美国之音被中共渗透,过去时有传闻,四月十九日得到证实,而且触目惊心。美国之音女台长阿曼达·贝内特,“双规”了参与采访郭文贵包括中文部普通话语组主任龚小夏在内的五位采编人员,却放过了被普遍质疑的亚太执行主编张晶。张晶是中共《人民日报》首位驻美记者张彦之子,四月十九日那一天,是他下达或者传达的停播命令。据美国中文《明镜》网报导,停播事件涉及美国之音的高层人员,从台长到执行副台长、副台长,贝内特台长竟然说中共政府对美国之音的压力是零,美国之音公关部也发表此地无银的声明,表示“中国政府的压力没有对决策过程发生任何作用”。贝内特是普利策奖获得者,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身上的普利策精神荡然无存。人们有理由怀疑,贝纳特才是受中共政府渗透和操控的第一人,在美国之音停播事件中,首先应该被“双规”的,应该是贝纳特。
   
   中共政府对美国之音的渗透与操控能力有多大?至少大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上台三个多月来,排斥和用刻薄的语言咒骂《纽约时报》、CNN等左派媒体,但他无可奈何,他对美国的媒体毫无影响力,不但止不住左派媒体对他的批评,反而使得批评的声调越来越尖锐。媒体独立和新闻与言论自由,是美国立国的基石,正如美国的伟大总统杰斐逊两百年前所说:“如果由我来决定我们是要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可悲的是,特朗普与任何美国总统都做不到的事情,中共政府轻而易举做到了:它让美国之音停播就停播,让美国之音闭嘴就闭嘴,它甚至无需像特朗普那样大动干戈,它只需做几个简单的动作:中国外交部约见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中国驻华盛顿大使崔天凯向美国之音打个招呼,就让美国之音匍匐在自己的脚下。
   
   我在二零一三年曾写文章,提醒美国人,注意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操控。那时,中共的渗透与操控只达到影响美国中文媒体的程度,其它领域,也不过是打进大学开办孔子学院,在纽约时报广场租下液晶广告牌宣扬中共形象等等。后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中央电视台在美国开设分台,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进入了美国有线电视网络;重金收买美国智库和大学研究机构,要他们向美国政府决策层提供有利中国的研究报告;他们可以让美国地方政府的旗杆上升中国的五星红旗,可以让原本接纳中国盲人政治异见人士陈光诚的大学对陈光诚下达逐客令;而仅仅不过三年,中共就有能力操控美国的主流媒体了,可以让美国政府主管的美国之音按自己的指令行事。
   
   当代世界,对西方文明与普世价值构成威胁的,一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一是中国的共产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通过恐怖袭击实现他们的目的,中国的共产主义则是通过“大外宣”达成他们的目标。前者消灭西方人的肉体,后者摧残西方人的精神。中共从十多年前开始,每年编列数百亿美元预算,实施“大外宣”战略,西方国家懵然不知。当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们热衷于与中共政府绥靖之时,“大外宣”已大见成效,这一成效的最新标志,就是让美国之音停播事件。
   
   西方世界再也没有像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那样远见卓识、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高度警惕绝不妥协的政治家了,放眼望去,皆是浅薄无知、目光短浅、见利忘义的政治庸人。因此西方国家战胜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相反,西方世界的文明与普世价值以及西方世界的民主制度本身,终有一天要被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摧毁,这样的事在美国、在欧洲正在发生。认识到危机的人们阻止其蔓延,最后一道防线就是媒体的独立精神和新闻与言论自由,但四月十九日美国之音现场直播停播事件发生,这一条眼看也要崩溃了。
   
   被“双规”的五位美国之音中文部编辑记者发表声明,要求美国政府彻查停播事件,近来网上每天都有谴责美国之音的文字,受邀担任美国之音中文部时事评论嘉宾的几位中国学者发表声明拒绝再与美国之音合作。但我不相信特朗普政府能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彻查美国之音停播事件,更不相信特朗普政府能从事件中引起对中共政府渗透和操控美国媒体的警觉。特朗普上任之初,曾为人们带来右翼保守主义重回美国政治的希望,人们甚至期待特朗普成为美国的又一位里根总统,但三个多月下来,特朗普当初所说“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分歧根本不可能调和”音犹在耳,不看中国脸色办事、不向共产主义妥协的姿态历历在目,但在四月初的佛罗里达湖海庄园“特习会”后,一切都成了泡影。美中关系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现在的情形是:特朗普处处迎合习近平以致到巴结的地步,不但美中贸易战硝烟不起,解决朝核危机也要看中国的脸色,巡航南海的美国军舰也撤走了。人们不知道特朗普吃了习近平什么样的迷魂药,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一夕之间,特朗普便与坚守共产主义的独裁专制者、被“记者无国界”组织确认为“新闻自由的公敌”、曾被他指称强暴了美国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成了当今世界政治领袖中最亲密的一对兄弟。
   
   美国之音采访中国富商郭文贵现场转播一小时突然停播事件的后续,是刚刚开始还是就此了结,是有更多黑幕被揭露出来还是被掩盖下来,中国政府渗透、操控美国媒体的情形是继续恶化还是被阻止,人们正拭目以待。但无论结果如何,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将被写进美国的新闻史,那一行字是:这一天,美国之音让美国媒体人蒙受奇耻大辱。
   
   谢选骏指出:上文写的慷慨陈词,可是不免有些书生意气。试想俗话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人乎!难道美国之音不是人组成的吗?难道美国新闻界能够摆脱人性吗?有钱不仅能使美国之音推磨,还能使美国之音的上级推磨……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美国政界的丑闻还不够多?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是最大的公约数,“见钱眼开”不能免俗。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怕死——那岂不成了理想的乌托邦了。这只有在战争年代可以做到,在和平时期不可能也,因为一切都要靠着钱币运行。
(2017/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