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徐水良文集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中共打倒一个假黄世仁,制造无数个真黄世仁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消灭共产党——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最近在海外中文网站关于文化和文字的辩论选编(一)
·五四运动和左翼专制主义的教训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此文暂未找到,待找)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以上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2006年
2006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006年文章(上半年4个月文章被破坏,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关于草庵居士的情况通报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接刘京生先生来信件,本刊特发更正声明谨致歉意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徐水良


   

2017-5-9日


   

   
   中共一直把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社会,定性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因而提出反帝反封建的口号。并且一直强调:“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
   
   反帝这个口号,是一个地道的舶来品。很早就来自国际共产主义阵营。至于反封建,应该是五四时期陈独秀、李大钊等中共知识分子比较早提出来的。因此,中共把五四运动定性为彻底的反帝反封建运动。
   
   按照中共学者的说法,1922年1月,列宁接见参加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中共代表,希望中国实行国共合作方针,为中国反帝反封建指明了方向。1922年的中共二大,明确提出了反帝反封建的纲领。
   
   以后,中共一直执行这个纲领。
   
   但是,这个口号和纲领,实在是一个反动的、并且是相当荒唐的口号和纲领。所以,尽管中共把五四运动定性彻底的反帝反封建运动。但当时的五四大将胡适等等,却一直明确反对、并且讽刺这个口号。对“反帝反封建”口号一再表示质疑。
   
   胡适说:“不要尽说是帝国主义害了我们。那是我们自己欺骗自己的话!我们要睁开眼睛看看日本近六十年的历史。试想何以帝国主义的侵略压不住日本的发愤自强?何以不平等条约捆不住日本的自由发展?何以我们跌倒了便再也爬不起来?因为我们从不曾悔祸,从不曾彻底痛责自己,从不曾彻底认错。”认为把中国的问题推到洋鬼子身上,是一种偷懒的办法,却也是自欺欺人的办法,最终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他认为:“封建制度早已在二千年前崩坏了”。他说:“有一班人天天对我们说:‘中国革命的对象是封建阶级。’又有一班人天天说:‘中国革命的对象是封建势力。’我们孤陋寡闻的人,就不知道今日中国有些什么封建阶级和封建势力。我们研究这些高喊打倒封建势力的先生们的著作和言论,也寻不着一个明了清楚的指示。”他密切关注关于中国“封建社会”的讨论,举出一个例子:有人在两个月之前发表文章说:中国的封建时代历经黄帝和尧舜禹汤,至周武王完成,到秦毁坏了。两个月之后就完全变了说法,认为封建国家是在秦始皇确立的。中国的“封建社会”是如此让人捉摸不定,那么,作为革命对象的“封建势力”是什么呢?胡适感觉同样摸不着头脑:“去年《大公报》上登着一位天津市党部的某先生的演说,说封建势力是军阀,是官僚,是留学生。去年某省党部提出一个铲除封建势力的计划,里面所举的封建势力包括一切把持包办以及含有占有性的东西,故祠堂,同乡会,同学会都是封建势力。然而现代的把持包办最含有占有性的政党却不在内。所以我们直到今天还不明白究竟什么东西是封建势力。”
   
   因此,对于反帝反封建的说法,胡适曾经讽刺说:“好像捉妖的道士,先造出狐狸精山魈木怪等等名目,然后画符念咒用桃木宝剑去捉妖。妖怪是收进葫芦里去了,然而床上的病人仍旧在那儿呻吟痛苦。”
   
   胡适的说法真是不幸而言中,“反封建”是在上世纪50年代就宣布完成的,但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反对的那些东西,却不但没有打倒,反而迅速发展起来,就连在五四时期已经成了过街老鼠的一些东西,也得以东山再起并招摇过市。
   
   连鲁迅,对“反帝反封建”,也始终未赞一语,所有著作中都不见这个词汇,更没用它概括过五四。
   
   以上胡适和鲁迅的态度,转自李新宇《胡适对“反帝反封建”的看法》一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16f9150100dqda.html
   http://www.xinfajia.net/6481.html
   
   九十多年近百年来,中共和中国马列学派的最重要的口号,至少是最重要的口号之一,就是“反帝反封建”。这也是他们给中国人洗脑留下的最大流毒之一。迄今为止,很多人都走不出中共的这个口号和流毒。
   
   但如果我们走不出对外反帝对内反封建的流毒,那我们的思想,就永远走不出中共设定的反动方向和框框。
   
   如果我们在中共这个口号中转,那就只能做中共反动思想和理论的附从。
   
   九十多年后,回头看看,反帝反封建,实在是中共最荒唐最反动的口号和纲领之一。
   
   认同还是反对这个口号,是中国民主运动与中共的最大对立和分歧之一。
   
   本人四十多年前投入民运,就开始与这个口号决裂。但这些天,有人坚持这个口号反封建,我当然不得不重新说说这个问题。
   
   如果有朋友自己坚持反封建,还说我的话落后了。那恐怕就是中共流毒深入骨髓而不自知。
   
   这实际上是中国民主运动早已获得的常识。现在还有朋友要坚持中共反封建之类的纲领和口号,而我们则不得不再重复这种常识,确实让人遗憾。
   
   有网友说:“中共党文化是外来文化,只是他这个外来文化在他的诞生地与输入地都已经被抛弃了,所以他需要把自己包装成中华文化的代表,揭露这一点,把外来的党文化跟中华传统文化区分开来,其实还是有现实意义的。”
   
   又有网友说:“中共党文化是抛弃的问题,而传统文化是继承和反思的问题。中共党文化才是传统文化的死敌,文革时就证明了。这可是常识问题,还用得着争论吗?”
   
   他们都说得很对。
   
   但是,坚持反封建的人们与共产党毛共的意见,却认为传统文化才是垃圾和死敌。
   
   现在的邓共,不得不表面上部分放弃毛共意见。而毛共意见为原教旨神棍和坚持反封建的人们所继承。
   
   实际上,毛邓一体,都坚持中共反帝反封建纲领和一党专制极权专制的政体。他们在这方面的差别,是次要的和表面的。
   
   为批判反帝反封建这个口号,我与胡安宁等一些人,曾经进行过激烈辩论。下面是多年前,本人批判反帝反封建口号的另一篇文章。
   
   
   附: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左倾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徐水良
   
   2011-6-10日
   
   
   帝国主义一词,本义指的是坚持帝国制度,并进行侵略扩张的意思。是一个带贬义性质的词。
   
   例如,坚持专制帝国制度,并对外扩张的罗马帝国、波斯帝国、俄罗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中国的秦、汉、唐、蒙古(元)、清帝国,等等,都实行帝国主义。英、法、西班牙等国家的王国时期,坚持类似于帝国制度的专制王国制度,并进行侵略扩张,也是帝国主义。二次大战中希特勒第三帝国、军国主义的日本帝国,也是帝国主义。
   
   但是,美国从来没有过帝国制度,而英国法国等等,实行民主以后,不再是过去的专制王国制度。这些国家侵略行为,是一般国家和民族性质的侵略,不是传统的帝国主义侵略。西方左派和共产党,把这些国家说成帝国主义,并不正确。
   
   列宁和其他左派们却把帝国主义说成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是垄断阶段的资本主义,垂死阶段的资本主义,等等,就把帝国主义的概念完全歪曲了。
   
   列宁和左派们用这个歪曲了的贬义词,来攻击国际社会先进的自由民主国家,把这些没有、或者已经没有传统帝国的国家,称为帝国主义,提出“反帝国主义”的口号,为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历史大倒退浪潮,推波助澜,成为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大倒退浪潮中,一个蛊惑人心的反动口号。列宁和各国左派们反帝国主义的口号,实际上是反对自由民主义的先进国家和文明世界,目的在建立专制主义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反动制度。
   
   历史证明,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从定义到理论体系都很错误,在实践中彻底破产。
   
   对于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及左派说来,反帝国主义,还表示对自由民主的文明世界,闭关锁国,拒绝改革和开放。
   
   中共利用中国人鸦片战争以来因为饱受侵略,因此形成的反侵略心理。把合理的反侵略要求,歪曲成反对文明世界的“反帝国主义”反动口号。
   
   而封建,本义是指分封制度。中国自秦汉以后,就是反分封、反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度。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左派的御用文人和历史学家,牵强附会,生搬硬套马列主义三阶段、五阶段一元论错误历史观和欧洲地中海历史模式,把反封建的中央集权制度,说成是封建制度。把秦汉以后与封建毫无关系的一切,都说成封建,这就完全搞乱了封建这个概念。把一切都说成是根本不存在的封建主义的错,使封建主义这个词,变成无所不包但人人都搞不清楚的概念。通过这个办法,通过反封建的口号,共产党和中国左派,就把反封建变成彻底否定中国传统和传统文化的口号。
   
   中国共产党和左派,通过“反帝反封建”口号,反对文明世界,毁灭中国传统文化,引进西方垃圾马列主义马列文化,闭关锁国,造成中国历史上的巨大倒退和灾难。现在是彻底否定这个口号的时候了。
   
   中国现代史,是要外反侵略,内反专制。要学习世界文明,实现自由民主,建立自由民主的现代化强国;并且在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基础上,引进西方先进文化精华,两者结合,创造新的先进文化。而不是中共和左派那样,以所谓的“反帝反封建”,反对自由民主的文明世界,毁灭中国传统文化,引进西方马列垃圾,建立马列主义的一元化思想和文化专制,以及一元化的一党政治专制,搞历史大倒退。

此文于2017年05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