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2017-05-02

   

   所谓的大清朝存在了两百八十六年。这个野蛮落后的民族竟然仅凭借着几千骑兵,建立了政权。且不去提这是汉民族之耻,考证造成这一事实的所有的原因,我们也只能说是时势使得满族成为了当时的英雄。大乱之后,必有大治,这似乎是条铁律。无论如何,曾出现了近百年的康乾之治,又能温饱小康的国人们也就认可了外民族的统治。但毕竟法久弊深,后期的满清受到世界新思潮的冲击,国人民众思想觉醒的内忧外患,也就不得不实行变法维新并搞起了洋务运动。

   在读过这段历史后,我至今仍记得李鸿章训斥那些抱残守缺、思想僵化的部下的一句话:“尔等不学无术,懂得什么洋务外交。”想想也替这些部下们抱怨。他们哪个不是抱着四书五经,熬过寒窗十年。又经过秀才、举人、进士,甚至殿试的严格筛选才做上官。这些人有学有术,只是不能与时俱进才被训斥。

   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民主大潮,汹涌澎湃,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股百多年前的民主大潮,现在已成为了普世价值的理念。唯有共党和它的邪恶流氓小兄弟们仍龟缩在角落里,妄图自保。

   如果说与我同属于一代人的习近平不学无术的话,好像又冤枉了他。他在外国大肆宣扬曾在穷山沟里通读了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又说读书就是他的生活。但在国内,他则是大肆宣扬马主义、毛思想,又说要把马主义中国化。可奇怪的是,在他的多如牛毛的重要讲话和语录中,却从没见到过他提及莎士比亚所提倡的精神之高贵,心灵之慰籍;更是没见到过他提到马主义的观点,以及对此观点的论述。所以我们也只能用《弟子规》中的二十四个字,去教导习近平要诚信:“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话说多,不如少,唯其是,勿佞巧。”

   虽然古人说“至乐无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但圣贤的话是对普通平民百姓说的。至于习近平则是一生浸淫在共党这潭污泥浊水中,所思所想无一不是为特权和为一己之私利。加上共党又崇信“刘项原来不读书”的这句诗。所以对习近平的评价应是出身不正,行为不端,胸无点墨,且又狂妄之极。

   《了凡四则》中说:“耽染尘情,私行不义,维人不知,傲然无愧,将己沦于禽兽而不自知矣。世之可羞可耻者,莫大乎此。”如果袁了凡先生的这段话还不能令人信服的话,就让我们搬出亚圣孟子所说:“耻之于人大矣。以其得之则圣贤,失之则禽兽耳。”

   禽兽当政,乃是国耻,民耻。但却有一群捂毛、篾片、帮闲终日大吵大闹,为其站台,真不知这群东西是无知还是无耻。近段时间郭文贵丝毫不留情面地揭露了包括习近平家族在内、几乎所有的共党高层敛财的丑闻。对于新的这些揭发,别人怎么评论我不知道,但我是相信这些揭发必定是有事实为依据的。

   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也正是在于此。如果习近平们清如水、明如镜的话,大可不必理睬任何人的造谣中伤,不过是一笑置之。但从事态发展至今来看,显然不是如此。郭的揭发触动了习近平们最怕被世人知道的最深处。

   近日有文章报道说,共党高层认定郭文贵是在国内的保护伞的保护下,才持续爆料的,于是决定处理郭文贵的措施升级。所谓升级,就是中央将从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全力加强对郭文贵的国内违反犯罪活动的深入调查。报道还说,中央已完全掌握了郭文贵的保护伞的名单,以及郭向他们输送利益的情况。并且提到王岐山在近期的一个内部会议上表示,中央在郭文贵一事上已经达成一致,势将接受郭输送利益的老虎、苍蝇依法严惩。

   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就只能说明郭的揭发都是事实。共党的内讧、火拼从没停止过,只是从来都是躲在“团结一致”的旗号下进行。毛泽东公开搞垮了刘少奇,似乎伟大了一阵子,但这个伟大也仅仅是对愚夫蠢妇而言,共党高层内部对此大不以为然的大有人在。待到毛泽东又公开地搞掉林彪后,高层内部的反应如何且不去提它,在国人民众的眼里,毛泽东这个自我造成的神则跌得粉碎。

   鉴于民心不可欺的教训,毛后的共党再不敢公开的内讧、火拼了。然而对特权、利益永不满足的兽性匪类们,在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旗号下,内讧、火拼更是刀刀见血,人头遍地。有独立学者的调查文章说,这种向国际媒体揭发爆料以打击政治对手的方法,在2010年前后就已经成为了共党高层互相火拼的新发明。

   在习近平上台前后,《纽约时报》、彭博社、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就收到过一个匿名人寄去的信息。内容是一套完整的对习近平揭发的资料。资料中提到平安保险公司、肖建华的公司,以及其它一些企业公司的老板、股东的名册,他们购买股权的细节和历年股东分红的资料等等。在记者们对这份资料进行查证的过程中,还不时地出现各种内线人物配合调查。因此,《纽约时报》的记者在采访核实后,接连抛出了经过双重查核的重磅文章,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则写出了把中国大陆红色权贵们钉在耻辱柱上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的文章。

   我们不可忘记,那份震惊世界的巴拿马文件,正是这个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记者发现和公布于世的,习近平家族的名字赫然显示在第一批公布的名单上。这位独立学者在文章中说,这一轮郭文贵的爆料,其实是继上一次匿名者爆料后的又一轮权斗,不同的是郭文贵公开站在了前台。但郭文贵爆出的料使记者无法获得双重核查的管道,只能等郭文贵在一次次的爆料中,分析寻找核实的线索。

   至于肖建华的被绑架回大陆,有不少的文章分析说,肖建华在几年前帮过习家族的大忙,自以为有恩于习家。只要习仍在台上,就会得到习的保护。殊不知共党这种团伙不仅从来不懂得报恩感恩,反而会因你知道的太多去除掉你。更何况肖建华是个口无遮拦的人。《苹果》杂志披露,2014年肖建华曾通过发言人回应《纽约时报》关于他收购的股权的报道。他不但不否认或掩盖,反而证实自己确实为习家接盘。同时还透露在习近平当上总书记之际,正是习家不计损失急于抛售股份之时。言外之意,就是他帮了习近平的大忙。

   《金融时报》曾报道说,肖建华有一句口头禅是,“每个人都有价码,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据说他与百分之八十的政治局委员的家属有生意来往。《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在2014年6月4日写了一篇关于肖建华的长篇文章,其中提到2009年1月,肖建华出资3.5亿人民币,从北京昭德置业有限公司手中收购了位于古城丽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这个昭德置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贾庆林的女婿。

   2013年1月,肖建华与习家达成交易后,又创建了一家公司,一家位于北京的秦川大地投资公司。它以至少1,500万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在另一家投资公司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出售给了肖建华的公司。这个价格与习家当初的收购价持平。秦川大地公司的记录显示,习的姐夫是通过了其他几家企业,才拥有了这个秦川公司的。当这笔交易完成时,正是彭博社关于习家资产报道发表后六个月。报道中已经提到习家的这个资产的价值超过了3亿美元。

   傅才德的报道中,还提到了2012年一家中国影视公司,以3千万美元收购了好莱坞特效公司数字领域。这笔收购资金来自肖建华和另一家由车峰控制的香港公司。而这个车峰则是前中国银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

   仅从上述这些已揭发出来的事实来分析,习近平家族确实就是个极腐败的家族。由这个家族出来个人大喊反腐,居然有人还信以为真,还有人为此大唱赞歌。真不知这些人是真有病,还是真捂毛、篾片。

   前几天朝鲜再次试射导弹失败后,美国总统川普在推文中说:“朝鲜今天发射一枚导弹,虽然失败收场,还是不尊重中国及其备受尊敬的国家主席的愿望。很糟糕。”这段推文究竟是在赞扬习近平,还是在讽刺挖苦流氓政权并不服从流氓老大?共党当局马上回应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川普保持接触与沟通。”凡是读过《阿Q正传》的人都知道,阿Q兴奋地告诉所有的人:赵老爷和他说话了。至于赵四老爷究竟对阿Q说了什么,这篇文章中有了答案。

   网上有篇文章说,一些共党的老党员发出了呼吁信,要求在十九大上让习近平下台,换胡德平上台当政。据说这位胡德平是胡耀邦的儿子。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胡耀邦的儿子打着“雪我中华民族之耻,重修圆明园”的幌子,在全国各地工商企业和机关募款,声势不小地搞了几年。据说得到的捐助款高达十亿元,但圆明园仅得到三百万元。当初发起募捐的是不是这位胡德平我们不知道。看来想从共党的二代、三代中选出个干净人是很难很难的事。

   从他们的上一代,到他们这一代,乃至他们的下一代,基本上都是在《太上感应篇》中<诸恶章>中所痛斥的人。例如“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赏及非义,刑及无辜。”“逞志作威,辱人求胜。沽买虚荣,包贮险心。”“强取强求,好侵好夺。掳掠至富,巧诈求迁。”“淫欲过度,心毒貌慈。秽食喂人,左道惑众。”

   过去的皇帝自称是天之子,把他治下的万民称为天生万民。西方两百年前早就取得了天赋人权的共识。难道中国人就愿意在这帮共党匪类的统治下,唯唯诺诺地做奴隶吗?六十多年了,三代人为奴。这种不耻于人的奴隶生活难道还要第四代、第五代 、、、、、、乃至千秋万代地传下去吗?

   川普上任一百天,在十个领域中干出了四十多件事。比较习近平上台已经一千六、七百天了,除了为自己搞独裁去排除异己之外,还干了什么?为国为民,他什么也没干。但为己为私,为沽名钓誉,想必是忙得不可开交。这种政权又要它何用?!

(2017/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