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苏明张健评论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2017-05-02

   

   所谓的大清朝存在了两百八十六年。这个野蛮落后的民族竟然仅凭借着几千骑兵,建立了政权。且不去提这是汉民族之耻,考证造成这一事实的所有的原因,我们也只能说是时势使得满族成为了当时的英雄。大乱之后,必有大治,这似乎是条铁律。无论如何,曾出现了近百年的康乾之治,又能温饱小康的国人们也就认可了外民族的统治。但毕竟法久弊深,后期的满清受到世界新思潮的冲击,国人民众思想觉醒的内忧外患,也就不得不实行变法维新并搞起了洋务运动。

   在读过这段历史后,我至今仍记得李鸿章训斥那些抱残守缺、思想僵化的部下的一句话:“尔等不学无术,懂得什么洋务外交。”想想也替这些部下们抱怨。他们哪个不是抱着四书五经,熬过寒窗十年。又经过秀才、举人、进士,甚至殿试的严格筛选才做上官。这些人有学有术,只是不能与时俱进才被训斥。

   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民主大潮,汹涌澎湃,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股百多年前的民主大潮,现在已成为了普世价值的理念。唯有共党和它的邪恶流氓小兄弟们仍龟缩在角落里,妄图自保。

   如果说与我同属于一代人的习近平不学无术的话,好像又冤枉了他。他在外国大肆宣扬曾在穷山沟里通读了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又说读书就是他的生活。但在国内,他则是大肆宣扬马主义、毛思想,又说要把马主义中国化。可奇怪的是,在他的多如牛毛的重要讲话和语录中,却从没见到过他提及莎士比亚所提倡的精神之高贵,心灵之慰籍;更是没见到过他提到马主义的观点,以及对此观点的论述。所以我们也只能用《弟子规》中的二十四个字,去教导习近平要诚信:“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话说多,不如少,唯其是,勿佞巧。”

   虽然古人说“至乐无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但圣贤的话是对普通平民百姓说的。至于习近平则是一生浸淫在共党这潭污泥浊水中,所思所想无一不是为特权和为一己之私利。加上共党又崇信“刘项原来不读书”的这句诗。所以对习近平的评价应是出身不正,行为不端,胸无点墨,且又狂妄之极。

   《了凡四则》中说:“耽染尘情,私行不义,维人不知,傲然无愧,将己沦于禽兽而不自知矣。世之可羞可耻者,莫大乎此。”如果袁了凡先生的这段话还不能令人信服的话,就让我们搬出亚圣孟子所说:“耻之于人大矣。以其得之则圣贤,失之则禽兽耳。”

   禽兽当政,乃是国耻,民耻。但却有一群捂毛、篾片、帮闲终日大吵大闹,为其站台,真不知这群东西是无知还是无耻。近段时间郭文贵丝毫不留情面地揭露了包括习近平家族在内、几乎所有的共党高层敛财的丑闻。对于新的这些揭发,别人怎么评论我不知道,但我是相信这些揭发必定是有事实为依据的。

   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也正是在于此。如果习近平们清如水、明如镜的话,大可不必理睬任何人的造谣中伤,不过是一笑置之。但从事态发展至今来看,显然不是如此。郭的揭发触动了习近平们最怕被世人知道的最深处。

   近日有文章报道说,共党高层认定郭文贵是在国内的保护伞的保护下,才持续爆料的,于是决定处理郭文贵的措施升级。所谓升级,就是中央将从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全力加强对郭文贵的国内违反犯罪活动的深入调查。报道还说,中央已完全掌握了郭文贵的保护伞的名单,以及郭向他们输送利益的情况。并且提到王岐山在近期的一个内部会议上表示,中央在郭文贵一事上已经达成一致,势将接受郭输送利益的老虎、苍蝇依法严惩。

   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就只能说明郭的揭发都是事实。共党的内讧、火拼从没停止过,只是从来都是躲在“团结一致”的旗号下进行。毛泽东公开搞垮了刘少奇,似乎伟大了一阵子,但这个伟大也仅仅是对愚夫蠢妇而言,共党高层内部对此大不以为然的大有人在。待到毛泽东又公开地搞掉林彪后,高层内部的反应如何且不去提它,在国人民众的眼里,毛泽东这个自我造成的神则跌得粉碎。

   鉴于民心不可欺的教训,毛后的共党再不敢公开的内讧、火拼了。然而对特权、利益永不满足的兽性匪类们,在所谓的改革开放的旗号下,内讧、火拼更是刀刀见血,人头遍地。有独立学者的调查文章说,这种向国际媒体揭发爆料以打击政治对手的方法,在2010年前后就已经成为了共党高层互相火拼的新发明。

   在习近平上台前后,《纽约时报》、彭博社、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就收到过一个匿名人寄去的信息。内容是一套完整的对习近平揭发的资料。资料中提到平安保险公司、肖建华的公司,以及其它一些企业公司的老板、股东的名册,他们购买股权的细节和历年股东分红的资料等等。在记者们对这份资料进行查证的过程中,还不时地出现各种内线人物配合调查。因此,《纽约时报》的记者在采访核实后,接连抛出了经过双重查核的重磅文章,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则写出了把中国大陆红色权贵们钉在耻辱柱上的《中国离岸金融解密》的文章。

   我们不可忘记,那份震惊世界的巴拿马文件,正是这个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的记者发现和公布于世的,习近平家族的名字赫然显示在第一批公布的名单上。这位独立学者在文章中说,这一轮郭文贵的爆料,其实是继上一次匿名者爆料后的又一轮权斗,不同的是郭文贵公开站在了前台。但郭文贵爆出的料使记者无法获得双重核查的管道,只能等郭文贵在一次次的爆料中,分析寻找核实的线索。

   至于肖建华的被绑架回大陆,有不少的文章分析说,肖建华在几年前帮过习家族的大忙,自以为有恩于习家。只要习仍在台上,就会得到习的保护。殊不知共党这种团伙不仅从来不懂得报恩感恩,反而会因你知道的太多去除掉你。更何况肖建华是个口无遮拦的人。《苹果》杂志披露,2014年肖建华曾通过发言人回应《纽约时报》关于他收购的股权的报道。他不但不否认或掩盖,反而证实自己确实为习家接盘。同时还透露在习近平当上总书记之际,正是习家不计损失急于抛售股份之时。言外之意,就是他帮了习近平的大忙。

   《金融时报》曾报道说,肖建华有一句口头禅是,“每个人都有价码,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据说他与百分之八十的政治局委员的家属有生意来往。《纽约时报》记者傅才德在2014年6月4日写了一篇关于肖建华的长篇文章,其中提到2009年1月,肖建华出资3.5亿人民币,从北京昭德置业有限公司手中收购了位于古城丽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这个昭德置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贾庆林的女婿。

   2013年1月,肖建华与习家达成交易后,又创建了一家公司,一家位于北京的秦川大地投资公司。它以至少1,500万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在另一家投资公司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出售给了肖建华的公司。这个价格与习家当初的收购价持平。秦川大地公司的记录显示,习的姐夫是通过了其他几家企业,才拥有了这个秦川公司的。当这笔交易完成时,正是彭博社关于习家资产报道发表后六个月。报道中已经提到习家的这个资产的价值超过了3亿美元。

   傅才德的报道中,还提到了2012年一家中国影视公司,以3千万美元收购了好莱坞特效公司数字领域。这笔收购资金来自肖建华和另一家由车峰控制的香港公司。而这个车峰则是前中国银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

   仅从上述这些已揭发出来的事实来分析,习近平家族确实就是个极腐败的家族。由这个家族出来个人大喊反腐,居然有人还信以为真,还有人为此大唱赞歌。真不知这些人是真有病,还是真捂毛、篾片。

   前几天朝鲜再次试射导弹失败后,美国总统川普在推文中说:“朝鲜今天发射一枚导弹,虽然失败收场,还是不尊重中国及其备受尊敬的国家主席的愿望。很糟糕。”这段推文究竟是在赞扬习近平,还是在讽刺挖苦流氓政权并不服从流氓老大?共党当局马上回应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川普保持接触与沟通。”凡是读过《阿Q正传》的人都知道,阿Q兴奋地告诉所有的人:赵老爷和他说话了。至于赵四老爷究竟对阿Q说了什么,这篇文章中有了答案。

   网上有篇文章说,一些共党的老党员发出了呼吁信,要求在十九大上让习近平下台,换胡德平上台当政。据说这位胡德平是胡耀邦的儿子。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胡耀邦的儿子打着“雪我中华民族之耻,重修圆明园”的幌子,在全国各地工商企业和机关募款,声势不小地搞了几年。据说得到的捐助款高达十亿元,但圆明园仅得到三百万元。当初发起募捐的是不是这位胡德平我们不知道。看来想从共党的二代、三代中选出个干净人是很难很难的事。

   从他们的上一代,到他们这一代,乃至他们的下一代,基本上都是在《太上感应篇》中<诸恶章>中所痛斥的人。例如“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赏及非义,刑及无辜。”“逞志作威,辱人求胜。沽买虚荣,包贮险心。”“强取强求,好侵好夺。掳掠至富,巧诈求迁。”“淫欲过度,心毒貌慈。秽食喂人,左道惑众。”

   过去的皇帝自称是天之子,把他治下的万民称为天生万民。西方两百年前早就取得了天赋人权的共识。难道中国人就愿意在这帮共党匪类的统治下,唯唯诺诺地做奴隶吗?六十多年了,三代人为奴。这种不耻于人的奴隶生活难道还要第四代、第五代 、、、、、、乃至千秋万代地传下去吗?

   川普上任一百天,在十个领域中干出了四十多件事。比较习近平上台已经一千六、七百天了,除了为自己搞独裁去排除异己之外,还干了什么?为国为民,他什么也没干。但为己为私,为沽名钓誉,想必是忙得不可开交。这种政权又要它何用?!

(2017/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