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董丛林: 龙与上帝]
圣灵光照中国
·主要我们做什么 主要我们做什么
· 怎样过好日子
·耶稣解开你的捆绑 Shen Jihong
·转 化 生 命 的 大 能 Shen Jihong
·所罗门失败的警戒 Shen Jihong
·经历浪涛中的试炼 Shen Jihong
·回想罗得的妻子 Shen Jihong
·在消极时代中基督徒应有的回应 Shen Jihong
·乐龄人士情谊多 Shen Jihong
· 情绪与保健 Shen Jihong
· 扫罗王 Shen Jihong
·选择立王的时刻 Shen Jihong
·简述奥古斯丁神学思想中的恩典论 Shen Jihong
·无可比拟的人物:摩 西 Shen Jihong
·最重要的使命与行动 Shen Jihong
·尼希米记和尼希米这个人 Shen Jihong
·杰出的先知代表:撒母耳 Shen Jihong
·被提先知:以利亚 Shen Jihong
·康熙皇帝佳作《基督死》赏析
·受膏的君王——大卫 Shen Jihong
·哈拿 Shen Jihong
·真 葡 萄 树 与 枝 子 Shen Jihong
·改变的新生-好故事!
·《俗世圣徒》读后感 Shen Jihong
·《属灵操练礼赞》 读后感(一) Shen Jihong
·《《 属灵操练礼赞》》 读后感(二)
·罗 波 安 shen Jihong
· 浪子与慈父 Shen Jihong
·要 做 至 圣 真 道 的 卫 士 Shen Jihong
·犹大书查考二 Shen Jihong
·《新约背景文献选辑》 阅读体会(一)
· 新约背景文献选辑阅读心得(二)
·旧约时代考古文献(一) Shen Jihong
·旧约时代考古文献(二) Shen Jihong
·肯付代价的约瑟 Shen Jihong
·路得的爱心 Shen Jihong
·情绪的冲动与圣灵的感动 Shen Jihong
·以弗所书查考(一) Shen Jihong
·第一章的特色 Shen Jihong
· 奥巴马总统曾这样谈他的信仰
·患难中的喜乐,使徒彼得的生平. Shen Jihong
·交托与寄托 Shen Jihong
· 恐惧 忧虑 忧郁症 Shen Jihong
·这一生最大的福——在基督里
· 以弗所书第二章(上) Shen Jihong
·以弗所书第二章(补充) Shen Jihong
·以弗所书第二章(1-19) Shen Jihong
·以弗所书二大背景 与三座高峰 Shen Jihong
·以弗所书第三章概述 Shen Jihong
·以 弗 所 书 第 四 章 (二) Shen Jihong
·以 弗 所 书 第 四 章 (一) Shen Jihong
·以 弗 所 书 第 四 章 (三) Shen Jihong
·以 弗 所 书 第 五 章(1) Shen Jihong
·以弗所书第5章(2) Shen Jihong
·为什么要学习以弗所书? Shen Jihong
·使徒保罗宣教事工特色 Shen Jihong
·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日子
·人物查经大纲 Shen Jihong
·尼哥德慕为什么夜里来找耶? shen Jihong
· 功成身败的“神人 ” 被神弃用的老先知
·耶罗波安 Shen Jihong
·耶罗波安 Shen Jihong
·《早晨的欢呼》转发
·再谈乐龄关怀:如何预防失智症 Shen Jihong
·撒母耳研讨 : 撒下6 Shen Jihong
·撒母耳记下研讨:大卫家庭的悲剧 Shen Jihong
·撒母耳记下研讨 Shen Jihong
·撒母耳记下研讨问
·基督徒会迷信吗? 悔改 Shen Jihong
·从路得记看婆媳之间的关系 1 Shen Jihong
·好文转发:家庭蒙福之道
·尼希米记再查考1 Shen Jihong
·尼希米记再查考2 Shen Jihong
·尼希米记再查考3 Shen Jihong
·尼希米记再查考4 Shen Jihong
·尼希米记再查考5 Shen Jihong
·尼希米记再查考6 Shen Jihong
· 约翰福音第十章 1 Shen Jihong
·我是好牧人 『永不灭亡』研讨经节 Shen Jihong
·我是好牧人 『永不灭亡』研讨经节 Shen Jihong
·约翰福音15:18-27 Shen Jihong
·转 约 翰 福 音15:9-17
·蒙召者的品德: 学习但以理 Shen Jihong
·复活在主 (约翰福音第十一章上) Shen Jihong
·复活在主 (约翰福音第十一章下) Shen Jihong
· 约翰福音十二章20-36 上 Shen Jihong
·约翰福音十二章20-36 中 Shen Jihong
·约翰福音十二章20-36 下 Shen Jihong
·犹大为什么出卖耶稣?Shen Jihong
·约翰福音第十五章 上 Shen Jihong
·约翰福音第十五章 中 Shen Jihong
·约翰福音第十五章 下 Shen Jihong
·推荐很好的基督教信仰网站
· 以 利 沙 的 祷 告 与 看 见 Shen Jihong
·旧约圣经的权威性和形成探讨 1 Shen Jihong
·旧约圣经的权威性和形成探讨 2 Shen Jihong
·复活节推荐:林书豪亲身见证主耶稣的荣耀!
·我们为什么需要圣经?圣经有什么用处?
·旧 约 历 史 书 简 略 上 Shen Jihong
·旧约历史书简略 中 Shen Jihong
·旧约历史书简略 下 Shen Jihong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董丛林: 龙与上帝)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贯通中西的学问,在这方面可派上了大用场。他能引经据典地将其教义与中国儒家理论进行比附和调和,试图说明两者本是“同宗同祖”、根源相通的,天主与中国的古圣先贤并不牴牾。譬如,他著《天主实义》(初名《天学实义》)一书阐扬教理,引证广及《诗》、《书》、《易》、《礼》等诸多中国经籍。此书多次刊刻印行,影响颇大。后来他又撰述《畸人十篇》、《辩学遗犊》等书,也大量引证儒家典籍,附会其说。
   
     为了表明其教与中国儒家文化的相容性,他竟不反对中国教徒一如既往地尊孔祭祖。尊孔祭祖乃中国极其重要的传统礼仪,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质,最能牵动中国人神经敏感处,实为影响龙与上帝关系的文化因素中的一大关键。利玛窦于此表现出相当明智和宽宏的态度。
   
     总之,利玛窦不但自己儒冠儒装,儒气十足,而且也使其教儒冠儒装,儒气十足,俨然一派“合儒”的丰姿。利玛窦的这种做法,在使其教迎合中国人方面,确有显效。
   
   
   
   魔术道具
   
   
     利玛窦在自然科学方面有很丰富的知识,这位聪明的教士决没有疏忽发挥自己这方面的特长。通过介绍西方科学知识引导人们对天主的皈依,这是利玛窦“学术传教”的一个重要手段。日常交往中,他很注意根据不同的对象,分别介绍数学、天文、地理、器物制造等方面的知识,能结合实物的还尽量结合实物,以引起对方的兴趣。而终归把这些知识与天主的造化联系起来,努力把人导入敬信天主的大能中。
   
     譬如,有人跟他学了天文学知识之后,与佛家的有关学说相比较,感慨地说:
   
     佛家解释天地的构造,只说有一须弥山,太阳和月亮绕其前后,太阳在前面就是白天,在背面就是黑夜;解释日蚀、月蚀,则说罗汉以右手遮日而日蚀,以左手遮月而月蚀;说大地在须弥山四面,分四大部洲,中国在其南边。像天地这样有形可测的东西,尚且持如此荒诞的说教,何况对不可测度的无形之物呢?其空幻虚谬就更可想而知了。现在利先生解释天地之事,讲得明白实在,验证得有根有据,毫发不爽。由此看来,天主教与佛教的谁正谁邪,就不难辨别了吧?①
   
     ①事据王治心《中国基督教史纲》第76页,文海出版社“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本,台北。文字表述上有改动。
   
     可见,言者不仅佩服利玛窦其人,更进而推崇其教了。想必是利玛窦介绍了地圆说等新知识,并且,他又懂得历算,能准确推知日蚀、月蚀,再加持有各种天文仪器可作直观教具,征服原本相信佛家那类神话的人,自然是有高屋建瓴之势的。
   
     利玛窦还花了很大功夫,译著有多种自然科学方面的书籍,目的当然也是为了传教,以掺入不少宗教内容。照理说,科学恰是揭穿宗教神话的最有效的武器,但在利玛窦这里却很有些“魔术道具”的功用。
   
   
   
   利氏传教术
   
   
     毫不夸张地说,利玛窦在中国开创性地使用了一套别开生面的传教术,我们姑且称之为“利氏传教术”吧。其要端可以归纳为:交往中的自然感化;与中国传统文化貌似调和;以学术、科技为重要媒介。其基本原则是:在各个方面尽可能迎合中国的文化习惯(起码在形式上是如此)。
   
     这种传教术,不仅利玛窦个人使用,他的同仁们也奉为圭桌,共同遵行。在当时中国的福音舞台上,并非利玛窦孤步独舞,而有相当一批人在他领导下分处于各地工作。
   
     利氏传教术,也不仅行于明末,而且一直沿至清初,成为前后百余年间通行于中国的基本传教模式,它使得“磐石”开裂的缝隙越来越宽了。
   
     就此而言,利玛窦是获得了相当的成功。到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他58岁病逝北京时,京都内外的华人天主教徒已有2500人,其中包括不少达官要员和社会名流。号称“圣教三杰”的徐光启、李之藻、杨延筠,即著名的代表人物。诚然,这2500人与偌多中国人口相比,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然而,这已是一个有成效的开端,其后若干年间,中国天主教徒的数量几乎是成几何倍数增长,这种收获,是与沿用利氏传教术分不开的。
   
   
   
   暗伤王化
   
   
     比起困死荒岛的沙勿略,利玛窦和他的同仁们,要算胜利和幸运者了。然而,如果以为他们脚下之路一直平坦宽广,头顶的天老是光风雾月,那就错了。他们是艰难的跋涉探险者,随处有急流险滩,随时有暴雨狂风,灾星亦与之常相伴随。
   
     就在利玛窦他们刚刚在肇庆立脚的时候,尽管努力向周围的一切人施礼貌、献殷勤,但其居处还是成了当地百姓乱石袭击的靶子。以后在各地也屡受士大夫、老百姓的冷遇和反对,甚至是粗暴地哄闹和撵逐。利玛窦第二次赴京的途中还被拘禁过,当时他所受的刁难、敲诈和凌辱简直不可名状。即使在他到了北京受到皇帝礼遇的情况下,竟还被礼部的官吏借故一度拘审过。即使在他荣居京都最为春风得意的时候,也隐然有一种阴冷的氛围威胁着他。利玛窦本人总还算得以善终,死后被明廷赐葬北京。利玛窦同仁当中,许多人的命运却晦气得多。
   
   
   
   难发锺山下
   
   
     在利玛窦归天之后仅仅六个年头,也就是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一场空前的“教难”就在明王朝的陪都——锺山脚下的南京城里发生了。
   
     带头发难的是当时任南京礼部待郎,后来更升迁为礼部尚书并脐位相国的沈榷。他在几个月内连上三疏,严辞参劾“远夷”,并且不待皇帝下诏,便擅自逮捕了外国传教士和中国教徒不下20余人。一时间北、南两京有许多官员起而呼应,推波助澜,对传教士的挞伐之势可谓汹汹矣!
   
     站出来为教士辩护的虽然也有其人,譬如徐光启就上了著名的《辨学章疏》,坚称洋教士们“踪迹心事一无可疑”,“且其道甚正,其守甚严,其学甚博,其识甚精,其心甚真,其见甚定”,但与反对派相形之下,颇有孤掌难鸣之势。
   
     以往对洋教士颇感兴趣、宽容礼待的万历皇帝,不知真的被沸反盈天的反洋教舆论打动,突然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还是九五之尊竟也招架不住众口铄金的威力,不得已违心“趋炎附势”,最后他颁布了禁教谕旨,给传教士定了“立教惑众,蓄谋叵测”的罪名,令拘押广东,督使西归。于是乎,驱逐教士,捣毁教堂,一时俨然成为弭乱保邦的义举。
   
     虽说传教士们表现出了坚持圣道、为主勇于牺牲的精神,但厄运和灾难毕竟是其无法抗拒的。这场案事中的“主犯”王丰肃(P. Alphonsus Vagnoni),这个已50多岁的西洋教士,被逮后四置于一个狭小的木笼之中,披镣戴铐,长发蓬乱不能理,衣衫脏破不得整,一连多日。教方逢此大难,其福音事业自然要受到严重影响。
   
   
   
   轰击的要害
   
   
     南京教案的发生,是青天万里飞霹雳?不,它是积聚于乌云中的阴阳电荷一旦相摩而爆发的雷霆。据教方自己调查,在这以前,已经有54起较小规模的教案发生。南京教案只不过是最为激烈惊人、最为典型的一次而已。其原因固然复杂,但应该说主要导源于各具特质的中国儒家文化与西方基督教文化的冲突。我们不妨以此案为引线,深入到范围更广的事局中去看个究竟。
   
     沈囗对传教士发起挞伐的主要理由是“远夷阑入都门暗伤王化”。所谓“王化”,辞义为“君主的德化”,实质上就是君主以儒家文化来教化、治理天下。沈囗的奏疏中即称:
   
     帝王之御世也,本儒术以定纲纪,持纲纪以明赏罚,使民日改恶劝善,
   
     而不为异物所迁焉。①
   
     ①徐昌治辑《破邪集》卷1第5页,北京图书馆藏陈垣先生遗本。
   
     由此看来,“王化”不但能够涵盖和一般地指代儒家文化,并且将儒家文化与王权有机结合起来,带有鲜明的政治色彩。一个“暗”字,则贴切地表达出对传教士伤害王化行为方式特点的认定。再加以“阑入都门”,事态的严重自然就更变本加厉了。
   
     “暗伤王化”,可谓点明了明末反洋教舆论所轰击的要害点,不失为提纲挈领、概括主题之笔。《破邪集》(或称《圣朝破邪集》),堪称集明末反洋教舆论之大成的书籍,其中文章的作者林林总总,但主要是儒佛两家的联合阵线,他们言论的基调,亦相合在对传教士“暗伤王化”的指斥上。
   
     儒家士子们平日讲究的斯文全然没有了,从字里行间简直可以看到一个个怒发冲冠的样子。他们这样向世人告警:传教士们表面上尊崇儒家,将其天主之道伪装得与尧舜周孔之学好像无大差异,但实际上是“阴肆其教,排佛、斥老、抑儒,驾其于尧舜周孔之上”,因此搅乱儒家传统,从来大变未有甚于此者!至于传教士对儒家未敢像对佛、道那样公开责难,只是因为中国户尊孔子,家慕舜尧,而不得不“傍篱其间耳”。他们这是采取“媚”与“窃”的诡计。媚能讨人喜欢,诱人从而卑之;窃则不致使人惊异,便于从中混迹。而一旦待到爪牙各、血力强的时候,他们就要咆哮着直闯素王之堂,把孔老夫子一口吞掉了!
   
     作为传教士公然责难对象的佛门弟子,更失去了耐性,带着十二分的激愤大声帮腔助战,千言万语并一句:不错,不错,这些可恶的夷种们,就是要“阳排释、道以疑儒,阴贬儒宗而探学”!①
   
     ①以上两自然段的撮述主要据黄问道《辟邪解》、邹维琏《辟邪管见录》、许大受《圣朝佐辟自叙》、黄贞《请颜先生辟天主教书》、普润《诛住集缘起》等文,均见《破邪集》。
   
     是耶?非耶?
   
   
   
   移花接木
   
   
     利玛窦在逝世的前一年,写信给教会官员,陈述其表面称道儒家,并利用他们攻击佛、道的策略,言及有的中国人士认为他是个“拍儒生马屁的人”,为此,他窃喜不迭,披露心曲说:
   
     我热望其他人也会从这一角度来看我,因为我们如果不得不同三个教派(指儒、佛、道)作战的话,我们要做的事情会多得多。①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利玛窦辈之所以表面不惜拍儒生马屁,而对佛、道不遗余力地攻击,果真像他们的反对者所指出的,完全是一种计策。
   
    ①J.谢和耐《中国文化与基督教的冲撞》第50页,辽宁人民出版社1989年中译本,沈阳。
   
     利玛窦辈对儒家也并不笼统地概表肯定,而只是对所谓“真儒”表示推崇,他们就是打着恢复和维护真儒的旗号攻代佛、道的,其基本逻辑是:早先的儒学才是纯真的,后来的“新儒学”已被佛、道的邪恶浸染,许多号称儒士的人也已不是真儒而成“俗儒”,应该将佛、道的邪恶成分清除掉,还儒学的本来面目。看来,利玛窦辈的确很清楚儒家文化发展演变的基本脉络,以及儒、佛、道三家的关系格局。
   
     作为当时中国社会正统思想的儒学,委实并非纯种传代,而是经历了先秦儒学、两汉经学、宋明理学三种基本形态的递增发展。两汉经学已非儒学原型,而是以儒道互补为特征的。宋明理学更形成儒、佛、道互补的复杂格局,最终确立了中国文化的传统。儒、佛、道三家在打而成交的漫长过程中,别看佛、道两家有时也气势汹汹,似乎不可一世,但实际上第一把交椅一直是孔夫子坐着——他的王牌是哪一个要行“王化”的“真龙天子”都须特别紧持的。到头来,儒学伦理中心主义的特质并没有被改变,反而借取佛、道两家有用的东西得以补益加强。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