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系列之二 腰痛]
拈花时评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系列之二 腰痛

   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电子酷刑系列之二
   
   腰痛
   
   狗日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的杂种王八蛋们又不让我睡觉了!在床上翻来覆去


   趟了几个小时实在无法入眠,越睡越精神!于是起来写点东西吧!
   
   怀疑我的朋友们应该相信我了吧?狗日的王八蛋中国国家安全部有谁敢如
   我般百般辱骂他们?你有种试试?这些狗日的多横啊?可以说是全中国政
   府部门中最有权力的,即便是公安部也要屈居其下。专门负责间谍,特务
   ,情报收集,绑架,暗杀,渗透,监视,控制等等,无恶不作,罪恶滔天
   !在很多政府部门驻有办公室负责监视。其中最重要的职能之一,就是脑
   控!
   
   脑控是俗称,实际上就是利用脑电波对人脑实现控制。说控制未免夸张,
   以他们的技术实力,顶多算影响。但是天长日久,加上无孔不入的恐吓手
   段,达到控制人的行为的目的并非空谈。
   
   在实验过程中,他们往往会故意让事主知道部分真相以达到恐吓的目的,
   这就是我觉醒的最重要原因。让你知道又如何?在前网络时代,一切媒体
   都属于他们并受最严格的控制,谁敢报道国安部的负面新闻?况且还是机
   密?
   
   于是事主往往被恐吓到抑郁乃至一病不起,我母亲就是这样。在我母亲最
   后日子,有一天母亲叫我把她推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悄悄对我说老三你要小
   心啊,有人在对付我们!我却完全没有当真,我是她最爱的老小,却在最
   后的日子没有相信她的冒死警告!想想母亲会有多伤心啊,我真该死!
   
   我整整腰痛了十年,断续在床上趟了大半年,治疗费花了十多万,被“诊
   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
   
   后来回想起,一次到广东省中医院一位亲戚推荐的腰病名医诊治的时候,
   他拿着我的CT片只看了一眼就说:你的腰完全没有病!我立刻就迷糊了,
   
   “被”说了一句“我好尿急啊”!就去了洗手间。回来以后,医生神情非
   
   常古怪地看着我,给我开了药。
   
   腰疼到什么程度?疼到想死的心都有。犯病的时候,哪怕躺在床上翻一个
   身,都能疼出一身大汗。那种痛感深入脑底,心底,并扩散到全身。要不
   喊叫出来,几乎要咬断牙根。脑袋里面失去了任何其他感觉其他思维,只
   剩下一个字-疼!
   
   稍微好一点的时候,能勉强起来走几步,必须扶住任何能扶的东西。比如
   去厕所,腰是绝不可能直着的,必须弯开,于是上半身一个方向下半身另
   一个方向,中间象断开了一样。每走一步必须付出最艰辛的努力,忍着转
   心的疼痛一点一点地挪动。双手尽量挂住任何能挂住的东西以减轻对腰的
   压力。痛苦到了最极点,实在难与人道。
   
   理疗,电疗,中药敷治,电子波疗治,方法用了无数种。往往不觉中疼痛
   消失了,能正常生活一段时间,直到下一次“犯病”,一次又一次轮回中
   我度过了十几年。
   
   更痛苦的还有拉牵,躺在理疗床上,上中下三道绑绳捁住。床中间是断开
   的,上半身往上拉,下半身往下拉,中间象要被扯断一样,难受到了极致
   !医生说你受不了的时候就喊停,没几个人能坚持两分钟的。相比之下公
   安局的老虎凳根本就是席梦思,狼牙山五壮士事件的时候我坐了二十个小
   时完全没感觉。
   
   至于吃了多少药,敷了多少药,你可以尽情地想象,打死我也不记得了。
   
   即便在不“犯病”的时候,也必须是战战兢兢的,不敢久坐,经常活动,
   每天晚上找铁杠子吊自己,拉脊椎。
   
   但是十多年以后,在他们无数次明示恐吓之后,我触类旁通地发现,这一
   切都是假的,模拟出来的!我的腰根本健康得象狮子一样!
   
   从2006年我开始抗争至今整整十一年,我几乎每天坐在电脑或电话前十二
   到十七个小时,没有任何体育运动,除了每天一个多小时的气功,我的腰
   没有一丁点疼痛过。现在我的腰能够做出跳夏威夷草裙舞或者埃及肚皮舞
   那样的动作,如水蛇一样扭动,还能做出大部分散打动作包括高鞭腿。这
   是得过椎间盘突出症的腰?
   
   今年我51岁,上次去医院是2004年得阑尾炎做手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
   住院治疗。那年开雅典奥运会,我是在病床上看那届奥运会的。自此再也
   没有进过医院,除了带儿子看病。即便前几年南周事件我被四个警察抓住
   四肢扔进面包车抓到派出所,大冷天开足空调冻了整整一个晚上,冻出重
   感冒,我也只是在家门口药店买了一盒感康,吃完睡一觉就全好了。而之
   前几十年我从没断过吃药。
   
   中国国家安全部你们为什么不敢否认?我的每一篇文章经过那么多渠道那
   么多网友传播,读者近百万!你们不怕吗?为什么任由我在推特脸书上天
   天辱骂一年多仍只敢装聋作哑?你们这些下三滥不是牛到极点的吗?不是
   想抓谁就抓谁打横行的吗?
   
   难道陈文清那个孙子教你们只敢做缩头乌龟吗?还是耿惠昌那个老混账教
   你们的?来广州找我拈花时评张广红算账吧!否则,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千
   真万确!
   
   拈花时评张广红于2017年5月19日清晨5点广州市五羊新城
(2017/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