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石三生
·刘晓波已走,谁来做“我们的思想领袖”?
·徐文立,让诺贝尔和平奖蒙羞
·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的公开信
·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
·高智晟的上帝或是白痴
·顾晓军的前瞻与高智晟的反智
·高智晟正在拉底西方人的智商
·美国需要“新思维”
·2018年,上帝将因高智晟沦为笑柄
·基督教或涉嫌诈骗
·平民需要顾晓军
·被忽悠的诺贝尔委员会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郭文贵信口雌黄 共青团斯文扫地
·看不懂的腐败之郭文贵与曲龙案
·给反腐败泼点冷水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
·郭文贵大骂大帮忙之二
·中共是否需要讲诚信?
·中共带头违宪 百姓有苦难言
·黄河、反腐败及其他
·鲁炜有点委屈
·鲁炜不倒,虐童案难发酵
·鲁炜倒了,周小平与杨恒均开撕
·为共产党人杨恒均辩护
·报告川普:周小平造谣说美国也“虐童”
·周小平或是“虐童”事件谣言的始作俑者
·“虐童”事件谣言中,两高认怂
·中共治国,政府作孽易百姓伸冤难
·新时代杂谈之国家博物馆的黑名单
·新时代杂谈之反腐败的潜规则
·新时代杂谈之六月的质疑与反炒
·新时代杂谈之言论越来越不自由
·端午时节话屈原
·新时代之新、旧社会乱弹琴
·顾晓军与老领导及航母
·崔永元与郭文贵
·崔永元爆料---折射出中共视法律为草芥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
·顾晓军与茅于轼及航母与自由之二
·崔永元爆料与镇江老兵维权
·胡锡进与镇江老兵维权
·崔永元、镇江老兵、祖国及其他
·崔永元与范冰冰
·崔永元与方舟子
·崔永元与罗大佑及柴静
·崔永元与马元
·时代的先驱---顾晓军先生与他的反对派理论
·海航抱佛脚暴露的是党思想之匮乏
·脑控与泼墨门
·王丹与高智晟及人权
·王丹与高智晟已成中国进步的绊脚石
·默克尔与刘霞
·刘刚大师再梦呓 刘霞难成昂山素季
·默克尔与王全璋及脑残的维权
·刘刚与董瑶琼
·崔永元与董瑶琼
·“老人帮”与崔说立波秀
·“老人帮”与“老领导”
·崔永元与韩寒
·马克思老矣 特朗普生猛
·凤姐与周立波及董瑶琼
·许志永又在给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喂药
·中纪委太入戏:天网恢恢,又疏又漏
·新时代假摔演过头 董瑶琼难充政治犯
·毛遂自荐魏京生斗士奖
·疫苗案又起,刘强东要发水倒灌龙王庙?
·魏京生的维权与刘刚的棋艺
·疫苗制假,是党的过,也是刘强东的过
·“公正第一”或能解中共当前的困局
·顾晓军与王沪宁
·顾晓军与刘刚
·顾晓军与习近平及特朗普
·董瑶琼与岳昕及北大与佳士
·“大脑革命”与新时代的愚民戏
·顾晓军为百姓代言 许章润替权贵担忧
·顾晓军与中共讲理 孙文广陪中共演戏
·顾晓军的“自洽”与习近平的“自信”
·没有终结的中国网络第一间谍战--顾晓军与杨恒均之争
·为腐败们曾经的开明叹息
·向中共推荐顾晓军先生和他的“大脑革命”
·再谈顾晓军的趋势论与杨恒均的国师梦
·范冰冰被抓与崔永元无关与马元有关
·向中南海御用智囊团推荐顾晓军
·诺贝尔奖需要顾晓军
·顾晓军与胡鞍钢及贸易战
·顾晓军与王沪宁及贸易战
·三谈顾晓军的趋势论与杨恒均的国师梦
·中共需要顾晓军
·为央视、为“朱军性侵”助助威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顾晓军的知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八十九
   
   早就闻知夏业良先生大名,却从来不曾读过他的文字。只是从顾晓军先生的文章中,知道夏先生是一个搞政治的理论家。
   


   正如很早就知道刘刚刘大湿,却直到华夏黎民党将自己几篇文字与刘大湿的文章罗列在一起时,才知道了白酒时代的刘刚、才知道自己被果宝诈骗去留下案底,很可能是托了刘刚先生的大福。如果他就是什么“秘密树洞惊动了党”(顾晓军先生语)的始作俑者的话。
   
   只愿闻其名,却没心情拜读他们的文章。根本原因,就是自己从心底、骨子里讨厌政治。可中国语环境里,竟是如此天意弄人:自从被杨恒均杨国师神经紊乱地认定了石三生我属于“中国少数搞政治的人”,亦正亦邪的政治就像幽灵一样闯进了我的生活。我自写我的钱云会案,再也没想到竟会被刘刚搂草伤了我这个连茉莉花革命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的兔子。
   
   人都说刘刚刘大湿神机妙算,却为何会总是累及无辜呵?被他老人家津津乐道的“钱云会案公祭”伤及一次也就是了,为何还要抓特务抓得让华夏黎民党关门大吉呢?天知道,那可是史上第一个将石三生收纳进了“公知”的行列的党派呵!
   
   聪明的世人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看起来正邪势不两立的人们,每当他们的行径染及石三生时,都是如此难分伯仲呢?
   
   记得,石三生偶然在文中流露出对白酒时代的微词,便遭到顾晓军先生严厉的斥责。可如今看那位列当年第三号最能喝白酒的刘刚,竟为讨一口五十年的茅台而曲意逢迎、极力巴结郭文贵郭超人,情愿陪衬着郭超人在什么“二十八周年”(顾晓军先生语)召开新闻“发不会”时,顾先生又该做何感想呢?我以自己的青春为誓:当年,是刘刚们骗去了我20元,那可是我足足半个月的工资,外加一通莫须有的检讨呵。
   
   真亏了刘刚们还有过当年的辉煌、有过什么惨痛的记忆。如何不记得当年学生的旗帜中,就有“反对官倒”啊?那郭超人已经坦诚白酒时代之前只会钻营投机倒把,并拥有了两辆汽车、好几辆摩托。如此一个靠官倒发横财的郭超人、他真的会真心倾囊资助将要断了自己财路的学生们?
   
   反正啊,我是妄自追随顾晓军先生多年,他的立体思维我是完全没法学为己用。不然,自己为什么想不通郭超人与刘大湿之间,此时看起来如此打情骂俏、昭然若揭、又有些狼狈为奸的关系呢?
   
   就算郭超人当年人格分裂:一边腐败;一边为刘刚们捐献过雅马哈。可以今日郭之行径倒推,那是否是配合“官倒”们唱的一出红白脸的戏呢?
   
   郭超人果真不是在演戏,以其天下一流、迷倒鸟粪无数的口才,为什么还会说出“政府养了十四亿人民”之语呢?夏业良先生等一干与郭超人看起来貌不合神不离的人们如获至宝、逼得郭超人不得不当众认错。哎呀呀,简直都是一群猪脑子呵!郭超人此语,难道不正是与他不反共(郭认为在中共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才取得了今日的辉煌成就)是如出一辙、是真情流露吗?
   
   有道是吃水不忘挖井人啊。郭超人的小号不就叫“感恩郭文贵”的吗?鸟粪们再脑残,也不至于认为郭超人的“感恩”是感谢鸟粪们拥戴的大恩大德吧?人家那是在感中共的恩、感2012年前的老领导们的大德呢!
   
   好笑刘大湿自诩活诸葛,却为何情愿做小、也要屈尊俯就“感恩郭文贵”的小号呵?刘大湿难道想不到,“感恩郭文贵”的本意,就是要做了郭的鸟粪,还要对他感恩戴德吗?鸟粪们再神经紊乱,也不至于认为“感谢国家”的意思,就是国家在感谢人民吧?
   
   更好笑那深谙政治之道的夏业良教授更煞有其事地渲染什么“郭文贵痛斥共产主义是瞎话主义和骗子主义的言论是进步”。夏教授若不是托儿,又怎么会不知道郭超人是坚决声明过“不反共”的呢?“不反共”,却要反党的纲领。敢问夏业良教授,这与你们当年搞的那什么零八章程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用脚趾头想想,没有那什么“瞎话主义和骗子主义”,郭超人又如何如鱼得水,赚了个富贵朝天呢?没有“瞎话主义与骗子主义”,郭超人又如何能为之立下过赫赫三次一等功呢?
   
   再用脚指头想一想,为骗子牵马坠凳的、为骗子建功立业的,又都是些什么人呢?除非,郭超人承认自己是流亡海外后、才明白的什么是“骗子主义”。除非,郭超人在大陆时,从来不知道顾晓军先生早在十多年前,就论证过的“原始共产主义的谎言”。
   
   如果世人再用脚指头想一想,自然也会想起当年韩寒回母校演讲时说的“一万五千多天”,那不是口误,而是他爹---一个老骗子韩仁君的真情流露呵!
   
   韩寒的“一万五千多天”,与郭超人的“中共养活了十四亿人民”,以及被郭超人企图清算的王岐山书记嘴中的“没有共产党,我连大学都上不起”,那可都是最最真切的、人性最最本能的流露呵。
   
   时间过的真是驴日的快!转个眼、白酒时代已经过去“二十八周年”(顾晓军先生语)了!刘刚们若有良知,就海外发动一下募捐,将石三生我当年半个月的工资、连本带利,都赏还给我吧?
   
   说真的,只要刘刚们肯捐助,石三生我情愿违法去坐一回大狱了。不为当年与在监狱工作的同学闲聊的“我若坐十年大狱,大概也会写出李敖一样的文字”。哪怕是为了郭超人率数十万鸟粪们万一反攻倒算成真、他敬爱的习主席来个大赦天下。咱们这些没有原罪可赦,却又蒙受过冤屈的人们,是否也应该想方设法、把自己投入到等待大赦的人群中去呢?
   
   就请刘刚刘大湿们都学习郭超人“郭老师”(夏业良语)感感恩,高抬贵手、踊跃捐助吧!也别说像艾未未那样获捐八百万了,刘大湿们只要捐助八十万,连公检法的审判都省略了,俺就自己就到监狱报到去。
   
   (后注: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今面向全球募集(投资或捐助)50至200万元人民币,用于赚钱谋生。有意者请致邮:[email protected]
   
   【石三生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5:16】
(2017/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