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郑恩宠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中国当局越打压维权律师,而我在美国的女儿工作、学习、升职等方面就越顺利。就在5月18日,美国国会举行由五位中国律师夫人参加听证会的前几天,我在美国纽约的女儿被一家新公司聘用。
    女儿在这家新公司仍然于财务部任会计师,每小时薪酬比原先公司增加了百分之五十,另新公司的餐厅给每位员工免费提供午餐和晚餐,工作期间休息时,还免费提供饮料、点心。
    我女儿原先的公司已经不错,是一家跨国专售奢侈品、高档品的公司,进入该公司前,公司对应聘人员进行了背景调查,恰好有一个中国流亡在美国的精英,曾经在这家公司工作过,他在华盛顿提供证明,在我女儿就读大学期间,女儿曾经在他那儿实习过,业务能力不低。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英国一家老牌公司要并购这家公司,该公司要员工做好准备。女儿无意间向几家公司投送资料,不到一星期就被录用了。原来我女儿在周六业余并自费就读美国高级会计师班,坐在她后面一个已婚的女同学系美国人,她的夫君就在新公司的人事部就职。起先女儿并不知道此事,新公司已经对女儿进行了广泛的背景调查。
    当女儿面试晚,录用官对她说,你提出的薪酬要求,我们公司可能满足不了。

    而两个上海高调赴美访民的女儿,在美国也取得学历,前几年回上海探亲。再回美国时,就被美领事馆卡住签证,至少两年不能进入美国,有的尽管在美国已经生儿育女。有的在美国高调认为是我这个中国维权律师的好朋友,而回上海后两年不与我们见面,为了保护自己,以免受到上海当局的打压,而上海当局智商不低,观察到这些人一旦失去律师帮助,认为你已经没有力量了,上海方面也在住房等方面卡主,结局可能不如沈婷。
    有从美国来回上海的访民和我见面,告诉我,这些人已经从美国打电话与上海政府人员,出卖在美国的访民、民运人士,为了保住自己在上海被强拆后经维权律师努力并与政府达成和解所取得的房产。
   
   探亲阅读新闻
    BBC中国博客:“消失的”维权律师王全璋
   [日期:2017-05-23] 来源:BBC 作者:
   
    2015年八月,王全璋被中国当局拘捕。
    他不是唯一一个。在当年夏天,全国超过200名律师、法律助理、人权活动人士被拘留讯问。
   但两年即将过去,王全璋是唯一一个音讯全无的律师。
    “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对我说。“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他就是从地球上消失了。这是可怕的、野蛮的。”
    因为始于7月9日所以被称为“709大抓捕”的行动,被视为是习近平政权对于异见份子容忍度降低的信号。
    在一开始被捕的大批人之中,有数十人被正式调查。在一年多来,从这些案件中逐渐得出一些结论。
    一些被检控的人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半年到七年不等的监禁。
   一些人则被判处缓刑或保释,但仍处于被监视状态。
    但王全璋是这群被抓捕的人当中与众不同的一个。除了简短的通知他被捕之外,他的家人说他就像是消失到黑洞里了。
    “在这两年中,他不被允许见他聘请的律师,他不能与外界联系,他所有的权利都被剥夺。”他的妻子说。
    有些传言指出律师们被拘留时遭到虐待,被强迫喂药、上铐、殴打以及被要求长时间保持不舒服的姿势。
    他们的支持者表示,律师们在法庭上,或是在国有电视台露面认罪,都不能算数,因为这可能是他们承受避无可避的压力之下的结果。
    支持者担心王全璋持续被监禁,可能是因为他还在抵抗。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讲述对丈夫失踪两年的担忧
    “我认为可能是因为我丈夫完全不妥协,所以无法处理他的案件。”
   王全璋不是没有面对压力的经验。他之前为法轮功信徒以及人权活动者辩护,已经引来当局的愤怒。
    在2015年王全璋失踪前的采访中,他回忆因为在庭上挑战法官而被带到地下室殴打的经过。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研究所共同主任孔杰荣(Jerome A. Cohen)长期研究中国法律,他认识一些被拘捕的律师。
    “他们是领头的人,是那些走向公众的人。还有很多律师在党所允许的范围里默默工作,但他们同样也感受到压力,他们正在关注那些领跑者如何被打压。”孔杰荣说。
    “这当然吓到了许多人,这正是党的目的,试图让律师们听话。”
   习近平曾提过在法庭上行使宪法权力的自由主义理想会对共产党统治造成危害。
    目前看来,中国当局想要律师站在“以法治国”(rule by law)这边,而不是将统治者放在“法治”(rule of law)之下检验。
    被检控的律师过往曾经持续接触政治敏感的案件,并做过司法系统必须超越共产党控制的呼吁。
   “共产党知道为了经济发展,党需要律师,但共产党希望律师像牙医、像技术人员一般。”孔杰荣说。
    “我尊敬牙医,但我不期待牙医会告诉我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孔杰荣补充。
    “所以这是共产党想做的事,而且正在以极端残酷的方式执行。”
   但如果这是共产党的计画,在某一程度上,是没有作用的。这场“法界之战”让被拘捕律师的妻子们团结起来,公开呼吁释放他们的丈夫。
   即使不断被便衣警察威胁和骚扰,她们拒绝保持沉默。
    上周美国国会就维权律师案件举行听证会,李文足在一段录像里现身作证。
    一些中国律师为受到打压的人辩护,拜访拘留中心要求得到一些资料或是挑战法律,直到自己被拘留。
    而更广大的中国律师群体公开反对这些声称的不当对待律师的行为。
   王全璋的命运越来越受到关注,如果他持续抵抗,关心他的人担心后果。
    他的律师朋友葛文秀在推特上发布视频讯息,他在视频中说:“泉璋律师你好吗,你还活着吗?即便是在央视被认个罪也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想知道你还活着。”
   众中国律师建议全国人大民政部门修法护宪纠错炎夏行动
   [日期:2017-05-23] 来源:参与 作者:律师群体
   
   (参与2017年5月23日讯)
    《 众中国律师建议全国人大民政部门修法护宪纠错炎夏行动》(正式稿)
    众律师提请全国人大废除修改违反《宪法》《条例》相关规定的《律师法》第四十五条提请各级民政部门依法纠正各级律协违《宪法》《条例》错误登记
   之 律 师 建 议 书
   (2017)第001次 总第004次
    众所周知:在法治的国度,《宪法》是母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最高的法律;《律师法》等法律均是子法。
    子法不得违反母法。子法一旦违反母法便是“乱伦”(违反法律伦理)、离经叛道、“忤逆不孝”、令人不齿之恶行。
    凡是违宪的法条都是当然无效的,一经发现必须立即废止!
   凡是违背《社会团体登记条例》所承袭的《宪法》公民“结社自由精神”进行登记的社会团体都是错误的登记,一经发现,必须立即纠正!
    我们认为:任何组织、社团、法人、官员、公民胆敢利用人民赐予的一点权势向国家的宪法精神挑战,放纵违宪“乱伦”之恶行长期横行,尽管他(它)可以一时法外逍遥,但最终逃不出法律正义与自然正义制裁的历史规律。
   全国人大并国务院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
   各州市民 政 部 门:
    我们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业律师,职业特性决定了我们必然崇尚国家提出的依法治国战略。在多年司法实践中,我们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律师协会、各州市的律师协会在成立登记过程中均存在违反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错误登记的严重问题,现反映给你们。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劫掠了《宪法》赋予公民自愿结社的自由意志。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就“结社”自由而言,《宪法》的意思明确无误地告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结社与否,公民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而《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呢?明确无误地显示:律师公民自由结社的权利被赤裸裸地劫掠、剥夺了。
    且看《律师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律师、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加入地方律师协会的律师、律师事务所,同时是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
   与《律师法》同类的有《法官法》、《检察官法》、《人民警察法》等,都是“法律共同体”,怎么这些法中都没有强制法官、检察官、警官加入法官协(学)会、检察官协(学)会、警察协(学)会的内容呢?人家怎么都是入会自愿、退会自由呢?人家怎么不整个年度年检注册,不交会费就不给年检,就不让做法官、检察官、警官呢?
    请问:律师、律师事务所为什么应当(必须)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呢?
   律师公民的结社自由何在?
   这不是公然的违宪吗?
    《宪法》第五条三款规定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请问:
    《律师法》第四十五条有什么资格对抗《宪法》?难道不应该废除修改吗?
   建议将此条废除后修改为:律师、律师事务所“可以”加入所在地的地方律师协会。也就是将原条文中的“应当”修改为“可以”。这样以来,律师公民的结社自由便得到充分体现,也维护了《宪法》的权威。
   二、全国所有的律师协会的成立登记严重违反了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之规定,其登记是错误的、无效的。
    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一条 为了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维护社会团体的合法权益,加强对社会团体的登记管理,促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建设,制定本条例。
   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定: 本条例所称社会团体,是指中国公民自愿组成,为实现会员共同意愿,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国务院《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三条定: 成立社会团体,应当经其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并依照本条例的规定进行登记。
    由此可以看出:《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是对《宪法》赋予公民“结社自由”权利的承袭与落实,而违宪的《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恰恰违反了上述《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一条、第二条规定的“结社自由”、“社会团体由中国公民自愿组成”的精神原则。
   据我们了解,相当多的律师是不愿参加各级律协的,但是大家均敢怒不敢言,纷纷被裹胁在各级律协当中,否则采取种种手段刁难,使不愿参加各级律协的律师难以执业。因此,其登记是错误的、无效的,应当予以纠正。
    纠正办法为:对自愿加入各级律师协会的会员实行凭律师证、身份证签名登记,逐一审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