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遇罗克的预言]
遇罗锦
·欧洲来鸿一二
·情义,那心里的痛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罗克的预言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之二
   
   遇罗锦
   

   
   电脑坏了。这是第二个电脑。第一个,由于没有经验,误打开了附件,中了毒,到了第七个年头时,声音嗡嗡地越来越响,只好放弃,买了第二个。
   这第二个,和第一个一样,不是很贵的,也不很便宜,中档货,但还没过两年的保修期,才七个月,就突然出了故障,既退不出也进不去了。
   送到买它的店里去修理。原以为不过十天就会修好,因为每个卖电器的商店(都是不小的著名连锁店的分店),都附有一个专门修理的小部门,皆是个体户依附在电器商店而生存。
   店员检查了之后,回答道:“问题不小。得送到一个专门修理的地方。等修好了,会通知您。”
   这才知道那依附于旁边的修理小店已不存在。
   于是就等,去店里问过两次,还得等。
   
   PIPI恰好看到一条新闻:如今坏电脑很多,先集中在德国的一个城市,够了数量,再送往波兰去修理,因为那里的人工便宜。就连德国洗染店,如洗熨衣服和地毯,也都送往波兰去洗熨了。
   波兰?只知波兰很多人离开了家乡,去国外打工挣钱。没想到,由于波兰的房租便宜,工资便宜,老黄历已然不能看,如今等着“富国”来送货上门了!
   而德国又得有多少人为此失业啊!
   各国的经济学家们,甚至包括获得诺贝尔奖的,都一再强调说:“重视内需,唯有重视内需,才是各国经济发展的唯一出路。”
   就连我这不懂经济的人,也觉得经济学家们说得很有道理。因为经济学家们从来没说过:“小鳄鱼应该吃掉个体户,中鳄鱼再吃掉小鳄鱼,大鳄鱼再吃掉中鳄鱼; 富的富可敌国,穷的穷得丁零当啷,失业的人越来越多,这才是经济发展的唯一出路。”
   然而,经济学家们从来没说过的话,却在全世界发生着、越来越普遍地执行着;甚至,天经地义一般地受到各国政府的保护与支持,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欧。这不太怪了吗?!
   假如人们一点办法也没有的话,不装傻充楞又能干什么呢?如果你还没有杀掉别人的乐趣,也还没想自杀的话?
   
   没有电脑的最大好处,就是眼睛不感到涨了,腿和腰也不感到酸麻了;又有时间开始关心小鸟了,又给小鸟造起自己发明的深造法鸟屋了。
   三月下旬,各种鸟们都急忙寻找自己能孵蛋的地方,既不能被雨水淋,又要安全隐蔽。我是这附近唯一最爱鸟的人,所以有几对中鸟和小鸟,扑打着翅膀从我面前飞掠过,意思是为什么不给它们都造个鸟屋?我没辙啊,很抱歉哪!如果我有个院子,有几棵树的话,我肯定给几对大中小鸟夫妇们都造个满意的鸟屋!其实小鸟们也像人一样:假如你在阳台的横梁上左右各安装了一个鸟屋,两个鸟屋的洞都朝一个方向,那对强势夫妇一定不让另一对夫妇进入它们的房子,因为它们觉得这个地盘是属于它们的(哪怕是它们的儿女也不行)。如果不是好些年的亲身所见所感,真不知道小鸟们的心性呢。所以,即使想多挂几个鸟屋也不灵,白挂,因为另一对夫妇进不去。除非二鸟屋离得远些,鸟屋的进入口方向也不同才不会打架。鸟书里以及电视秘密录像机写着和放映着:当小鸟刚会飞出窝之后,第一天的傍晚想飞进窝(或鸟屋)过夜时,鸟妈是把住窝门口用嘴把儿女们啄出去,不让它们进屋的。无论是外面刮风下雨,湿冷或炎热,鸟爸妈都是如此地强迫儿女,让它们学习站在树枝上睡觉和过夜的。它们不给儿女特权,一代一代地就是如此生存的。
   
   于是有空就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电脑的故障呢?
   以前误打开附件,把那位“反共”的假名假性者当成好人,这错误是再也不会犯了,不仅不会犯,还告诫别人千万别打开生人发来的附件呢!海外的华人大都知道:假如你想让别人看你的文章,那么,请用较大的字全文拷贝在信里发来,否则别人不仅会消除当作垃圾,反而会怀疑你这个生人是否是破坏电脑的特务。
   
   然而,到底电脑为何这么快就出了故障?PIPI说:“你的信箱密码字数太多,你的符号都太神秘太不常用。你看我的信箱,就那么简简单单地八个字母,一直也没出问题呀。你再看脸书的创办人,他公开说,他的脸书密码就那么几个字:haha1,不是一直没问题吗?”
   我回道:“哈,谁能比他呀?他有多少电脑高手给他修理呀!谷歌信箱的设置里,一直提示说不要超过18个字母,还公开教过如何使用不常用的字母作为密码呢。”
   “那是以前呀,”PIPI道:“不久前我看过一篇新闻报道,说密码如果字数太多又用很不普通的字母的话,就会干扰电脑里的数字设置,电脑就会发生混乱。”
   难道这是最新的消息?由于PIPI一说再说,我决定听取他的意见,趁着电脑还在修理过程中,先用他的电脑进入我的几个信箱,一一修改密码,把我那18个字母全部简化;等电脑修好了,也就省了很多事。
   不做不知道,一做才知道:我已经两年多没改过密码了。过去修改密码时,不仅说不要超过18个字母,且还有四道提醒与自动评价:“弱,强,很强,极佳”,而如今可是大不一样了:不仅没有那四道提醒与评价,竟然刚写了四个普通的字母,就已自动出现声明“极佳”了!假如,我也写“haha2”或是“PiPi3”,一定也是“极佳”,就不用再多写了,哪怕你写三个字母“OOK”!
   才两年多,变化可真大呀。也就是说:出产方只希望你的电脑快点儿坏,他绝对不想用密码来保护你。
   
   那么,到底为何电脑就中了毒呢?回想自己看了什么:无非是看了2016年的《金星秀全集》,我对这位金星女士,实在是很有好感:她敢于动大手术改变自己的性别,无论做什么,都敢于吃苦敢于创新,大胆创出自己的路;她多才多艺,敢说敢做,敢撕名人名事,不留情面,说的都是大实话。此外,我还看了什么呢?那就是:直到2017年上个月,我才看了1987版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这都归于二弟罗勉的一句话:“再也没有比那位扮演林黛玉的演员,更像林黛玉的了!”要不是想起他这句话,我还没想去看呢!接着又看了这个摄制组拍摄和放映之后二十年的“拍摄花絮”,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全体聚会,才知,小旭和她的第二任丈夫辛苦创业、成为百万富翁之后,竟然抛弃一切、双双出家; 才知她得了乳腺癌后,不想动手术,宁愿死掉。仅仅看了这些,电脑就出了故障不转了?
   这才琢磨出:正是这类大受人们欢迎的录像片,中共在此的放毒量也最大。假如不是有意识地放毒,新电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就坏了?
   想想看,当一列列货车的坏电脑频频运往波兰时,中共的“阴谋破坏总部”可有多么高兴!他们最最希望的,就是人们一年中最好能买十个中国出产的电脑!也才明白:为何国人都喜欢用手机或那个“小板子”互相联系,因为简单又省事,又能互相解闷儿;否则买电脑得花大钱,一旦坏了,还得花钱修理。在这装傻充楞的时代,人们只想有个好心情,只想越简单越开心就好。
   
   多年前,中共销售到西方的电热水杯(普遍到每家都有),俄国的总统普京公开说:“这电水杯下面有几个螺丝钉,其中有个小垫片是窃听器。”
   他这话在德国的新闻里公开过,以他的总统身份,没人认为他在说谎;也只有他的身份,他所用的东西,都是要事先经过严格检验的。他的话证明:作为西方人的普京,对于中共毫无底线的做法,是嗤之以鼻的。
   
   由于电脑都是中国制造的,“脸书”的发明人公开说:他的电脑上面的那个摄像圆孔,一直是用纸糊住的,以免把他和家人以及屋里的一切都摄进去,以免全家影像随时随地地会出现在中共的监查办公室里。但声音呢?你能防止中共那边听不见你的说话声、吵架声、笑声哭声、议论声和睡觉时的梦话吗?外加中共吸引人人当特务的便宜产品满天飞:纽扣、花瓶、墨镜、圆珠笔、钟表、画框、项链、手镯、提包上的按扣、贴墙听筒、洋娃娃的眼珠、漂亮的发夹、、、、、、都在时时地随意地摄录着你的一切。你不听话?那好,就公开你的录像片,让人人看看你的丑相!
   当你的热水杯和电脑都成了千万里之外监察你的绝佳工具时,当你每分每秒都受到东边大国的注意与监控时,请问:你还有什么人权?你还有什么自由?你还有什么不感到恐惧的?当全世界的人都受到这种监控时,结果是西方的政府们和人民全体麻木,似乎一切已无法改变,于是个个也就只好装傻充楞了。唯有个别人偏要作秀以自己是“人权领袖”为生为乐为资本的,是捂着自己的眼睛装看不见,就另当别论了。
   
   为了搞坏更多的电脑,我读过这样的文章:中共专门雇用生活贫困的大学生们,学习搞坏国内外电脑的技术,按破坏件数发月工资,有的甚至每月挣到三千几百元人民币,对于个人生活,这实在是一笔很不错的收入。然而,对于那些本来单纯朴素的大学生们,心灵就不怕被污染和毒害吗?!
   欧盟在成立不久时,我在《开放》杂志发表过《全世界在装傻充楞》,多年之后,此情况是越来越甚,伴随着亿万战民涌进西欧,普遍情绪是严重的消沉与悲哀。
   事态怎样发展,绝对不令人乐观。
   
   我不得不再一次写出哥哥的预言,他在1967年杀人疯狂的文革中,在《中学文革报》第三期《联动的骚乱说明了什么》一文里,他用四个小标题分析了他们:《物质上的特权阶层》、《精神上的特权阶层》、《丑恶的灵魂》、《阶级斗争的必然产物》,他在第三小节里最后写道:“清华附中的红卫兵装腔作势地说什么:‘我们的心情非常激动,我们想到的不是今天,而是二十年以后的今天。’算了吧!设想,二十年以后的今天,不正是你们这些西纠、东纠、海纠、联动这一伙人当政了吗?不正是今天没有暴露出自己是杀人凶手、但具备了那样心灵的人当政了吗?你们和你们的这些‘好同志’不是在不久以前,以当然左派的面孔担任了一切领导职务了吗?那么,二十年以后的今天,这将是多么可怕的局面!不仅中国的局面要葬送在你们的手里,世界的局面也要葬送在你们这群败类的手里!”。
   哥哥的话,多么具有先见之明!
   
   我时时想起美国的一部幻想故事片,是由著名黑人影星施密特先生主演的——那时,地球的人都死光了,整个地球,变成坏了的电器产品堆积如山一望无际的垃圾地。唯有一位黑人还没死,在各家的空屋子里找点儿吃的喝的勉强地活着。然而,那高如山望不到头的的废旧电器里,电脑数字们,仍在邪门儿地自转着升华着演变着, 突然它们活了,一个个坏了的电脑数字机器们,张牙舞爪地变成了钢铁怪物,大的要吃掉小的,中的要吃掉更小的,它们全体的愿望是吃掉这个唯一的活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