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谢选骏文集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气候与血统——兼答曾节明“与谢选骏商榷”
·请给基督徒一线生机
·解决非洲问题是全球政府的前提
·自由主义就是要保护变态的少数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卖国
·伦敦客配合国家主权扼杀思想主权
·庄子的恶意
·蔚蓝色的中国开始出现
·华人赌瘾来自亡国奴经历
·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广西吃人事件的民族背景
·中国人缺乏快乐基因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谢选骏: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奧州減稅陷財困 前車之鑑引人憂》2017年4月28日说:
   
   奧克拉荷馬州四年前實施減稅,結果州府收入銳減,如今連教育經費也難籌措。


   
   川普政府提出為企業和個人大肆減稅的計畫,堅持這種做法能夠刺激經濟成長,足以彌補失去的稅收並裨益中產階級。但是,奧克拉荷馬州採取這種共和黨一脈相承的方針,卻鬧得財政窘困,難為無米之炊。
   
   四年前奧克拉荷馬州石油業興隆發展,州府擁有2億元稅收盈餘。主政的共和黨成功的推動降低最高所得稅率、把油氣生產稅從7%降到2%,並向企業提供更多稅務獎勵。
   
   但是,石油業好景不常,財源隨之枯竭。對降低稅率的利益的堅定信心,也轉為如何應付學校、醫療保健和公共安全等基本服務的恐慌。
   
   「美聯社」報導,奧克拉荷馬州稅收已連續第三年銳減至比預算需求短少大約20%,情況嚴重到連公路巡邏州警都接到警告不要把油箱裝滿,酒醉駕駛也不會被吊銷執照,因為沒有足夠行政人員處理這種作業程序。全州513個學區有98個為了省錢,改為每周上課四天。
   
   州議會已努力削減開支,去年的實質預算就比2009年少11%,卻仍無法縮小預計9億元赤字。州議員正研究更激進的步驟,像是減少對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的給付,並可能導致數以百計療養院關閉。
   
   奧克拉荷馬州並非唯一因減稅陷入財政困境的紅州;共和黨在2010年期中選舉大獲全勝後,許多由其控制的州近年紛紛減稅,而現在堪薩斯、印第安納、密蘇里和密西西比州議會都在辯論如何增加稅收,以紓解預算困難。
   
   奧克拉荷馬州長瑪麗‧弗林仍然支持2014年的減稅做法,可是她現在要求對香菸,燃料和各種服務加稅。
   
   到目前為止,弗林和其他共和黨官員尚未因政府財務困難付出政治代價,他們的保守派選民也仍然認為政府可以繼續精簡。但是,許多民主黨人士相信很多選民已厭倦年復一年的預算危機,期望有所改變。
   
   谢选骏指出:“奧克拉荷馬州四年前實施減稅,結果州府收入銳減,如今連教育經費也難籌措。”四年之前?!令人震惊。那不是在2013年吗?那一年我从纽约千里迢迢开车去奧克拉荷馬城那里观光,不仅没有得到一点照顾,反而受到当地警察的这样款待:他们看到我是纽约的车牌,知道我是过路的客人,不可能久留,于是趁机给我开了一张两百多美元的交通罚单。借口竟然是我看到警车没有换道减速!而这个,完全是凭他自己的主观感觉,没有任何客观依据的。在别的州,这样的“问题”,最多也就是一个口头劝告,而在这里,却是趁人之危、狠敲竹杠、罚上一笔!如果我不服,可以去法庭上诉,不过法庭的排期是一个月以后。谁能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呆上一个月呢?如果一个月以后再来控告奥克拉荷马州的警察胡闹,所需费用可能几倍于两百美元。反复权衡,只好在限期到来之前用信用卡交了钱。因为罚单上威胁:如果不来上庭也不交钱,他们就有权利全国通令,然后吊销驾照!我最终不得不交付这笔买路钱,自我安慰说算是帮助了奥克拉荷马州贫困地区的儿童了。
   
   可是,到了2015年,又看到了这样恶性的事态发展:
   
   2015年7月,美国奥克拉荷马一家幼儿园的雇员注意到护理员们给园中儿童服用Benadryl(中文译名:苯海拉明)让他们睡觉,有些儿童甚至是小于1岁的婴儿。这名另类的雇员感到很不舒服,在和她的父母交谈后,联系了儿童福利部门,儿童福利部门随后通知了警方。警方进行了立案调查。幼儿园的一些员工也站出来承认在园长的指导下给孩子服用Benadryl。园长面临虐待儿童的指控。在成人和较年长的孩子中,Benadryl被用于抗过敏药物和帮助睡眠药物。儿科医生警告说,幼儿服用Benadryl可能导致严重的副作用,甚至死亡。
   
   美国有些父母给孩子服用Benadryl帮助他们睡眠,特别是在飞机上的时候。但医生说Benadryl不应被用作儿童镇静剂。该药的标签上说明它不应该被用来帮助12岁以下的儿童睡眠。Benadryl过量可导致儿童呼吸过缓,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导致死亡。FDA和制药厂商都同意不使用Benadryl来治疗2岁以下儿童的过敏。标签上也说明2至5岁的儿童可给予Benadryl,但需在医生的监督下。但是我估计这个幼儿园不会有事的。他们可以辩解说,这是为了孩子们的幸福和安全!
   
   为什么呢?因为奥克拉荷马州号称充斥了无情的牛仔。
   
   ……
   
   可是现在,不择手段搜刮财富的牛仔们却面临破产危机了,谁能想到他们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2017/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