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谢选骏文集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共和党美国和共产党中国正在趋同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反优生学的列宁是安乐死还是自杀
·铁杆汉奸毛泽东不吃美国的救济粮却纳粮救济苏联
·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班农和习近平遥相呼应
·列宁是个充满自信的独裁者
·列宁主义就是战场经济的核心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穷寇莫追的美国设计
·穆斯林比共产党更会做交易
·洪秀全死于力量悬殊的肉搏
·克服不均主义
·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和平统一就是武力统一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谢选骏: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所谓“姓名学”,是一种“命名的学问”,属于命理学的一支。
   
   姓名学,无论研究派系之别,皆主要以求问者的生辰八字为改名造运之首要根据。尔后,研究者再以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天运五行、姓名总笔划为批注基础,以期经由姓名学为再造“后天运”之改名依据。


   姓名学研究者认为:除了传统的算命以“知天命”为主之外,人类尚可经由其他方式来改变既有之运势,例如:‘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或经由改变习惯来改变个性,以致改变命运等。
   
   上述之天格、人格、地格通称为“三才”;天格、人格、地格、外格、总格於姓名学通称为“五格”。姓名学各家主要差异有三:
   
   姓名总笔划之吉凶关系 以《康熙字典》之“部首”笔划数,例如花字,包括部首的总笔划数是10
   
   以现代人之“手写”笔划数,花字,以手写时,总笔划数是8
   
   各格之五行相生克与天运五行之影响
   
   五行纳音之生克关系
   
   源流考据
   
   中国北宋邵康节所著《皇极经世》书中论及五音、四声、字韵、数律。尔后,同于宋代之蔡九峰首创《八十一名数图》、《八十一数原图》、《蔡九峰皇极八十一数图》论笔划之吉凶。
   
   明代万育吾编《三命通会》(可见诸于《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第六百一卷,星命部汇考三十七之三十八,有《五音看命法》一章,全文约三百字简述,篇幅有限)。
   
   近代“姓名学”始于日本维新时代中叶(1928年)的熊崎健翁,依据宋代蔡九峰著作稍加修订而宏扬新著《熊崎姓名学》于当代日本,授徒万人。
   
   1936年,留学日本的日籍台湾留学生白惠文经熊崎氏同意,翻译为汉文《姓名之命运学》、《姓名学之奥秘》等(瑞成书局出版)。
   
   中国的姓名学与伊斯兰极端主义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姓名学虽然中国的玩意儿,但却揭示了一个普遍现象:人的命名对于他的处境会有深刻的影响,从而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以下新闻看来也说明了这一点:
   
   《29个名字被禁,维族婴儿取名受限》(2017年4月26日,美国之音):
   
   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婴儿取名施加限制,29个常用名字被纳入黑名单,理由是这些名字具有“分裂意义”,涉及公共安全。
   
   《纽约时报》25日援引的这份《少数民族取名限制名称》,是由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提供的,29个受限名称包括维族常见的伊玛木、萨达、吉哈德、穆哈卖提、阿吉和麦迪娜等。
   
   根据台湾中央社本月19日公布的这份名单,一些姓名被视为与伊斯兰圣战有关,“属于公安限制起名”。穆加艾提被限制的理由是“为伊斯兰而战斗的人”、吉哈德是“为安拉圣战”。受限制的名字还包括君都拉(为安拉战斗的人)、穆哈买提(穆罕默德的名字)、萨达(宗教宣传者)和穆塔艾提(传道者);有些名字似乎与此无关,比如,塔里甫(有神学知识的人)、穆斯图玛(穆斯林女的名字)、伊马木(宗教向导)等,也被列为“公安限制起名”。
   
   另外一半属于“工作中发现的名字”,包括穆斯里木(穆斯林男的名字)、巴格达提(伊拉克首都)、苏日艳(国家名)、喀依热(埃及的首都)、萨达木(伊拉克总统的名字)、吐尔克扎提(土耳其人)、吐尔克娜孜(土耳其的月亮)、艾孜哈尔(埃及宗教大学的名称)、依斯拉木(穆斯林)、艾热发提(麦加圣山名称)、麦迪娜(沙特阿拉伯的圣城)等。
   
   《纽约时报》说,新疆乌鲁木齐和其他城市的安全官员确认了这份限制名单。部分接受采访的人说,如果当地居民不遵守,他们的孩子就可能丧失教育与健保等关键福利。英国《卫报》称,当地儿童如果起了受到限制的名字,就无法登记户口。
   
   人权促进人士说,这份名单显示中国政府以反恐为名限制维吾尔人的公民权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迪里夏提说:“中国的政策愈发敌对。维吾尔人如果想给孩子起个想起的名字,就必须小心,避免受到政府的处罚。”
   
   人权观察中国事务负责人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这是中国政府对新疆民众实施的最新的一起可笑限制。”
   
   谢选骏指出:这个限制并不可笑,因为它将改变许多人的命运。儿童所用的名字,会对他她的一生产生某种催眠作用。同时人的名字也会改变人的社会关系,因为社会的其他成员往往都是在接触到本人之前,首先接触到了这个人的这名字,因而形成了对于这个人的成见。例如,即使在“人权模范”的美国寻找工作,少数族裔的名字也往往较难获得录用。由此可见,名字的重要,不仅作用于当事人的心态,而且作用于他者的反应。
   

此文于2017年04月2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