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徐永海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7年4月19日
   
   
   1、倪玉兰一家三口半夜被拖出出租房,关在面包车里,受到粗暴对待,均是全身多处外伤
   
   北京著名维权人、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倪玉兰姊妹(妻子)、董继勤弟兄(丈夫)一家三口(还有女儿董璇)在2017年4月15日晚上,被一些人强行从刚刚租住的出租房中拖出,被抬到面包车中,被限制自由2个多小时,被扔到一间房子里,家具等生活用品也被搬到了这里。
   
   在此期间,他们一家三口受到了粗暴的对待,均是全身多处外伤。为此他们到北京二炮医院(火箭军医院)就诊,分别诊断为:
   
   倪玉兰:全身多处外伤;头颈部外伤;背部外伤;左侧胸肋部外伤;腰部外伤;臀部外伤;左腕关节扭伤;右手外伤。
   
   董继勤:全身多处外伤;头面部外伤;头皮血肿;背部大面积挫擦伤;四肢多处软组织伤。
   
   董璇:全身多处外伤;颈部外伤;腰部外伤;臀部外伤;双手软组织伤。
   
   面对遭受到如此侵害,倪玉兰一家自然是电话报警,并到案发所在地的安定门派出所报警。由于倪玉兰一家已经是无家可归,倪玉兰老姊妹和董继勤老弟兄这些天来,不得不住在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里。派出所大厅里只有几个沙发,双下肢瘫痪、坐在轮椅上的倪玉兰老姊妹不得不在这派出所大厅里忍受着苦难。
   
   
   2、非常简单的出租房屋合同违约,为什么变成了如此粗暴的事件,给倪玉兰一家带来伤害
   
   为什么倪玉兰一家三口受到如此伤害,具体前因后果是什么,具有经过是什么,董继勤老弟兄曾发了微信,进行了叙述:
   
   2017年4月6日,我(董继勤)在网上搜索到至诚家园房地产中介,要求租住一间私房,经理袁磊磊说有一间私房在华丰胡同8号院内,我们签订了租赁合同,我缴纳了14个月的房租(4万多元)。
   
   7日,我搬入租住的房屋居住。
   
   12日下午,袁磊磊、党正英、刘玉三人来威胁我说:“15日9点你不搬家我就抢你家东西。”
   
   12日下午5点袁磊磊、党正英将电表弄坏。我拨打110报警,在派出所做了笔录之后裴副所长将双方叫到一起谈了话。袁磊磊、党正英从派出所出来已经是半夜2点,他们半夜又将电表弄坏。
   
   13日上午11点袁磊磊、党正英带领4、5个人将房屋门窗拆除,剪断电话线、网线,截断自来水管。我打110报警,警察将我带到派出所,他们留在我家继续拆。
   
   15日晚上22点40分,我正在华丰胡同租住的房屋内看手机,突然冲进屋内3人,袁磊磊、党世英(音)(女)、党世英的儿子(自称是党世英儿子、侄子、干儿子),他们抢走我的手机将我推出屋外。屋外5、6个人将我向大门外拖,我边挣扎边喊救命,他们将我拖到院外后塞进一辆面包车。4、5个人将我按在地板上之后,他们又将我女儿手机抢走,拖出院子塞进面包车,也有4、5个人按着她,关上车门将车开走。
   
   ……
   
   22点50分,我妻子在里屋听到我喊救命,马上打110报警,……,罪犯又抢走我妻子的手机,将她拖出院外塞进另一辆面包车开走。
   
   
   3、给苦难的倪玉兰一家送去爱心,理应是社会应当鼓励的,可是我徐永海却因此遭到软禁
   
   其实,倪玉兰一家租房的事情非常简单,就是房屋中介和房东将房子租给倪玉兰一家之后,反悔了,不想租给倪玉兰一家了。
   
   其实,这种事情处理起来,很容易,按照合同规定办事。将倪玉兰一家已经支付的房租4万多元退还给倪玉兰一家,并按照合同规定给倪玉兰一家补偿应有的损失。
   
   就是这么简单。
   
   可是,房屋中介和房东不但不退还已经支付的房租4万多元,而且更不想按照合同规定给倪玉兰一家补偿应有的损失。他们对倪玉兰说,只能退回7千多元。
   
   只退回7千多元,这不是明显的欺负人吗,倪玉兰一家自然不会接受。由此出现了这么一系列粗暴的、野蛮的事情。
   
   天理何在!!!
   
   倪玉兰一家正在受到如此苦难,作为朋友给予他们一家应有的关心,前去看望,送去温暖和爱心,应当是整个社会所提倡和所鼓励的。
   
   可是奇了怪了。17日上午,作为主内弟兄姊妹,我去看望了倪玉兰老姊妹和董继勤老弟兄。我家所在地的德外派出所的警察——李姓片警——给我妻子去电话,让我少管倪玉兰的闲事。而给我妻子遭成了极大的压力,对此我是非常气愤。
   
   18日中午,一朋友请我外出吃饭,约好在我家附近的公共汽车车站(铁狮子坟)我来等他。我一出家门,就发现我遭到软禁了,派出所的辅警(联防)在我家门口,辅警(联防)是跟着我到了公共汽车车站。
   
   辅警(联防)给片警打电话,问是否允许我和朋友去吃饭。我接过电话,质问片警,我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软禁我;昨日为什么对我妻子说,我去看倪玉兰是管闲事,是要去闹事,我闹什么事了。
   
   20分钟左右,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赶到了公共汽车站,李姓片警和另外一个警察,对我是气势汹汹,并说可以把我抓到派出所去。
   
   我没有犯任何法,却遭到毫无道理的软禁,而且警察们还是如此的理直气壮、气势汹汹,难道在这个国家里,我作为基督徒因为信仰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只恨撒旦),出于爱心来关爱自己的主内肢体,我们就真的如同文革时代的黑五类了吗。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7/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