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徐沛文集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郭文贵对韦石的指控- 与博讯网友书

   
   
   被迫卷入郭文贵爆料的冲击波后,我于2017年3月2日在推特上表示: 2003年我为了抵制江共污蔑法轮功上博讯发文至今,耳闻目睹不少围绕博讯的矛盾与纠纷,到目前为止我愿意相信韦石是东郭先生,而对郭文贵我还没有发言权,因为我此前无暇关注大陆的商界……希望矛盾双方与观众都保持冷静,不要让匪共势力浑水摸鱼。
   
   我到博讯发文这十四年来,结识了不少网友,也耳闻目睹对韦石的各种非议。鉴于我与韦石没有私交,只能通过他的公开言行以及他对一些事务的处理来判断其为人。他给我的印象比何频好,因为我愿意相信他在博客中的夫子自道“如何做人很重要”。


   
   在郭文贵指控韦石听命于匪共密干吴征前,面对与博讯相关的各种质疑与指控,我一直愿意相信韦石无辜,是在背黑锅。但自从亲眼见他称杨澜老公吴征为“私人朋友”而拒不澄清事实,相反还诋毁不同的批评者后,我开始研读各方资料,现在也认为韦石不值得信任!
   
   如果不是亲见韦石在推特上转发对法轮功的污蔑之词,我还不会相信他确实如追查国际的调查员所言:
   
   2007年左右,就有专门反法轮功的五毛获得博讯紫色ID身份,他们开始排挤当时在那里活动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友人,从此博讯逐渐受江氏人马控制。《人民报》对博讯的指控,比如编造大量假闻专门力挺江贼民属实。“原先並不相信法輪功學員指控BOXUN親共的許多民主人士,在無數事實面前,也不得不認為BOXUN投共了。故我並不認為現在還存在誰對BOXUN的詆毀。BOXUN也發表大量為法輪功說話的文章。問題早已並不只在於是否發五毛謗法文章。”追查国际调查员收集的证据不少,我在此引用两例:
   
   第一例:自由时报转发:“海外中文媒體「博聞社」二十三日獨家引述中南海消息人士披露,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期間,曾率領政治局全體常委前往江的住處祝壽,顯示江對中國政局仍有影響力” 并提到“以報導國際時事為主的「博訊新聞網」,就因被指為江派打擊政敵的海外宣傳工具,於二○一一年遭中國封鎖.”
   第二例:这则习近平率领全体常委为江泽民祝寿的新闻,是博闻网首发的消息, 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6/08/201608230551.shtml#.WNbgfm_yvIU 国内党媒如人民日报和CCTV也没有的。这样的博迅独家头版头条挺江新闻,在博迅经常出现。
   
   所以,多亏郭文贵为保命保钱报仇,曝光吴征与韦石的“私交”,也促使我重新审视博讯,写下自己的见证,提交追查国际,为历史存档。
   
   从追查国际于2003年1月20日成立起,我就与其调查员因博讯等海外中文媒体有过交流。在2017年3月以前,我愿意相信博讯创办人韦石的自白,不认同他有意在舆论上协助江共迫害法轮功。但当韦石在郭文贵的质问下,声称杨澜的丈夫吴征是其“私人朋友”后,我对他的信任开始瓦解。
   
   追查国际全称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总部在美国,欧州、澳洲、亚洲和加拿大都有分部。
   追查国际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追查国际的追查的原则: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从根本上清除国家犯罪的基础,从而充分体现司法的公正,维护人类的道德、良知。所有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绳之以法。
   
   2001年底,我第二次企图归国,在大陆结识一对法轮功学员获知中共媒体伪造天安门自焚栽赃诬陷法轮功……2002年初,我回德国后,开始调查法轮功。在获知法轮功就是以“真善忍”为宗旨修身养性后,我立即身体力行并开始以作家身份谴责江共滥用国家机器迫害没有政治诉求的大陆法轮功学员。
   
   2002年,有文友给我发来一篇诋毁法轮功的网文,于是我第一次获知博讯并与当时活跃于博讯的清水君取得联系。清水君支持我为法轮功发声并在博讯主页推出《[来稿]留德女文学博士徐沛:真善忍是人间正道》。这是我在博讯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时间是2003年1月13日。http://boxun.com/news/gb/yuanqing/2003/01/200301130330.shtml 从此我一直在博讯发文。
   
   与此同时,博讯也一直在刊登污蔑诽谤法轮功的匿名造谣帖。在阅读《关于法轮功的几个网站去掉博讯连接的简短说明》后,我给韦石去过一信,他在信中作答并于2005年12月16日公开发表。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05/12/200512160210.shtml
   
   韦石的回答让我觉得可信,虽然他没有搭理我希望寻求解决方案的愿望。我也愿意理解他的立场,断定他是一个在大陆被匪共通过硕士教育植入共产木马的理科男,已不明白中西方传统文化中所教导的古训“汉贼不两立”。
   
   岂料力挺法轮功的《人民报》在2006年发表署名文章指控博讯是“中共的贴心小蜜”。我大吃一惊,不过作者陈东能够自圆其说,读者可自作判断。我不反对谁批评谁,但我不认同陈东的文风。我也一再告知读者《人民报》不能代表法轮功,就像取名诚信的面馆不能代表诚信一样。
   
   2013年5月,韦石为母奔丧回国被报道后,《人民报》又借机发表李威之文,谴责韦石“依靠为江泽民等恶人当喉舌为生”。显然李威知道真正的反共志士都不可能回国,谁被允许入境,必然会受到外界的质疑。
   
   我则于同年6月在推特上向韦石及推友表示:
   
   大家可能都知法轮功学员人数庞大,其中就有以法轮功学员名义在韦石创办的网站上招摇撞骗的五毛。共特的一大伎俩是挑拨离间,可惜总有人上当,把对共特或某人的不满发泄在教导人“真善忍”的法轮功上!
   
   而韦石则于2013年12月22日发表《“人民报”等法轮功网站在挑起博讯和法轮功的矛盾》。可惜当时我无暇顾及,现在反驳如下:
   
   《人民报》是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大众媒体,不能代表法轮功,而法轮功只是教人以“真善忍”修身养性的修炼大法,不可能与谁有矛盾。《人民报》批评博讯,博讯可以摆事实讲道理加以反驳。可惜博讯不去还击《人民报》,却总要扯上法轮功,为什么?此文让我想起为了推广混淆视听的什么“宪章”到纽约活动的化名无数的李XX,他也与博讯关系密切,无论如何,此文缺乏对法轮功及相关事务的了解,比如文中说:“再次借机向公众提醒:是什么组织和团体在关键时打击对专制最有威胁的运动或者人?是谁在茉莉花运动时期,大批谩骂茉莉花运动?是谁在2008年奥运人权圣火时,突然撤出抗议活动?是谁站在先锋,攻击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
   
   以“真善忍”为宗旨的法轮功与共产党势不两立,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引发的三退大潮持续至今,从思想上动摇了共产党在中国大陆的极权暴政。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怎么会“大批谩骂茉莉花运动”,我还为了声援才开始上推特呢!2008年我也参与人权圣火的活动,在博讯文集亦留下相关佐证:“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法轮功学员中支持以魏京生为首的革命派痛斥主张与共产党合作的刘晓波及其“宪章”派非我莫属。可我只能代表自己-一个坚决抵制谎言的反共文人。
   
   倒是此文结尾我也认同:“专制怕的是说实话和真相,不怕胡说八道,所以,再激进的媒体,胡说八道、信口开河,那就是帮专制政府“。我算自媒体,只能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欢迎大家比较韦石与我,谁在帮“专制政府”。
   
   2014年8月,我才又得空在推特上告诉韦石:据我所知法轮功的发言人是张尔平,你能否找他投诉?把个别人在《人民报》对你的指控迁怒于教人“真善忍”的法轮功及其法轮功学员整体于事无补,不正好中了离间计?同时我还给张尔平发去韦石在《人民报》的攻击下发表的简历。与此同时,我也告诉韦石,有文友回答我说:他曾因你被《人民报》骂而为你鸣不平……但现在他也认同你为了经济利益投靠了以蛤蟆江为首的血债帮。无数谈及蛤蟆的博讯文,是纯粹造谣,完全代表了蛤蟆的立场。目前血债帮势危,许多亲蛤蟆海外媒体突然变化了角色,改成咬蛤蟆了,但博讯没变,仍是蛤蟆的放声筒。
   
   这年圣诞节我又得空在推特上致韦石: 这是章天亮基于个人认知发表的看法,你也可以对他点名还击,不值得因他而迁怒转载他评论的媒体。我昨天上博讯又看见有人打着法轮功学员的旗号诋毁明慧网。如果你愿意,我乐于秉持讲事实摆道理的原则帮博讯打理涉及法轮功的文字,以化解形形色色的共特尤其是冒充法轮功学员者制造的隔阂。可惜对此韦石没有答复。
   
   2015年9月,我把因六四而流亡的吴学灿于2012年8月发表的《海外中文媒体难以抵挡中共政权的利诱和收买》发给韦石,请他答疑,依然无果。文中说:“海外中文网站《博讯》7月25日的一篇吹捧中共的文章,让我看得目瞪口呆。这篇文章的题目是:《薄熙来事件的历史意义:改革派迅速聚集(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25日首发)》。这回是重发。”
   
   简言之,对博讯的质疑一直存在,就是在上述博讯对《人民报》的指控下也有网民留言表示:“boxun网站确实是一个背景及其不寻常的网站,从2年前博讯自己的官方记者能够独家专访习近平办公室就看出来了。其实博讯的很多内幕消息如果不是共产党特务自己放风,正常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我06年常混博讯论坛,那是博讯是鼎盛,后来博讯官方逐渐叫一些网警当论坛的版主,直到我发现唯一曾在博讯论坛内部的邮箱私信透露过的个人信息被网警掌握找上门,才知道博讯这个地方的凶险,就很少再来了。”
   
   为了对信任我的网友负责,特此公布我对韦石从信任到不信的见证。
(2017/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