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小平头夜话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这篇文章是我采访了数个当事人,查阅了诸多揭露盛雪的文章整理而成。由于过去大量揭露盛雪的文章多是阶段性的,碎片性的,使新近的读者很难读懂,为使读者明了真相,我写下这篇总结性文章,长话短说地一一道来。
   
   盛雪一直假装成“被抹黑”的受害人,并一概而论混淆黑白地说,“抹黑”她的行动是中共势力所为,长达十年之久,“抹黑” 如何一波比一波猛烈。那么,就让我们看看,这些揭露盛雪的人士都是何方人士?他们为什么站出来以真名实姓揭露盛雪?
   


一.最初揭露盛雪的人来自何方、出自何因?

   
   
   揭露盛雪的人士确实来自几方,他们互不相识,他们揭露盛雪的原因和时间点也各不相同。第一个揭露盛雪的人确是在十年前,但他仅是一个个人而已,他是丹麦的萧宏,笔名小平头。他的揭露源于2006年5月中旬的海外民运柏林大会。在那次会议中,萧宏的专题演讲手稿《广西“反共救国团”冤案始末——文革机密档案揭密之一》被同屋住的另一参会者李震偷走,此大事记的原件照片也被李震偷拍。李震是以《欧洲中华时报》总编身份参会,后来萧宏才知道李震还是匈牙利“和统会”会长,其总部设在北京,全名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此时发现手稿被偷,萧宏就意识到事态严重,断定是同屋李震所为,便在5月19日柏林大会闭幕现场当场揭穿李震。当时李震听说有人已向德国警方报案,便慌忙删除相机中的罪证照片,萧宏的朋友当场拿下李震的作案相机,欲待交给警方甄别,在场的盛雪则以“民运人士不能代替警察执法”为由夺回相机还给李震,力保李震离开现场。后来萧宏在2006年秋写出“5.19柏林大会特务门事件”,公布于众。
   
   也就是在此后不久,盛雪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小平头如何破坏柏林大会,他是中共特务。我清楚记得,盛雪对我言之凿凿地几次重复她归还相机给李震的理由:“民运人士不能代替警察执法”。去年盛雪却矢口否认说“根本没有夺回相机还给李震这回事!”盛雪撒弥天大谎我并不奇怪,她本就是个说谎成性的人,但令我奇怪的是,除了萧宏,至今竟然没有一个亲历者站出来戳穿盛雪的谎言。据我所知,徐文立在现场还把拿到作案相机的德国民运人士S叫出现场,劝他要注意影响,要“客从主便”。现场亲历的也绝非徐文立一人,现在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从这点就能看出,海外民运圈已正不压邪。
   
   自柏林大会以后,萧宏就跟踪观察盛雪,不断揭露盛雪的谎言和造假行为。同时,盛雪也纠集了一些名为“海外民运人士”,实为她的跟班打手们,对萧宏进行围攻抹黑,倒打一耙地说“小平头(萧宏)是国安特务”。盛雪反共最高调,人多势众,萧宏则人微言轻,只凭一人之力和一份执着,势单力薄地单打独斗。
   
   2010年10月2日,盛雪又突然向作家朱瑞发出公开信,指称朱瑞“破坏汉藏关系”,虽然朱瑞回信说明,盛雪仍不依不绕地追着挑衅,然后,盛雪又率民运圈中那些与她有利益关系的男士们发电邮围剿朱瑞,这些电邮也群发到了世界各地的中国人邮址中,当时连圈外的我也收到了。
   
   忍无可忍之下,朱瑞写下了《盛雪和另一种殖民》《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等文章。于是,盛雪便对朱瑞发起更猛烈的攻击,而且是以“被抹黑”的受害人身份“反击”朱瑞的,制造出一种她是无辜的、被朱瑞“突然攻击”的假象,盛雪就这样成功地颠倒了黑白。
   
   为什么盛雪如此费尽心机地去抹黑攻击根本没有招惹她的朱瑞?
   
   我认为,狭隘嫉妒和政治目的两者皆有。总的原因有四:一.朱瑞与西藏的历史渊源。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朱瑞就在拉萨工作,是《西藏文学》编辑,到过大部分西藏地区,甚至偏远地区;二.朱瑞发表了大量西藏问题专著,有六七部书之多(详见朱瑞博客);三.西藏流亡政府和海内外藏人都把朱瑞看成自己人,十分信任;四. 盛雪想利用朱瑞与藏人的关系,要求朱瑞参加她企图成立的“汉藏作家协会”,被朱瑞拒绝。因此,这个惯吃民运饭、六四饭的人,眼看着西藏事务是块肥肉,却吃不到,认为朱瑞挡了她的路,便以黑道手段抹黑攻击朱瑞。出乎盛雪意料的是,她发出公开信后,藏人纷纷支持朱瑞,使盛雪对朱瑞的抹黑行动最终成了砸向自己的一块石头。
   
   限于篇幅,诸多事实只得从略,仅此少量事实也能看出,朱瑞、萧宏各自揭露盛雪的行为不是出于个人恩怨,而是出于公义的个人行为。
   
   盛雪并非只攻击抹黑小平头和朱瑞两人,任何稍微对她有所批评的人,她都抹黑追杀。只要看看她是如何抹黑辱骂林飞和海外民运老将徐水良的,就知道她蛮横无理、横行霸道的败坏人品了。
   

二.民阵内部曝光盛雪才最终形成全面揭露盛雪的规模

   
   自从小平头萧宏2006年开始只身奋起揭露盛雪到2013年7月前这段时间,虽然网上也出现一些不具真名的零星揭露,虽然朱瑞在2010年底也开始写出两篇揭露盛雪的文章,但全球范围揭露盛雪的主要力量仍然只是萧宏一人,对盛雪的揭露并没有形成系统规模。直到2013年7月,多伦多民阵分部的十数年老义工陈毅然拍案而起,发表了《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开启了以后发生的加拿大多伦多民阵分部成员对盛雪的初具规模的全面揭露。其实,陈毅然并不是民阵成员,她只是民阵的义工,她质疑盛雪也是出于公义的个人行为。
   
   陈毅然最早站出来质疑盛雪是在2013年6月,她质疑盛雪,捐款人于柬两次要收据,为什么你们推来推去不给捐款人收据?盛雪为此恼羞成怒,与毅然公开争吵起来。陈毅然后来写出文章《我与盛雪反目的前后经过》有详细描述,限于篇幅,此篇省略。这事本来并不大,是盛雪的错误,道个谦也就过去,可盛雪却在几天后发出陈毅然出拳打她的抹黑指称,造假说谎,这就使毅然彻底认清盛雪的恶劣人品。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两人吵崩没几天的一个星期天,陈毅然在教会英语班上课,有人告诉毅然,盛雪也来了,陈毅然以为盛雪是来找她道歉的,因为几天前就得知有人告诫盛雪,向毅然道个歉摆平此事,以避免毅然将知道的内幕传出去,因此毅然也等待盛雪的道歉。毅然说:“本来我也没想把问题搞复杂,也没想说出去什么,不理他们就完了,但我错误地估计了盛雪。”那天,毅然还怕3个小时课会耽误盛雪等太长时间,所以考虑半天,决定先不上课先约盛雪出去谈谈,便走到盛雪面前,盛雪当时是靠坐在高背椅子上,毅然轻碰了一下她的手臂,小声问她“是不是来找我的?”盛雪面带笑容地说:“不是,是找杰森。”毅然当时就与盛雪旁边的人打了招呼,表示有事先走了。第二天盛雪的亲信罗乐突然来电话,对陈毅然说:“盛雪说你在教会在她后背打了她一拳。”毅然说:“盛雪坐的是高背椅,连头都露不出来,我怎么打她后背一拳?我为什么要打她?”在陈毅然气愤的追问下,罗乐才解释说:“打的提法是我说的,因为你们俩人有矛盾,所以无论你多轻碰她,从法律上都可以视为打。”毅然气得挂了电话,之后打开电脑发现盛雪发来一行字说“你要对我动粗,我就报警!” 毅然万没想到盛雪会以这种耍流氓的手段挑事儿对自己进行抹黑要挟。一气之下,陈毅然于7月写出《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发给了全球民阵理监会并转发到电邮群上。我当时也看到这封公开信,马上认清盛雪是故意挑事抹黑。
   
   随后发生了加拿大多伦多民阵分部的老成员刘劭夫揭露出李学江事件。2013年6月27日,刘劭夫发现《人民日报》首席记者李学江出现在他们的示威人群中拍照示威人士,刘劭夫就当场质问盛雪,李学江怎么来的?事后又再次追问盛雪,盛雪恼羞成怒,竟然打小报告到加拿大国家安全部门皇家骑警,指称刘劭夫是中共特务。她还故意向刘劭夫的朋友传递了这个消息,并在其它场合抹黑刘劭夫。一忍再忍之下,刘劭夫直到2014年1月14日才发出公开声明,宣布与盛雪断交,公开支持陈毅然,并在4月21日写文公布真相。刘劭夫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他与盛雪相识已经23年之久,与盛雪同在多伦多民阵分部,他为盛雪写了许多文章和新闻报道。
   
   而多伦多民阵分部的另一个成员苏君砚直到2015年2月11日才写出文章《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爆光三件主要真相:
   
   1.曝光盛雪为她个人向苏君砚募捐:“记得是2009年夏,一次在盛雪家中的聚会已近尾声,盛雪把我叫到她面前对我说,由于他们夫妇没工作、无收入,盛雪又为民阵的工作常年多次地飞往世界各地,于是需要我对她捐款。我问她要捐多少?她的回答是:‘一千、五百,随你。’固然说,朋友有通财之谊。但朋以德交,友以义结。虽说同一组织的成员,也不过同事关系而已。既有此一额外要求,我也不想因此而结仇,当即许下五百。”第二天,盛雪来拿钱,低头数完钱,没说话就走了。
   
   2.曝光盛雪当选民阵主席后在多伦多民阵分部乱打特务: “我并不知道是否全球各分部都展开了这项工作,但在多伦多分部,却开始了‘打假反特’运动,造成了原本就不多的几位老民阵成员疏远了组织,尚存的老成员私下怨言迭起。根据可靠的消息,盛雪说我的履历造假,书是胡编的,甚至指责我也是共党特务。”
   
   3.曝光盛雪要苏君砚为她打击异己:“2013年的7月23日,一位叫罗乐的先生,给我打来了电话,通知我说,我已经是一个新成立的调查组的成员。我的工作是对‘攻击、中伤’民阵主席盛雪的刘劭夫先生和陈毅然女士进行调查。并调查他们的共党特务的问题。”
   
   苏君砚当即就向罗乐提出退出民阵,致使盛雪想利用苏君砚做她的打手的目的没有得逞。盛雪便到处散布说,苏君砚是中共特务,还说苏君砚有性别歧视,意指苏君砚歧视女人盛雪当民阵主席,还说苏君砚捐款是为了买主席职位,后又改口说,苏君砚根本就没有捐五百块钱。
   
   远在德国居住的民阵理事费良勇(连任四届民阵主席)和副主席彭小明在第一时间就得知加拿大多伦多民阵分部的成员在不同时间站出来揭露盛雪的消息,这个消息也同时在全球中国人圈子中传开来。费良勇电话询问盛雪情况,前后问过盛雪三次,陈毅然究竟打没打她,每次盛雪都避而不答。后来,盛雪的亲信顾明给费良勇打电话说,这是一场误会,把盛雪的谎言蒙混了过去。费良勇和彭小明早都知道盛雪滥性说谎的严重品德问题,他们意识到当初推选盛雪任主席是个失策,事到如今,只有等到2014年10月盛雪任职到期下台就了结了。可盛雪诡异溴事不断,了结谈何容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