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小平头夜话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费良勇
   
   

   2017年4月14日,盛雪发疯发狂地群发了一个无中生有、造谣中伤的帖子恶毒攻击彭小明先生,这是一个严重人身攻击的刑事犯罪案件。彭小明先生已经向加拿大警方报警,并将向加拿大法院控告盛雪。我们坚信,加拿大法院将会对盛雪绳之以法!
   
   盛雪的攻击内容如下:“在许多人眼裡,说彭小明是一个会写字的畜牲,极大的侮辱了畜牲。这两年我在各地见到许多朋友,无不对该物的丧心病狂和极端邪恶感到惊诧······如此败坏而又胆大包天的败类您见过吗?用该物比畜牲,是对畜牲多麽大的侮辱······年前有在德国的朋友致电告诉我,彭小明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性变态狂。他儿子结婚后,他以健康生活为名对儿子儿媳的性生活横加干涉,惹得儿媳妇非常不满,当面斥责他。后来又以爱护晚辈为名企图猥亵儿媳妇,让儿媳妇受到惊吓而逃回中国,后与其儿子离婚······所以,彭小明不是畜牲,他的虚伪、阴险、凶恶、败坏、懦弱、无能根本不是畜牲所能够做到的。除非彭小明能够证明自己是畜牲,我就向他道歉。”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图:盛雪耍泼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示人
   
   读者们可以看一看,盛雪的文字充满了极端侮辱性。在德国的人士都知道这是盛雪对彭小明先生的无耻诽谤。彭小明是一位秉持正义良知的人士,文笔犀利,与人为善,嫉恶如仇,“横眉冷对千夫指”,发表过大量揭露专制腐败和邪恶现象的文章,在欧洲华人中具有很高的声望,广受敬重。彭小明因为揭露了盛雪指鹿为马、混淆黑白,将荒淫无耻,并且引色狼入室奸污了自己两个女儿的邪恶母亲宣传为“民运圣母”,遭到盛雪及其面首圈的万般记恨。所以,盛雪编造出上述谎言恶毒诽谤彭小明先生。彭小明写的字字句句都是事实,在多伦多当地民运界人人皆知。首先揭露自己母亲丑事的正是盛雪本人。盛雪同母亲吵了架,就把母亲的丑事到处宣扬。盛雪很会做戏,常常在外人面前把自己打扮成“孝女”,实际上是恶女,私下对其母亲很凶狠。当地人都清楚这个情况。彭小明的文章完全是讲事实摆道理,没有任何侮辱和下流文字。盛雪编造的攻击彭小明的文字,百分之百是造谣的,而且从头到尾全是极端卑鄙下流的叫骂文字。请读者再耐心阅读和分析一下彭小明的有关文章,就心中有数了。
   
   关于盛雪诽谤彭小明的文字,完全是血口喷人的谎言。欧洲的朋友们都知道,彭小明夫妇和谐,父子情深。盛雪捏造这种无中生有伤天害理的恶毒诽谤,必将依法承担严肃的法律责任。盛雪的阴暗计划是拿彭小明先生的朗朗清誉作牺牲来阻吓正直的人们批评她的昭彰劣迹。海外民运元老之一的薛伟先生早就指出:“盛雪是民运界的恶霸。”盛雪使用这样的流氓手段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生前被誉为“当代中国政治人物活词典”的司马璐先生在《斗争十八年》一书的第十六章中提到过民盟负责人章伯钧的一段话:“中国是一个流氓社会,搞政治的一批人没有七分流氓气是不成的。你看,蒋介石、毛泽东。一个是都市的流氓出身,一个是农村的流氓出身……中国的士大夫没有气节,没有一点骨气,读书人一个个都变得这么无耻……”民运界如今也是类似情况。一个女流氓盛雪就搅得整个民运界不得安宁,原因就在于民运界正气不足、流气太重。有正义良知者,往往缺乏勇气,面对邪恶不敢发声,而流氓反而抱团,相互撑腰打气。甚至有人追着赶着要上当受骗,乐意为流氓骗子抬轿子。
   
   盛雪是一个典型的无钱不贪、无谎不说、无男不玩、无恶不作的流氓娼妓型人物。幸好,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这种滥情滥性的女人,也不是每个同其有染的男人都完全受其挟持,而且盛雪毕竟没有掌握大的权力,特别是没有掌握兵权,否则,以其极端歹毒的虎狼之心,必然害人无数。盛雪从小在流氓堆里鬼混,考不上大学,也不喜欢读书,不学无术,没有真本事。因海外民运界人数不多,能人不多,特别是女人少,导致长相很一般的盛雪将淫术和骗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居然以性为纽带,将一批邪恶无耻之徒拴在其石榴裙下。盛雪破坏了民阵、败坏了民运,其“干爹”、“结拜兄长”、赚难民钱的“律师”、叫嚣要对揭露盛雪者采取“砍头、肢解、割舌”等恐怖手段的面首和打手等,居然公开力挺邪恶,无耻吹捧盛雪“坚持下来了”,“有能力、有风度、能团结人”,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大量事实胜于这帮面首、无知者和无耻者的雄辩:盛雪坚持打着反共旗号贪腐捞钱、她有说谎的能力、有淫乱的风度、能团结面首。如果有人设立“派捐捞钱奖”、“面首数量奖”、“团结面首奖”、“造谣中伤奖”、“孽母变圣母宣传奖”、“败坏民运奖”、“乱打特务奖”、“霸占别人成果奖”、“泼妇骂街奖”等等、盛雪都当之无愧。如果有“邪恶面首奖”、“无耻吹捧奖”、“马屁精奖”、“力挺邪恶奖”等,盛雪这一小撮追随者也是当之无愧的。
   
   顺便指出,有一些人士支持盛雪,是因为对盛雪的真面目不了解。盛雪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她确实高叫反共口号干了一些事情。她捐来的钱,也拿出极少部分支持过个别民运人士。个别人士收到过盛雪的钱,获得点滴帮助,就以为盛雪不错。我提醒这些人士不要忘记,所有的贪官并不是每件事情、每项工程都贪腐。否则不可能多年升官发财,攀爬高位。盛雪收取大量捐款不公布账目,不向组织交代,只拿出极少部分去资助个别人,却把绝大部分捐款中饱私囊,难道不应该追究吗?盛雪本事虽然不大,但她懂得什么时候该慷慨豪爽,分文不取,什么时候声色俱厉,锱铢必较。遇到某些流亡的异议人士,或者他们的家属子女,盛雪绝不会去索取报酬。因为他们都是盛雪形象工程的免费大广告。 但是,如果你去问问加拿大多伦多那些报政治庇护的中国难民,他们个个都有巴结盛雪的经历。打工糊口的送钱送礼,贪官大腕们送钱送房。
   
   民运界绝大多数人士已经看透了盛雪,纷纷与其进行切割。盛雪穷途末路,无论如何造谣诽谤他人,最终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7年4月25日 写于 纽伦堡
   
   
   ****************************** ********************* ************************************
   
   编者按: 任何一个有判断能力的人,对比以下的文章和盛雪的诽谤文字,就不难看出,到底是谁义正词严,是谁污浊下流。
   
   
   

附件一: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德国 彭小明
   
   
   
   盛雪在2014年8月22日的多伦多《大纪元》报上发表母亲去世的讣告称:“痛失先慈,四海同悲”。四海是文言汉语中天下寰宇的代称。这种宣传口径,只有国家级伟人才够得上。盛雪的狂妄无耻可见一斑。在民阵网站里,她又动用大量篇幅,刊登了跟政治内容毫不相干的母亲病情和丧葬文字,大肆吹捧她的母亲,文章充满阿谀溢美之词。将病故的母亲吹捧成民运慈母,所用的词汇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绝顶地步:“美丽端庄,禀赋极高”、“具有高贵大气、宽容慈悲、明白事理、聪慧幽默、正义勇敢、坚强柔韧、性格豪爽、仗义任侠、不拘小节、特立独行等等特质”、“美丽聪慧、善良仁慈,并勤奋好学”……“一个优秀的女人,伟大的母亲,光彩照人的人”。
   
   经实地了解,盛雪的母亲李桂琴根本不具备上述特质,而是一名平庸凡俗、妇道不贞的女子。吹捧死者,目的全在于给活人脸上贴金,抬高盛雪的形象。这是一种非常拙劣的宣传伎俩和颠倒黑白的巧伪文风。民主运动决不能任其泛滥肆虐,必须及早还原其本来面目,以正视听,以儆效尤。
   
   在还原盛母李桂琴真实面目之前,有必要针对盛雪关于她的祖父、父亲和外祖父所作的虚假或过分描写也做一些核实和澄清。
   

祖父臧启芳

   
   史料记载,盛雪(臧锡红)的祖父臧启芳是一名知识分子,曾经出任过天津市署理(代理)市长(任期三个月)和东北大学校长等职务,是随国民政府迁往台湾的军政官员之一。臧启芳可以列入民国时期的知名人士行列。但是毕竟仍是地区性人物,跟民国宪政首创者宋教仁、民国宪法起草人张君劢不能同日而语。盛雪和臧氏家族举办家祭式的纪念会议,无可厚非。但是在海外民运纪念辛亥革命百年的活动中,将臧启芳作为辛亥百年的重要人物之一来纪念,题名为“辛亥百年风云人物研讨会暨先贤臧启芳追思会”,就难免僭越和炒作之嫌。1911年辛亥革命时,臧启芳年仅17岁,尚未成年。一名思想理念未臻成熟的少年不可能对一场盛大的革命作理论参与。另一种可能则是体力参与,即参与孙文黄兴等人组织的武装暴动,但是没有任何信息证明,臧启芳是反清暴动的生还人员。1948年臧启芳赴台湾,1961年在盛雪出生之前一年去世。对于盛雪应该说没有任何直接的印象和影响。
   

父亲臧朋年

   
   盛雪在自编的维基词条中描写她的父亲说:“父亲臧朋年攻读了东北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政治系和外语学院英语系,但赶上了一系列政治运动,最后郁郁而殁”。 盛雪又在母亲的祭文里介绍:“臧鹏年获得政治、历史、英语三科大学学位,纵横自然和社会科学领域,在反右文革期间,屡遭迫害,遂自修高等数学,且沉溺一 生”。三个学位都属文科,怎么纵横到自然科学?完全是外行话。“大学学位”的说法也很不专业。姑且理解为学士学位。三个学位不可能同时攻取,一个在东北, 一个在北大。北大只有外文系,没有外语学院,所以读英文应是另一个学院。北大政治系的学位只可能在1952年6月以前。因为1952年中国高教界发生了重大变革,全盘苏化的“院系调整”雷厉风行。政治系作为资产阶级伪科学专业被撤销。该专业的学位不复存在。臧朋年1924年生。到五十年代中期即使是三个学 位也应该学成毕业。在那个知识分子奇缺的时期,哪怕只有一个学位,也是急需的人才,毕业就会分配工作。可是他却没有正式工作。那他只有三种可能:1. 政治上划成右派(或反革命);2. 严重疾病,不能工作;3. 拒绝前往被分配的边远城乡工作单位。臧朋年没有戴右派帽子,所以只有第二和第三种可能。这样的人员在北京市,逐渐成为社会闲散劳动力,俗称临时工(包括代课老师)。应该指出的是,臧朋年这样年龄的知识分子中,出身国民党军政人员家庭的比例较高,又由于他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不评先进,不发展党团员),所以他受到的“出身不好”的压力确实存在,但远远不如单位职工那样强烈。诚然,临时工在六七十年代是中国城乡职工人员中的弱势群体。他们的工作期限不固定,劳动局和街道按临时需要安排工作,有时没有工作,就赋闲等候。有工作时,也与国营职工同工不同酬。工资低,常被指派去做最脏最累的杂活,更没有劳动医疗保险。所以是城市职工中被人瞧不起的群体。实际上臧朋年家庭的主要问题远不是政治上的迫害,而是收入低,工作不稳定,也因为臧朋年夫妇没有固定工作单位,因此面临驱遣离京的危险。按照共产党的阶级路线(主要根据父母的身份经历),盛雪的家庭出身不是红五类,也并非黑五类。因为父亲臧朋年不可能继承祖父的官职;他在1949年以前三年若仅仅是大学生,那就应算是历史清白的人员。盛雪的家庭出身应属城市平民,甚至可能划为城市职工。仅仅在政治上有一个港台海外关系的问题。毕竟跟被杀被关被管的黑五类家庭很不一样。盛雪强调严重的政治压力有夸大其辞的水分。盛雪描写的“洞藏户口簿”故事如果是真实的话,那也刚好证明盛雪一家并不是公安局认定的黑五类家庭。对比一下遇罗克被害后的遇罗锦一家就再清楚不过了,遇罗锦和弟妹被勒令离京下乡,一天都不准拖延。洞藏户口簿的言行只是盛雪母女不明事理的糊涂举措。李桂琴撒泼骂街,反抗驱遣离京,居然就留了下来,说明街道和公安对这户人家只是监控(因海外关系和社会闲散人员),而不是坚决驱离,(如果他们胆小怕事,奉命迁离,街道当然高兴)。如果是必须驱离的黑五类家庭,根本无须看户口簿,在派出所直接注销户籍,完全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毕竟臧朋年的生活境遇是十分不幸的。起先他还常常被延请任代课教师。到了文革时代,学校教育基本停摆,正式教师都少有机会授课,何况代课教师?于是他为了维持收入,多年从事泥瓦匠之类的杂活。改革开放时他已垂老卧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