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苏明张健评论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2017-04-21

   

   共党的所谓的改革开放已经喊叫了三、四十年了,没见过世面世面的中国人,在这三、四十年中也跑遍了世界各国各地。大开了眼界的中国人却没能把先进国家的政治、文明和科技,带回中国大陆去推广、实践、付诸实行。这本身就是个极反常的现象,但中国人似乎毫无所谓。

   共党宣传的强大、盛世如同毒素注入了中国人的头脑,使得这种麻木的无所谓变异成为了狰狞的心态和面孔。于是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外国人搞种族歧视、看不起中国人的事端和报道;中国人聚在一起则是在谈论西方人的傻与笨的同时,又洋洋得意地大谈自己已经获得了所在国多少的国家福利项目;甚至大骂西方人的种族歧视,造成自己认为完全有资格享受的几项福利始终钻营不到手。其结论是西方人看不起中国人。当这种偏见逐渐扩散成为了普遍的意识时,中国人就觉得自己是最具资格去责备或控告被歧视了的受害人,于是网上马上就出现一群愤青愤老们喊打喊杀的叫骂声。但都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波,转瞬即逝成不了气候。

   4月9日下午五点多种,一架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从芝加哥准备飞往肯塔基州的3411航班,因为座位超卖了四张票,机组人员动员乘客中有愿意乘坐下一班飞机的人让出座位,给出的补偿是免费住宿和四百美元。但发现没有乘客愿意放弃这趟航班时,补偿金便增到了八百美元。于是有三个乘客同意下机,第四位是华裔。据中文媒体报道说:“在机组人员向他解释了情况后,他选择不让出自己的座位。工作人员说,如果他不下飞机,她就叫保安来。、、、、、、该乘客向她大声叫嚷,并抗议说航空公司让他下飞机,因为他是华人。”

   之后才出现了三个保安拉他下飞机的举动。而据当地英文媒体在经过调查后的报道说,这位华人乘客是在得知补偿金提高到八百美元后,当即同意下飞机的。但事后又反悔大声叫嚷,并指责华人受到了歧视。

   据调查揭露,这位华人是个医生,曾因牵涉到一宗毒品案件中,执照被吊销六、七年之久。这在西方社会中,就属于有犯罪记录的人。抛掉这个犯罪记录不说,仅就出尔反尔的行为来说,西方社会最鄙视的就是这种说了不算、无诚信的人。中国社会也把这种言而无信的人作为不知其可来对待。美国是个法治国家,答应了的事又反悔,当然要采取行动。对于大吵大闹的人使用暴力也在所难免。

   西方文明社会的人们谴责这种执法暴力是理所当然的。中国人一生生活在共党暴政下,却没见到有几个中国人大声谴责共党的执法暴力。难道都把对共党的一腔怨愤发泄在外国人身上?难道在外国,中国人要争人权、要体面,可在国内则既自豪又骄傲地甘当共党的奴隶?中国人怎么就不肯反思一下,这种被人歧视、被人看不起的普遍意识又是怎样产生的呢?共党不是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吗?中国大陆的国际地位不是提高了吗?中国大陆不是令举世震惊吗?中国大陆不是强大得习近平都要去领导世界了吗?中国人怎么反而普遍有了自卑心理了呢?一声种族歧视的叫骂,一声看不起中国人的高喊,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暴露出现代中国人的怯懦、虚伪和不敢直视自己的心理的彷徨心态。

   记得是在2010年的秋季,我乘加拿大航空公司的班机去北京。说实话,对这趟十三多个小时的飞行我是怕透了。飞机起飞后一个多小时,在我背后二十多排座位上的一对老年中国人夫妇突然大吵大嚷。一位空服女士马上跑了过去调解。不知这对强国夫妇受到了什么样的委屈,继而又跑过去了两位空服女士。直到一位估计是机上负责人的男士参与进来,大吵大嚷才平静下来。这前后持续了大约半个多小时。

   当飞机飞行了八个小时后,广播器中传来了机长的声音,说飞机已到温哥华,要乘客系上安全带。我当时大吃一惊,本以为再有五个多小时就到北京了。万没想到八个小时的煎熬,竟然是从多伦多飞到了温哥华。飞机停在了跑道上,上来三个警察,这对夫妇的委屈似乎烟消云散了。当警察押着他们从我身边路过时,我才看到这对鄙不文、顶趾无雅骨的强国夫妇,在高大的警察的陪衬下,如同一对灰老鼠般地被押下了飞机。

   这时机长再次通知乘客说,飞机要停在这里大约两小时,因为要加油和增加食物饮料。原本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到达北京,变成了第三天清晨两点多才到。机上的五百多乘客和接机的亲朋好友的时间,就这样被白白浪费了十个小时。真不明白这对强国夫妇此举是提高了中国大陆的国际地位,还是为中国人挣来了体面,赢得了荣耀。

   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那就先学会如何去尊重别人。习近平的党国政权已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不是无因之果。无论习近平如何吹捧马主义、毛思想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党,六十多年的血腥统治造成亿万国民的无辜死亡。共党党棍的兽性的贪腐欲望和嘴脸,更是激怒民愤的主要原因之一。尽管习近平一再地编造最美丽、最正义的神话故事去为共党涂脂抹粉,但共党仍遭恨,并被国际社会列为邪恶流氓政权。原因就在于包括历届党老板在内的所有党棍,无一不是草菅人命、掠夺民财、贪狠无比,同时又公然过着有如畜生般的肮脏糜烂的生活。所以早在二十年前就有学者驳斥说,任何一个声称自己是好人的党棍,都无法证明自己是好人。原因很简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好人是不会呆在邪恶流氓团伙中的。

   半个世纪前,新西兰境内发现了一个少数民族,被称作猎头族。这个民族的风俗是杀了人,把头砍下来带回家,插在篱笆上。篱笆上的人头越多,这个人就越受到族人的尊敬。如果说猎头也算文化的话,那么这个族群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将被视为野蛮的生番。同样,半个世纪前的中国文革时,广西的红暴徒在党的领导下,把五类分子活活开膛生吃内脏,然后煎炒烹炸地开人肉宴。在整个文革的十年中,被吃掉的人有近二十万之多。

   共党不提,中国人不知道,但这份吃活人的完整调查早在三十年前就带出中国大陆,并公布于国际社会。国际社会不太可能分清楚仅广西人是吃人的生番,而其他省的人都是不吃人的好人。既然吃活人的事发生在现代中国大陆,那么中国大陆上的每个人就都会背上吃人生番的嫌疑。

   中国是由五十多个民族组成的国家,每个民族都有其特殊的习俗。清兵入关,清朝建政,第一件事就发布了“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强制令,以死去逼迫汉民族的男人都要象满人一样,在脑袋后面留一条猪尾巴。这本来是汉民族的奇耻大辱。但当民国政府号召男人剪辫子时,却有不少人拖着这条猪尾巴跑到了祖坟,哭着大喊祖宗,似乎中华民国政府要国民们数典忘祖,其实是这帮人忘了自己的祖宗是汉人。

   其实中国人的这种怕被歧视、怕被人看不起的自卑心理,应该是从满人建政开始的。在这之前的明朝的268年中,社会笔籍小说中显现的都是温文儒雅的贤良方正的人物形象。由于器物与文化的软硬实力,使得中东和欧洲的商人们频频往来中国,在他们的游记或日记中都是大赞中国的物阜民丰,人民躬谦有礼。满清建政后对外贸易依旧,加上西方传教士大批来中国,到了清朝后又有大批的官派和私人的东西方留学生。

   在这两百多年的小说、游记和笔籍中,中国男人脑后的这条猪尾巴越来越成为了中国人被贬低的现象。一个战败了的民族,一个屈服于强权而改变了自己的习俗的民族,当然被人看不起了。一个文化深厚的民族,竟然屈从一个野蛮腥膻民族的统治,不少汉民族的人也感到耻辱和见不得人,所以才出现了青帮和红帮这种反清复明的正义的帮会组织。满清灭亡再加上法久弊深的缘故,原本正义的帮会组织便逐渐堕落成黑社会组织了。原先在帮的人被看做义士被受尊敬;现在在帮的人被人看不起、被人恨,就是因为帮会的性质变了。

   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有一份对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的信徒数字的统计,这三大宗教的信徒各自都有十亿左右。本人来加后所工作的部门就有两位伊斯兰信徒,他们都公开承认“我的信仰就是我的生命”。有信仰是好事,证明有信仰的人有精神和心灵的追求。但是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的变化中。当伊斯兰教产生了原教旨主义教派后,恐怖主义变出现了。其产生的后果是严重的,迫使人们对整个伊斯兰教不断失去了原来的好感,反而怀疑所有的伊斯兰信徒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当西方女士们参加聚会或宴会时,通常穿上黑色的礼服,确实显得高贵典雅。但是当人们看到伊斯兰女性从头到脚都被黑色包裹起来的现象时,产生的第一感觉则是害怕。

   再例如有些新兴的信仰,始终在宣扬这种信仰是如何地好,信仰者又是如何地人见人夸的大好人。但是当人们发现这些信仰者的言行品质,与所宣扬的完全不符后,人们便对这个信仰产生了厌烦反感的看法。这个信仰或许不坏,但后果的产生的责任,则完全在信徒们的所言所行造成的。

   中华民族被世界公认为务农知礼之邦已有近千年了,那是因为各国来华的人在实际接触中国人后给予的美誉。也就是说,这个美誉的获得,是通过每一个个体的中国人的言行举动所得出的评价。至于现时中国大陆是否强大、是否盛世、是否人民幸福,相信每位公民都有一个深浅不同的感受和看法。更是有越来越多的公民大声指责现实大陆社会是道德沦丧、人性泯灭。这八个字就完全说明了问题的所在。

   世界人民在争取进步文明,却有一些中国人为了口袋里能有几个钱而失去了道德人性。从而成为了人类中的另类,在中国大陆的那个环境下养成了以钱骄人、目空一切、自以为是的物欲兽性,故而无法适应当今人类崇尚真善美的人格、人性的表现,自己也感到了处处的格格不入。

   于是一种虚幻的自尊,混杂着一种本能的自卑感就矛盾地表现出来了:感到周围的人都看不起他。加上深受共党的国家主义、集体主义,唯独没有个人主义的毒害,于是就拉大旗做虎皮地指责大骂人家是种族歧视,看不起华人。殊不知这只代表他自己。当他被别人骂为是猪狗的时候,必然是他有猪狗般的所为的因,才受到了被骂为猪狗的果。正如共党政权在国际交往中的邪恶流氓的行径,才有了邪恶流氓政权的这个果。

   任何政权、宗教、团体、个人,只要违背了人文、道义、道德、良知和公益,就一定要被歧视、看不起甚至谴责、反对。这个后果只能由违背者自己承担,更将被本国正义人民当做不耻于人的败类处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