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论鬼]
苏明张健评论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鬼

2017-03-20

   

   在我们生活的天地万物之中,什么是最邪恶、对人的伤害最恶毒的东西,似乎至今尚无定论。至于地球上的板块的磨擦和震动,当然会引起大地震,火山爆发,大海啸等等灾难。

   平心而论,其实这些现象都属于自然界的规律。说得更明白一些就是,任何物质都在运动。静是暂时的,静久必动。动后又恢复平静,在平静中酝酿着下一次的动。至于这种运动的规律是好还是坏,就更难下定论了。

   四亿年前的中国是在海底,唯一一块露出海面的礁石就是现在泰山的山顶。一场地壳的大运动,不但使中国浮出了水面,更使得喜马拉雅山、昆仑山从深深的海底浮出了水面,而且成为了世界上最高最大的大山。据地质学家介绍,这两座大山每年仍然以八到十公分的速度在升高,而长江三角洲地区却在以每年十到十二毫米的速度在下沉。

   古书中有“沧海变良田”的记载,这就说明了地球这个大物质始终都在运动中,只怪我们至今对它知之甚少,也就提不到精深的研究了。对于地质学家考证出来的五次冰河时期,每次都造成了旧物种的大量灭绝,而新物种的大批出现。幸亏我们有“生生不已是为易”的《易》经学说做了解释,也就应该见怪不怪了。

   现时扰害人类最严重的无非是洪水、干旱、气候变化、沙尘暴、阴霾、流行病、虫灾、污染等等。但只要每个人能够静下心来,谦卑地自我反省一下,实在也就怪无可怪了。早在晋朝和南北朝时期,社会言情小说中就已出现了“今道途之行,人鬼各半,自不辩耳”的说法。到了唐代,又有“攘攘人群中,人鬼混杂,乃至鬼多于人 、、、、、、 人少处鬼少,无人处无鬼”的论述。

   这倒并不是说阴间的小鬼可以自由地来往于人间与人共处。毕竟历代的古书中都认定“人鬼殊途”、“人神殊途”。既然神与鬼都不可以来到人间,那么人间那么多的鬼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其实这些鬼就是人。“人之初,性本善”固然不错,但孟子又提出了善恶两重性的说法。孔子当然认识到了社会人的邪恶的一面,所以提出了对人的后天教育的四部曲,那就是“童蒙养正,少年养性,成年养德”,“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千古颠覆不移的真理,却被器物的发明和便民而时时被冲击着。

   当物欲膨胀排挤走了人性时,这个人岂不就成了鬼?当鬼多于人时,器物的发明创造也就自然而然地终结了。中国大陆就是个现成的实例。忝居人口第一大国,但却六十多年没有发明创造贡献给人类,岂不很是说明问题?

   仅留下五千言的老子也清楚地告诫人们,“吾有大患,因吾有吾身”。也就是说,人的身体就是大患的原因。

   佛家把人的身体的口、眼、鼻、舌、身、臆列为有大患的来源,于是提出了“三界唯心”的修养方法。这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看透了色即是空,也就明白了万法唯识。这个识,就是个人的独立见解。

   共党扼杀人权,钳制言论六十多年,所以我们可以说中国人无人格,不思考,无见识。这倒不是对同胞的侮辱,实在是共党残害中国人的必然后果。果不其然,近日网上一篇文章提到,有三千多个大陆土豪乘游轮去旅游,在到达韩国的风景旅游区后,这三千多土豪拒绝下船,以表示对韩国装置了萨德反导弹系统想抗议。同时要求游轮驶向下一个目的地----日本去购物,以表示不在韩国花费他们本来不多的几个钱,作为对韩国装置了萨德的惩罚。

   整个事端听上去像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愚蠢的故事,然而故事的主人翁确实是中国人。这场旅游显然是带有政治目的的。三千多人的声调一致,当然不是他们的个人行为,而是他们背后的共党政府行为。作为韩国面对着几百公里之外的朝鲜金胖子不断试射导弹,难道不该做些自我防备的事情吗?共党害怕金胖子,但又不想放弃这个流氓小兄弟,仍要躲在这个小兄弟背后去试探国际社会冷暖,这本身就是卑鄙小人的行径。表面上不得不做出支持支持朝鲜的样子,背后却导演出了这场丑剧去讨好金三胖子。

   不知道这群土豪们拿了多少钱,更不知道这群土豪的此一所为,究竟是为了给金三胖子撑腰,还是为了争取“强国”的国际地位。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一群无人格的东西,又哪有国格、民族格?不思考的人又懂得什么是对错是非?无见识的人的人不懂政治为何物,一群常戚戚的小人也只能做邪恶政权的小丑。

   然而小丑易做,其后果恶劣:首先,朝鲜人民绝不会感激中国人民;韩国人民因此将会深恨中国人民;世界人民将把中国人民作为不知好歹的另类群体;而中国人民会深恨这群小丑们为国蒙羞。

   记得去年夏天,因一位英国人骂了一个中国大陆女人是中国猪,网上掀起了一片要维护中国人的尊严的激昂的叫骂声。本人也仅是心疼而已。猪狗也要尊严?那就首先去除猪狗的思维和行为,恢复人本的自然属性。否则猪狗越闹得欢,它们的死期就越近。

   这个鬼大约是伴随着人的出现而出现的。上古尧舜禹三代时期人民纯朴,但是考证这个时期的刑法实在残酷之极。有人想把中华文化称做文明,但是严谨的史学家有鉴于中国文化中的恶劣和残忍的因素,实在难以把文明的标签贴在中国文化上。一个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的民族,在治人、整人、折磨人和杀人的手法上和技巧上,居然远远超过了奴隶主对待奴隶的残忍程度。这不能不说是民族的羞耻,历史的污点。

   或许是上古时期的仁人贤者多,体谅百姓受恶人侵害的痛苦,为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而不得不用重典去惩治恶人。但问题是这些残忍的惩治手段究竟出于什么人的想法和设计。看来孟子的人性善恶二元论还是有道理的。孔子身为大圣先师,又身处周朝八百年的礼乐文化的年代,然而当时诸国的刑法更甚于三代时期。孔子推行入世的人文哲学思想,却是绝口不提人间恶行和恶法,对恶人、小人也仅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下愚不移”。看来孔子对于下愚且又不思进取者的行为,无论用什么方法去惩治,也是不为过的。这倒也符合了道家学术思想。

   道家谆谆教导人们如何去做人,继而如何去做至人、真人、乃至人中之神。但对于那些不想好好做人、自愿放弃做人资格的人,道家思想也就不把它们当做人了。

   讲究慈悲的佛家也同道家一样,教给人们如何积善积德去开始,继而修行提高自己到罗汉的果位,再提高到金刚、菩萨的果位,最终达到佛的果位。

   任何一种正气的学说,必然招致一群魑魅魍魉般的恶人、小人的破坏和捣乱。不同于儒、道两家的是,佛家自设了护法神----金刚。所以才有“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的说法。也就是说,佛家慈悲也有一成恶。以恶除恶,是为了向善。

   现在我们可以说在天地万物之中,对人类最邪恶、伤害最恶毒的,其实就是人。共党暴力造反,又和伊斯兰恐怖活动有什么区别?一个要把共产天堂建在人间,一个要把真主的天堂搬到人间。听上去都不坏,天堂总比地狱好,但欺骗性极大。毛泽东、邓小平死了,它们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本拉登、卡扎菲也死了,它们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

   神鬼之事,本属虚幻。人、家庭、社会、国家,兹事体大。草木一秋的人,尤为重中之重,因为人有灵魂。可是当灵魂被出卖,丧失和抛弃后,天下最邪恶的事都可以理所当然的干出来。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就有“车船店脚牙,无罪都该杀”的记载,说明了从事这五个行业的人已不是人了。为了私利,没有它们不敢干的坏事。而娼、优、隶、卒,更是人们远而避之的最下贱的四种人,正经人家绝不允许三姑六婆进入家里的。

   至于大盗窃贼、流氓、地痞、帮闲、篾片、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形形色色的人,一概被社会认为是匪人、匪类。所以才有了“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匪人”的告诫。如此看来,“人鬼各半”的说法也不为过。

   共党以盗匪起家,篡政后立刻把大陆上的各民族人民降格为它的奴隶。奴隶之所以下贱,就是因为没有人格,不会思考,只知道听使唤,人云亦云。一旦被主子骂了,便象阿Q一样,既兴奋,又有了体面,因为主子对他说话了。他巴不得由奴隶升到奴才,去光宗耀祖。所以说,这六十多年,鬼多于人,也是个事实。

   土匪没文化,所以共党反文化,不接受正规教育的人才去当土匪。所以共党不但破坏了教育,还把国家义务教育变成了产业化的灌狼奶、洗脑。习近平自称是经济博士,那么所谓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和硕士、博士的程度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对许多现象也就大可不必感到大惑不解了。

   例如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杀人亿万,已成为了国际社会公认的三大魔头之一。可是偏偏在被杀的中国人中,出现了毛左和毛粉。甚至在他们的心目中,毛是神。一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恶棍,竟然羽化成神。这在古今中外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邓小平从一个改革开放的倡导者,变成了一个世界公认的屠夫。又由此引领了中国人在世界各国的夫妻互杀、父母杀儿女、儿女杀父母、朋友互杀,甚至杀不相干的人的风潮。

   杀红了眼的中国人面对着共党这个人类的公敌不去杀,反而听信了共党假大空的强国谎言,一哄而上地一会儿要打美国,一会儿要灭日本,一会儿又要把台湾炸平。纯朴忠厚的中华民族变成了狂妄无理性的疯狂民族。难道世界人民会向这个族群屈膝投降?

   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继续在暴力和腐败的治国之路上越走越远,它们本人都是大贪污犯、腐败犯和杀人犯,引领出了一大批钱财来路不明的大小土豪,以它们为榜样,有样学样地炫富。这批无人格且又无知无识的暴发户的种种行径,历来是知识君子和正经人冷嘲热讽的对象。

   然而一个庞大的帮凶、帮闲、捂毛、篾片的群体,为了分得共党的一点残羹剩饭,而甘愿出卖人格和灵魂的新兴另类出现了。为邪恶政权涂脂抹粉,为土豪暴发户唱赞歌,为畜生行为捧臭脚。其实这帮东西自己也生活在贫困中,却能如此忘我地继续着这一“事业”,不能不说这是共党腐败时势下所造就出的一个令人恶心的新现象。看看民从四业的上不起学的青少年,曾经或现在是工矿企业的工人,在城镇化妖风下的农民,自负盈亏的小商小贩,甚至复转军人,更不要提告状无门的上亿冤民。

   静悄悄的两会淡而无味地结束了。阴霾依然大面积地袭击着中国大陆;中国大陆仍是世界上严重缺水的十四个国家之一;大饥荒依旧是悬在大陆人民头上的一把刀;暴涨的物价所能买到的仍然是假冒伪劣毒货;忍受着艰难困苦的中国人,并没有因为能忍而为国挣来的好名声。

   共党政权被公认是邪恶流氓政权,中国大陆被公认是高危国家。中国的货物、中国的汇件、中国人无论到哪个国家,都要受到严格的检查、审查,而且每次检查都能找出违法犯禁的人或物。至于原因,就太简单了:共党是邪恶的老鬼,六十多年扶植出一大批的大鬼、小鬼和新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