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苏明张健评论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2017-03-26

   

   在美国总统川普要坚决消灭伊斯兰国的行政命令下,这个像共党一样打算把它们信仰的天堂搬到人间的伊斯兰国,在联军的打击下节节败退。据伊拉克指挥官在前几天的讲话中透露,伊斯兰国所占据的地盘仅剩下百分之二十了。

   这群伊斯兰愚忠的原教旨主义分子在败亡的关头,显然是没有能力去想一想,究竟它们所信奉的真主究竟是否真有其事?为什么真主的天堂不但建不成,反而死人无数,更有数百万难民流离失所。

   历史是门严肃且又无情的学问,提供给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关于历史的经验和教训。然而历史中的经验教训仍然反复地重演和出现,乃至至今依然如此。

   一个行将灭亡的邪恶政权,必然会把它冷血残忍的本质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近一个多月,深入战场做采访的各国记者们纷纷揭露,伊斯兰分子为了对付联军的空中打击,把平民百姓整家整家地关在民居的建筑物内,然后它们爬上建筑物的顶上,用低劣的武器对抗联军的战机。当战机投弹炸死这些狂徒的同时,建筑物也同时倒塌,造成几十上百平民的伤亡。于是伊斯兰国便大肆宣扬联军炸死平民,却没有任何的原教旨主义分子救治伤亡平民的报道。

   国际社会已经认识到并谴责这是野蛮的行径,是在利用平民组成人肉墙,它们以这道人肉墙做掩护去进行垂死挣扎。这种行为只能激起人世间的更大愤怒,使得伊斯兰国被踢出人世间也是指日可待。

   古今中外任何一切的宗教信仰,无一不是要去勾结权力,影响当权者力争成为国教。而凡是形成了政教结合的政权,无一不是极权、独裁、专制的政权。在这种政权下的人民,又无一不是在忍受着身心双重的压迫和摧残,当然就提不到人格的独立和自由精神、自主意志的追求了。

   伊斯兰国建立之初,同样是以绑架人民为目的。它把越来越多的民众置于这个政权之下,以表示它不是孤立的,而是有民众的基础,以此要挟国际社会对它的认可。但是立国不久,伊斯兰民众和军人们便开始了逃亡。这就说明有信仰或许是件好事,但是当信仰者感到了一种无所不在的极端高压控制时,甚至要以自己的生命、生活做代价时,也只得逃亡了。剩下的那些要为信仰而奋斗的不多的一些人,其实都是既得利益分子。伊斯兰信徒们终于看到也明白了这一点。

   中国大陆上的人们早就看到、也明白了共党的这一点。想搞极权、独裁、专制的人,在历史的现阶段肯定不少。但在实行这种统治之前,这些人必须去找到或发明一种独裁的理论,以便人民能够信服。然而随着时代的推移,人类社会的进步和文明使得这项工作越来越困难。除非在文化程度普遍低下的国家或地区,还可以煽动一些群氓去为共党玩命。但是一旦群氓发现这个天堂要夺去他们的生命和生活时,虽然不能幡然悔悟这个天堂原来是邪教而去推翻它,至少也会从此沉默,和它离心离德或者出走。

   同样,那些还在权力的官场上沉浮的人,都是些看风使舵的既得利益分子。这些人和事,中国人应该更不陌生。至此我们可以下一个结论,任何违背人文、人本理论的信仰和说教,都很难使广大民众长期的沉沦和心服。

   就以马主义、毛思想为例,所宣扬的阶级斗争和共产天堂,就是制造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利用和仇恨,以亿万条神圣的生命莫名其妙地丧失为前提。即便如此,这个天堂究竟能否在人间出现,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们始终还在卖关子。

   习近平大谈了几年的马主义。或许他本人真信。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这个主义的最大受益者,人民百姓却永远是这个暴力造反主义的直接受害者。

   大约十年前,一位共党军队中的有良知的史学家,写了一本名为《血红雪白》的书,揭露了共党在攻打长春、四平时,曾以大批的被共党抓来的老人、妇女和孩子组成人肉墙。共党的军队用刺刀驱使着这道人肉墙,走向对方的火力点。在人肉墙的掩护下,共党攻城略地,此法可谓下流之极。中华民国的国军在这种情形下,则是立即停火,宁可失败,也把军队及时调走。

   共党大肆宣扬那三年半的篡政夺权内战的伟大胜利时,以平民百姓做人肉墙的做法,究竟干出了多少次,始终是党国机密。然而早晚终会有大白天下的一天。

   这种以平民百姓的身体作为掩护的卑鄙下流行为,在一百五十多年前的清朝就发生过。一个与毛泽东同样是不仕的农村小知识分子洪秀全,在暴力造反篡政之前,也要制造一个能骗得百姓相信的理论。中国人熟悉的儒释道三家学术思想他不用,而是从西方全盘照搬天主教的教义,组织了拜上帝会。

   宣扬人人平等都是兄弟姐妹,但他自己则是代上帝立言的天王。占领了南京,就立即开始了奢侈糜烂的生活,大小头领们也按等级享受特权。这种团伙和共党一样,都是因为内部的分赃不均而黑幕重重,乃至内讧不断。

   当这个自称的太平天国被清兵包围在南京时,不知是上帝的旨意,还是天王的主意,天国的天兵们竟然抓了大批的妇女,逼迫她们脱下裤子,光着屁股站在那里。太平天国对于这一行为的解释是,这样一来,清妖的大炮就打不响了。清军的大炮果然没有响,用了别的方法攻城。

   看来清政府再腐败,也不会让无辜的百姓去做邪恶势力的炮灰。这件事可以在鲁迅的作品《阿长》中发现。这位被共党大肆吹捧的左翼作家幸亏死得及时,否则在五十年代的镇反或57年的反右中肯定难逃一劫。

   共党吹捧李自成、太平天国、义和团拳匪,文革中组织红卫兵暴徒。近三十年来又把各地的地痞流氓组织起来成为城管,更是把甘愿出卖人格和灵魂的另类们组织起来,成为了姓党的捂毛、篾片。

   世界共党阵营的垮台,共党成了孤家寡人。带着几个形不成气候的小兄弟,在国际社会兴风作浪,其实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波,兴不起风浪。虽说钱是通不了神的,但钱却可以买通世界上的极权、独裁、专制者们,甚至广交恐怖分子,为它们提供钱财和中国制造的劣质武器。

   中国人的血汗钱被共党拿去买朋友,虽然这些朋友倒台的倒台、被处决的被处决。尚在苟延残喘的通常是翻脸不认账,但共党却自以为在国际社会上有领导全球的地位。对于共党自己宣扬出来的这个地位,国际社会不承认,邪恶流氓政权也不承认,仍在付出血汗的中国人民同样不承认。但共党不怕,因为有人众多的捂毛篾片在为党激动,甚至骄傲自豪,似乎政权就固若金汤了。

   在一代又一代的平民百姓中,不断地出现学者,杰出人物和天才人物。但在一代又一代的奴才当中,不但出不来个人才,就连奴才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更比一代愚。

   就以恐怖主义为例,出现了个本拉登,闹腾了十几二十年,结果逃不出毙命的下场。几年后,又出现了伊斯兰国,了无新意地继续折腾,这几年已经到了灭亡的边缘。

   前不久,一位英国的哲学家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是打着伊斯兰宗教信仰的名义,在宣扬恐怖主义的意识形态。这个定论无疑是明确的和正确的。那么对于搞国家恐怖主义的共党来说,则是利用恐怖主义的手段达到震慑全体国民老老实实服从它的统治的目的。

   其实共党极权和恐怖主义,以及一切的独裁、专制主义都一样,当它们搬出的所谓道理不能令国民信服时,它们就以各种莫名其妙的罪名去整治、处决发对者、怀疑者、甚至是不坚定者。同时用株连的做法,不惜将一大批一大遍的人折磨、入狱、处决,以此造成人人自危的环境气氛,以致人们为了活着,不得不揣摸政权的意图而自律。这些自律的人相当可怜,他们本不是为政权而活着,只是活在这种政权下的自保措施。

   至于人活着是为自己,去自由追求自由自由创造等等,当然就都提不到了。他们是看着政权的脸色而活着。为了让政权对他放心、甚至多少还要讨政权的欢心而活着。

   这种可怜的活法又与被剥夺了人格、灵魂、精神、道义、良知的奴隶有什么区别呢?奴隶社会在世界各国名民族中存在的时间都很短,那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放弃做人的权利和自由而被奴役。

   在中国的历史中,我们可以骄傲地说,因为我们有儒释道这三家的学术思想,所以我们没经历过奴隶社会。难道这对一些中国人来说,是个遗憾?有意要补上这一课去尝尝做奴隶的滋味?

   自由人对奴隶永远是同情,而不会看不起;对奴隶的斗争和反抗永远是支持和声援。因为自由人相信人人平等的原则。当奴隶感到幸福和自豪时,自由人也就转身走开了,同情心也消失了,再也不会把这群无可救药的小子放在眼里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大批的中东国家的难民涌入了西方各国不久,西方各国政府和人民就开始了阻止难民进入,同时将已在境内的难民遣送出境的原因了。

   这也说明凡是被这种政权洗过脑的人,哪怕饱受这种政权的摧残,但在意识形态里仍然与政权的说教有着不解之缘。这就跟美国的南北战争胜利后的情形相似:旨在解放黑奴的战争胜利了,黑奴们成为了自由人了。然而却有不少的黑人不理解做人的权利和自由的意义,仍然心甘情愿地回到主人那里继续去过奴隶的生活。当这些人再次受到虐待和摧残时,他们所得到的再也不是同情和支持,而是被轻蔑地看做一群可怜虫而已。

   我们的古圣先贤给我们留下了足够的人文科学的成果,共党不但都砸烂、痛批,更是禁止对人文政教的继续研究,使得不少的中国人逐渐地把共党的那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毒不丈夫”等等的兽性欲望当做了人生真理。民族的灵魂和精神消失了,于是分不清对错好坏也不足为奇。

   稍有理性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共党是个罪恶累累的团伙。如果说这个团伙中的某人是好人的话,又如何能证明这个是好人呢?从来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是老祖宗给我们的训诲,是好人就绝不会混迹于匪窝里。

   马克思未必那么坏,但他的主义被坏人利用祸害世界,使得马主义成为了罪恶的源泉。伊斯兰的教义或许也未必那么坏,但原教旨主义发展的恐怖主义意识的形态,使得不少人认为伊斯兰教是恐怖主义的源头。

   人类中的畜生自古就有,但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形成势力和如此猖狂。人类企望和平,但人类的战争不会停止。不把这些畜生、罪犯、败类、另类消灭掉,又哪会有太平日子过呢?

   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又奈何那些自甘下流的人。看来“教学为先”的警语是对的。必须长期不懈地坚持下去,才会收效。

(2017/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