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橘绛轩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召忠谶语
·對月
·大喝十聲
·預言正在兌現
·普天之下百姓代價
·社會主義的末日不遠了
·紐西蘭飛北京客機被拒入境
·郭文貴緊緊地捏住了中共的卵蛋
·與共產黨鬥要智慧耐心不能只博眼球
·每屆總理都會給人民許下一個莊嚴的承諾
·文貴慈母意外获悉兒子被關悲傷過度不幸離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腐敗行賄欺詐罪名被起訴
·凱爾巴斯強調不要買中國股票因大陸沒有法治
·王岐山不穿牛皮夾克王岐山會穿人皮夾克
·分明是十四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袭屠殺事件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闖入川普總統海湖莊園的中共女間諜
·中國軍方挑釁不會贏得臺灣民心
·加被列易遭毒品洗錢國名單
·中國大陸沒有司法公正
·中共使出渾身解數
·春日遊大阪城
·京都印象
·箱根
·橫濱風呂
·君錢如今在否
·祉園八阪社金閣寺
·周有光言從世界看中國
·文贵警醒了懵圈儿的美国人
·秘密帝國披露趙小蘭家人的企業
·印在日元上的人物沒有一個偉大領袖
·斷掉全世界輸送給中共的財路華爾街已醒
·高喊打倒共產黨廿二萬八港人遊行反逃犯條例
·叁弟拜訪長兄在貳哥原有的地盤上結果麽也沒撈著
·郭文貴與龔小夏五四直播揭開了斷播門的黑幕
·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無濟於事共產黨完蛋了
·擊節拊掌郭文貴五月十日的這段直播
·孟建柱私生子劉特佐被正式起訴
·人民靜觀共產黨如何被打死
·美中貿易談判滑稽而終
·盗国贼的傀儡官员
·否決中移入美
·文貴感言
·數據
·華為敗訴
·黎明即將來臨
·人類歷史貪腐紀錄
·文貴功夫身手國際一流
·華為是蒙紗的共党間諜機構
·脑力激荡班農是中国人民之好友
·莫里森率领的自由党神奇赢得澳大选
·迄今為止郭文貴是影響力最大的反共華人
·為何到法國殺王健絕不能讓黨內人員調查其死
·盜國賊白手套馬雲说不想死在办公室要死在沙滩上
·法國王健獵殺團與潛入川普莊園之剌客團並案
·陶駟駒林強徐永耀乃抓張子強幕後操縱者
·屈臣氏的真正背後之股
·中美關係如何發展的決定性較量
·此次中共尚未出手就已完敗
·惡貫滿盈的中共何處逃
·被推上前臺的劉欣
·歐洲終於醒來
·喪鐘敲響
·備胎
·土共招數
·美最大的盟友
·中美難免南海一戰
·華為最彈力任正非語錄
·劉欣鮮明聲称她非共產黨員
·中共經貿磋商白皮書徹底撕破臉
·香港一百萬人上街遊行抵制送中惡法
·這幾天有大量的華為內部員工開始爆料了
·美開始要求赴美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媒體帳號
·解答為什麼香港人的骨氣和勇氣都遠遠地勝過大陸
·中國第一大糧食集團糧食的資產價值竟然為零
·英國最新報導為何香港人強烈反對送中法
·共產黨與極恐怖組織塔利班沆瀣一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在法院某層某室的門口,我們見到了女房東。伊瘦多了,我比照着伊以往的身形在人群里扫视时,第一眼根本就没有认出伊来,真讓我大吃一驚!一反往日的邋遢和萎靡不振,伊描眉化妝把自己捯飭得人五人六的,覺得她不像是出庭參加三堂會審,倒像是要去參加婚禮為新人做伴娘,只是妝容最终也遮蓋不了伊一臉的忧郁和憔悴——不知是紅薯粥喝得太多?還是讓一封接一封的傳票給嚇的?

   

   伊身邊只有一位女士陪著,打過照面,我知道那位女士就是由政府出資的伊的翻譯。伊的翻譯告訴我,她下午三點在怕爾罵她(PARRAMATTA)還有一個民事庭的出庭翻譯,友善地問我倆,案子難不難,會不會耽擱很長時間。先生笑著告訴她,是個小案子,不會耽擱很長時間,從我方,也就是原告方來看。

   我們則是四個人——先生與我;律師,女的;還有指派給我們的翻譯,女的。我微笑著跟先生開了個玩笑,說他是一眾紅花中的一片綠葉。先生回了一句嘴,告訴我,他是一眾綠葉中的一朵紅花。

   

   庭審員的驚堂木一拍,被告女房東就先大喊大叫了起來,聲音之響亮,讓我想起了小時候見過的對著日頭狂吠的蜀犬。

   

   伊用手指著我,口口聲聲說我有暴力傾向。

   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做暴力傾向?不知者不怪罪,我耐心聽著翻譯解釋就行了。解釋來,解釋去,原來伊把我扯著嗓子從丹田裡提氣出來的樣板戲的演唱當作了呈堂證供。是啊,我選的唱段都是打打殺殺的,要豺狼斬盡之類,純粹就是為了舒緩一下鬱結的肝氣。兩個翻譯全笑了,笑裡透著對那些樣板段子的耳熟能詳……幸虧金髮碧眼的女庭審員知道京劇,Beijing Opera嘛,所以沒有讓我現場試試身段兒。

   我有暴力傾向的立論不成立。

   ——反倒是她叫來七個小男人,清晨不到七點就砸門怒吼,轟我們出去的既成事實裡,明顯的暴力傾向成立!

   

   庭審員的驚堂木二拍,被告女房東又大喊大叫了起來。紅嘴白牙地說我們弄壞了她的電腦,價值三千多元呐。

   自小到大沒有被父母,也就是我的公公婆婆打過一個手掌,一向老實巴交,從來沒有張口罵過人的先生氣得直接怒吼一聲就口頭把女房東給“FUCK肏”了,而且是當著兩個女翻譯,一位女律師,兩位女庭審員的面。因為自始至終我們都是征得了伊的同意才使用那個所謂三千元的電腦的,且不說先生幫助伊下載檔案,上網登記,清理記憶體,重新格式化,甚至還手把手地教伊收發Email,等等。

   庭審員擺了擺手,示意女房東坐下,說道,好了,就算是電腦被搞壞了,價值三千元。一面搖著頭感歎一面微笑地瞧著著先生和我說:對不起,LANDLADY她這不是真正的澳大利亞風格。

   

   庭審員的驚堂木三怕,被告伊大喊大叫的聲音小了一些。把那個依舊價值八十澳幣的有劃痕的飯煲“端”了出來。我和先生都不再出聲答理伊了。從上午十點開始,淅淅瀝瀝聽伊在那裡跳著叫著,叫著跳著,演著獨角戲,一下子就是兩點多了,我覺得累了。庭審員重複問了伊兩遍,伊都堅持自己是受害者,堅決不會全額退還磅金。

   

   兩個庭審員互相嘀咕了幾句,推門出去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法官大人,男,被請到了現場。

   這時候我才知道,卻原來澳洲的民事訴訟裡也有庭前調解。

   

   法官到了,我們的女律師就微笑著登場了。她在一塊不知道何時就已經準備好的白板的左側,流利地寫下兩個標準的減法算式$40000-$3000-$80=$36920和$36920-$520=$36400。而在白板的另外一側,右側,寫下了大大的 $520。然後掉轉身來問女房東,你願意支付哪一筆錢?女房東聲音又小了許多,但是言之鑿鑿,明確表示,哪一筆錢都輪不到伊支付。

   按照澳洲的法律,房東所收的租房押金也叫镑金是要交到房屋镑金管理委員會的,擅租不報的罰款是律師在白板上面寫好的四萬澳幣。抵扣掉被我們“搞壞的”三千大元的電腦和一道劃痕的飯煲,女房東伊老人家是要繳納三萬六千九百二十元罰款的。當然,因為先生與我是原告,合情合理請求償還的五百二十元镑金將會從這一罰款裡退還給我們,所以女房東面臨的是三萬六千四百元的罰款,交得起就交;交不起,每個月由催賬公司從她在CENTERLINK領取的失業救濟金裡扣繳,直到人死燈滅的那一天。

   

   我看著女房東由紅轉白,由白轉綠,由綠轉黑的臉,一言不發。不是不發,其實是在心底裡還防著伊沒准會再一次鏗鏘地跳將起來。

   

   與此同時吃驚地發現,除了伊,獨坐在法庭的左側,所有的人,包括配備給伊的翻譯,都坐到了我們這一側。彼時突然想起幫助伊的翻譯還在怕爾罵她(PARRAMATTA)另有一場民事案子需要她去傳譯,提醒她時,她看了看表,說:來不及了,還是善始善終,把這個案子看完吧。然後安慰著我們夫婦,太不可思議了,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人,她做傳譯至少十年了,還是頭一次親眼見到同胞對同胞如此行徑。

   

   法官也在納悶兒,這麼個丁點兒大的案子怎麼會拖了這麼久?

   於是詳細地詢問庭審員,知道了梗概。

   於是有了下面讓我特別開眼的對話。

   

   女房東:我是不會還一分錢的,堅決不會!

   法官:這需要由法律來裁定,與你願不願意和會不會無關!!

   

   女房東:當時女租客高唱樣板戲時我就心情不愉快,後來接到傳票我的精神就更不好,壓力超大,失眠少覺,不能正常工作,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法官:那你為什麼不來打官司?!

   

   女房東:我的電腦我的飯煲都讓他們搞壞了,他們應該先賠我!

   法官:那你為什麼不先到法院來主張理賠,做一回原告?!

   

   女房東:為什麼你們(包括翻譯)都坐到他們那邊去了。

   法官:因為這邊坐著理解和同情,以及最基本的道義與人性!

   

   突然,女房東一個高音大喊大叫起來:“據我所知,所有的華人都是這樣租房子,不向房屋镑金管理的那個什麼委員會報告備案登記的,都是把錢揣進自己腰包的!”

   我哈哈哈哈地放聲大笑了,再一次為自己朦朧卻又精准的第六感直覺!

   

   法官也大聲地說道:“澳洲的法律原則是——民不舉,法不究;民若舉,法必究!民事庭已經很久都沒有接到像LANDLADY您這樣有特色的案子了!您是選擇還支付$36400 呢還是支付$520?”

   ……

   女房東最終選擇退还$520镑金,但是推脫伊沒有帶夠那麼多的現金,問可不可以酌情緩兩天再還。法官徵求我們夫婦二人的意見,先生看了看我,我看了看先生,微笑着對女房東說:“對不起,我現在就要。”

   

   於是一班人馬坐等。

   於是二十分鐘之後拿到了镑金,輕飄飄但是又如同奠基石一般沉重的镑金。

   於是宣判。

   於是散庭。

   

   看著法庭前方掛著的澳洲國徽,覺得先生與我,兩個新移民就挺像那上面刻著的鴯鶓與袋鼠,既然選擇了前行,就不怕風雨兼程。

(2017/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