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橘绛轩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應對貿易戰之解決方案
·超級大國與第三世界的差距
·感文贵曝光田丁華镔裴楠楠照片
·福州市晉安區永輝超市福新路店視頻
·讀張宏良人民日報不能這樣欺負股民有感
·美批准有史以來對華態度最強硬國防授權法案
·文貴八月五日視頻抵擋數百
·聽路德訪談大衛小哥方老先生等嘉賓
·法國魚皮裙裝女諜戰大戲真人秀
·推特全部恢復文貴推號功能
·法國報導王健死亡真相
·為國結紮為國生娃
·科技决定勝敗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與中共翻臉
·川普深水探底中共邪惡之淵
·世界正義圍剿中共邪魔
·南澳學妹支持文貴
·澳洲突換總理
·神的力量
·罪魁
·撒旦魔鬼
·中共並非中國
·凡動刀者必死刀下
·美國公開支持臺灣政府
·路德訪約翰談聯邦制與中國
·結束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欺詐行為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解鈴還須系鈴之人
·回看二零一七文貴先生爆料為盜國賊存照
·美議員提案全政府力量協助臺灣抵抗中共霸淩
·王倩用生命呐喊出對極權暴政體制的絕望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馬雲當下經商環境想退
·警察執法權威規定
·信仰重於宗教
·另有安排
·覺醒
·嗤共以鼻
·共產邪惡勢力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王健法國被殺案將重啟
·王岐山歇菜華爾街盜國搭檔
·王岐山穿睡衣會見美國金融代表
·通脹人民幣最低面值硬幣一分變十元
·中國購買俄國軍火慘遭美國制裁立即生效
·密特朗捲台军售奧朗德捲印腐案馬克龍是毛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尷尬人事打上法庭尾聲

   在法院某層某室的門口,我們見到了女房東。伊瘦多了,我比照着伊以往的身形在人群里扫视时,第一眼根本就没有认出伊来,真讓我大吃一驚!一反往日的邋遢和萎靡不振,伊描眉化妝把自己捯飭得人五人六的,覺得她不像是出庭參加三堂會審,倒像是要去參加婚禮為新人做伴娘,只是妝容最终也遮蓋不了伊一臉的忧郁和憔悴——不知是紅薯粥喝得太多?還是讓一封接一封的傳票給嚇的?

   

   伊身邊只有一位女士陪著,打過照面,我知道那位女士就是由政府出資的伊的翻譯。伊的翻譯告訴我,她下午三點在怕爾罵她(PARRAMATTA)還有一個民事庭的出庭翻譯,友善地問我倆,案子難不難,會不會耽擱很長時間。先生笑著告訴她,是個小案子,不會耽擱很長時間,從我方,也就是原告方來看。

   我們則是四個人——先生與我;律師,女的;還有指派給我們的翻譯,女的。我微笑著跟先生開了個玩笑,說他是一眾紅花中的一片綠葉。先生回了一句嘴,告訴我,他是一眾綠葉中的一朵紅花。

   

   庭審員的驚堂木一拍,被告女房東就先大喊大叫了起來,聲音之響亮,讓我想起了小時候見過的對著日頭狂吠的蜀犬。

   

   伊用手指著我,口口聲聲說我有暴力傾向。

   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做暴力傾向?不知者不怪罪,我耐心聽著翻譯解釋就行了。解釋來,解釋去,原來伊把我扯著嗓子從丹田裡提氣出來的樣板戲的演唱當作了呈堂證供。是啊,我選的唱段都是打打殺殺的,要豺狼斬盡之類,純粹就是為了舒緩一下鬱結的肝氣。兩個翻譯全笑了,笑裡透著對那些樣板段子的耳熟能詳……幸虧金髮碧眼的女庭審員知道京劇,Beijing Opera嘛,所以沒有讓我現場試試身段兒。

   我有暴力傾向的立論不成立。

   ——反倒是她叫來七個小男人,清晨不到七點就砸門怒吼,轟我們出去的既成事實裡,明顯的暴力傾向成立!

   

   庭審員的驚堂木二拍,被告女房東又大喊大叫了起來。紅嘴白牙地說我們弄壞了她的電腦,價值三千多元呐。

   自小到大沒有被父母,也就是我的公公婆婆打過一個手掌,一向老實巴交,從來沒有張口罵過人的先生氣得直接怒吼一聲就口頭把女房東給“FUCK肏”了,而且是當著兩個女翻譯,一位女律師,兩位女庭審員的面。因為自始至終我們都是征得了伊的同意才使用那個所謂三千元的電腦的,且不說先生幫助伊下載檔案,上網登記,清理記憶體,重新格式化,甚至還手把手地教伊收發Email,等等。

   庭審員擺了擺手,示意女房東坐下,說道,好了,就算是電腦被搞壞了,價值三千元。一面搖著頭感歎一面微笑地瞧著著先生和我說:對不起,LANDLADY她這不是真正的澳大利亞風格。

   

   庭審員的驚堂木三怕,被告伊大喊大叫的聲音小了一些。把那個依舊價值八十澳幣的有劃痕的飯煲“端”了出來。我和先生都不再出聲答理伊了。從上午十點開始,淅淅瀝瀝聽伊在那裡跳著叫著,叫著跳著,演著獨角戲,一下子就是兩點多了,我覺得累了。庭審員重複問了伊兩遍,伊都堅持自己是受害者,堅決不會全額退還磅金。

   

   兩個庭審員互相嘀咕了幾句,推門出去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法官大人,男,被請到了現場。

   這時候我才知道,卻原來澳洲的民事訴訟裡也有庭前調解。

   

   法官到了,我們的女律師就微笑著登場了。她在一塊不知道何時就已經準備好的白板的左側,流利地寫下兩個標準的減法算式$40000-$3000-$80=$36920和$36920-$520=$36400。而在白板的另外一側,右側,寫下了大大的 $520。然後掉轉身來問女房東,你願意支付哪一筆錢?女房東聲音又小了許多,但是言之鑿鑿,明確表示,哪一筆錢都輪不到伊支付。

   按照澳洲的法律,房東所收的租房押金也叫镑金是要交到房屋镑金管理委員會的,擅租不報的罰款是律師在白板上面寫好的四萬澳幣。抵扣掉被我們“搞壞的”三千大元的電腦和一道劃痕的飯煲,女房東伊老人家是要繳納三萬六千九百二十元罰款的。當然,因為先生與我是原告,合情合理請求償還的五百二十元镑金將會從這一罰款裡退還給我們,所以女房東面臨的是三萬六千四百元的罰款,交得起就交;交不起,每個月由催賬公司從她在CENTERLINK領取的失業救濟金裡扣繳,直到人死燈滅的那一天。

   

   我看著女房東由紅轉白,由白轉綠,由綠轉黑的臉,一言不發。不是不發,其實是在心底裡還防著伊沒准會再一次鏗鏘地跳將起來。

   

   與此同時吃驚地發現,除了伊,獨坐在法庭的左側,所有的人,包括配備給伊的翻譯,都坐到了我們這一側。彼時突然想起幫助伊的翻譯還在怕爾罵她(PARRAMATTA)另有一場民事案子需要她去傳譯,提醒她時,她看了看表,說:來不及了,還是善始善終,把這個案子看完吧。然後安慰著我們夫婦,太不可思議了,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人,她做傳譯至少十年了,還是頭一次親眼見到同胞對同胞如此行徑。

   

   法官也在納悶兒,這麼個丁點兒大的案子怎麼會拖了這麼久?

   於是詳細地詢問庭審員,知道了梗概。

   於是有了下面讓我特別開眼的對話。

   

   女房東:我是不會還一分錢的,堅決不會!

   法官:這需要由法律來裁定,與你願不願意和會不會無關!!

   

   女房東:當時女租客高唱樣板戲時我就心情不愉快,後來接到傳票我的精神就更不好,壓力超大,失眠少覺,不能正常工作,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法官:那你為什麼不來打官司?!

   

   女房東:我的電腦我的飯煲都讓他們搞壞了,他們應該先賠我!

   法官:那你為什麼不先到法院來主張理賠,做一回原告?!

   

   女房東:為什麼你們(包括翻譯)都坐到他們那邊去了。

   法官:因為這邊坐著理解和同情,以及最基本的道義與人性!

   

   突然,女房東一個高音大喊大叫起來:“據我所知,所有的華人都是這樣租房子,不向房屋镑金管理的那個什麼委員會報告備案登記的,都是把錢揣進自己腰包的!”

   我哈哈哈哈地放聲大笑了,再一次為自己朦朧卻又精准的第六感直覺!

   

   法官也大聲地說道:“澳洲的法律原則是——民不舉,法不究;民若舉,法必究!民事庭已經很久都沒有接到像LANDLADY您這樣有特色的案子了!您是選擇還支付$36400 呢還是支付$520?”

   ……

   女房東最終選擇退还$520镑金,但是推脫伊沒有帶夠那麼多的現金,問可不可以酌情緩兩天再還。法官徵求我們夫婦二人的意見,先生看了看我,我看了看先生,微笑着對女房東說:“對不起,我現在就要。”

   

   於是一班人馬坐等。

   於是二十分鐘之後拿到了镑金,輕飄飄但是又如同奠基石一般沉重的镑金。

   於是宣判。

   於是散庭。

   

   看著法庭前方掛著的澳洲國徽,覺得先生與我,兩個新移民就挺像那上面刻著的鴯鶓與袋鼠,既然選擇了前行,就不怕風雨兼程。

(2017/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