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尷尬人尷尬事打上法庭叫板]
橘绛轩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與中共翻臉
·川普深水探底中共邪惡之淵
·世界正義圍剿中共邪魔
·南澳學妹支持文貴
·澳洲突換總理
·神的力量
·罪魁
·撒旦魔鬼
·中共並非中國
·凡動刀者必死刀下
·美國公開支持臺灣政府
·路德訪約翰談聯邦制與中國
·結束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欺詐行為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解鈴還須系鈴之人
·回看二零一七文貴先生爆料為盜國賊存照
·美議員提案全政府力量協助臺灣抵抗中共霸淩
·王倩用生命呐喊出對極權暴政體制的絕望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馬雲當下經商環境想退
·警察執法權威規定
·信仰重於宗教
·另有安排
·覺醒
·嗤共以鼻
·共產邪惡勢力
·中國巨嬰瑞典哭號
·王健法國被殺案將重啟
·王岐山歇菜華爾街盜國搭檔
·王岐山穿睡衣會見美國金融代表
·通脹人民幣最低面值硬幣一分變十元
·中國購買俄國軍火慘遭美國制裁立即生效
·密特朗捲台军售奧朗德捲印腐案馬克龍是毛粉
·農曆戊戌年八月十五十六於悉尼對月詠懷
·搞垮委內瑞拉國的幕後推手實乃中共
·攜首瞻赴珀斯旅途中和詩友疏約
·塔斯馬尼亞觀覽亞瑟監獄感
·見証外甥碩士畢業典禮
·文貴機上重大爆料
·朗赛斯頓入宿
·品嘗生蚝
·風景
·神機妙算
·外資成批撤離
·黑客駭客為黨服務
·川普乃美國人民好領導
·兩個全球國際組織信譽破產
·匯率樓市海外資產皆是海市蜃樓
·卡瓦諾宣誓就職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
·幫助美國政府認清中共文貴先生功不可沒
·金盾與天網工程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網面臨坍塌
·國際刑警主席孟宏偉有可能像王健被幹掉
·人民幣兌美元將堪比蘇盧布一瀉千里
·孟宏偉的下場即中共黨員的下場
·美國一定將會出兵保護臺灣
·孟宏偉之妻未飲孟婆湯
·房產泡沫開始爆裂
·中共誤判文貴
·農夫與蛇
·雙十
·
·功成身退歸隱
·兲朝實乃邪魔大盜
·國家政權傾盡盜國之力
·明火執仗踐踏人權真正作死
·中共無法無道無義無恥統治中國
·十月十八盯人民幣兌美元離岸盤有感
·沙特名記卡舒吉被沙特特工于領館中殘殺
·民眾貧富懸殊根源乃中共邪惡本
·串燒中美貿易戰人民日報之發文標題匯總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被憂鬱跳樓死
·奉勸中共體製内盗國贼的眾帮兇
·中國原子彈研製成功之秘訣
·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
·羅馬並非一日建成
·此句百聽不饜
·陽痿因由
·作空
·兌現承諾
·感謝日本援助
·要麼移民要麼自殺
·中共其實害怕文貴不已
·有問中共官場緣何自殺成風
·落後國撒幣文明國撒野自國撒謊
·郭文貴乃中國近現代史屈指可數英傑
·世界最長跨海澳珠港橋九年建成幾乎無用
·美國康奈爾大學暫停與中國人民大學學術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尷尬人尷尬事打上法庭叫板

   按照協約,我們提前四周通知女房東。

   

   沒藏著,也沒掖著,就直接告訴她,住得不愉快,我們準備搬走,擇高枝另就。親兄弟,明算帳,我們該交的房費,一分不多;她應該退還我們的磅金,一分不少。女房東巴不得我們快走的樣子,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因為還有四周的充裕時間,再加上CAMPSIE的房源又一向充沛,所以我們並沒有急於忙著打電話聯繫搬家的事情。

   

   接近兩周的時候,週四的晚上,女房東奏響了一個小插曲兒。

   我的電話本不見了!

   剛剛打完一個電話的,就放在電話旁邊,正準備打下一個,女房東過來檢查我是否如實進行了登記,我答曰,是也!返回到隔斷間去找新認識的一個朋友的電話,因為還沒有記錄在本子上,手袋裡翻了一陣,找到了。轉身回來再坐下,電話本就失蹤了。問當時還在幫助女房東從電腦下載亂七八糟東西的,隔著五六米遠坐著的先生,先生當時還挺不耐煩:“我一屁股坐在這兒,窩兒都沒挪,沒看見!”問女房東,因為只有她一人曾經來過,女房東擰著嘴,得意地搖搖頭,“你的電話本,我怎麼會知道?”

   單人床上翻騰了一宿,我覺得太蹊蹺。

   思來想去就一句:她拿我的電話本,幹什麼?

   我心底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兆。趕忙搖醒了鼾聲如雷的先生。掰開揉碎了又回憶了一遍昨晚丟電話本的事情,我直言相告,根本沒有犯罪嫌疑人那麼一說,電話本就是她拿的。沒有撕破臉,我特地避開了用偷字。以我的直覺,我們不會很順利的從這裡搬出去。肯定是要出點什麼事情。

   

   先生不太相信。

   

   星期五,女房東起床了,我在一旁靜靜地等著她。看她緩緩地走來走去,慢條斯理的收拾好了一切,喝完了紅薯粥。我一嗓子就叫了起來,“請告訴我實話,電話本是不是你拿的?我就問這最後一次。我不想說你偷,因為也許是你誤拿了。否則誰也別走,我叫員警來搜!”

    女房東臉紅臉白,抵死不認,一口咬定她沒有拿。我拿起了電話,開始撥火警匪警急救車聯合使用的號碼——OOO。

   “等一等,我,我再去找找。”女房東囁囁喏喏。

   我坐在沙發上,等著,等著,等著。最終看見電話本被她握著,從她的主臥間裡拿出來了。

   “請你告訴我,你拿它幹什麼?”

   “我誤拿了,你的電話本和我的顏色差不多。”

   一派謊言的她,不敢直視我的眼睛。我當時真想沖上去,賞她兩記響亮的耳光。細思量之後,沒有再與她計較的我轉身回到隔斷間,看著目睹了一切却一言不发緊隨我身後進來的先生,眼淚一下子就奪眶而出。

   先生沒有說話,轉身又出去了。兩個多小時以後,先生回來了,告訴我:已經買好了報紙,已經打好了電話,已經選好了新房東,已經安排好兩周之後的週六上午就可以搬過去,地點還是在CAMPSIE。我紅腫著眼睛抬起頭,一動不動地,一眨不眨地盯著先生,先生說了最後一句,新房東是個東北人,不計較做飯洗澡的雞毛蒜皮的事情,痛快豪爽。

   我低下了頭,開始收拾東西,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收拾的。

   

   這時有人敲門。竟然是女房東。

   她的手裡拿著飯煲的內膽,向我展示裡面不知什麼時候弄出來的一道劃痕,一道根本就不影響使用的劃痕。我不能夠退還你們的五百二十元的磅金,因為你們搞壞了我的飯煲。飯煲是雖然舊的,起碼也值八十澳元。我難以置信,因為女房東簡直就是在倒打一耙!

   “狗急跳牆,人急叫娘。”

   我急了!

   飯煲內膽是導火索,電話本就是那根火藥捻兒,堆積太多的宿怨,一挨火星子就著。我們根本就不認可她那強詞奪理的不退磅金的理由,女房東就開始破口大駡,戰爭終於爆發了!我那時畢竟還在尿血,我那天畢竟一夜都沒有睡覺,三句話說出口,嗓子就啞了。先生是身高近一米八,但從來不會吵架的人,哪裡見過此等站著收風,坐著吸土的悍婦!還半句嘴的功夫,讓人家嘰裡呱啦地說上二十句,再還上半句嘴,女房東口若懸河,沒遮沒攔,鋪天蓋地的污言穢語,潮水一樣地湧出來,先生就連話都不會說了。

   吵架是另類最好的交流方式之一,尤其是對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控制舌頭,進行溝通的國人而言。我們號稱五千年的傳統文化裡,除了泰山鴻毛,除了忠孝節義,除了奴顏媚骨,除了阿諛奉承,鮮有提到如何通過吵架來增進並交流情感互通有無的。從女房東南音鏗鏘的胡攪蠻纏裡,我隔著那層滿臉橫肉的皮聽懂了她發洩著的獸語背後包含著的人言。

   別去逞一時的口實之快吧,我拽回了先生,反正我們就要挪窩兒了。試想,一個來了澳洲十三年的人,一直是個超低收入者。從來沒有給這個她愛也好,不愛也好的“新家”繳納過一分錢的稅,從來沒有給這個“新家”盡過一份義務,卻能通過神奇手段取得銀行貸款,買上兩套房子,勒緊了褲腰帶節衣縮食地還貸款,她不從我們這些房客身上壓榨還能去偷去搶不成?難怪她從來不會對另外一個房客張欣欣有一絲的不滿,每每被張欣欣用臉子狠命摔,用言語激蕩罵,女房東都是一副逆來順受,低眉善眼的表情。因為每週只交房費,歷來不起火做飯,只是極個別時候才洗上一個澡,經常只是光在“家”睡覺的張欣欣,稱得起是全雪梨最體貼房東的超級房客之一。寫到這裡我抬起頭,想到了一件事情——有關前兩年美國的次級貸款危機,仿佛已經知道違規貸款後因客戶經濟拮据無法按時還貸而引發的多米諾骨牌效應的惡果的成因所在。

   我們躺下了,隔斷上方傳來了嗷嗷叫個不停的南音,依舊在鏗鏘激蕩。

   依舊睡不著,我開始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的數算著,我們抵澳的日子。

   

   第二天,是週六。我們倆在驟然響起的嗷嗷不停怒吼的砸門聲中被擂醒。

   我看了一下表,早晨六點三十八分。

   悉悉索索把衣服穿好,扶著馬上就要被撞開的門,七個小夥子目光兇狠地站在門外。一頭霧水的我與先生最終鬧明白了——這是女房東叫來的幫辦,下逐客令來的。

   這!這!這!這!這!這!這!這是什麼行情和世道!

   七個南蠻,個頭兒都不高,表情也不盡一致,揎拳捋袖地鏗鏘呐喊——

   “你們兩個,卷起鋪蓋馬上滾蛋!!!就在今天!少說廢話!!!晚上我們還來!!!搬不出去我們就把你們的東西全都扔出去!!!”

   然後拔腿邁步相擁著走了。相擁著的十四條腿裡,至少兩個四條腿,攏共八條都在顫抖。

    我看了一下表,早晨六點五十五分。

   北佬先生此時恍然大悟!終於相信了他那少年時歸屬南蠻,長大後並列為北佬的老婆,我的直覺。

   

   我們倆的朋友,也是一對夫妻,沒有聽從胖哥的諄諄教誨,夫教妻開車。雖然夫君自信他本人性格耐性與脾氣都超好,卻也最終難以躲過頻繁的小吵小鬧。妻一個猛子油門踩錯馬上就要出車禍的瞬間裡,脫口而出地問夫:是撞電線杆還是撞電話亭?他審時度勢地及時回答:撞電話亭!於是太太就放心大膽地撞壞了電話亭。事後我問他原因,因為修電話亭的費用便宜呀,他說,修一根電線杆多貴呀,車子撞壞了,又拽斷了若干電話線不說,更何況還容易把民房砸倒,沒準兒還要傷著人!你也聽聽,多麼的胸有成竹!可為什麼不踩刹車呢,有那聊天的功夫?

   異曲同工。

   為了保證文章的準確性,我與先生重新聊起的這段往事,談到細節時分,我們倆都愣在那裡納悶:當時為什麼誰也沒有想到打OOO——匪警火警急救車三項聯合服務的電話叫員警呀!

   莫不是驚嚇了的空白大腦被注水啦?

(2017/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