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评论:非法强拆才可能导致“国将不国”]
江中学子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论:非法强拆才可能导致“国将不国”

   2013年05月21日 08:42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评论周刊》5月19日刊登的宜黄官员李昌金访谈录,基本都在展现官民之间令人惊呆的思维差异。昨日南都短评旗帜鲜明反对其观点,亦表示李昌金态度严肃、逻辑自洽。这大概可以理解为某种必要的尊重,其逻辑自洽实属“立场坚定”,而李昌金自称先是站在“民”的立场撰写《透视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后来发现一些记者推波助澜,致使舆论一边倒声讨县政府,这才改而站在“官”的立场重写。究竟有无此事自是“天知地知他知”,而其所谓平民版和官方版“主题一致”,定属逻辑不能自洽。
   


   江西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导致一死两伤,而《透视》一文,竟称“拆迁当事人不慎烧伤”,继而对时任县委书记肉麻地吹捧,这也配称“三农学者”和“香港中文大学访问学者”?李昌金知道中西地区财政困难,又普遍存在冗官、冗员、冗费,却斥责农民“想依靠政府征地实现一夜暴富”,而只字不提裁减冗官、冗员,其言外之意就是民众活该纳税,活该奉上房产权益,供养那些吃闲饭的冗官、冗员。党政群等任何机构都该因事设人,而且其“事”确属民众所需,如此政治常识不懂或者装不懂,这让“学者”二字情何以堪?
   
   《透视》一文,简而言之,就是强拆横竖都有理,民众则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而所谓发展即使践踏民众权益也在所不惜,强拆“不能因为容易出问题就放弃不做”。这就把政府摆到了民众的对立面,而罔顾政府因应民需而设的道理,以及“普遍性寓于特殊性”的哲学常识。尤为赤裸而不带拐弯的是,《透视》称,对于因不满政府强拆而聚集起来的、愈来愈强大的负面力量(尤其有记者加入其中)没有足够重视,才导致“宜黄强拆出事”。“愈来愈强大”说明政府强拆不得人心,强拆合法合理就不害怕记者加入。把舆论监督视为负面力量,表明在他看来,宪法、法律和领导人的表态都是摆设。
   
   “没有1%的强拆,就没有99%的自愿拆迁”,否则“国将不国”,这又是似是而非的观点。照此说来,99%的自愿拆迁是恐惧的结果。政府征收民众合法房产是民事行为,即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必须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法定原则,涉及“公共利益”也不能政府自说自话。“国将不国”,正是非法强拆可能导致的结果。
   
   李昌金自诩为忧国忧民的人,体制内的“另类”,与农民感情最深,也最同情农民,一定不亚于成天以“维权卫士”自居的所谓专家学者。可是看他的言论,既赤裸吹捧,又漠视民权。如其所言不虚,大批基层干部“心同此理”,那就是民众权益的噩梦。
   
   □林荣耀

此文于2018年04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