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朝鲜】邪恶到极致,也就愚蠢到极致,不会说人话,也听不懂人话。对于朝鲜,美韩早已仁至义尽,剩下的就是如何消灭、即消灭的方式方法的问题。再讨论再谈判,纯属自渎。希望美国负起全球第一大国的道义责任,在金氏王朝制造出不可收拾的滔天大祸之前,及早消灭之。

   【朝鲜】恶极必愚,毛左与朝鲜就是最好的证明。只要开口,不是盗言贼语,凶狠龌龊;就是巧言娼语,自欺欺人。它们不会说正常话,也听不懂正常话,遑论仁言义语。有人批判毛氏满口仁义道德,其实也很无知。无论未公开的发言还是公开的著作,毛氏何尝说得出仁义之语、道德之言哉。

   【击蒙】“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典型的巧言妄语和自欺欺人。怀抱这样的目的,是不可能把书读好的。言者本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不学无术,执迷邪路,误国误民,误家误己。古之学者为己,要真正把书读好,读进去,读出成就来,只能是为自己、为自立而读,为了立德立功立言而读。

   【历史眼】正人君子不可能长久立足于昏暴之朝廷,遑论重用,遑论为相。故暴君之相,必是奸相奴相,与暴君夫唱妇随,同恶相济,成为暴君暴政最大的帮凶。古来最为阴险毒辣、与暴君配合得最为完美无瑕的奸相,非周氏莫属,故其下场亦特别悲惨,比暴君更惨。一时的正邪颠倒,不影响天道和历史的公正。

   【读经】可以不读书,不可以不读经。不读经,无以言,无以立,无以为君子,无以为中国人。不读经,即使知识最丰富,学问最渊博,道德修养最好,也是无根的,为人难以遵循中道,为政难以实践王道。这里的经指儒家正经即四书五经,这是中华真经,人类圣经。

   【呼吁】最近“岁月致柔事件”火遍网络,这个49岁的母亲居然与22岁的儿子发生关系长达5年。这是对伟大的母爱的无耻亵渎,是逆天悖理的乱伦和极其严重的犯罪,必须严惩不贷,其母适用死刑,其子可以无期。凡是为这种畜生不如之人伦恶剧叫好或辩护者,都是畜生不如的两脚贱兽!

   【呼吁】《曲礼》:“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五四反孔反儒,把仁义礼智信都当成吃人的东西反掉了,国人越来越无知无畏无礼无耻,人禽之别模糊,人不如兽者众。没有严刑峻法,难以阻止罪恶的泛滥,挽救空前的堕落。

   【定律】反孔反儒之家,往往子忤孙逆;为人为政不公,容易蒙冤受屈;越不关心他人的灾难,越是容易被灾难光顾。

   【老祖宗】庄福龄书名曰《老祖宗不能丢: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十讲》,饱受讥笑。其实,马克思确实是它们的老祖宗,这是马党党章、马邦宪法的规定。四九至今,党是马党,国是马邦,路是马路,官是马官,大量知识分子和民众也信了马。从文化、道德、政治、宪法意义上讲,中国人和人,多乎哉不多也。

   【天理】最高法副院长山东调研说:“个案审判需综合考量天理、国法、人情”云,说得好。只是要注意,天理易被架空,沦为口头禅,人情易流于私欲,对天理人情如何把握,如何将天理国法人情统一起来,非常考验德智,需要相当的文化修养,特别是经学修养。盖儒经对天理人情的把握特别中正、到位。

   【差距】人与人之间,三观的差距是最大的差距,其中世界观又是最具根本性决定性的,直接决定了人生观、价值观。论世界观,马学是物本主义,伊教耶教是神本主义,自由主义是人本主义,佛教是佛本主义,道家是道本主义,儒家是仁本主义,儒家与佛道及自由主义各有相通处,与马伊耶则格格不入。

   【历史眼】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歌颂暴君、赞美暴行、维护暴政,为暴行提供思想依据,为暴政提供理论基础,其活最脏,其果最恶,其罪尤大。秦法家、马家大小宗师和知识分子干的就是这种活。所以这两家知识群体恶报也最重,前者大多被秦法灭家灭族,后者几乎被毛氏群体灭绝。

   【宪政】有些事情是注定不能成功的,例如佛家宪政、道家宪政、墨家宪政之类。佛道两家属于出世法,没有政治性和制度关怀,在政治层面只能略起点缀作用,不宜作为主导思想。墨学有政治性,但充满反文化、反礼制的民粹色彩,不适合指导政治。这三家思想都与宪政精神格格不入。

   【赏诗】徐战前《戲贈東海兄》:天聲砰磕走雷霆,大陸龍蛇夢未醒。道一尺高魔一丈,點頭頑石倩誰聽?此诗抨击现实,悲悯东海,寄慨遥深,只是未免悲观耳。儒家代表中道大道,是一切灾星、魔星的克星。目前儒钟初响,正是黎明将来未来、龙蛇将醒未醒之际,姑忍人和天共黑,且看魔与道争高。2017-4-6

   【击蒙】或说:“圣贤文化若全面奉行,社会是很美好很和谐,但这是一种退让的文化,面对强势进攻,没有还手之力。”这个观点流行已久,门外乱弹。儒家有礼乐也有征伐,有文事必有武备。五千年中国,大多数王朝都是姓儒的。夷狄和所有非儒家政权,最兴旺也是暂时的,所谓夷狄无百年之运。

   【美国】民调:64%美国人认为应该保护该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不受朝鲜攻击。这个民调,体现了美国人民一定的道义精神,向伟大的美国人民学习、致敬。人民的素质决定于该国文化和政治的品质。论素质,民主社会的人民逊于儒家社会的人民,远远高于极权社会的人民。2017-4-6

   【师道】传统社会,师道尊严。老师负有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师有师范,师有师道,师尊严源于道尊严。无道之师,自无尊严可言。那些传播歪理邪说的邪师、恶知识,使人走上邪路,陷于魔道,误人子弟,误导社会,莫此为甚,被学生所鄙弃、欺辱、殴打甚至打死,实属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雄安】号称“国家大事,千秋大计”,欲图长治久安,天下称雄,离不开文化开新和制度创新。文化开新,必须弃旧,抛弃早已陈旧破烂、捉襟见肘原意识形态,让儒家文化雄起,雄踞指导思想地位,进而指导制度建设。在新的历史平台上开出的礼制,将广泛汲取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之精华。

   【暴秦】孙皓晖为暴秦辩护说:“说暴政而亡秦的人,不妨认真去下功夫研究秦法,如果你研究秦法能得出结论它是一部烈法、恶法,那么你说秦亡有暴还有基础可支撑。否则你仅仅是拾人牙慧”云。秦法当然是一部恶法,而且越后越恶。仅灭族罪、偶语罪、“以古非今者族”等法条,足以证明其酷恶。

   【暴秦】孙皓晖说:“如果没有这些偶然因素,扶苏上台会很顺利,按照扶苏的思想倾向,他极有可能要改变始皇帝的政策,轻徭薄赋,秦也就不会灭。”这句话无意中为秦始皇、秦二世之暴政作了证,重徭厚赋正是暴政三大特征之一。另两特征:一刑重法酷,动辄获罪;二严防民口,以言治罪。暴秦全占。

   【暴秦】或说:“与其说秦亡于暴政,不如说秦亡于极权和后继无人。”极权与暴政,是本与末、体与用、本质与现象之关系。极权必然暴政,这是古今中外所有极权主义之本质所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仁政及其良制包括礼制和民主制,不可能从秦法家、马学这类极权主义文化土壤中生长出来。

   【暴政】暴政有三大特征:一是恶法重刑,剥夺民权;二是苛捐杂税、厚敛民财;三是以言治罪,严防民口。极权暴政本质是文化邪恶,或君本主义,或神本主义,或物本主义和党本主义。仁本主义和人本主义的土壤中,纵出现暴政,也是个体性而非制度性的,残暴程度有限,而且兔子尾巴长不了。2017-4-7余东海于南宁

(2017/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