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东海一枭(余樟法)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陈来先生新著《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国学流变与传统价值观》(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年4月出版)中,把儒学对当代社会的价值概括为如下十句话:

   第一,道德比法律更重要。第二,社群比个人更重要。第三,精神比物质更重要。第四,责任比权利更重要。第五,民生比民主更重要。第六,秩序比自由更重要。第七,今生比来世更有价值。第八,和谐比斗争有价值。第九,文明比贫穷有价值。第十,家庭比阶级有价值。(以上总结据郝铁川《不要用国学唱衰法治》一文)

   上述十句话、十个观点中,第一、第三、第七、第八、第十符合儒理,其它则否,兹一一指出。

   陈来说,社群比个人更重要,或曰“群体高于个人”。这是集体主义思维,不符合儒理。任何社群,包括家庭、家族、宗族、社区、国家、民族等等,都不能高于个人。相反,个人比群体更根本。所以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身,就是个体性的。

   当然,个体的身也不是最根本的,身之本在心。《大学》说:“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格物致知和诚意,都属于正心功夫。

   “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这里的修身,内外并重,身心兼修,归结于成仁,成就仁性,即明明德、致良知。因此,儒家是良知主义,仁本主义,既反对集体主义,又超越个人主义。

   陈来说,责任比权利更重要或义务先于权利。非也,责任和权利不同范畴,不可泛泛而比,一概而论。维护民众合情合理合法的权利,本身就是君子和官员的责任。在正常社会,君子自我要求,应该责任先于权利,但在极权暴政之下,君子争取自己的权利,就是为民众争权利,就是对社群尽义务。

   陈来说,民生比民主更重要。非也。民生和民主范畴不同,不可相比。与民主对应的是民权。民生、民权同样重要。两者都需要良制的保障。如果说成“民生民权比民主更重要”,倒是可以的。只要有比民主更有利于民生、更能维护民权的良制,何必非民主制不可哉。

   现代良制有两种:一种是民主制,一种是新礼制。新礼制优于民主,但不反民主。新礼制应该全面吸收和融合上古禅让制、古代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的优点。

   陈来说,秩序比自由更重要,或曰责任先于自由。非也。自由比秩序更重要,更根本。自由和秩序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民主制和礼制都追求有序自由。缺少了秩序,自由就成了无政府主义,无序自由,丛林状态;缺少了自由,秩序就丧失了价值和意义,就沦为监狱甚至地狱。对于自由而言,秩序只具有工具价值。

   陈来说,文明比贫穷有价值。这个说法文不对题,鸡与鸭比。文明有价值,贫穷有什么价值?君子于贫富贵贱,置之度外而已。在不文明、反文明的国度,贫穷是道德的选择。孔子说:“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也是智慧的选择,邦无道而富且贵,不仅可耻,而且后患无穷,后果严重。

   另外,“精神比物质更重要”,这个说法没错,但还可以进一步。精神与物质都属于现象,都是良知心、即道心所现之象,良知才是根本。“和谐比斗争有价值”、“家庭比阶级有价值”之说没有大错,但颇别扭。斗争和阶级是马家话语,阶级和家庭并不对应,没有可比性。

   又另外,“重要”这个词语容易产生歧义,有些地方应换成“根本”。上述两种事物对比,何者更根本,以何为本,关乎儒家基本原则。比如,道德比法律更重要,应该说为“道德比法律更根本”才中正。更根本,当然也就更重要。

   道德是法律之母,德治高于法治,超越法治。注意,是超越,优越,不是否定。郝铁川批评陈来“用国学唱衰法治”,其实不是国学本身的问题。对于民主法治,未来的礼制德治当汲取其优点而超越之。2017-4-2余东海

(2017/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