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看中国】新疆去极端化条例,值得向全国普及,尤其是某些严重极端化的省份和地区。同时,取消一切不公平的法律法规和民族政策,保障民族平等。中国境内,不允许有超国民待遇的民族和特殊化的宗教。既不允许大汉族主义,也不允许任何少族和宗教侵犯汉族的人权和尊严。

   【大复仇】以色列的反恐国策非常值得中国和各国效仿:对任任何杀害以色列国民的行为以牙还牙。凡有恐袭发生,以色列高效的情报总局必将同态复仇,哪怕凶手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杀死你。杀死你还不算,你的上司下线后援,只要找得到,格杀无论。这种做法非常符合儒家大复仇精神。

   【中国】儒家来复,意味着中国化的开始,但目前仍属马邦,尚非中国,离盛世中国更是相距千万里。中国,必须是中道之国,儒家道统、政统、学统三统俱备,同时政治制度为礼制,经济制度为民有制(与西方私有制大同小异)学制为科举制。当然,礼制和科举制都是新式,是传统性和现代性的有机结合。

   【可乐】疏解《孟子》至“天下之言性也,则故而已矣。”深思自得,乐不可支。盖本章号称《孟子》中最难解的一章,千百年来注疏家见仁见智,异解纷呈,难有共识,亦未有正解,包括朱熹、赵岐等大家,皆不准确。谁能探骊得珠?或许唯有东海。

   【击蒙】或问:圣人就永远不说错话?这是怀疑主义的立场,或是想当然,或是以小人之心度圣人之言。读经不妨怀疑,但不可止步于怀疑。有疑就应学思并重,不断钻研,直到解疑释惑,由衷地认识到,圣言无妄,圣言无漏,句句真实,句句真理。届时对圣人之言自然会产生敬畏之心。

   【击蒙】或说:“儒家思想之下,媚附权力是文人常态。”类似说法流行已久,全说反了。反儒派才最易为奴,且奴性恶性具足。古来三大政治反儒势力:秦法家、拜上帝会和毛派,都是极权主义恶奴培训基地。其中秦法家是暴君之奴,拜上帝会是邪神之奴兼暴君之奴,毛左是暴君之奴兼物质之奴,都是权奴。

   【骨头】再没有比毛奴自诩硬骨头更可笑、可耻的了。一边充当极权主义的恶奴才,一边扮演硬骨头的角色,要完成这种高难度动作,非有巧妙的道具不可。鲁迅就是这种道具之一。所以,凡是奴性、恶性具备的双性人,无不由衷地热爱鲁迅。鲁迅吃香的社会,恶奴才特别多。

   【骨头】十几年来,一再有人比我为鲁迅,我是视之为羞辱的---尽管言者是出于好意或为了表达敬意。一个学问无头、思想无根、尖酸刻薄、轻浮狭隘的反儒反华的小文人,是没有资格登大雅之堂、与君子并论的。东海希圣希贤,孔孟于我比天高;骂鬼骂贼,鲁迅更是何鸡狗。

   【表态】或谓“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这个呼吁没有用。这是一个表态,表达儒家对反儒派的鄙视和厌弃。暂时或许无用,但随着儒家复兴势头的加速,官德民智会不断回升,不久的将来,驱逐反儒派的条件就会成熟。儒家代表未来。十几年来,我的不少心愿、希望和呼吁已经逐步达成。

   【态度】在古今正宗儒家中,论从善如流之谦虚、海纳百川之大度,论对佛道和西学之宽容温和,东海自信名列前茅。君不见宋明儒包括程朱阳明,对佛道的批判何其严厉;当代儒者对西方文化和文明的评价普遍比我低。我始终承认:除了内圣学,佛道是最好的道德学;除了外王学,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政治学。

   【答客】或说:没有相应的社会架构和社会制度做载体,农业社会形成的儒家文化不可能在工业社会获得重生。答:只要儒家成为社会主体文化和政治指导思想,就可以发展出相应的社会架构和制度。什么社会发现或形成不重要,只要是真理,就有其普适性。儒家文化普适于所有时代、所有社会和一切人类。

   【恳求】我没有政治野心,不需要任何权位,但有文化野心,渴望言论自由。给我自由是对我最好的尊重。若真尊儒,就给儒家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的自由,给东海传道授业解惑的自由。可以不听,可以批判,甚至发动全党全民批判,但不要任人删除或遮蔽我的话语,阻拦我文章的发表和著作的出版。

   【恳求】如果一时不能全面言论自由,这方面我要求超国民待遇,要求言论特权,也就是发表各种“错误”、“反动”言论和异议可怪之论的权利。东海是否错误反动,也请不必急于下结论,不妨交给天下后世去评判。也看看谁的文化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更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恳求】网控越来越严密,言论自由度越来越低,应非习王当局的初衷和本意,而是有关部门的乱政。当然,习王这方面态度不够明朗,难辞其咎。言论信仰方面,你们可以严控官员,不可严控庶民,更不可严控儒家。有关部门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防儒之言,等于侮圣,要犯大错误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第一人】或问东海有什么文化野心。谨答以两首小诗。一曰:落叶回枝万象春,一挥大笔力千钧。闲来偶补诗天漏,不作江南第二人!一曰:已隔阳明五百春,斯文尚在重千钧。挺身来荷良知业,要化猕猴作雅人。

   【击蒙】朋友圈看到“李泽厚先生最新雄文”题曰《举孟旗行荀学》。仅看此题,就暴露了李泽厚的糊涂。荀子严厉批判子思,要举孟旗,荀子第一个就不同意。李氏还“认为朱熹是荀学”,朱子和荀子都不可能同意。凭其“兼祧孟荀”和“站在荀子、朱熹这条线上”的宣称,此人不愧为学术混子矣。

   【启蒙】民运派普遍认为习是在回到毛时代,倒行逆施。这是判断失误。要准确评判习,需要一定的文化眼光。毛尊法家,习重儒家,儒法不两立,故习思想与毛思想存在着立场、原则之区别。习未能彻底去毛,顺行顺施不够,但已经开始转向正确的方向。反毛是必须的,反习则是错误的,亲痛仇快。

   【悼念】余志坚先生去世,谨致悼念。余先生因“蛋击毛像”被判重刑,受尽折磨,后政治避难赴美,传曾公告脱离民运。余先生曾被天安门学生纠察队绑送公安局,仅此一事,足见当年学生运动之先天不足。不仅不能与毛氏决裂,反而与反毛义士为敌,何其思想糊涂、品质低下乃尔,若不失败,是无天理。

   【启蒙】有老先生激烈反毛而高度崇周,太缺乏政治、历史常识。古来暴君身边,纵有正人君子,必呆不久,或被排斥驱逐,和主动逃离。周氏与暴君夫唱妇随大半个多世纪,为暴君之相二十六年,若非大奸大恶,是不可能的。仅此一点,足以直断其人之绝顶奸恶。

   【大同】将大同理想与共产主义并论和比附,是百年一大错误。大同可不是共产,而是天下各族同文同伦,同尊于道,同归于仁。至于经济制度,即使公有共产,也必有公开、公平、公正的制度法律安排,不可能各取所需,按需分配。人的需求和欲望无穷无尽永无满足之时。按需,届时人人都要外星旅游呢。2017-4-2余东海于南宁

(2017/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