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看中国】新疆去极端化条例,值得向全国普及,尤其是某些严重极端化的省份和地区。同时,取消一切不公平的法律法规和民族政策,保障民族平等。中国境内,不允许有超国民待遇的民族和特殊化的宗教。既不允许大汉族主义,也不允许任何少族和宗教侵犯汉族的人权和尊严。

   【大复仇】以色列的反恐国策非常值得中国和各国效仿:对任任何杀害以色列国民的行为以牙还牙。凡有恐袭发生,以色列高效的情报总局必将同态复仇,哪怕凶手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杀死你。杀死你还不算,你的上司下线后援,只要找得到,格杀无论。这种做法非常符合儒家大复仇精神。

   【中国】儒家来复,意味着中国化的开始,但目前仍属马邦,尚非中国,离盛世中国更是相距千万里。中国,必须是中道之国,儒家道统、政统、学统三统俱备,同时政治制度为礼制,经济制度为民有制(与西方私有制大同小异)学制为科举制。当然,礼制和科举制都是新式,是传统性和现代性的有机结合。

   【可乐】疏解《孟子》至“天下之言性也,则故而已矣。”深思自得,乐不可支。盖本章号称《孟子》中最难解的一章,千百年来注疏家见仁见智,异解纷呈,难有共识,亦未有正解,包括朱熹、赵岐等大家,皆不准确。谁能探骊得珠?或许唯有东海。

   【击蒙】或问:圣人就永远不说错话?这是怀疑主义的立场,或是想当然,或是以小人之心度圣人之言。读经不妨怀疑,但不可止步于怀疑。有疑就应学思并重,不断钻研,直到解疑释惑,由衷地认识到,圣言无妄,圣言无漏,句句真实,句句真理。届时对圣人之言自然会产生敬畏之心。

   【击蒙】或说:“儒家思想之下,媚附权力是文人常态。”类似说法流行已久,全说反了。反儒派才最易为奴,且奴性恶性具足。古来三大政治反儒势力:秦法家、拜上帝会和毛派,都是极权主义恶奴培训基地。其中秦法家是暴君之奴,拜上帝会是邪神之奴兼暴君之奴,毛左是暴君之奴兼物质之奴,都是权奴。

   【骨头】再没有比毛奴自诩硬骨头更可笑、可耻的了。一边充当极权主义的恶奴才,一边扮演硬骨头的角色,要完成这种高难度动作,非有巧妙的道具不可。鲁迅就是这种道具之一。所以,凡是奴性、恶性具备的双性人,无不由衷地热爱鲁迅。鲁迅吃香的社会,恶奴才特别多。

   【骨头】十几年来,一再有人比我为鲁迅,我是视之为羞辱的---尽管言者是出于好意或为了表达敬意。一个学问无头、思想无根、尖酸刻薄、轻浮狭隘的反儒反华的小文人,是没有资格登大雅之堂、与君子并论的。东海希圣希贤,孔孟于我比天高;骂鬼骂贼,鲁迅更是何鸡狗。

   【表态】或谓“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这个呼吁没有用。这是一个表态,表达儒家对反儒派的鄙视和厌弃。暂时或许无用,但随着儒家复兴势头的加速,官德民智会不断回升,不久的将来,驱逐反儒派的条件就会成熟。儒家代表未来。十几年来,我的不少心愿、希望和呼吁已经逐步达成。

   【态度】在古今正宗儒家中,论从善如流之谦虚、海纳百川之大度,论对佛道和西学之宽容温和,东海自信名列前茅。君不见宋明儒包括程朱阳明,对佛道的批判何其严厉;当代儒者对西方文化和文明的评价普遍比我低。我始终承认:除了内圣学,佛道是最好的道德学;除了外王学,自由主义是最好的政治学。

   【答客】或说:没有相应的社会架构和社会制度做载体,农业社会形成的儒家文化不可能在工业社会获得重生。答:只要儒家成为社会主体文化和政治指导思想,就可以发展出相应的社会架构和制度。什么社会发现或形成不重要,只要是真理,就有其普适性。儒家文化普适于所有时代、所有社会和一切人类。

   【恳求】我没有政治野心,不需要任何权位,但有文化野心,渴望言论自由。给我自由是对我最好的尊重。若真尊儒,就给儒家正人心、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的自由,给东海传道授业解惑的自由。可以不听,可以批判,甚至发动全党全民批判,但不要任人删除或遮蔽我的话语,阻拦我文章的发表和著作的出版。

   【恳求】如果一时不能全面言论自由,这方面我要求超国民待遇,要求言论特权,也就是发表各种“错误”、“反动”言论和异议可怪之论的权利。东海是否错误反动,也请不必急于下结论,不妨交给天下后世去评判。也看看谁的文化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更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恳求】网控越来越严密,言论自由度越来越低,应非习王当局的初衷和本意,而是有关部门的乱政。当然,习王这方面态度不够明朗,难辞其咎。言论信仰方面,你们可以严控官员,不可严控庶民,更不可严控儒家。有关部门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防儒之言,等于侮圣,要犯大错误的,勿谓言之不预也。

   【第一人】或问东海有什么文化野心。谨答以两首小诗。一曰:落叶回枝万象春,一挥大笔力千钧。闲来偶补诗天漏,不作江南第二人!一曰:已隔阳明五百春,斯文尚在重千钧。挺身来荷良知业,要化猕猴作雅人。

   【击蒙】朋友圈看到“李泽厚先生最新雄文”题曰《举孟旗行荀学》。仅看此题,就暴露了李泽厚的糊涂。荀子严厉批判子思,要举孟旗,荀子第一个就不同意。李氏还“认为朱熹是荀学”,朱子和荀子都不可能同意。凭其“兼祧孟荀”和“站在荀子、朱熹这条线上”的宣称,此人不愧为学术混子矣。

   【启蒙】民运派普遍认为习是在回到毛时代,倒行逆施。这是判断失误。要准确评判习,需要一定的文化眼光。毛尊法家,习重儒家,儒法不两立,故习思想与毛思想存在着立场、原则之区别。习未能彻底去毛,顺行顺施不够,但已经开始转向正确的方向。反毛是必须的,反习则是错误的,亲痛仇快。

   【悼念】余志坚先生去世,谨致悼念。余先生因“蛋击毛像”被判重刑,受尽折磨,后政治避难赴美,传曾公告脱离民运。余先生曾被天安门学生纠察队绑送公安局,仅此一事,足见当年学生运动之先天不足。不仅不能与毛氏决裂,反而与反毛义士为敌,何其思想糊涂、品质低下乃尔,若不失败,是无天理。

   【启蒙】有老先生激烈反毛而高度崇周,太缺乏政治、历史常识。古来暴君身边,纵有正人君子,必呆不久,或被排斥驱逐,和主动逃离。周氏与暴君夫唱妇随大半个多世纪,为暴君之相二十六年,若非大奸大恶,是不可能的。仅此一点,足以直断其人之绝顶奸恶。

   【大同】将大同理想与共产主义并论和比附,是百年一大错误。大同可不是共产,而是天下各族同文同伦,同尊于道,同归于仁。至于经济制度,即使公有共产,也必有公开、公平、公正的制度法律安排,不可能各取所需,按需分配。人的需求和欲望无穷无尽永无满足之时。按需,届时人人都要外星旅游呢。2017-4-2余东海于南宁

(2017/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