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陈破空文集
诗集
·“六四”:诗二首
·诗集:《绯闻》
·哭老包
·你的眼神 --- 悼戈扬
·达兰萨拉
·如华灯初上
·你说过-祭华叔
·追思方励之
往事与回忆
·巴山淒冷,蜀水蒼涼
·大上海震撼
·珠江风云
·漫漫流亡路,故国遥远
·涛声依旧:追忆方励之
漫游世界
·东瀛之旅:中日对照浮想
·奢华艳丽的新加坡
·冬季,感受韩国
·阳春三月,探访达兰萨拉
·五国行:欧洲的魅力
·从东京到台北
·秋色深处,登临富士山
文艺评论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帶一路”高峰會,西方不捧場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將於今年五月中旬在北京召開。到目前為止,28個國家領導人確認出席,主要來自非洲、中南亞、中東歐。大多數西方國家領導人將不會出席。亞洲國家中,日本、韓國、新加坡等發達國家領導人也不會出席。執發展中國家牛耳的五個金磚國家中,印度、巴西和南非領導人都不會出席。這一切,對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戰略,無疑是大煞風景。
   
   所謂“一帶一路”,涵蓋從中國出發、延伸到世界各地的海上和陸上經貿路徑。“一帶一路”這個名詞,表面上,借用了7世紀中國“絲綢之路”的概念,但那時候的“絲綢之路”,是民間自發形成的國際商業通道。如今的“一帶一路,所謂“新絲綢之路”,卻貫穿中共當局的兩大政治與經濟目的:其一,以經濟援助和經濟開發為名,控制沿線國家,推行中國式霸權主義,借機建立以北京為中心的世界經濟網路。其二,對外轉移中國的過剩產能,轉嫁中國經濟衰退的危機和風險。
   
   “一帶一路”的第一個專案,是在巴基斯坦建立大型水力發電站。優先發展所謂“中巴經濟走廊”。這樣的安排,正好顯露北京的用心:除北朝鮮之外,巴基斯坦幾乎是中國的唯一盟友。北京發出的信號是,它會優先投資聽命於它的國家。反過來說,那就是,如果反對北京,就得不到好處。


   
   這一用心,同樣體現在東歐國家捷克身上。中捷兩國聯合舉辦2017年“一帶一路捷克年”系列活動,顯示,對東歐國家,中國可能首先投資捷克。聯想到2015年在北京舉行的“九三大閱兵”,在前往出席的二十多個外國領導人中,只有兩個來自真正的民主國家,即韓國總統樸槿惠和捷克總統澤曼。2013年當選捷克總統的澤曼,是捷克社會民主黨領導人。可以理解,澤曼奉行的親北京路線,來自其左翼色彩。
   
   儘管在澤曼任內,中捷友好。但揭開捷克的當代發展史,卻最讓北京尷尬。在八個東歐共產黨國家中,捷克人民是最早起來反抗共產暴政的國家,即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1989年,就在中共用坦克和機關槍血腥鎮壓中國民主運動的同年,捷克爆發天鵝絨革命,實現國家和平轉型,民主化。1993年,原來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解為兩個獨立國家,捷克和斯洛伐克,被稱為“天鵝絨離婚”。在中共的字典裏,這屬於分裂國家、背叛民族,大逆不道,那是最大的罪名。
   
   “一帶一路”的英文翻譯,原本是“One Belt and One Road”,今年,中國卻通過外交部長王毅之口,改成了“Belt and Road”。顯然是為了淡化以中國為中心的概念,化解國際社會對中國式霸權主義的反感和抵觸。但,如果倒過來,把“Belt and Road”從英文翻譯成中文,就成了“帶和路”,顯得不倫不類。
   
   與“一帶一路”戰略對應的,是由中國牽頭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有50多國加入或意向加入。然而,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並沒有加入。日本方面曾經詢問中國方面:如何避免亞投行可能出現的腐敗現象?以及如何規避債務違約風險?中方的態度是不予回答。這成為日本不加入亞投行的原因之一。當然,日本不加入,還有其他原因:由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意圖之一,就是對抗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
   
   其實,無論亞投行還是“一帶一路”,都隱含了北京的另一層意圖:中共高官和紅色權貴們,把他們貪污所得的巨額財富,以“對外投資”的名義,在國際上合法化,也就是變相洗錢。這,或許是當今世界上,手段最高明、行事最隱秘的洗錢方式。
   
   (原載自由亞洲電臺 2017年4月20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04202017111648.html
(2017/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