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陈破空文集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最近,美國總統川普的女婿庫什納終止了與鄧小平外孫女婿吳小暉一筆大交易的談判。吳小暉是中國安邦公司的董事長。
   吳小暉對庫什納家族旗艦大廈(紐約第五大道666號)的投資談判,早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就在進行。川普當選總統之後,相關談判突然加快,吳小暉和安邦公司作出大幅讓步。如果這筆高達67億美元的生意成交,庫什納家族將獲得如下好處:
   庫什納家族投資7.5億美元,就能換取72億美元專案的20%股份,即14.4億美元股份;庫什納家族出資5000萬美元,就能清償此前2.5億美元的債務;另外,庫什納家族還將從這筆交易中獲得4億美元的套現。這筆巨額現金,實際就是吳小暉和安邦公司白白送給庫什納家族的一個大紅包。
   很明顯,這是一樁不對稱、不公平、一邊倒的交易。吳小暉和安邦公司甘願吃虧,那是因為,他們要佔便宜。中國有俗話:“吃小虧占大便宜。”或“放長線釣大魚。”吳小暉瞄準的,是庫什納本人,通過庫什納這條暗線,影響川普總統的中國政策。去年12月,候任總統期間,川普打破陳規,與臺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中國政府就是通過吳小暉-庫什納這條連線,向川普表達了不滿。
   因為有了與安邦公司的這筆交易,頻繁聯絡庫什納的,不只是吳小暉,還有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正是崔天凱與庫什納密商,才促成了提前登場的川普-習近平莊園會。今年2月,崔天凱還煞費苦心,專門為川普女兒、庫什納妻子伊萬卡經營了一場中國新年晚會。


   川普上任總統之後,立即任命女婿庫什納為白宮高級顧問,後來又任命女兒伊萬卡為總統特別助理。看上去,年邁的川普離不開他最鍾愛的女兒和女婿,有意讓他們住進白宮,日夜陪伴自己,並協助自己處理公務。
   為了避嫌和避免利益衝突,庫什納和伊萬卡都轉讓了公司股份(給其他家族成員),暫停經商,並不領薪水,義務為川普政府工作。但仍然不能擺脫包括反對黨、媒體和各界的質疑。於是,才有了庫什納家族與中國安邦公司終止談判的最新事態發展(2017年3月29日)。這對庫什納本人、庫什納家族和川普家族而言,無疑是一個明智決定。懸崖勒馬。中共的腐敗文化,碰壁於美國強大的民主制度而暫時受挫。
   安邦公司與庫什納家族的故事,只是中國公司在海外的眾多活動劇之一。像這類明顯吃虧、有意做“蝕本生意”的例子,也並不少見。
   近些年,中國公司掀起了在外國、主要在西方國家的收購潮。參與海外收購的中國公司,無論是以國營企業還是私人企業的面目呈現,大都具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紅色權貴背景。比如:
   安邦公司(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除了鄧小平外孫女婿,曾是該公司股東或董事的,還包括,已故解放軍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前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本身是“紅二代”,其父親是參加過長征的老紅軍。在萬達公司持有股份或投資的紅色權貴,包括: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和姐夫鄧家貴(後來名義上退出,由一名職員代為持股)、前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前總理溫家寶的女兒溫如春、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前人大副委員長王兆國的兒子王新宇。
   阿裏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原是平民出身,然而,當他的公司逐漸做大之後,卻捲進了大批紅色權貴,先後有二十多名前任和現任政治局常委的子女或親屬,成為該公司的投資人、股東或高管。
   這類以紅色權貴背景的中國公司,其巨額財富,很少來自於合法經營和正常創造,主要地,乃是利用權力優勢和裙帶關係,借由官商勾結和權錢交易,非法斂財,嚴格地說,是不義之財,都是從中國人民身上搜刮的血汗錢。
   中國公司大舉收購的目標,瞄準外國的名牌公司和高端企業。2016年,是中國公司收購外國公司的高峰年。中國在海外的並購交易上升21%,達到11409宗,交易金額上升11%,達到7700億美元。
   然而,隨著各國對中國公司收購動機的懷疑加深,中資收購失敗的案例,越來越多。除了吳小暉(安邦公司)的收購案受挫,包括王健林、馬雲等人旗下的中國公司收購案,都經歷越來越多的阻力和挫敗。西方國家的憂慮是,其中不少的收購案,暗藏中國紅色權貴有意壟斷或支配攸關這些國家科技、經濟、政治和安全命脈的不良企圖。
   
   (原載于自由亞洲電臺 2017年4月5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henpokong-04052017121206.html
(2017/04/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