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曾节明文集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最近又有“元首”粉来结交、拉群,余婉言谢绝,特此再次强调:


    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不要谬托知己!
   
    高中时期,我的确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那是佩服他对马克思主义敏锐的洞察力,但今非昔比,时过境迁,我早已超越了彼时的境界。
   
    为什么我已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因为:
    一则,希特勒缺乏底线,消灭残疾人、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的事他都干得出,如此残暴,不仅干犯天怒,徒授敌国以柄。估计闻知奥斯维辛集中营,斯大林抚掌大笑曰:好啊,同志们!这样我们的卡廷屠杀就算个毛了,可以统统推到纳粹头上去,就说是他们杀的,一说一个准!我们的阶级灭绝就更不算犯罪了,因为我们反法西斯呀!”
    同样排犹的英国人就很聪明,把犹太人送到中东与阿拉伯人斗,自己落得一个好名声。
   
    一则,希特勒是个不知进退的无道蠢人,他的智商令已我提不起精神。
    希特勒只是个演说、鼓动的天才,在军事和国际战略上都是白痴,他比列宁和斯大林都差得远:列宁是狡猾的疯子,斯大林是国际政治战略家,希特勒只是个蛮干的疯子。希特勒以拿破仑一世自居,其实他的军事才能比拿破仑一世差得远,拿破仑一世要是有他一半的实力,早就彻底击败英国了,希特勒坐拥超过英国百分之六十的工业生产能力,却拿不下英国。
   
    希特勒之特别愚蠢在于,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停止,也不懂得时机,因此物极必反,任何在望的胜果,都会被他断送掉:
    如果在拿下奥地利、捷克后收手,他已经是卑斯麦第二;
    如果在占领波兰之后,与不愿真打的张伯伦和谈,退还波兰国土,和谈仍可成功,并仍可可收回波罗的海走廊,但希特勒却在西线发动闪电战,把绅士张伯伦赶下台,把英国贵族中的反传统垃圾丘吉尔送上台;
    从政治斗争的规律上讲,既然已得罪英国,那就要得罪到底,如果不放走敦刻尔克的三十万英军(包括蒙哥马利),顺势渔船大举渡海,则英国陷落已定,因为当时英国的海岸防卫队只有十万人,主要由老幼妇女组成,而在德国数量占压倒优势的空军的冲击下,英国海军无法靠近英吉利海峡;
    即使在敦刻尔克放走了英国大军,希特勒仍然胜券在握,只要他集中力量,继续对英国的空战和潜艇封锁,虽则空战中德国空军的损失多于英国(约为1:1.2),英国仍然耗不下去,因为英国的资源远远比不上德国,美援又远水难救近火,事实上在德国的全力封锁下,美援船队四分之三被击沉,到1941年春,英国已经危急到了军粮告急的地步,老贼丘吉尔快要撑不下去了,可惜希特勒这个狂妄的蠢货,急不可耐地在六月发动对苏战争,解了英国的围——对苏作战的巨大消耗,使得德国无法再维持对英国的严密封锁。
    希特勒重蹈拿破仑和威廉二世两线作战的覆辙,这就是巨大的愚蠢!
    对苏作战也令德国失去了苏联这个资源供应的大后方,从此对美英的力量对比逆转。
    如果希特勒没有过早地对苏作战,则英国无计可施,唯有在1941年下半年求和,英国求和,则西线战事结束,失去了英国这块跳板,则亲共仇德一根筋的罗斯福,也就没有登台的机会。
    西线摆平之后,对苏联到底是热战还是冷战,需要视与英美法关系来定。
   
    希特勒不仅是战略白痴,军事上也很愚蠢:
    闪击敌国,首要目标是消灭敌国政府,而不是夺取敌国资源,这个道理希特勒竟不明白。
    他却命合围巴黎的德军主力停止进军,改为攻取洛林和阿尔萨斯的矿产,幸亏受势不住的德国陆军将领“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否则连把敦刻尔克这点成果都取不到。
    闪击苏联,他又犯同样的错误,没有集中军力直取莫斯科,而是分军去攻打南俄油田。
    这个蠢材更不懂海军和空军,对英作战,他不懂得轰炸雷达站的重要性,反让德国空军重点去轰炸英国的(做了伪装的)军工厂;他也不明白潜艇对付英国的特殊效力,而醉心于建造过了时的大型战列舰,如果希特勒追加多一半的经费让邓尼茨造潜艇,则英国早已面临灭顶之灾。
   
    悲剧的是,正是这样一个只有演说鼓动才能的蠢人疯子,成了德国的三军总司令,德国宁无败乎?
   
    常人总说:时势造英雄,其实英雄也创造时势(比如叶利钦“八一九”的振臂一呼),而且时势来临之际,却造不出英雄,反造出狗熊的情况也有,希特勒就是时势造出的狗熊。当年时势来临之际,德国却没有卑斯麦那种既雄才大略有胆有魄,又稳健老道的政治家,这实在是德意志民族的悲剧。
   
    从面相看,希特勒就是一副败相:他嘴如覆舟,与赵紫阳、戈尔巴乔夫相似,而且希特勒的嘴巴“覆”(倒弯)得更厉害,且与拿破仑、戈式大相径庭的是:希特勒的头很小,还不如戈培尔与邓尼茨,这也是没有军事才能、战略才能之相,他的军事才能比拿破仑差得远,他的策略头脑上不如毛泽东与蒋介石。
   
    希特勒是个愚蠢的疯子,如果现在还有人崇拜希特勒,只能说明其人臭水平。
   
   
    曾节明 2017.3.19丁酉癸卯乙巳傍晚于春晖雪融纽约州
(2017/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