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曾节明文集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许多中国愤青愤老,迄今还跟着国、共两党狂热地反日,这完全是倒错。因为日本从来就不是中国的敌人,而是生助中国的巨大力量。
   
    历史上日本一直在成全中国,如:甲午战争,日本痛击满清,加速了中国贼鞑子殖民伪朝的灭亡;1900年的清廷纵容义和拳作乱,激起八国联军惩创,沙俄乘机出兵侵占了东北三省,日本发动日俄战争,客观上为中国夺回东北;辛亥之前,大力支持孙中山同盟会帮助中国驱满复国的,全世界唯有日本、、.
   
    而且,因为日本文明和人种都与中国相同,日本完整地保存了中国汉文明的精华,如今中国的汉唐的建筑、古风、精神都保存在日本,而在中国早已湮灭了,中国(包括台湾、香港)保存的,都是遭受蒙、满、共异化的、劣质化的汉文明。
    因此,中国人永远不要怕日本“威胁”,切莫说近代以来,日本从无灭亡中国之心,日本即使征服了中国,也只是成全中国、优化中国;而俄国和穆斯林的征服,则会毁灭中国文明。
   
    我实在告诉国人,日本如果真的征服了中国,乃中国之幸,而绝非中国之祸!
    如果中国实在要亡国,则宁亡于倭,勿亡于满,宁亡于日,勿亡于共。
    只可惜,明朝偏偏抗倭援朝,导致中国亡于北胡中最鄙劣的贼鞑子建州女真;民国偏偏容共抗日,导致中国亡于祸害空前的共产极权!
    今天,偏居台湾一隅的国民党,仍然高唱抗日的历史功绩,殊不知正是抗日,导致了丢失大陆江山,流落台湾小岛,如今面临被民进党灭亡的命运!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内阁总理大臣近卫文麿先后发出三次国际声明:
   
    1938年1月16日发表第一次近卫声明,称“帝国政府尔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而期望真能与帝国合作之中国新政权之建立与发展,并将与此新政权调整两国邦交”;
   
    1938年11月3日,近卫内阁发表第二次近卫声明,即其“东亚新秩序”,修改“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态度,倡议建立一个由中国、日本、满洲国组成的经济联合体(“以日华平等的原则,实现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其中并要求国民党放弃抗日容共政策,更换人事组织,甚至要求蒋介石下台;
   
    1938年12月12日,近卫内阁发表第三次近卫声明,即“近卫三原则声明”(重申东亚新秩序内容),宣称日本期旨不在领土与赔偿,而是结合东亚两大文明、中日满三国,其内容包括: (1)善邻友好(2)共同防共(3)经济提携。并称将建立“大东亚新秩序”的部分义务分担给中国,藉以从侧面诱导国民政府和谈,并承诺和谈成功后废除在华不平等条约,归还租界。
   
    可惜堂堂国民政府只有汪精卫与之呼应,提出“和平救国”主张,离开重庆政府,与日本签定《日华基本条约》,成立汪精卫政权。而汪精卫并非国民党主流。
    倘若当年蒋介石能与汪精卫一道,响应日本的“东亚共荣,共同防共”呼吁,我中华民国何至于丧失大陆!?
   
    不,汪精卫先生不是汉奸,而是慧眼如炬的先知先觉,是忍辱负重的民族英雄!蒋介石则是犯下大错、丢失大陆中华民国的主要责任人!
   
   
    痛定思痛,现今民运以美国为本是行不通的,应该走联合日本,共同反共的道路!因为美国和西方都只为了经济利益,不可能支持中国民运,唯有日本为了自身安全和政治崛起,与中共的矛盾不可调和!
   
    汪精卫先生的方向,就是中国民运的正确方向,中国民运应该继承汪精卫先生的未尽事业。
   
   
   曾节明 于2017.3.26丁酉癸卯壬子傍晚于阴天纽约州
(2017/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