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严家祺
·
无国界货币 全球总账本 经济学
·
·关于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问题
·关于中央银行发行『数字货币』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从全球角度比较DCEP和Libra
·《金融时报》谈Facebook和Libra无国界货币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严家祺: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 严家祺: 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LIbra 是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就是全球单一货币
·
香港《苹果日报》《前哨》文章
·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香港面临空前危险
·《苹果日报》「緊急狀態」就是實行「一國一制」
·严家祺谈『黄台之瓜 不堪再摘』释义
·严家祺:香港问题的出路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保卫香港和平』运动的伟大力量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前哨》月刊:宇观经济学的金融观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苹果日报》崇拜不是爱
·苹果日报 :「GDP負增長率」與「負GDP」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回顾和反思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从一带一路看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差距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严家祺:怎樣使中美貿易戰停息下來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展望第3千纪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大尺度『时间观』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198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政治学研究所,在成立大会上,我讲话的主题是《寻求非政治化的途径》(参见1988年三联书店出版《我的思想自传》)
   

实行法治、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和非政治化、文官制度,都是“非政治化”。


    世界上大部分人不关心政治,但政治家、政客和以政治为职业的人,总要把全人类按政治倾向排队,要不关心政治的人站队。政治只有在战争时期和社会大变革时期,会引起很多人关心,但总是有人希望远离或回避,远离或回避也是“天赋人权”。
    不良政客与不良资产一样,是没有人性的产物。信用是一种人性。不良资产丧失信用,不良政客不讲信用。佛罗伦萨的思想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Machiavelli,1469-1527)的《君主论》是为君主夺取权力、巩固权力提出如何“不讲信用”的种种“忠告”。他认为人是自私的,追求权力、名誉、财富是人的本性,因此人与人之间经常发生激烈斗争,为防止人类无休止的争斗,国家应运而生,颁布刑律,约束邪恶,建立秩序。国家是人性邪恶的产物。他赞美共和政体,认为共和政体有助于促进社会福利,发展个人才能,培养公民美德。但他认为,当时处于人性堕落、国家分裂、社会动乱状况的意大利,实现国家统一社会安宁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建立强有力的君主专制制度。马基亚维利提出,君主应当大权独揽,注重实力,精通军事。君主不应受任何道德准则的束缚,只需考虑效果是否有利,不必考虑手段是否有害,君主要外示仁慈、内怀奸诈,要效法狐狸与狮子,需要诡诈时诡诈,需要残忍时残忍。君主可以与贵族为敌,但不能与人民为敌。君主应不图虚名,注重实际。残酷与仁慈、吝啬与慷慨,都要从实际出发。明智的君主宁可被人说为吝啬,也不要追求慷慨的虚名。马基亚维利主义就是“为了达到高尚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包括使用卑鄙手段”。
    极端主义的政客强制不关心政治的人“站队”,要人们用语言或行动来表示赞成还是反对政客的主张。儒家主张“中庸之道”,伟大的达赖喇嘛也主张“中庸之道”。但人类社会中就是总有一些极端主义者。

凡宗教皆分裂,凡主义皆分道,凡意识形态争论皆不停息。


   基督教、伊斯兰教和所有宗教,都可能产生少数极端主义者。儒家主张“中庸之道”,所以,无论如何改造,儒家不能变为宗教。
    伟大的政治家是了解人性的人,他知道人类社会中有许多人希望远离虎狼蛇豹。伟大的政治家心中有大爱,他依靠可行的目标和人格魅力使人民追随他,他不要人们站队,相信自由选择是“天赋人权”。他知道,远离或回避丛林政治,就是远离虎狼蛇豹。政治是人类行为,政治学是一门科学,政治学不是政治。研究政治学,就是为了寻找人类社会“非政治化”理想环境和走向“非政治化”的途径。政治与金融一样,是技术也是艺术,就是人类社会理想环境的“环境工程”。 (2017-3-20 )

此文于2017年03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