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徐水良文集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徐水良


   

2017-3-4日


   

   
   格丘山:美女记者是这样回答一个女穆斯林提问,很精彩!
   
   徐水良:这个川粉“美女记者”的弱智,就是理直气壮地反对政治错误,然后把政治错误说成“政治正确”,把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绥靖妥协的政治错误,说成是“政治正确”,不顾一切地抽象地提出“反对政治正确”的荒唐口号。迅速从局部正确,变成全局错误。而这弱智川粉,竟然还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地偷换概念,从局部正确,走向了全面错误。
   
   川普和川粉,大致就是这样一批弱智。
   
   只有中共特线,非常聪敏,以打了鸡血般地高度兴奋,迅速利用川普川粉的荒唐口号,来兜售中共反对自由民主普适价值为代表的现代世界的“政治正确”,以及他们坚持极权专制反人类政治错误的私货。
   
   博讯螺杆:是时候把政治正确扔到垃圾桶里了!
   
   徐水良:川普阵营弱智梦呓口号,为你们提供完成任务的梦想条件,你们像打了鸡血般兴奋,这并不奇怪。
   
   反对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普适价值为代表的“政治正确”,坚持并弘扬极权专制反人类的政治错误,本来就是你们肩负的政治任务。所以,你们兴高采烈地欢呼和反对“政治正确”,提倡政治错误,也就毫不奇怪。
   
   文章笑拳:金融时报读者来信《讲“政治正确” 是文明的底线》
   
   徐水良:把一部分实质上的政治错误,说成政治正确,然后笼统提出“反对政治正确”的口号,实质就是反对普适价值,反对人类一切正确的价值观道德观,反对人类文明,要搞复辟倒退,把人类拉回到野蛮的中世纪。
   
   肩负反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任务的中共特线,兴高采烈地宣扬“反对政治正确”或者“打到政治正确”这种荒唐的口号,以至一大批中共特线以川粉为作伪装,公开跳出来大反自由民主,大反普适价值,以为可以借川普这个乱象和荒唐口号,打倒自由民主了。说明“反对政治正确”这个荒唐口号,对中共及其特线的帮助有多大。
   
   凡是荒唐东西的背后,一定有见不得人的荒唐目的。
   
   WangYoucai(王有才):喊一句口号:支持TRUMP总统!
   
   徐水良:你该补充几句:大救星大先知大救世主川普万岁,万万岁!祝大救星大先知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那样,你的口号才比较全面。
   
   也许,再加上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川普万岁,万万岁,才更加全面。
   
   踏并:反川普加州分离运动发起人曾长居俄国,与俄高度关联
   
   徐水良:不知一些川粉和这个发起人,是否俄国间谍,互相配合唱双簧,搞乱美国。
   
   踏并:环球时报:“穆黑”言论破坏民族团结
   
   徐水良:中共特线公开反自由民主普适价值面目暴露,挺不住了,让环球时报出面发谬论。一方面,以这些谬论,去争取一部分恐怖主义原教旨一神教作马列教同盟军;另一方面,给中共特线制造一个假想敌,以便他们混淆是非,来造谣污蔑揭露中共特线的民主力量,把民主力量说成“与环球时报一致”。来掩盖他们自己用“反对政治正确”的荒唐口号来大反自由民主普适价值真面目、真本质。
   
   这只是中共常常使用的、中共官方媒体与中共特线唱双簧的一种混淆是非惯用手段之一。
   
   过去,一旦我们批判权贵私有化抢劫掠夺,批判他们的走卒自由主义伪右派以及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马上就有五毛以毛左面目出现,让伪右走卒有假想敌,不断把我们与毛左混为一谈。相反,一旦我们批判毛左及其公有化大抢劫大掠夺,那上就有毛左把我们与鼓吹私有化掠夺的伪右混为一谈。这就是他们这种惯用的唱双簧技俩。这一次也是同样。
   
   不过,这说明这一次,用反对政治正确来攻击自由民主普适价值的那些人,如戈倍曾、螺杆、牛乐吼等等面目暴露,打了大败仗,确实挺不住了。于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就来帮忙唱双簧了。
   
   戈倍曾借环球时报文章,不断攻击本人与环球时报一致。
   
   本人回击:你小无赖一天不造谣就没法活!你靠这样造谣,就能把我二三十年来一贯反一神教,尤其反原教旨恐怖主义的人,污蔑成挺穆斯林?就能掩盖你们中共特线打了鸡血般的兴奋,帮中共大反特反“政治正确”、反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坚持极权专制反人类的政治错误,那样一种赤裸裸的中共特线行为?
   
   踏并:zt川普为何怒斥奥巴马窃听?这则报导让他震惊
   
   徐水良:震惊什么呀?即使报道是真,这也是政府为防范外国,得到法院批准的合法监听,而且功劳巨大。这监听,至少已经抓出并清除了一个特别重要的国家级高官——国家安全顾问佛林,此外,还有其他问题正在调查。川普反对此类监听,即使不是为了保自己,也至少已经是罔顾国家安全,反对国家安全,把国家安全当儿戏。
   
   至于进一步,川普是否为了保自己,那就有待今后的事实和证据了。
   
   aops:川粉都哪去了?
   
   徐水良:除了个把愣头青继续力挺,还有个把流氓小特胡搅蛮缠,其他怕暴露自己本质的,少吱声,少暴露了。
   
   铁梅:法国也快变成美国廖!那个勒玛丽的对手一个个落马,不是雇佣自己老婆当助手,就是其他与政见无关的东西,很可能最后就留了勒马力一个极右派在台上选了,这是谁搞得手段呢?别是又有普京的事儿吧?
   
   徐水良:希望反全球化的后退思潮,不至于把欧洲搞得四分五裂,不可收拾。我想把欧洲搞得四分五裂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尤其是颠覆德国和法国等欧洲核心国家的可能性,应该不是很大。
   
   铁梅:难说,那个民调比别人超出几条街的对手,自己老婆当他的雇员,被人闹着赶下台,竞争对手就这么被干掉了,其他几个1名次靠前的都有茬。可能最后就剩下一个没挑的。
   
   徐水良:又是欧洲川普对欧洲希拉里?
   
   那个勒玛丽她与普京关系如何?难道普京和欧美右翼想用阴谋把基督教世界统一到基督教原教旨一神教中去?还是阴谋统一到俄罗斯大帝国作领头羊带领的阵营中去?那东正教与天主教新教现在和今后的关系会如何发展?
   
   铁梅:与普京没听说什么,但是这个女人比川普危险多了,川普不过是玩票性质的商人,选前连政府班子都没有,说话东拉西扯,他自己的手下肯定都不拿他的话当回事,所以即使川普的路线十分危险,但是在其政府内先就会受到抵制,比如北约比如入境禁令等等等等,在班子里不断纠正的情况下,川普路线得不到实施,估计再过几天川普就会觉得不好玩了自动下台。
   
   而这个女人可是家传的政治人物,她们家几十年前就组了班子虎视眈眈等着上台了。而且她除了搞政治不干别的,为了政治目的肯下狠手。其父因为极右言论名声臭了,竟然被她开除出党。当然这个开除出党不过是她自己的遮羞布,政策还是其父的极右纳粹精神,她还扬言要把“法国第一”写进宪法。那么法国这个自由的国度,就会变成三十年代的德国了。
   
   徐水良:过去知道这个女人不惜与父亲闹翻的事,确实应该是个狠角色。
   
   牛乐吼:Retweeted Renee:只要废除不买奥保的惩罚条例,让年轻人大量逃离,明年保费一定会大幅上涨,更多人买不起,它自己垮台,成为奥巴马永远的耻辱,还可以在2018,2020选举中继续痛打落水狗。如果今年废除,痛快是痛快,但就轮到奥巴马民主党看替代方案失败的笑话。目前国会共和党为此吵成一团,正经事不干。
   
    aops:这位要以几千万美国人的健康和生命的代价来让奥巴马永远的耻辱?比老毛还险恶!!
   
   我不认为大多数共和党议员包括川普居心有这么险恶,川普竞选时说的 “repeal and replace with something terrific”是胡扯蛋。就是骗山炮投他的票。居心没有这么险恶。
   
   徐水良:那应该是中国没有道德、没有人性、极其阴险的人的思想。尤其是一些道德最败坏的特线们,那种阴险邪恶刻薄恶毒的野蛮思想。不是有道德、有人性、慈悲的文明人的文明思想。
   
   所以,这一次,挺川反川,主要是普适价值等价值观、道德观的分歧。这是川粉的道德观价值观水平特别低的又一个例证。
(2017/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