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小平头夜话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唐柏桥因为熊炎给平头回信叙了叙乡谊之情,瞧他酸得在《給熊焱的公開信》中,又是威胁要与熊炎绝交,又是破口大骂平头“惡棍”、“一個文明社會的垃圾”……如此跳脚之反应实在有辱唐作为光棍一个“民主大学”校长的斯文。也让读者大开眼界:喔,永州之野果然盛产“异蛇”!
   
   
   其实,唐校长行骗民运江湖早已臭名昭彰,早年他“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创办“民主大学”自封校长公开敛财;未几五个“民主大学”正副校长四个愤怒离职,原配博士夫人弃他而去,真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了毫无信誉的“孤家寡人”。由于名声太臭,连“民运汤灿”盛雪都嫌他脏不愿与之纠缠。这不,唐校长急于与盛雪抱团取暖,恐吓熊炎二选一站队“盛雪和我,與小平頭之間,你居然會選擇站在小平頭一邊?”
   

   那句老话说得不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平头与老乡兼主内弟兄交流有感动,唐柏桥与盛雪抱团有共鸣。葱花韭菜,各喜各爱。无可厚非。
   
   
   唐柏桥气急败坏的跳脚表现,早在平头意料之中。无独有偶,那边厢,巴黎骗子张健为《魏京生关于盛雪给民阵同志们的一封信》(详见附件)也在邮组群里耍泼滚地骂娘呢!真正的民运领军人物魏京生先生发声谴责盛雪及圆桌会议了。假冒伪劣的盛雪及其文盲打手张健、唐柏桥们只能语无轮次、毫无逻辑的嘶吼。
   
   
   莫看骗子蹦得欢,不久叫你拉清单。
   
   
   唐校长、张贱再竭撕底里地跳脚,还是改变不了这样一个事实:号称"全球民运领军人物"的盛雪,在民阵理监事的投票表决是否参加赌城“圆桌会议”中,13票反对,7票弃权,居然只有廖廖四张赞成票—— 一张盛雪面首张小刚,一张港中联办特务陈钊(陈择钊),一张假名罗乐的政治面目不清者,一张就是与盛雪一样吃"六四""人血馒头"的骗子张健。罗、张岁数相仿,臭味相投,而且产地(通县)一致,无耻无敌,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张罗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地力挺女魔头,号称"通县二煞"。现如今女魔头盛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目前,"民运公娼"盛雪已处在"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境地!谓予不信,张贱可去问老魏。
   
   
   唐校长、张罗"二煞"也陪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众特线小兄弟群龙无首,栖栖遑遑象没头苍蝇四处乱转 ,辛辛苦苦很多年,一朝回到几年前 。呜呼哀哉
   
   
   
   ≈≈≈≈≈≈≈≈≈≈≈≈≈≈≈≈≈≈≈≈≈≈≈≈≈≈≈≈
   
   
   

附件一:《魏京生关于盛雪给民阵同志们的一封信》

   
   
   魏京生关于盛雪给民阵同志们的一封信
   送交者: ftz 2017年03月13日21:11:59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国兴及唐元隽、梁友灿、潘永忠、王进忠、高健、张国亭:
   
   感谢你们前一段时间的努力。在民运低潮又遭到特务搅局的恶劣局面中,为了保护民阵这面旗帜所付出的心血。
   
    一般来说我作为联席会议主席的原则,是不干涉各组织内部事务。但现在民阵内部事务已经扩散到了影响整个民运的地步,我也不得不出面说几句话。供大家参考。
   
   
    我观察你们前段时间的调解工作之所以无效,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1)主动放弃了合法性,承认对方(盛雪)
    为合法的民阵组织。给了对方无理取闹的资格,对方的活动空间当然很大,可以自由的选择在各种场合代表民阵。特务们也就有了利用的机会。
   
   2)没有利用各种机会获得外界的承认,给外界留下了对方(盛雪)
    是合法代表的假象。
   
   应对措施:立即召开自己的民阵代表大会,或者筹备会议。并且在网络上广而告之。
   
   我已经多次要求盛雪回到国兴代表的民阵,否则没有资格参加联席会议。现在人家搞了一个圆桌会议来她借机来
    撑她的合法性,你们再不动作就会逐渐丧失合法性。大家应该放弃幻想,提高自信心,首先是承认自己的合法性。不在乎少数人的分裂行为,自己把声势搞起来。让事实证明你们自己的合法性,说服公众。现在还幻想团结所有人就是坐失良机,给对方创造条件。
   
    联席会议主席 魏京生 2017/3/12 美国华盛顿特区
   
   
   
   ≈≈≈≈≈≈≈≈≈≈≈≈≈≈≈≈≈≈≈≈≈≈≈≈≈≈≈≈
   
   

附件二:熊炎的回信

   
   
   From: toyo kim
   Date: March 15, 2017 at 5:28:07 AM EDT
   To: baiqiao tang
   Cc: 盛雪 ShengXue , Feng Congde , Xiao Ming Zhu , Yang Jianli , Zhu James , ping hu , 侯文卓 , 匡扶正义 Uphold Justice , 匹夫唐 , 古懿Gu YI , 古若多杰 , 吕千荣 , 孙云 , 孙维邦 , 孙静洋海 , 宁勤勤 , 张 健 , 张晓刚 , 张裕 , 徐文立 , 才嘉 , 挪威的战士 ,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 , 方政 , 曹力龙 , 曼德MAN基督徒 , 朱瑞 , 李一平 , 杨宪宏 , 杨逢时EMW , 楊宪宏 , 民运快讯 FDCA-NEWS , 汪岷 , 法广中文 , 滕彪 , 王军涛 , 王策 , 维健陈 , 肖国珍律师 , 节明曾 , 芳家龍 , 苏雨桐 , 茅青Maoqing , 薛伟 , 袁红冰 , 贡噶扎西 , 赵岩 , 逸风 , 邵江英国 , 郑宇硕 , 郭国汀 , 郭立功小提琴 , 金秀红 , 钱达台湾 , 阮杰 , 陈忠和 , 陈立群 , 韩武gmail , 馮玉蘭 , 高瑜 , 魏京生 , Jin Chin , "[email protected]" , benzhen zhang , 夏业良 , 吕千荣
   Subject: Re: 給熊焱的公開信
   
   
   看来我又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
   
   先容我简述我以前犯的一个错误,大家笑一笑。
   
   大概一年多以前,在一个“我的祖国我建设”的组群里,有一天清晨我在手机上(这是坏毛病 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看到张洵弟兄写了一篇关于中世纪基督徒的文章 颇有学术价值。我看完以后回了一个“好”。字。很快收到徐水良兄一个措辞很严厉的回邮(因为是群发):大意如此:熊焱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呢?好像也说了我堕落到了什么程度,竟站在张洵一边。总之很生气。因为水良兄我们认识了几十年。我读到他的电邮大吃一惊,我错在哪里呢?于是赶快用手指翻电邮:原来就在我回复“好”字的这个邮群里,不远处,几个小时前张弟兄和徐老兄已经正在进行着世界大战,双方都动用了原子弹氢弹 还释放了化学弹毒气弹(就是他们都用上了很火的言辞)。而我并没有了解全面----有精力了解全面吗?我每天收几万条微信 能看多少?(这是手机工作的缺陷。我因为白天上班政府军队电脑既不能用私事也没有中文,回到家也就是用手机对付了。由于电邮有太多,大概只看标题就删,我的祖国我建设就只记得标题了)。看完以后我才明白水良兄为什么生气。于是赶快给他回电邮向他道歉,并明确说大家都不要用过急言语。估计水良兄也原谅了我。
   
   如此看来 昨天我又犯了同一个错误。有了这个故事作铺垫就好说一些了。
   
   早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 文章里头也提到我(信息时代 看电邮微信要是跳读吧 ?我不知其他人如何读几千页东西的方法)是丹麦小平头写的。我感觉他开了我一炮。我以前不认识他,直到他的文章说他是湖南人。我有点兴趣(不是我有地域偏见 我没有 我是因为离开中国 湖南太久了的特殊情愫),又因为他提到几件细节。我就回他一短信讲了一点细节,末了 还说了一句:军队国家化是个大题目,你何不试一试?(因为我近来在写军事文章就说了这句话)
   
   很快小平头回我一信,我看后真是大为感动。平头信中介绍了他的家世,为民族流过血立过赫赫战功的家人。而我以前一点都不知道,连他是湖南人都不知道。
   
   我不仅为他的家人感动 ,我读完后立刻回到我做牧师的心态。人 必须交流 必须去 倾听 去了解 去宽恕去 同情。没有这个基础 ,人是生活在荒漠之中。
   
   民运大联合我的确是倡议者之一,从个人讲,因为我到今天为止还真没有和人结过怨,即使有过 也尽量做到圣经上的教导:“含怒不过日落”,我愿意或者有条件和心境来团结人;而从军事战略战术上讲,一个强有力的民运组织是中国民主运动未来所需要的。但是 ,今天在此 我更要发起一个运动:民运朋友们,让我们都来和解都来交流吧!
   
   小平头给我的回信感动了我,至于他与什么人有什么文字往来,我如何知道?就算我读过 我又如何记得住? 别人骂我的的话我都记不住,何况别人骂别人的?想起来就好笑。记不住好啊!还有圣经根据;
   
     雅各,以色列啊,你是我的仆人,要记念这些事。以色列啊,你是我的仆人,我造就你,必不忘记你。我涂抹了你的过犯,象厚云消散;我涂抹了你的罪恶,如薄云灭没。你当归向我,因为我救赎了你。
     ——以赛亚书四十四21-22
   
   ≈≈≈≈≈≈≈≈≈≈≈≈≈≈≈≈≈≈≈≈≈≈≈≈≈≈≈≈
   
   上帝的恩典之一就是没有一本“变天账”,他不记录人的污点,所以卑微的人为他的大爱所感动 可以随时回到天父的怀抱。我即使是牧师 ,这是我起码应该做的。我做到了没有,还没有,但我至少认同上帝的观点。
   
   今天的日子与我很特别:历经20小时回到美国本土参加儿子军训毕业典礼---一个美国文化里比高中毕业更大的典礼。今天不要出操 三点醒来。读到了柏桥说我堕落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