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
文学博
·被邪教扭曲的家庭关系
·李洪志要手机干啥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有“法轮功”背景夫妻打死幼女 腌制尸体藏冰柜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进入第77天(1016视频) 十月 16, 2017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征地骗迁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第二桶金:自肥,设局,黑社会,赶走港商台商巧抢占有
·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四黄:层层设套俘获官员控制伙伴
·郭文贵“蓝金黄”之洗钱:如何把老板的钱变成自己的钱和豪车豪宅
·郭文贵爆料漏洞百出 所谓情妇照片竟取自台湾网红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不会相信“法轮功”
·车祸引发“法轮功”大地震 专访唯一被“圆满”的大活人
·何祚庥:我为什么要揭露“法轮功”
·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美国人对“法轮功”持怀疑态度
·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独家揭秘邪教“全能神”的真面目
·曹圣洁牧师:“门徒会”亵渎耶稣基督 基督教不能容忍
·司马南:“法轮功”媒体是谣言发球机
·金融时报:郭文贵的基金可能枯竭
·郭文贵发家过程中的黑恶势力
·郭文贵骗贷5.88亿
·揭秘郭文贵的四次逃亡路
·郭文贵三哥被杀之谜
·三千华人纽约抗议郭文贵
·纽约上千人抗议强奸犯郭文贵(1027视频)
·纽约华人大规模抗议郭文贵(1)
·千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6)
·上千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2)
·上千华人纽约集会声讨大骗子郭文贵(1)
·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进入第91天(1030视频)
·邪教是怎样破坏家庭的
·新京报:“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98天
·“心灵法门”是具有邪教性质的非法组织
·美国华人社团持续抗议郭文贵达100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3天(1111视频)
·郭文贵离孤家寡人会越走越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08天(1116视频)
·郭文贵机关算尽,已经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最基本信任
·郭文贵离孤家寡人会越走越近
·郭跳梁小丑,原形毕露
·郭文贵这粒老鼠屎
·郭文贵你能做的,真的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郭文贵的六大罪状
·郭文贵指使他人销毁会计资料 非法拘禁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2天
·纽约华人团体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17天(1125视频)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25天(1203视频)
·“法轮功”骚扰电话让人好心烦!
·“法轮功”满世界扰民犯众怒(图)
·“全能神”真能治病?
·看看这些邪教头目的下场(图)
·从佛学正信看“心灵法门”的邪心与痴心
·邪教控制成员的手段——信息封锁
·杜特尔特儿子辞任家乡副市长 达沃市连遭天灾人祸
·法轮功神韵演出在美国北卡州遭冷遇
·“神韵演出”遭遇NO!NO!NO!
·希腊雅典音乐厅拒绝“法轮功”“神韵演出”
·希腊雅典音乐厅拒绝“法轮功”“神韵演出”
·“神韵晚会”在韩国大邱惨淡落幕
·“神韵晚会”遭台湾民众呛声
·摩尔多瓦政府禁止“神韵演出”
·具“法轮功”背景的杀女腌尸案主犯被判22年
·“神韵演出”无关传统实则洗脑
·“法轮功”替猪代言为哪般?
·认清“神韵晚会”的真面目
·陈星桥:略论宗教界在防范邪教工作中的地位与作用
·潘兴旺牧师:积极发挥基督教在反邪教中的作用
·宗教界要担当社会责任发挥积极作用
·岳清华:基督教深受异端邪教之害
·杀女腌尸的“法轮功”罪行罄竹难书
·海外华人警惕啊!披着文艺外衣的邪教毒流正在污染着海外的文化市场
·开封苹果园小学纪念“法轮功”集体自焚受害者
·邪教法轮功李洪志所说圆满的背后,法轮功人员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
·王进东女儿:李洪志是自焚事件的主谋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郭文贵进入第176天(0123视频)
·李洪志邪说经文,教唆放弃生命
·有识之士是怎样揭穿“神韵演出”丑陋面目的。
·神韵在纽约遭抵制,神韵是借传统文化之名而进行反华宣传的政治工具
·神韵在美国遭抵制,美国人民已经渐渐看清神韵的真面目
·李洪志邪说经文,教唆放弃生命
·谎言就是谎言极力掩盖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不争的事实
·法轮功神韵演出的套路
·从自焚事件可以看出法轮功是邪教无疑
·123事件的铁证,“主佛”是多么的狠毒
·纽约华人社团声讨大骗子郭文贵进入第179天(0126视频)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心灵法门”邪教在香港非法敛财被举报
·华裔男子创办“心灵法门”年敛财数亿
·“神韵晚会”的“法轮功”背景引关注
·“神韵演出”为何不受欢迎
·浅析“法轮功”“神传文化”的邪教本质
·“法轮功”在美国的宣传真管用吗?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注定走不了多远
·“神韵”自始至终是骗局
·“法轮功”为何全力搞“神韵演出”
·“神韵”香港夭折并非偶然
·扒一扒“神韵”的囧事
·神韵演出利用虚假广告掩盖邪教宣传,想看中国文化的人小心上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自2014年8月,48岁的郭文贵已经在海外漂泊半年多时间了。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第四次出国流亡。
   根据财新记者的调查,郭文贵的第一次流亡在1999年前后。很多跟他有过接触的人说,那一次是为了躲债,他惟一的弟弟还被债主追杀砍死。但或许郭文贵还有更鲜为人知的理由。
   第二次确实是为了躲债。2005年,郭文贵正处人生低谷,分别位于奥运村和亚运村区域的两个金光闪闪的地产项目因缺钱而濒临易手绝境。他花光了所有借款,在一位帮他筹钱的朋友被警方逮捕后,郭文贵选择逃离。好在第二年,郭文贵就开始了否极泰来的转折,一次至关重要的结盟让他从此无役不胜。
   到了第三次出国避祸,就只是策略性的了。越多的胜利也意味着越多的敌人——包括昔日的朋友。2012年,敌人一起涌来,郭文贵暂避锋芒,之后大杀四方,将敌人送进了监狱和更漫长的流亡之路。

   这一年年底的十八大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让郭文贵如鱼得水的昔日游戏规则。但即使身在海外,郭文贵并未收手,太多的胜利蒙蔽了郭文贵,也蒙蔽了他围猎的那些掌握国家安全和政法力量的盟友们。
   2014年12月19日凌晨,七八名外省警察突袭北京大学东门附近的博雅国际酒店。与郭文贵反目成仇的前北大方正CEO李友仓皇逃走。李友最终反戈一击,在末路逃亡中写信举报。2015年1月7日,郭文贵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时任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落马。
   一个在特殊身份保护伞下不为人知的狐假虎威、虎狐勾结逼迫商业对手就范,为其失败的资本运作输血的模式,也由此曝光。
   结交市委书记
   郭文贵是山东聊城莘县人,农家孩子出身,家里有兄弟姐妹八个,郭文贵行七,只是初中毕业。据传其父早年曾“闯过关东”,后携妻子返乡,所以郭文贵也能讲一口东北话。
   河南省会郑州是郭文贵起家之地,这里既是郭氏打通政商关系的演练场,也是郭文贵日后发迹的大本营。可能是为了凸显与郑州的特殊关系,郭文贵在国内常用的一张身份证显示,他是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出生于1967年2月2日。此外,郭文贵还有香港身份和多个英文名,其中一个获得证实的香港身份名为郭浩云。不过相关公司中的简历上显示,郭浩云(郭文贵)出生于1968年10月5日,1987年-1989年,为黑龙江政府职员;1989年-1992年,黑龙江林药联营公司郑州分公司主任;1992年-1993年,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
   以此推算,郭文贵在20岁左右开始外出谋生,后来到河南郑州进入商界。林药联营公司与大老板家具厂,均不必细考。郭文贵真正的起家,始于1993年9月,香港女商人夏平以香港爱莲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代表的名义,与郭文贵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此后经过一系列安排,整个公司主要归属郭文贵,更由其掌控。
   有了港商的站台和合资公司背景,裕达置业成立第二年,就拿下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并以此新建裕达国贸大厦。至1999年建成的裕达国贸大厦,紧邻郑州市委市政府,地理位置优越,高202.1米,共45层,是当时郑州第一高楼。郭文贵也因此被河南政商两界认识。
   结交权贵与郭文贵的早期创业相依相伴。早在1995年,裕达国贸大厦开工前后,时年27岁的郭文贵已是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的座上宾。1999年大厦建成后,郭-王利益链也臻于完善——这年11月,香港兆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了裕达置业,王有杰的儿子王锴被任命为公司董事。而香港兆泽的老板郭浩云,正是郭文贵香港身份证上的新名字。
   王有杰认为郭文贵“讲义气、可以信任”,还曾通过儿子王锴,将数百万元人民币和美元转移至裕达置业存放。据称,当时是因为王家发生了“盗窃案”。
   2005年,已转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王有杰被中央纪委调查,2007年1月以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湖北省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王有杰的判决书显示,其担任郑州市委书记期间,与郑州多位房地产商交厚,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承揽工程、收购国有资产、征用土地、工程开发等方面谋取利益。不过,“积极配合调查”的郭文贵,并未在王有杰案中受到指控。
   无米之炊
   终究是财务上缺乏底气,裕达国贸大厦的建设对郭文贵并不容易。工程初期预算16亿元,但实际建设中远超这一预算,总投资达26亿元。裕达国贸大厦建成后,郭文贵并未结清各种债务。据媒体报道,裕达置业当时的总负债超过14亿元。
   仅工程款一项,就使郭文贵陷入诉讼泥潭。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下称中建二局)于1995年承建裕达国贸大厦,1997年6月大厦完工,总造价为2.4612亿元。但直到1999年6月,裕达方面仅支付了8975万元。1999年5月27日,中建二局就裕达置业拖欠工程款纠纷起诉至河南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裕达置业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于2002年8月23日做出终审判决,要求裕达公司于终审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中建二局支付工程欠款、垫支的材料款等合计3129万元。
   郭文贵的开发资金主要来自土地抵押的银行贷款。在工程建设中,他还将楼层分层抵押换取贷款。他一度已经陷入债务危机,靠工行郑州分行给他发放新贷款救了一命。财新记者获悉,郭文贵曾累计以裕达国贸大厦66676.04平方米房产作为抵押,获取中国工商银行28笔贷款,合计5.88亿元,这一房产面积接近裕达国贸大厦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此外,郭文贵还进行民间借贷,其弟郭文奇就是在被债主追债中身死。
   郭文贵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并不清晰可见。有一种说法是,郭文贵早期曾有6000万美元是截胡了菲律宾政府追缴的贪污高官赃款,此事一度东窗事发。“当时郭文贵跑到美国躲起来,都想把裕达大厦给卖了,还在纽约见了买家,但最后没有谈成。”一位知情人士向财新记者回忆。
   摩根中心大翻转
   2002年左右,郭文贵开始进军北京房地产市场。在此之前,郭文贵已有踏足首都的铺垫。1998年,他与知名演员、山东同乡朱时茂合资成立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摩根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摩根投资)。2002年1月8日,郭文贵在北京的另一家重要公司——北京政泉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政泉置业)成立。
   在郑州官司缠身的郭文贵,在京城再次展现了“拿地才能”。他控制的摩根投资和政泉置业,拿到了朝阳区大屯乡的两个地块,分别开始建设摩根中心和金泉广场两个商业地产项目。
   其中,摩根中心为朝阳区大屯乡的一块狭长地块,马路对面就是奥林匹克公园,距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仅180米,距2008奥运会主会场国家体育场(“鸟巢”)也仅有500米,处于黄金地段。在郭文贵入手之前,该地块曾经过了多次转让,甚至出现过“一地两卖”的纠纷,是北京开发商争夺的重点。
   据2006年《商务周刊》杂志的报道,2002年,摩根投资通过协议出让的方式接盘该地块,并与北京市国土局分别在2002年9月10日和12月13日签署了摩根中心一、二期土地出让合同。根据合同,摩根投资获得该地块共需出资约3.6亿元,核算下来,每建筑平方米的土地成本不足860元。摩根投资当时交付了15%的土地出让金,计5400万元,剩余85%的出让金须在180天内缴纳。
   按照最初的规划,摩根中心项目总建筑面积426730平方米,其规划的北京摩根中心A楼为高档办公楼,建筑面积约14万平方米,地上39层,是北京亚奥区域的最高建筑;B楼为19层超五星级酒店,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内设200余套豪华客房及总统套房;C楼为三幢高19层的公寓,定位为176套顶级公寓,建筑面积约23万平方米。
   建设过程很不顺利。2003年奥林匹克公园总体规划方案确定之后,摩根中心的白色长条造型和3倍于“水立方”的体量被认为“十分刺眼”。北京市规委提出修改设计规划,摩根投资多次修改方案后才得以通过。
   但设计更改后,原建筑面积在42.67万平方米的基础上缩减了1万平方米。摩根投资据此向国土局要求降低大约1200万元土地出让金,却未获答复。此事随后被搁置。
   资金并不丰厚的摩根投资,与建筑承包商北京建工集团也争执不断,致使工程开工不久,即于2003年11月一度停工。这个“北京第一烂尾楼”,更引来多方觊觎。
   2004年,国土资源部下发有关“停止经营性土地使用权协议出让”的规定,要求各地在2004年8月31日前将历史遗留的协议出让问题处理完毕,从当年8月31日起,将收回开发企业手中闲置两年以上的土地,史称“831大限”。文件颁布后,摩根投资先后派人、发函与北京市国土局协商,愿意按照原来合同交纳全部土地出让金。这一要求遭到拒绝,理由是摩根投资与施工单位在工程款上有仲裁纠纷。
   一年后的2005年10月,北京市国土局以未在约定的期限付清全部地价款为由,宣布收回摩根中心等七宗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此时,摩根中心项目的公寓和酒店主体结构建筑已经基本完工。
   2006年1月5日,摩根投资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关于解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通知》。此案被舆论称为“北京第一土地回收官司”。摩根投资最终败诉。2006年1月13日,北京市国土局联手其他部门,亦取消摩根中心的立项、规划、建设和施工等许可证,摩根投资失去了对摩根中心的开发权。
   据称,期间摩根投资为挽回局面曾多方努力,郭文贵也找到当时主管城市规划、土地审批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希望政府改变决定。刘志华态度强硬,拒绝了这一要求。
   2006年5月22日,摩根中心以“朝阳区大屯北顶村项目”的名义重新进入土地市场招标。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的信息显示,招标底价为9.91亿元,包括地价和地上建筑价值。最终,北京首创集团与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17.6亿元将其收入囊中,并更名为“辉煌中心”。
   但仅半个月后,风云突变。2006年6月9日,刘志华被中央纪委“双规”。6月16日,接手摩根中心的首创董事长刘晓光,在首都机场被中央纪委工作人员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带走;不久,北京奥运工程副总指挥金焱也被“双规”。
   人们很快得知,刘志华落马是摩根投资被逼到墙角后导演的一幕复仇剧。郭文贵举报刘志华“权色交易”,收受外商巨额贿赂,插手重点项目,非法为公司做贷款担保及批地黑幕等诸多问题。“扳倒”这位主抓“一号工程”奥运会建设的副市长的,是一盘长达60分钟的录像带。
   尽管属于“自卫反击”,北京政商圈仍然第一次见识了郭文贵一剑封喉的狠辣。多位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刘志华被偷拍,即为郭文贵动用特殊手段所为。这盘录像带经由相关部门特殊渠道,直接递进中南海,高层领导震怒,当天晚上即召开会议,责成中央纪委火速查办刘志华。调查结果也表明,5月22日的重新招标,实际在刘志华的操纵下,变成刘的一名情妇借首创集团旗号对摩根中心项目的豪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