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川普如何将美国带上通往独裁之路]
shenmecaishiminzhu
·亲历者:随意抓捕 严酷监控 新疆成大监狱
·河南省镇平县:因租房给维吾尔人被拘留罚款
·联合国一委员会要中国回答数百万维吾尔人被“再教育”问题
·联合国指控百万维族人遭关押 中国否认
·中共在UN回应民族歧视问题 宣称西藏人民很幸福
·美主流媒体谴责中共新疆迫害穆斯林
·港公民团体集会抗议北京对新疆维族严酷打压
·美国会联名信 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陈全国
·美17名议员连署 要求制裁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等侵害人权官员
·中共将打压维吾尔人行动扩展到境外
·香港16个团体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严酷打压维族
·联合国报告称百万维族人遭囚 中国驳斥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jkerry博客:写一写这个川普被“弹劾”的可能性
· 特朗普的法律顾问将辞职
·川普最大威脅不是穆勒?哈佛學者:是紐約州檢調
·民主黨撂話:如勝選… 強力查川普
·法律分析人士:总统不当行为往往通过政治手段解决
·特朗普总统会被弹劾吗?
·弹劾言之过早 川普强势时代可能成过去
·川普会否被弹劾关键要看2点
·爆川普与女管家有私生子 曾任大厦门房
·川普大帳房獲檢方豁免 「因為管錢的知道最多」
·爆川普與女管家有私生子 門房「封口協議」解約
·川普发推:唯一做错的就是赢得总统大选
·被连捅两刀后,川普做了这个决定
·效命川普40年的 “超级大鱼”也反叛了
·柯恩与川普决裂 恐抖更多内幕 杀伤力大
·特朗普前财政亲信以赦免权为条件接受配合调查
·华尔街主管:川普若下台 股市一飞冲天
·特朗普穷追猛打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
·自己辞职就输了 塞辛斯要逼川普开他?
· 那位满嘴跑火车的美国总统最近遇到了大麻烦。
·川普总统之位悬了?美国政局风向突变
·瑞典200多名新納粹主義者示威
·瑞典9日大选 极右派恐更上层楼
·美国民主党没长进 又想靠假新闻取胜
·库德洛爆料中美谈判仍在继续:中国未达要求
·美大法官候选人拒对《排华法案》表态
·美高官匿名发表反对言论 川普:或有四五人
·班农谈白宫“内鬼”:这就是对特朗普的“政变
·曾提供希拉里黑料 通俄中间人传身亡
·白宫官员被川普吓坏 1天向医生求助2次
·《恐惧》:又一本让特朗普愤怒的书讲了些什么
·纽时登匿名投书攻击特朗普引发舆论两极反应
·7度点名 欧巴马助选痛批川普“民主的威胁”
·美国代表团:克里米亚公投是人民意愿的合法表达
·伊万卡•特朗普道出了撰写关于总统的文章的叛徒姓名
·离开共和党? 内州参议员推文批评川普
·俄女被指曾出卖肉体 换取渗透共和党?
·「内鬼」匿名文章 CNN:作者可能是伊万卡和老公
·匿名文章水落石出 伊万卡识破白宫内鬼
·真的有深层政府 让川普危机扩大?
·发匿名文章搞川普?白宫高官纷纷表态
·传马蒂斯可能走人 川普正在研究
·白宫中南海为何都有“内鬼”
·从“魔鬼作坊”中拯救美国
·特朗普会被他的同僚罢免吗?纽时刊文解读
·川普促司法部长调查 揪出匿名投书作者
·特朗普激烈回应《纽约时报》匿名文章
·通俄调查期间说谎 川普前幕僚判刑14天
·特朗普抨击纽约时报匿名评论 白宫高管纷纷否认是内鬼
·抓匿名投書者 白宮掌握可疑名單12人
·川普吁司法调查匿名者 或对纽时采取行动
·究竟谁是白宫内部的“神秘撰稿人”
·前“国师”班农:再不分钱美国要闹革命
·川普抨击纽约时报匿名评论
·内鬼抨击川普 CNN:作者或是伊万卡夫妇
·《恐惧》:又一本让特朗普愤怒的书讲了些什么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特朗普前竞选团队成员作假证供 判囚14日
·匿名美高官投书纽时 川普彭斯等斥其懦夫行为
·特朗普前竞选经理8项罪名成立
·非獵巫! 穆勒最樂的一天 川普最糟的一天
·川普总统最糟糕的一天:律师认罪,竞选主席有罪
·陪审团判定马纳福特8项罪名成立 特朗普表遗憾
·特朗普前私人律师柯恩向法庭认罪 稱受指使支付掩口費影響大選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多事之秋 中国的两个好朋友突然翻脸
·老朋友反水!基辛格劝川普如此遏制中国
·支持度超川普 伊万卡想当美国女总统?
·白宫高官匿名在纽时发文章抨击特朗普
·美国高官匿名文核心爆料: 联手推翻特朗普
·4年等待 马航MH370终极调查报告周一出炉
·白宫上下大乱 幕僚急问写到谁
·经常贷款给川普家族 标志银行遭调查
·贸易战“打醒”中国或“打败”中国?
·菲中若开发南海 菲:至少要拿60%利润
·写特朗普的新书被视为对白宫杀伤力超前,白宫反驳
·不惧美俄走得近 中国有筹码对付俄罗斯
·阿嘉仁波切:中共只有一个宗教,就是共产党教
·美参议院再召科技巨头作供Google竟「抗旨」
·美非裔女议员打败10届元老胜选痛批川普
·水门事件调查记者新书爆白宫像疯人院
·不再养懒人!川普再发话:都找工作去
·特朗普为何颠覆日美珍珠港和解?
·全球反独裁联盟:全面否定中共合法性的声明
·美驻UN大使批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未帮巴勒斯坦人做具体事
·《纽约时报》匿名高官述评:特朗普损害国家利益
·中国大使:别误判中国 中美仍在一条船上
·德最高情报官:中共收购技术威胁国家安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如何将美国带上通往独裁之路


   川普如何将美国带上通往独裁之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0日 转载)
   http://boxun.com/news/gb/misc/2017/03/201703200556.shtml#.WM8Dp9IrKvE
   

    来源:大西洋月刊
   
   
   
   
   
    一个充满着争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AFP/VCG)
   
    对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有人喜欢有人却非常讨厌。人们对他这四年的执政也有着各种期待。《大西洋月刊》资深编辑,智库“政策交流”主席,2001-2002年任小布什总统的演讲稿撰写人大卫•弗洛姆(David Frum)就对特朗普未来的四年执政做了一次大胆猜测。他在《大西洋月刊》2017年三月刊撰文Why Trump Needs an Enemy How to Build an Autocracy,文中他将时间调至四年后,站在未来回顾特朗普的四年发生了什么。本文为《大西洋月刊》的官方中文翻译版本,题目为《美国:通往独裁之路》。
   
    这是2021年,特朗普总统即将宣誓就职连任。这位第45任总统在过去的四年间明显地衰老了许多。在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中,他极度依赖于女儿伊万卡的搀扶。
   
    但是他很幸运,无需大力竞选来谋求连任。他一直是位广受民众欢迎的总统:利用大减税,大开销,大赤字成功地玩了个老套的经济扩张魔术。特朗普任期内,工资——尤其是没有大学文凭的男性的工资——有大幅度的增长,即使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已经开始侵蚀这项增长带来的实利。这位总统的支持者们赞许他限制移民的政策和特朗普工程基建计划。
   
    与此同时,来自该总统的批评者们的抗议和抱怨却难以找到听众。参议院对于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俄国黑客入侵的调查陷入没有结果的党派争吵。对特朗普涉嫌公私利益冲突问题的担忧激发了华府争论但从未得到美国公众的广泛关注。对“特朗普工程”及其它项目中的舞弊行为和自我交易的指控也同样为人们所不屑一顾。特朗普总统定期在推特上发布新工厂开张和大招工的通告,一再重复“我给你们带来了工作。”选民们似乎很相信他的话,也很感恩。
   
    多数美国人凭直觉感到他们的总统及其亲属在过去的四年里越发暴富了。但是关于贪污受贿的传闻很容易被漠视,因为特朗普从未公布他的税表,无人知晓真相。
   
    再说,难道不是人人如此吗?就在2018年国会选举的前夜,“维基解密”公布了民主党主要议员们数年的投资报表,显示他们的投资回报长期以来一直都高于大盘。随着对内线交易和裙带资本主义的指控四处充斥,公众陷入厌倦与愤世嫉俗之中。共和党继续控制国会两院,而特朗普的忠实追随者们将他之前的领导者撂到一边。
   
    商业界早早地接受了教训。据报道,一次在特朗普一条愤怒的推文导致他公司的市值暴跌数十亿之后,这位总统曾对他的一位主要联邦承包商说,‘你是来为我干活的,不是来批评我的。“聪明的商业界领袖们于是开始把任何好消息都归功于特朗普的个人领导力,同时避免任何可能引起总统或其家庭成员不快的言论。
   
    媒体也已变得对特朗普明显地友好得多了。其时,AT&T与时代华纳(Time Warner)的合并已经推迟了一年多,在此期间时代华纳旗下的CNN加倍努力地尝试着满足特朗普对”公平报道“的定义。根据与司法部达成的解决反垄断控诉的协议,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经出让了他在华盛顿邮报的股权。这家报纸的新主人——位于斯洛伐克的一个投资者组织——关闭了该报的印刷版,将报纸的重心转移到对都市政治和生活方式的报道。
   
    同时,社交媒体上谣言疯传,日甚一日。有些人信,有些人不信。要弄清事实真相很费功夫。
   
    当然,没人废除宪法第一修正案,美国人照旧可以直言不讳——只要他们能忍受自己的脸书和推特时间线上留满来自挺川网喷大军的污言秽语和疯狂威胁。不想与喷子打交道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地转移到诸如Snapchat和Instagram之类不大涉及政治的社交媒体。
   
    对特朗普持批评态度的媒体仍旧能找到精英听众。他们的调查仍旧能获得普利兹奖;他们的记者接受邀请去参加关于腐败、数字化新闻的标准、北约的终结、民粹威权主义的兴起等问题的焦虑不安的讨论会。然而不知为何,所有这些热切的努力与美国政治越来越不相干。特朗普总统通过他的推特帐户直接与人们交流,将他的支持者引向福克斯(Fox News)或布莱巴特(Breitbart)新闻网上对他有利的信息。
   
    怨也罢,忧也罢,与四年前相比,这个国家在许多方面的变化比人们害怕的或希望的都要少很多。不管共和党人的计划如何雄心勃勃,与大多数人切身相关的美国社会福利制度在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内基本没变。预料中的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的浪潮从未真正发生。数目庞大的非法劳动力仍然滞留在这个国家;双方的默契是:只要这些移民避开政治,保持低头闭嘴,没人会大费周折的去找他们。
   
    在大多数州里,非洲裔美国人、年轻一代、以及新入籍的移民感觉投票越来越困难。但尽管有很多关于民权倒退的说法,美国的大型企业仍然在追求录用员工的多样化。同性婚姻仍然是这块土地上的法律。美国人说”圣诞快乐“不比特朗普就职前多,也不比那时少。
   
    人们开玩笑说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局监听他们,但他们并不十分认真;毕竟,今天的色情短信在美国并不比四年前少。不过,在黑客攻击和信息泄漏——尤其对于那些政治上直言不讳的人——不断发生的这些日子里,在你的电邮或电话里说话小心一点毕竟是有益的常识。什么时候政治不曾是肮脏的生意?什么时候有钱和有权的人不是想怎样就怎样?聪明的做法是对政治言论充耳不闻,各人自扫门前雪,享受一个相对繁荣的时代,把问题留给喜欢惹事生非的人。
   
    宪法是一台”自动运行的机器“,在1888年的一次演讲中,詹姆斯•罗素•洛艾尔(James Russell Lowell,本刊创始人之一)对这种美好的假设提出了异议。事实上洛艾尔是对的,权力分立制衡是一个比喻,并不是一种机制。
   
    上文设想的情形,和下文将要描述的所有情况,只有除唐纳德•特朗普以外的很多人都让其发生,才会变成事实。
   
    如果公民个人和国家官员做出正确的决定,这些情况就能够被制止。这里讲述的故事,如查尔斯•狄更斯的”未來圣诞幽灵“一般,不是将来的必然,只是一种可能。其他路径仍然开放。美国人民将要决定这个国家所要走的道路。
   
    任何一个社会,甚至如美国这般富有和幸运,都不能保证一个成功的未来。当美国先辈写下”永恒的警惕是自由的代价“等字句,绝不是为了给未来汽车保险杠贴纸提供陈词滥调。他们生活的世界是一个以威权为常态的社会,那时的统治者惯于把国家的权力和资产占为己有。
   
    今日,社会政治权力的操作固然与当年不同,但是也许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迥异。拉里•戴蒙特(Larry Diamond),斯坦福大学的一位社会学家,把过去的十年描述为”民主衰退“的阶段。在世界范围内,民主国家的数量在减少。在很多尚存的民主国家里,治理的质量已然下降。
   
    2010年以来的匈牙利是一个先例,也给未来的政治强人提供了蓝图。匈牙利是欧盟成员国,也是欧洲人权公约的签署国。它有民主选举,互联网无须审查,然而它已经不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
   
    这种政权过渡一般是非暴力性的,甚至经常缺乏戏剧性。持不同政见者并没有被杀害或者监禁,虽然其中很多人会受到建筑检查和税务审计的骚扰。如果他们在政府做事,或者服务于某些可以被政府施压的公司,表达自己意见就会面临失业的危险。尽管如此,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移民出境,有资产者也可以把财产带走。
   
    一天又一天,政府运作依赖诱导多于恐吓。法庭充斥着政权的盟友,并且对这样的盟友宽大为怀。政府的朋友以高价承包国家的合同,也能够从中央银行以很优惠的条件借款。局内人因为这样的偏袒越来越富有,而局外人因为整个经济的下滑而受苦。有一个精明的观察者最近从匈牙利访问回来,告诉我说:“现代国家的控制者与其说是受益于以权力迫害无辜者,倒不如说是受益于以权力保护有罪者。”
   
    匈牙利的奥班•维克多,已故的前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与南非的雅各布•祖玛全部将他们的国家由自由民主制变为盗贼统治。世界范围内,民主正在丧失阵地。
   
    维克多•欧尔班(Viktor Orbán)总理对匈牙利的统治仍然需要依靠选举。这些选举多多少少还是开放和自由的——至少在选票统计的意义上是准确的。但是选举并不公平。选举人制度的游戏规则使得在台上的掌权者明里暗里得益;独立媒体在政府压力下失去广告收入;每年越来越多的媒体机关到了政府的合作者手中;面对坏消息时,政府巧妙地制造无穷无尽的争端来维持民众支持,使得文化上保守的匈牙利人感到被自由主义者、外国人和犹太人误解和伤害。
   
    民主渐行渐远的类似情况也在这些国家发生:纳尔逊•曼德拉继承者统治的南非,暴徒盗犯乌戈•查韦斯掌权的委内瑞拉,以及大开杀戒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管辖的菲律宾。在波兰,类似的变化正在开始。如果法国民族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当选总统,那么法国也难逃命运。
   
    在伊斯兰世界之外,二十一世纪并不是一个以意识形态主导的时代。十九世纪宏伟的乌托邦愿景已经不再风行。二十世纪噩梦般的极权主义试验项目也被推翻或者分崩离析,只剩下如古巴和北韩等过时的残余。如今在世界传播的是一种压迫式的盗贼政体。领导人的动机已经不再是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等疯狂“理想主义”,而是贪婪。这样的统治者减少了对恐怖手段的依赖,转而利用对规则的扭曲,对信息的操纵,以及与精英的合作。
   
    美国不容置疑地拥有一个非常牢固的民主制度,然而没有一个人类的设计能防止所有的篡改,更不用说宪政民主。美国制度中有很多功能,能够非常强烈地抑制滥用职权:联邦政府内的权力划分;联邦和各州政府之间的职权分工;联邦机构以其独立性自豪;司法制度庞大,复杂,并有能力抵抗不当的影响。
   
    然而,美国制度也有容易被攻破的脆弱性。虽然其存在已为人熟知,却不会由此减弱其危险性。在这些弱点中最高危的是对掌握巨大的权力的总统私德的依赖。英国总理如果失去议会多数的支持,会瞬间失去权力。然而另一方面,对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制约,最重要的是其本人的道德规范和服务公众的精神。如果缺乏这些素质的人物当上了总统,会是什么后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