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27) 《南风窗》冲击波
    
     自从当选为人大代表后,姚/立法大胆直言,默默行事,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出名,出大名。
   
     2001年7月1日, 《南风窗》以封面文章的形式,隆重推出记者陈初越采写的长篇报导《为人民呐喊──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参政传奇》,全景式展现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为董滩村农民、穷苦百姓和选民的利益奔走呼号、不畏权贵的参政故事。

   
     《南风窗》是我国发行量最大的政经类杂志之一,在杂志每一页的左上方,都醒目的标着这样一行字“一份有责任感的杂志”。
   
      在这期杂志上,同时刊发的报导还有《沈阳腐败窝案浮出水面》,说的是震惊中国的沈阳市长慕绥新和副市长马向东的腐败问题;《神化的王志东和坚硬的新 浪》,报导轰动IT界的CEO王志东从新浪出局的重大新闻事件;《港人西进》,探讨香港企业界到中国西部发展业务,政府能否为履行合约提供法律保障的问 题。
   
     这三篇报导所涉及的新闻事件,在当年都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几乎占据了中国大多数政经类平面媒体的重要版面。但是,《南风窗》却将最重要的版面留给了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一个读者从来没有听说过、来自小地方、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在两万多字的报导篇幅后,《南风窗》还刊发了激情澎湃的记者手记《关于政治家的期待》。
   
     记者以前从未见识过象姚/立法这样一位“狂热”的人民代表。
   
      某些人大代表给人的印象只是在“握手、拍手、举手”,而且只是“会议上的代表”。但姚/立法当选两年多来,却是在不断地视察、不断地调查、不断地建议。 他用得更多的是他的脚,他的口,他的笔和他的心。他的思想和行动不是关于某种仪式、某种礼节,而是关于广大的生活的真实。所以他发现了这么多缺陷和苦恼, 触及了这么多的伤疤和疼痛。
   
     这个雷厉风行、言辞犀利的人,不间歇地穿梭在潜江的学校、政府、街区、乡村。他的身影和言论不免使一些官员感到不适与害怕。他是在努力,把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代表的一切权力都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他是记者见到的唯一一个每年定期向每位选民亲自交上文字述职报告的人大代表。作为向选民汇报的日常方式,他还在居住的潜江电大院内的告示栏上,将他的各 种调查、建议案和政府的相关回复进行公布──这些告示经常被人授意撕掉,他就索性自己准备了一个大牌子张贴,然后在选区内巡回展示。他这种近乎“原始”的 宣传方式却赢得了选民们热烈的支持和尊重。
   
     他的家并不宽敞。他却腾出一间屋子作为工作室,里面堆满了他这些年自 费订阅的人大工作类刊物、政府文件、选民们写给他的信。在这里,他编录了不下数十种关于选举、关于村民自治的材料,自费印刷后,散发给有需要的选民和村 民。在董滩,记者看到,这些薄薄的材料被农民们珍藏在箱子里。
   
     他的行事作风是不讲情面、穷追猛打。他看来不属于 鲁迅所说的那种“容易健忘的中国人”。有关部门数年前的错误,只要没有得到完全的纠正,他就要不断地反映、追究,并在一年一度的市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来鞭 打、诘问,或将之放到公众视野里去让大家评判。他的字典里好像没有“姑息”这个字。他好像从来不懂种种势力平衡、利益交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类微妙然而 腐朽的官场原则。
   
     他对《宪法》和《代表法》《选举法》《村民组织法》的熟悉程度令人吃惊,就像它们是自己身体和 血液的一部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对于一些人,只是可以不假思索 地流利背诵的两个判断句,对于他,却意味着一切认识的核心和血管里的力量。这种近乎单纯的态度,却往往能撕破种种复杂的假像,把握所有问题的重心。
   
     2001年这个夏天,记者和他相处的时日里,无论在街头,或是小饭馆里,常见市民热情招呼“姚代表”,并径直前 来陈述生活里遭遇的不公;和他一道赴当地农村采访,村民们听说是“姚代表”来了,纷纷捧上鸡蛋羹以待;和他一道乘坐出租车,一些司机无论如何不肯收“姚代 表”的钱。记者深深感到了人民对他们推举出来的代表的真切拥护、爱戴。姚立法以他的实践,使“代表”这两个字,在潜江重新成为包含着亲切、爱戴和巨大力量 感的称谓。
   
     那么,中国会有多少像姚立/法这样的人?
   
     记者这么问姚/立法时,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像我这样的人,很多。
   
     关键是,很多这样的人还没有被选入人大,还没有被选入政府,没有机会向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去展示他们的无私、正直 和敏锐。所以,我们不妨对选举制度的设计抱以更高的期待和要求,使它更准确、更诚实,减少“遗珠之憾”。并且,我们也要意识到,我们不能再将人大代表的头 衔仅仅视为某种荣誉的慷慨赠予,而应使之成为巨大责任感的载体,把它赋予有着宽广政治视野和强烈社会良知的人。
   
     不仅如此。促成一种良好的政治氛围,应当说,不仅是政府和政邪党的责任,更是每个选民的责任。所谓选民,就是人 民,就是在投票箱前对政治之美恶妍媸做出终极评价的人民。每个选民都可以决定手中神圣一票的去向,进而决定某位官员政治生命的开展或终结。但很多时候,选 民们却对自己的力量漠然无知,当他们指责政治的不良时,却不知道,正是自己对政治原则的无知、对政治实践的冷淡,使珍贵的选票不能凝聚向真正能够为他们负 责的人。
   
     姚立/法在1998年当选之后,很多人找到他,诚恳地说:我也一直欣赏你,却没有投你的票,因为我本以为你是选不上的,所以还是把票投给了正式候选人。但下一次我不会这样了,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选举的真正力量。
   
     所以,政治不是我们能够置身其外去赞美和批评的东西,不是悬在每个人头上无法改变的东西,每一个人,不论他意识 与否,其实都在为一种政治的形成发挥影响。姚/立法12年竞选人大代表终于成功这件事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它证明了:每个平常人,只要洞察了政治力量的本 源,便都能有意识地改善他所处的政治环境,并可能成为一位优秀的政治家。
   
     也许有人要说,“政治家”三个字太高了,不宜妄用,实际不然。
   
     传统的中国人喜欢把公正、清廉、有魄力的政治人物比作“青天”,甚至称为“太阳”,这样,就把那位政治人物变成过于遥远的神圣和人间稀有的罕物。人们祈祷和等待他的出现,却不知只要靠社会全体的自觉培养、个人有意识的争取,这样的“人中之龙”就能够源源产生。
   
     中国是不能只有一位或几位政治家的。正如中国不能只有一位或几位作家和科学家。中国需要成千上万的政治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全国和地方的最高权力机构,应当是充满政治家的场所。那么中国至少应当有300万名的政治家,遍布我们的城乡。
   
     什么是政治家?我想,政治家一点儿也不神秘,他们就是真诚地信仰政治的最高道义准则──即人民至上原则──并愿意为此在他力所能及的领域里,倾注一生心力,不懈践履、为民请命的人。
   
     2001年7月1日,报导刊发的日子,恰逢中国共产邪党80岁生日,新世纪来临后的第一个生日。
   
     这篇报导象是一个负责任的媒体献给邪党的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把国人关注的目光吸引到了一个代表着全世界数量最庞大的人民、却一直默默无闻、几乎被人民遗忘的人大代表群体。
   
     这一天,从《南风窗》的封面上,全国各地的读者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人大代表形像──头发支棱、双眼圆睁、面容清瘦、神情急切。这个人就是姚/立法。
   
     一夜之间,姚立/法名动公卿,誉满江湖。
   
     “你出名了。”我用一种审慎的目光看着姚立/法。
   
     姚/立法开心地笑了,笑得像个大丰收后的老农:“是啊,出名出大了。我真的没有想到。”
   
     “出名好吗?”
   
     “当然好,”姚立/法毫不避讳,一脸坦白,“人大代表就应该出名。名气越大,认识的人就越多。如果谁都不认识你,怎么能叫人大代表呢?我看,至多代表自己。”
   
     《南风窗》出现在潜江市街头报亭的当天下午,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喜欢读书买报的潜江人吃惊的发现,几乎所有的报亭都没有哪怕一份报纸和杂志卖。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原来,报刊杂志全部被潜江市文化局文化市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没收了,理由是各个报亭没有办理报刊杂志经营许可证。
   
     事实上,承包报亭的经营者,几年前都向政府交过几万元的承包费用。该交的钱交了,卖报纸卖了好几年了,从来没有什么部门督促过要去办什么手续。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有这么一出。
   
     最终,由于姚/立法的努力和一名省人大代表的过问,《南风窗》没收事件才告一段落。卖报的人在交几元钱办完手续后,政府部门将没收的杂志归还给了报亭。之后,刊发报导《为人民呐喊》的《南风窗》杂志,才得以和潜江市老百姓见面。
   
     这边,市文化局的工作人员四处收缴《南风窗》;那边,一个由潜江市市委专门成立的“姚/立法工作组”也正忙碌着起草一份官方文件,反映《南风窗》的报导严重失实,并强烈要求清除失实报导带来的负面影响:
   
     1.《为》文给潜江市委市政府的工作带来阻力,伤害潜江在全省、全国的形像,不利于潜江地方经济的持续发展。目前,《为》文的负面影响有扩大化的趋势。
   
     特别是中央两大媒体还在关注《为》文。我们请求省委宣传部报告中宣部,像《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说明真相,尊重新闻的真实性,加强潜江的正面宣传。
   
     2.《为》文虚构情节,捏造事实,大肆炒作,过份拔高个人形像,否定地方邪党委和群众的作用,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表现,严重扭曲了潜江的对外形像,损害了邪党委、政府的威信。
   
     我们请求省委宣传部与广东省委宣传部协调,责成刊登这篇失实报导的《南风窗》杂志对照《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对待失实报导“主动承担责任,及时更正”:责成《南风窗》杂志社对偏听偏信采写严重失实报导的记者陈初越进行严肃认真地批评教育
   
     这份文件洋洋洒洒近万言,对《南风窗》的报导持彻底的否定态度,把一篇旨在弘扬人大代表宪政精神的报导,说成是严重扭曲潜江市对外形像的负面报导。
   
     尽管采取了一系列“安全保卫”措施,潜江市有关部门担心的状况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一份疾言厉色的官方文件,根本挡不住众多媒体记者对姚立法现象持续不断的报导热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