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尴尬人遭遇尴尬事打上法庭衝突]
橘绛轩
·與文貴先生及寰球參與爆料革命戰友共勉
·九十一號文件將適時在各國遍地開花
·
·臺灣人民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文貴寄語中共回頭是岸
·央行降準內貶外升
·百年轉型試驗
·外郭內崔
·瘟疫
·轉型試驗
·夢國宇宙之首
·川普大叔敢做敢為
·華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國孝子一審被中共判死刑
·中共之號稱七十四國家免签是假
·海航所有之資產悉數來源於銀行貸款
·砸鍋偽類一八年暴露一九年潰敗立竿見影
·文貴海外爆料春晚將在中共頭上亮劍引人矚目
·理應長江後浪推前浪萬勿一代更比一代娘
·中共詭計作惡自戕加拿大必果斷應對
·美智庫學者呼籲與中共經濟脫鉤
·天问你愛祖國可祖國愛你嗎
·對她而言國家就是地獄
·尊者達賴絕密視頻
·春天撲面而來
·政事小哥
·米娜
·一夜變天
·羅傑斯通被捕
·中共搞垮委内瑞拉
·文貴爆料奮戰中共邪魔
·加拿大解雇駐華大使賣價廉
·隔空喊話釋放善意為國民盡責任
·乙亥年文貴班農凱琳看春晚如期播出
·澳洲拒絕黃向墨入籍申請並取消永居身份
·七年前的二月七日王立軍教授叛逃美國領事館
·二零一七年中共策劃之遣返文貴三招遭到徹底慘敗
·鋼鑼灣書店員工被綁架何頻乃出賣桂敏海原兇
·穆勒調查川普之通俄門終以子無虛有結案
·文貴不搞組織之手法讓中共極不適應
·賄賂和腐敗是華為全球商業模式
·中共控制全世界的秘密武器
·人民幣對內實際大貶值
·中國式終結象豬瘟
·海航收買明鏡
·召忠谶语
·對月
·大喝十聲
·預言正在兌現
·普天之下百姓代價
·社會主義的末日不遠了
·紐西蘭飛北京客機被拒入境
·郭文貴緊緊地捏住了中共的卵蛋
·與共產黨鬥要智慧耐心不能只博眼球
·每屆總理都會給人民許下一個莊嚴的承諾
·文貴慈母意外获悉兒子被關悲傷過度不幸離世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以腐敗行賄欺詐罪名被起訴
·凱爾巴斯強調不要買中國股票因大陸沒有法治
·王岐山不穿牛皮夾克王岐山會穿人皮夾克
·分明是十四
·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袭屠殺事件
·美國的賣國賊已經浮出水面
·美國給德國出的選擇題
·人大代表奇葩提案
·國內民眾之聲
·滅掉中共
·捷報
·非死不可
·所謂西方勢力
·越南裔德國副總理
·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
·中共已經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中共榮登迫害人權報告世界榜首
·戰神文貴服喪三七浴火重生視頻忠告
·郭文貴揭示緣何中美之貿易談判需要百日
·中共詭計是把黨國家人民捆綁一體反黨即反華
·感謝班農和文貴感覺有使命的人相遇如天雷撞地火
·美將行政立法禁止保險養老基金投資中共國企
·蘇聯的幸福指數世界最高美國是人間地獄
·闖入川普總統海湖莊園的中共女間諜
·中國軍方挑釁不會贏得臺灣民心
·加被列易遭毒品洗錢國名單
·中國大陸沒有司法公正
·中共使出渾身解數
·春日遊大阪城
·京都印象
·箱根
·橫濱風呂
·君錢如今在否
·祉園八阪社金閣寺
·周有光言從世界看中國
·文贵警醒了懵圈儿的美国人
·秘密帝國披露趙小蘭家人的企業
·印在日元上的人物沒有一個偉大領袖
·斷掉全世界輸送給中共的財路華爾街已醒
·高喊打倒共產黨廿二萬八港人遊行反逃犯條例
·叁弟拜訪長兄在貳哥原有的地盤上結果麽也沒撈著
·郭文貴與龔小夏五四直播揭開了斷播門的黑幕
·再怎麼垂死掙扎也無濟於事共產黨完蛋了
·擊節拊掌郭文貴五月十日的這段直播
·孟建柱私生子劉特佐被正式起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尴尬人遭遇尴尬事打上法庭衝突

   長週末我們全家與鄰居老秦家和小趙家坐在鴛鴦火鍋旁邊喝酒,推杯換盞的空閒裡,聊起了初到澳洲的趣事。不知是肉香還是酒好,抑或是兩者得兼,一個話題的觸動,腦袋裡面的一個記憶的小盒子的鎖被打開了,我竟然想起了上法庭打官司的往事。

   

   飛抵澳洲之前,先生在網上使用GOOGLE的地圖查過悉尼的各式住宅。當一個個標準的HOUSE出現在電腦螢幕上時,我們著實吃驚不小。寬寬大大的一個院子,四周圍都是草坪花園,正中間一個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的房子。“三更半夜怪嚇人的,會不會太安靜呀!”先生問我,我盯著螢幕,好半天都沒有說話。左右移動著滑鼠,用偵探一般的眼光去觀察分析,仔細打量著HOUSE周圍與鄰里之間的間架和距離, “不用擔心,一定會養著狗看家護院的! ”我沉著的對先生說。

   果不其然。

   

   CAMPSIE的女房東家就有兩條狗。

   一條是黑狗。另一條,還是黑狗。

   

   我不喜歡黑貓,尤其是綠眼睛的,總是叫人想起午夜兇殺之類的事情。 但是我喜歡黑狗。無論毛髮的顏色深一些或是淺一些,如果要是個頭不是特別的大,還平添了一份惜惺惺的愛憐。

   剛下飛機的那個清早,我一進入悉尼就被滿天湛藍密密實實地圍繞,就被暖暖的夏日風情恣意的擁抱,就被濃郁的香花綠草熏倒。當胖哥把我們帶到CAMPSIE五街的房東家裡時,迎接我們的是張熱情洋溢的紙條:“歡迎你們來悉尼,我今天要打工,等晚上下班回來我們再聊。 ”初來乍到的兩個“老外”在胖哥的帶領下,把我們的新家裡裡外外仔仔細細打量了個夠。房間很長,後院很大,兩隻小黑狗歡蹦亂跳地撲上來,隔著玻璃門噠噠噠噠用爪子拼命地敲。高興且快樂的黑狗的影像,疊映在熱情洋溢的字條上。雖然尚未與房東謀面,但我心裡早已被一股暖意融和。

   晚上約莫十一點,女房東回來了。她看上去疲憊不堪,但是仍舊耐心的把規矩給我們詳細的講了一遍。租房子要按時交錢;磅金,也就是租房押金要提前支付;廚房的電源壞了,只能在後院用燃氣爐子起火做飯;因為是太陽能的熱水加熱器,洗澡淋浴動作要快一些,這樣大家都可以洗;電視在客廳,隨時可以看;打電話要寫記錄,市內和長途分開,並與另一個房客張欣欣和她本人共同分擔,等等。

   

   第二天一早,便有了那段“著名”的對話——有關五街是“雪梨第三條繁華大道”。若說CAMPSIE的五街是一條頗有南國熱帶情調的街道,我百分之二百的認同。但是逛過岩石區,港橋,情人港,走過喬治大道,伊莉莎白大道,彼得大道等等悉尼實景的我,對女房東的論斷實在是不能苟同。在得知她一九八六年就來澳留學,一九九六年通過了最後一批英語考試,一九九八年底才拿到永居身份;赴澳十三年之後仍然在唐人街做著一站就是十二三個小時刷碗洗盤子的工作,並且與不少博士碩士畢業生互為同事時,我深深地知道了要學好英語的重要! 需要在這裡著重強調的是,本人是從小念著批林批孔批孟“勞力者治人,勞心者治於人”的文章長大的,沒有對勞動的高低貴賤之分——自食其力比什麼都好!我觀察人,我對待人,看的是那顆藏在或高檔或平常衣服後面的心。

   

   我們之間的衝突是從做飯開始的。

   

   每天日上三竿,先生與我才起床,就是感覺困,成天暈乎乎的。胖哥說原因是桉樹的油精在空氣中揮發作怪,催人睡覺,初來乍到的新移民都會覺得這樣。再加上出國之前因為過度勞累,我一直在尿血,四個加號,醫生和父母都特別叮囑千萬要小心謹慎,因為把腎搞壞,年輕的我就一輩子全玩完了。第一次去買豬肉,臭哄哄熏得我想都沒想,就直接把肉倒掉。然後我就開始做雞肉,羊肉,牛肉吃,補一補虛虧的老腰。

   

   工程師出身的先生,搗鼓一下門外的電閘就修好了電爐子,這樣我就不用每天在院子裡左右開弓扶著兩個木板子擋在爐邊燉肉,因為後院的風向不定,吹得灌裝燃氣爐的火苗東竄西繞。沒想到女房東半夜裡回來聽說電爐子修好了卻極其不高興,勒令我們依舊在院子裡煮飯燒菜。兩條黑狗只要是聞見肉味,就超級的活蹦亂跳,在我和先生的腳邊蹭蹭嗅嗅,往返纏繞。我一向不知道女房東原來多長時間到加油站換一次燃氣,總而言之,我和先生天天在燉肉吃,也天天把懶得光吃袋裝餅乾狗糧的兩個小黑傢伙喂飽。

   

   然後衝突在不知不覺中升級。

   

   晚上看新聞,九寸的黑白電視經常有雪花閃閃。想一想我們是暫時的寄人籬下,哪裡能和北京的家裡比試——四口之家三台彩電,自顧自看節目誰也不打擾誰。女房東要去睡覺,

   順手就把可以調節明暗的燈的亮度擰到最小,然後“啪”的一聲將電視也關了,把正在直著脖子瞧世界的我們兩個閃在了客廳。一次還罷了,只要她在家,便經常如此動作。我們倆好脾氣,站起來再開就是了,只是在心裡有些嘀咕,怎麼了?

   

   因為女房東事先講過關於節約用水洗澡的事兒,有些磨蹭的我盡可能地加快了時間。而先生洗澡一向洗的快,水流也開的小。女房東換好浴衣,專門在浴室外面等著,總共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裡,她可以隔著磨砂玻璃門探看個四五次,敲一敲門,問為什麼還沒有洗好?一次還罷了,只要她在家,便經常如此動作。先生沒和她計較,擦乾了快出來就是了,只是一定要裹好,別走光!

   

   看著女房東早出晚歸挺辛苦,我身體稍稍緩過來之後也盡力而為地幫她收拾屋子,吸塵,割草,推垃圾桶,澆花澆樹。我高興地看著水龍頭滋出七彩的水花,落雨一樣地洋洋灑灑,後院在一片霧氣裡籠罩。女房東走過來,不由分說,捋起袖子擰緊了龍頭開關。“水澆多了,草會長得更快!”女房東終於開了金口。一次還罷了,只要她在家,便經常如此動作。我也累了,不想和她多說。只是一直晃腦袋,因為割草的人,全是我。

   

   大多數的日子裡,我們上網使用的是經過女房東首肯的電腦,先生是這方面的超級強手,所以幫助她重新格式化,殺病毒,整理電腦裡面的碎片和垃圾,甚至手把手教她如何登錄網站,查詢資料。要是我冷不丁地問上一句,先生老是說,一邊玩去,教了你多少遍也不會,豬腦啊。可是轉身換了她,耐心有加!一次還罷了,只要她在家,便經常如此動作。我能理解,不想與先生辯解。只是有點委屈,其實先生好多東西,沒教過。

   

   那兩個小黑傢伙啃著骨頭吃著肉,眼睛放光順著風長,我只要一到後院廚房,它倆就快活地前後跟著。儼然把我奉為新主人,成天翹著尾巴,拼命地搖。女房東一直就買同一種牌子的袋裝狗糧,兩個小傢伙到了最後根本就不吃狗糧了。

   女房東非說,是我把她養的狗慣壞了。

   我樂呵呵地看著她,不再沉默,第一次反駁了她一嘴:“讓你天天顿顿都吃同一種食物,你試試!”

(2017/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