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姜维平文集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姜维平
   
   韦石先生:


   你好!
   今天,你主办的博讯网转发我以前撰写的批评郭文贵的文章,题为《郭文贵最后的疯狂》,正如3月8日,你首次与郭文贵交锋时,一见面就胆怯地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一样,你一再向郭老板介绍我,是为了把战火引向我,这是一种不义,也是一种懦弱,我看了很厌恶。你应当知道,你多次会见过所谓的“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提供者,却避而不谈,把我和《财经》的胡舒立拿出来,摆到前台,令我不解,你如今承受不了压力,再一次把我的旧作置顶,又是你的失策。你也应当知道,笔者向来是保持中立的,在郭站出来讲话时,大家听到了另一面,经过核实,有可能观点会有一些改变,在他第一季和第二季的自辩中,听众们不能不承认,过去人们可能有一些不知情的秘辛,文人应当认真倾听,如果有错,就应当改正,你不是这么虚心,而是紧张慌乱地利用我的文章,再次做“挡箭牌”,使我对你非常失望和愤怒,我油然想起几件旧事,忍不住秉笔直书。
   
   虽然,我与你没有见过面,但我给你打过多次电话,还委托《开放》杂志老板金钟先生转赠你书法作品一付,与你这位办网站的老板比较,确实我的力量微薄,所做的只能是这些,但你呢,2009年,我初来加拿大,生活窘困,给你投稿,你给我邮寄一张20美金的支票,这是我赴加后至今,收到的金额最大的一笔稿费,我想起国人爱讲的一句俗话:打发要饭啊。真的,我很“感谢”你,我在贵网开设的博客点击上千万,为你网站增辉不少,但你再没付我一分钱稿费,我们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物质生活,你也好意思不花任何成本,用我的文章置顶,去转移和吸引郭老板的火力?你也太欺负人了。
   
   你的不义不止于此,《博讯》杂志在香港创刊时,你曾向我约过一篇稿件,但后来,你以“没有猛料”为由而不用,没付一分钱的报酬,我只好转到《前哨》发表,而你的杂志正是在刘达文那里发行的,难道你的杂志比刘达文办得好吗?一个守信和看重友情的编辑,是绝不会这样伤害他的作者的。再后来,你被章子怡控告,法庭要你举证,你又想到了我,你发函问我有没有章子怡与薄熙来的合影照片,我说没有。你想,你不够朋友,他人如何会帮你?再后来呢,你看流亡海外的某一位著名民营企业家,案件经过我的报道,命运有了一点转机,来了“关爱”,又打电话问我他的联系方式,我说不知道,你想,你对我不讲情义,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为什么一点悟性都没有?
   
   总之,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亦神交很久,让我坦率地说,你给我留下的印象不佳。自从你与郭老板直面舌战以来,经常在贵网开博客的有点文才和影响力的作者,没几个人公开站出来支持你的,其原因,不在于他们害怕,或赞成郭,而在于你自身,在于你的为人,据我体会,你是一个把钱看得过重的人,你太不讲义气了,你这次的被动“出丑”就在于这一点。我认为,人活在世上,不论什么党派,勿论左中右,就在于情义,重不重友情,决定人的一生的命运。基于此,我对你今天点到为止,有些事不想说,因为我怕伤及友人,你不要再拿我做“枪手”,去挡郭老板的“子弹”,你不经我的同意,不要转发我的文章,更不要用我的旧作去“忽悠”郭文贵。我既不想做你的“枪手”,或其他人的“枪手”,也不想介入中共的高层权斗,我只想表达由我自己判断所做出的评论,请你尊重我,否则,你会招来新的麻烦。总之,你不要把我和他人当成傻子。
   
   顺祝,笔健。
   
   
   姜维平
   
   2017年3月14日于多伦多。
(2017/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