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郝忠良:给《白毛女》伴奏一辈子才知受骗]
九剑博客
·原来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石涛评述】 江泽民自食其果难保家人
·多名法轮功学员 在中国起诉江泽民
·六四临近 “天安门母亲”谈26年伤痛
·官媒高调报导广东610官员被查 分析:江死穴被点
·起诉江泽民大潮渐起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5)
·【声明】谴责中共骚扰恐吓大纪元作者及家属
·美国密件曝光 揭8964凌晨长安街屠杀 向上万人开枪 组图
·官媒报导刘金国不再任“610”主任释信号
·九天剑:拯救?得救?没救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1)
·追查国际严正声明:起诉首犯江泽民!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普通民众实名控告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6)
·【微视频】刘金国公开卸任610主任的秘密
·新西兰外长屈从中共电邮曝光 国会议员谴责
·新西兰电台专访 揭中共活摘器官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2)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3)
·冉沙洲:全民诉江令打虎由胶着转为破局
·环环紧扣!国内形势已走到这一步(图)
·玉清心:广东阳江市610头目落马的背后
·追查国际:原政法委副主任承认活摘器官(17)
·六一儿童节--大宝、小宝的遭遇令人心痛
·直播:“六四”26周年香港大游行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4)
·【禁闻】内外呼应 诉江大潮滚滚而来
·央视掩盖的庆安枪杀案最新视频被曝光
·给国保大队的一封信
·震撼美国电视圈 《活摘》拿下皮博迪奖
·夏小强:诉江大潮将引发中国政局巨变
·遭冤狱十年 抚顺贾乃芝控告元凶江泽民
·“六四”视频:《广场上的鲜血.1989年
·“六·四”坦克辗人另一受害证人露面 方政:意义重大
·5月28日-30日大陆至少70人控告江泽民
·大陆掀诉江潮 学者:所有的人都应该支持
·大陆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福州市王秀琴、叶巧明母女 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历史今日】六四中共屠杀学生事件26周年
·法轮功学员诉江被迫害 追查国际追查责任人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 20图慎入
·【禁闻】诉江大潮起 大陆律师:令人鼓舞
·落马百“虎” 近半在迫害法轮功恶人榜上
·九天剑:绞灭江蛙倒计时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8)
·海外律师:江泽民犯国际公罪 全世界人都应控告
·震撼美国电视圈 《活摘》拿下皮博迪奖
·庆安公安局政委虐待律师恶行被曝光
·马克思成魔和遭天谴的内幕
·乔高:江泽民应该第一个被审判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发动迫害法轮功 海内外齐告江泽民
·诉江潮起 加国祖孙三代告江泽民
·鲍彤声援诉江大潮 :江泽民犯下反人类罪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9)
·揭秘中共神秘的迫害机构:〝610〞办公室
·胡锦涛清华同学遗孀控告江泽民
·王兰:起诉江泽民是中国人道德回升的起点
·【今日点击】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下)
·为法轮功辩护 一位大陆女律师的心路(上)
·逃美医生:精神病院沦为中共迫害人权工具
·【今日点击】周永康活摘器官罪行应公告天下
·优秀警官在兰州监狱遭殴打、辱骂、体罚
·【今日点击】周永康和习王有何政治交换被隐匿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春旺罪状公告
·央视伪造毕节4童遗书笔迹被揭露
·大陆诉江潮起 匡复正义良知 意义深远
·青岛书法家刘锡铜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近四千名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中国大陆近四千人诉江 控告书字字泣血
·大陆女律师声援诉江潮:律师介入影响更大
·“公审江泽民”标语在大陆大量涌现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声援告江 “一个大审判序幕开始”
·调查活摘器官 中共高官自曝证言
·张德江电话录音曝光 不否认江泽民下令活摘
·控告江泽民浪潮起 中共政法系统官员留后路
·高智晟:周永康应该被判“反人类罪”
·【今日点击】香港政改投票 大批亲共建制议员突离场 谁能说清?
·大比数否决假普选 港人向中共说不
·【禁闻】告江浪潮涌 中共政法官员寻〝后路〞
·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强卫、郭金龙外访 追查国际发通告追查
·大陆近万人控告江泽民 民众按红手印支持
·陈思敏:乔石与江泽民、周永康的不同结局
·大陆邮局副局长:欢迎都来邮寄控告江泽民状
·山东法院揭面具 当庭毒打辩护律师
·【禁闻】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增5000余人
·前外交官陈用林声援诉江潮 揭中共海外迫害内幕
·黑龙江一县142人控告江泽民
·河北三河正义律师为法轮功辩护 警察被震撼
·高蓉蓉在国际关注下遭虐杀 亲人控告江泽民
·追查国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的全国性大屠杀
·【禁闻】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波及上亿家庭
·起诉江泽民 让人间行正义
·绝无仅有 万人控告江泽民 律师们:应予立案
·万人告江 残忍的精神药物酷刑被聚焦
·诉江大潮高涨之际 人大审议宪法宣誓制度
·【禁闻】女儿失踪13载 老教授挂横幅促审江
·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郝忠良:给《白毛女》伴奏一辈子才知受骗


   
   

   
郝忠良:给《白毛女》伴奏一辈子才知受骗

   

   
   【大纪元2017年03月01日讯】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白毛女》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它被改编成歌剧、电影、样板戏唱遍全中国,至今很多中国人仍陶醉在其旋律中,不知《白毛女》原来完全是中共根据政治需要杜撰出来的。
   近年来,有大陆记者调查证实,人人恨之入骨的“恶霸地主”黄世仁,现实中为人良善,经常赒济邻里,在河北省平山县是有名的黄大善人。而所谓的贫农“杨白劳”因为染上赌瘾毒瘾,家业衰败,无力偿还赌债时,是黄世仁借给他大洋,并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儿喜儿。杨白劳外出躲债,最终误喝卤水不治身亡,又是黄世仁厚葬了杨白劳,并收养了喜儿。
   
   据中共党史资料,抗战期间的“土改”并不顺利,“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为了消灭地主阶层,为抢劫财产制造舆论,1945年,经历整风运动的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一些人,在院长周扬指示下创作了《白毛女》。据说毛泽东亲自示意,戏的结尾要反映中共政策的转变,即“土地要分掉,黄世仁要枪毙”。
   
   据有关专家(如《剑桥中国史》)保守估计,中共的土改杀死了二百多万“地主”,而其子孙后代也在随后的政治运动中连遭打压迫害。《白毛女》成为中共利用文艺宣传巩固暴力统治的典型。
   
   近日,一位唱了一辈子《白毛女》的女演员赵翠巧,一位为《白毛女》伴奏一辈子的演奏家郝忠良(均为化名),分别讲述了自己六十年来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 * *
   
   我今年八十一,八岁参军,二十岁入党,为中共工作了七十多年,师级老干部。
   
   按照中共的说法,我出身贫农,没有共产党我怎么能参军呢,我怎么能有饭吃?那时就顺着中共宣传的这么想的:“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所以从小我就相信党,跟党走,党说什么是什么,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唱歌,跳舞,演戏,搞乐器,三句半、枪杆诗、马车舞等等,我都会。那时候张口就能唱啊:“国民党啊一团糟,一团糟啊……”斗地主时我们在旁边呐喊、助威,“抗美援朝”也去前线文艺宣传……
   
   这辈子我见的死人多啦!从小就看杀人。
   
   那是四几年吧,我们部队在河北乡下,有一天就看见一大帮人,拖着一个人,人已经死了,应该是杀“地主”“反革命”吧,虽然我们“小八路”都穿小军装,可也是小孩啊,就跟着村里孩子追着看热闹。我看到那死人被拖到村外野地里,然后就有人把镰刀拿了出来,“咔咔”几下,死人就给开了膛,内脏都翻出来,那两肺叶竟是黑的!有人说了:抽烟抽的!这个印象太深了,我亲眼看到抽烟会使肺发黑,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这辈子我都抽不了烟。我还看见他们把死人的心给掏出来,一帮人拿回去了,他们是要吃他的心!
   
   害怕?我不害怕,我那时不懂事啊,只觉得好玩。残忍?不觉得,那是报阶级仇啊,杀的都是地主什么的,怕什么?!对阶级敌人越仇恨、越勇敢、越敢下刀才越棒啊。这种现象那时很多啊,想杀人就杀,革命嘛,革命就得杀人,“村村流血”,就是杀人嘛,弄死个人比碾死个苍蝇都容易!杀的肯定不是好人吧,坏人都该死,杀坏人白杀,没有什么可怀疑的。那时候就那么想啊,麻木不仁。
   
   死人司空见惯啊,有时是枪毙杀头,有时是成批地杀,挖个大坑,那坑很大个的,把几十个尸体往里扔,一个一个往里扔,扔里面的还有动的呢,没死,但都已经给打晕了的,半死不活的,和死人一块埋……我们和村里孩子就在大坑边上看热闹。
   
   “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党为穷人说话”,杀了很多地主,农民也分了一些地。虽然后来又把土地收回去了,那我也没多想,我从没有想过,党会把我给骗了。
   
   四九年以后我在部队文工团,主要参加《白毛女》演出,几千场演出啊,我给《白毛女》伴奏了一辈子!那时觉得这个《白毛女》太好了,从来不怀疑它的真实性。虽然我出身贫农,但确实也没见过恶霸地主。可是你看杨白劳,不就是地主黄世仁给逼死了啊,喜儿也给他霸占了,就是黄世仁这样的恶霸地主让我吃不饱饭的!所以我认真下苦功把乐器拉好。
   
   我们都很自豪啊,我们这些乐队演员,都有创造性,中西乐器相结合,板胡、小提琴什么的,把它的音乐发挥到了极致。那时我们在乐池里演出,就听说有老乡动手打扮演黄世仁的演员,有战士义愤填膺,把枪拉上栓,要开枪打扮演黄世仁的演员……
   
   后来我才知道,一直深信不疑的《白毛女》,完全是中共杜撰出来的,那个所谓“恶霸地主”黄世仁,替杨白劳还赌债,还收留了喜儿,是个大善人!《白毛女》音乐优美的原因是因为它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传的民间小调,那也不是中共的音乐啊,它完全是盗用!
   
   我们这些老战友都受骗了,给被骗了几代人,我们很自然的被骗,然后煽动人仇恨地主,斗地主,杀地主,一辈子我都跟它用艺术手段撒谎、欺骗老百姓了!
   
   每次运动都提心吊胆
   
   因为出身好,从小就让我看管地主儿子,后来是看管走资派、右派什么的,让我看管的都是我尊敬的人哪,我的政委、乐队长啊等等,他们都挨整,来运动了嘛,都挨斗!
   
   有一次开全团大会,要求必须穿军装参加,估计有大事了。到那儿一看,场面吓人啊,说把谁谁带上来,带上来的,一个是乐队指挥,一个是弹琵琶的小孩,然后让我们听乐池录音,很混乱的声音中有那么一段,他两模仿蒋介石训话,一个说:我是蒋委员长,一个说:蒋委员长好……这就犯事了,说他两给国民党怎么怎么着,然后当场就宣布他们是反革命分子,直接给铐走了!我们看着心都蹦蹦跳,都吓坏了,都捏把汗,谁也不敢说什么,那是我们天天在一起的同事呀!都知道是开玩笑,不知谁打了小报告,谁能想到乐池录音成了证据!给判了两年多。后来那小孩出来后想看看我,我说你别来了,我不想惹事。
   
   什么玩笑都可能惹事!我们团有个人,爱吃油条,就开玩笑地说,希望全世界人都死光了,剩下一个女的和炸油条的就行,结果犯罪了:现行反革命!
   
   有个时期吊嗓子都可能犯罪!团里有个声乐老师,洗澡时在浴室里唱歌,浴室里有共鸣嘛,很自然就会唱歌,但那时谁敢唱歌?除了样板戏谁敢唱其它的歌啊,不能唱歌的!结果被人汇报了,开批斗会,说那天是10月10日,双十,说他在浴室里庆祝国民党生日,其实他连个正经歌都没唱,就是一高兴吊嗓子了,啊啊啊啊啊的都不行!
   
   我们团还有一个男演员,因为穿件淡黄色的衬衣就犯错误了,检讨!资产阶级思想!现在我都习惯了,尽量穿得不要显眼,好看的衣服我都不爱穿。
   
   不能说真话,一讲真话就得挨批斗的。我有个老战友是党校副校长,人家说天安门“六四”开枪,他不信,共产党怎么会杀人呢?就偷着到天安门附近去了,往那一站,“叭叭叭”机枪扫射,他马上趴下,还溅满身血,吓坏了。回来后他就说了:共产党确实杀人了,结果单位给了他一个处分,你敢说它杀人了?它杀了人你也不能说啊!
   
   从小我在部队就留心眼,不能随便说话,我没想过害人,但时刻担心别人告我,处处小心,时时谨慎。告密的事太多了,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掏心窝子,朋友反目成仇,夫妻之间也会告密。
   
   我有个老师,四九年参军的,在运动中,说他是特务,怎么证明呢?是他的学生揭发他,说老师发展他当特务!无中生有啊。唉,平时这学生和老师关系特别要好,搞对象还让这老师给他递情书呢。后来老师因此多年抬不起头来,受刺激,精神都不正常了。这学生为了立功,就揭发老师,当干部的都是这种人,要不怎么上去?老实人都上不去。
   
   出身不好的,和台湾、海外有点关系的,都挨整挨斗,我们一个老导演在档案里被发现学校组织去过日本参观,就贴大字报“打倒日本特务×××”,挨整!可是去日本是他小时候的事了!
   
   每次运动都提心吊胆哪,看着被批斗的人,剃阴阳头,撅著,手给捆起来,随便谁都能打他,打到地上,然后在他身上再踏上一只脚……唉,不说这些事……斗王光美,我就在下面坐着,能不怕吗?!
   
   它就是要永远让你害怕,永远让你听它的,你不听,你就有危险;而它从来没有错,它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说谎话、说假话必须张口就来,不说谎不行,上面说打倒刘少奇,虽然心里也嘀咕,干嘛要打倒他啊?可那也得跟着喊啊:打倒刘少奇!
   
   这毛老头把他周围的人都整死了,亲人、朋友、战友,都能整死!人家刘少奇是副主席啊,照样弄死!林彪举著小红本祝他万寿无疆,最后自己连尸首都没有了,“四人帮”整的第一人是他老婆!只要你违反了他,他就弄死你,我们算什么,人家呸一口,一唾你就完了!
   
   我出身好,按理说一般也挨不到整啊,应该有保护伞了吧?那也没有安全保障,一个不小心你就会挨整。有一个朋友说,有人想学拉二胡,请我教教他,咱们就教教呗,这个事,马上被抓住了,原来他是日本人!跟日本人接触,是“里通外国”,那可能就是日本特务!说我是犯了政治性、组织纪律性错误,全团开批判会让我做检查,检查自己缺乏阶级斗争意识。其实我是和领导打报告了,只不过批准还没有下来,人家着急我就去了,他长得和中国人一样,我怎么知道他是日本人呢,就这点事,大会小会的检讨,都把我弄傻了,吓得不得了,吓得我睡不着觉啊,这么写不行,那么写不行,写了这么厚一摞子检查!非得给自己扣屎盆子才行,最后全团大会点名批评处分。
   
   那时我想不明白啊,我就是个拉二胡的,本本分分的,就想照顾好一家老小,没想升官发财;我为它干了一辈子,老老实实地吹拉弹唱,从来都是看正面新闻,不敢偷听“敌台”,不想关心政治,为了不被人整,我一直小心翼翼,都不随便说话的,这点小事就成了天大的罪过?!
   
   后遗症
   
   从那以后我就想不开了,总是非常紧张,精神状态也不行了,有时发愣,总想睡觉,又睡不好觉,睡觉就做噩梦。刚开始以为是神经衰弱,到301医院看,说我是抑郁症,到安定门的精神病医院去治疗,吃了药身体很难受,有次全团录音,非常安静,我竟然打呼噜了。而且我的想法极端,觉得活着没意思,长痛不如短痛,跳楼算了,小事就很烦躁,冲老伴发脾气,我可不敢和党发脾气。
   
   在大大小小整来整去的运动中,我一辈子都吊着心,哆哆嗦嗦地才活下来了吧,又得了抑郁症!谁能逃脱它的整啊!
   
   到现在我还总感觉不安全,一个人就孤独得不行。妻子不回家我就担忧,她出去办事,我就总是通过猫眼往外看,有时干脆就坐到门口等著。现在她到哪儿我都跟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