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三月,血!血!血!]
藏人主张
·臺灣新公民運動的衝擊與影響
·時政巨作 《台灣生死書》 出版消息
·诚挚邀请《 台灣生死書》新書發表會
·蔡英文登《時代》封面
·人間正道是滄桑:我看法院的巨塔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
·“獨立與壓制--大選後台灣與中國關係展望”演讲通告
·大一统的迷思何解?
·趙家開年面臨股市氫彈內憂外患
·袁教授新書發表會全程錄影連結
·李酉潭教授对《中华民国祭》发布会致詞
·周子瑜宣告“一个中国”寿终正寝
·
·邱榮舉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夏明教授谈《中华民国祭》
·中共終於承認最大風險己經來臨
·袁紅冰教授在台北台中專題演講
·郭寶勝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缅怀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7周年
·大崩潰宿命開始對國民黨作最後的詛咒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声援新学派作家周洛
·《中華民國祭》第二章第一節摘登
·祭海龍
·中国财政危机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教授台北國際書展專題演講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
·袁教授在三民书局的演讲稿
·臺灣正面臨大轉型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新書《中華民國祭》目錄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邀請函
·《中華民國祭》序曲
·袁紅冰教授新書序曲
·承認九二共識無異政治自殺
·袁红冰教授谈新书《中华民国祭》
·从陈水扁案难得特赦看台湾法治
·台湾如被中共征服将是中国民主化的重大挫败
·由臺灣看香港獨立與自決風潮
·避免「中華民國」被中共消失
·蔡英文520總統就職演講全文提前十天大曝光!
·中共提高西藏军区等级引印媒关注
·關於自主代撰《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的說明
·台湾首任女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台湾大劫难
·人類的危機與台灣的大劫難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中共謀台最高政治戰略
·中共对台的政治統戰
·中共对台經濟統戰
·中共对台的文化與社會統戰
·當前中共外交戰略的重點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台灣的絕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台灣的希望【《台灣大劫難》連載】
·「軍事攻台預案」與統一後對台灣的處置
·台灣的政治現狀
·結束語:台灣,你要作自由人【《台灣大劫難》連載】
·從《我是歌手》看華人世界流行文化的交盪與影響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捍衛民主120小時」行動聲明
·別讓自由台灣淪為今日西藏
·連署挺學生一起救台灣
·台湾抗议两岸服贸协议记
·学者谈论台湾学运
·服贸协议:中台一体化的最后铺路石
·《被囚禁的台灣》長出太陽花學運網路影劇國際化
·前副总统为救出前总统而即将绝食
·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绝食救扁
·中共將再逼台灣簽協議
·馬政府加入亞投行的三個嚴重錯
·建台灣共和國捍衛自由
·欢迎参加袁红冰教授新书发布会
·袁教授谈国民党末日败乱真相
·「朱習會」再創統戰條件
·朱立倫要做連勝文第二嗎?
·《決戰二〇一六:創建台灣共和國》
·中國為什麼無法打贏釣魚島的輿論戰
·台湾举行「图博英雄塔揭塔典礼」
·創建「台灣共和國」目录
·台灣人要珍惜自由
·中國部署的「囚」戰略,朱立倫知道嗎?
·前总统李登辉谈台湾现状和未来
·道德審判的荒謬
·「肯亞案」背後中共的「反介入戰略」
·大騙子修理小騙子
·小英如承認92共識台灣等於政治自殺
·馬英九令魔鬼都感到絕望的愚蠢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月,血!血!血!

三月,血!血!血!-------
   
   作者: 桑杰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8/2017

   
   注释:本章的原题目是:三月,血!血!血!-------民主中国编辑先生/女士改成了““三月”藏民抗争历程”,对此本人提出反对,因为,笔者和很多图伯特作家从来不用殖民者(中共)的语言:“藏民”(指图伯特人/西藏人)词。而且,文章中根本没有“藏民”,编辑的解释是:“题目为了准确反映文意”,相信读者能辨析-----
   
   
   “我们是被你们在49年前杀死的人的灵魂!我们不怕死!你们现在杀了我们,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这是2008年3月图伯特(西藏)人在拉萨进行抗议时的口号。
   
   每年的3月10日,流亡在世界各地的图伯特人展开各种活动纪念1959年3月自由抗暴和追思血染雪域大地的图伯特儿女。1959年三月起,对于图伯特人三月是屠杀和鲜血的同名词。还有1988年、1989年、2008年3月……图伯特人经历着一个又一个鲜血染红的三月,成千上万的图伯特人为自由、独立和正义用生命谱写三月,更可悲的是它不是过去而是持续进行式,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人权报告中图伯特人权紧跟战火连天的叙利亚之后而列北韩之前。
   
   三月,血!血!血!

   1959年3月10日拉萨罗布林卡抗议的民众
   1959年3月10日,图伯特人前往达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请愿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放弃去中共军营看戏的决定,并为了防止中共劫持或骗走达赖喇嘛,包围了罗布林卡。人越来越多,而且开始组织分工包围罗布林卡,对图伯特政府官员的言行进行了批评:“达赖喇嘛是我们雪域图伯特的怙主,请贵族们不要用他来换中国的大洋!”,同时也开始对中共军队占领图伯特表达了抗议。
   
   3月12日,数千名图伯特妇女聚集布达拉宫前抗议中共军队占领图伯特。
   
   三月,血!血!血!

   1959年3月12日图伯特妇女在布达拉宫前举行抗议
   
   在之后的一周里,中共军方完成了一切军事准备,并在3月17日向达赖喇嘛居住,并有数千图伯特人守卫的罗布林卡发射了两发炮弹,炮弹在离达赖喇嘛宫殿不远处爆炸,这是血腥屠杀图伯特民众的不祥的预兆。
   不管当时在拉萨民众的证词,还是图伯特政府官员以及中共自己出版的资料证明,1959年中共在拉萨展开的是一次大屠杀。是装备精良,身经百战的正规军队用大炮、装甲车、喷火器对拉萨市平民展开的屠杀行动。因为,当时对抗中共的图伯特反抗军不在拉萨,有战斗能力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去参加了抵抗军,而且,拉萨的图伯特政府军也没有力量对抗中共军队,中共对拉萨实施军事行动过程中证明了这个事实,而当时的中共军队高层更清楚图伯特方面的实际力量。
   如今的3月,被中共称为“敏感期”,草木皆兵,增派军警加强戒备,不仅封锁对外通讯渠道,还限制地方图伯特人的行动自由。在铁幕之下图伯特人为了那个遥远的不流血的三月点燃着一个个生命----
   1959年3月10日,图伯特民众集聚罗布林卡发起保护达赖喇嘛的运动之后,在拉萨的中共军队以“叛乱”,打击“叛匪”之名,决定先打甲波日(药王山),因为是拉萨市的制高点。之后,东西两面对罗布林卡实施夹击,最后包围拉萨市区。
   
   
   现场一1959年3月
   拉萨甲波日(药王山):
   3月20日,“中国人从炮兵营向(甲波日)药王山开炮,打了两个小时,没有间断,整座山上浓烟滚滚。---后来当炮火停下、浓烟散去之后,药王山已是一片焦土,山顶的所有建筑都被轰平了。”(1)这是当时在然玛岗的居钦图丹朗杰看到的情景。
   中共说:“对药王山实施炮击二小时后,山上所有建筑全部被轰平,十时十五分,步兵一五九团二营四连在副营长张福臣和指导员曹志凯的带领下,向山上发起猛攻---轻重机枪一齐射击,掩护喷火器排接近目标,喷火器向前进方向的障碍物喷射摧毁性的火焰后,步兵随即发起冲锋。二营四连一个冲锋到山顶,没有遭到一点狙击。”(2)
   当时的中共军方指挥官说:“药王山头烟火飞腾,尘土弥漫,乱世崩云,炮火一批比一批更加猛烈,更准确、间隙的时间更短!我感到大地在震抖,仿佛空气也在燃烧。”(3)中共军队一小时之内发射了一千多发炮弹轰炸了甲波日。甲波日是图伯特医院和历算院,有寺院等建筑。中共军队如此猛烈的轰炸之后编造甲波日“山上九千名康巴叛匪的指挥所”(4)等弥天大谎。
   拉萨罗布林卡:
   睡在罗布林卡的图伯特政府公务员丹巴索巴先生见证:“3月20日凌晨拉萨时间两点钟,解放军的炮弹掠过达赖喇嘛的寝宫顶,落在了寝宫与厨房之间的院子里爆炸,震得非常厉害,达赖喇嘛寝宫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了。这是轰向罗布林卡的第一炮,当时我就在寝宫那里,被炮声惊醒了。第一声炮响让我非常紧张,听到第二,第三声炮响后,慢慢就没有恐惧了,更何况炮弹已经像下雨一样密集起来。就是说,此时中共并不知道达赖喇嘛已经出走,但他们却朝罗布林卡开炮了。”(5)
   中共说:“攻打罗布林卡的战斗开始,三0八团全部大炮和一五五团设在烈士陵园炮阵上的六0炮、八二迫击炮、无后座力炮,一齐向罗布林卡轰击,采用续进弹幕的打法,即以十五公分为一个射点逐次成一条线向前推进,这是炮兵轰击最强大的火力,炮弹先从东往西一层一层地撒开,遍地开花。叛匪承受不住这猛烈炮火的打击,纷纷从东往西跑,炮弹追着他们往西炸。叛匪跑到西,见炮弹在西炸,又调头往东跑,炮弹仍追着掉进叛匪群中爆炸,这样从东往西,又从西往东来回地轰击---”(6) “用122毫米榴弹炮以徐进弹幕射击的方式轰击园内空地上的叛匪,以15米一个炸点逐次成一线推进,在猛烈火力打击下,上千叛匪窜出罗布林卡,炮弹却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落下,炸得其人仰马翻----”(7)
   当时在罗布林卡的图伯特人堪穹达热•多阿塔钦说:“下午三点时 ,罗布林卡南门的然马岗渡口的这边,炮弹像下雨一样落到渡口对面的沙滩上,炮轰了大约两个小时。炮弹的烟雾中,数百名人马在烟雾里来回乱跑,这些人就是自愿守护罗布林卡的民众,和刚才在罗布林卡里面准备马匹要逃走的人。在这次炮轰中,数千藏人被屠杀,炮轰中死去的政府工作人员有洛桑益西,孜仲坚赞扎西,贡确多丹朱古,桑多录格登等。”(8)
   中共军队轰炸罗布林卡后民众只能逃亡。在罗布林卡不远处然玛岗的居钦图丹朗杰看到:“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骑马的、奔跑的,都跑向渡口方向,被扫射得人仰马翻,罗布林卡和然玛岗之间的那一带堆满了尸体。有的人还是跑到了河边,我们脚下的军人一阵扫射后,人和马倒下在河里,河水慢慢地流,被打死的人和马的尸体堵塞了河道,堵了一阵子后,河水又把尸体冲开,一片红红地裹著尸体淌下去,我当时只觉得这世上所有的人都被杀光了吧……拉萨城内、达赖喇嘛警卫队军营、江孜军营、罗布林卡、、、、、、.炮火连天直到天黑。”(9)
   拉萨布达拉宫:
   当时在然玛岗的图伯特人看到:“罗多林卡的新军营也向布达拉宫开炮,炮火在布达拉宫宫墙上炸开,黑烟、白烟,特别轰炸红宫时红色的尘烟滚滚,大概炮轰了一个多小时,我以为布达拉宫已经完了。”(10)
   中共说:“苗中琴将炮阵地设在军区大院临近拉萨河北岸的空地上,炮一架好,扶廷修对苗中琴说给我打两炮让他们看看。苗中琴用望远镜朝布达拉宫观察一阵,发现了一个窗口有火力射击,立即命令一门无座力炮瞄准这个窗口打了一炮,这个窗口再也没有火力射击。”(11)
   拉萨小昭寺:
   中共军官说:“我军即以爆破、喷火器、手榴弹、冲锋枪等短兵武器,对敌展开猛烈攻击。”(12)
   当时在小昭寺的僧人扎西巴登的证词:“他们发射了两颗炮弹。然后停了几分钟。他们在校正坐标。---经过试射之后,在炮声震天中,炮弹像阵骤雨地打在小昭寺。日落后,我在庙的废墟里看到大约五六十具的尸体。”(13)
   另外一位图伯特人指证:“这时候,四面八方朝我们开枪,弹如雨下,弹打到墙壁上,灰尘四起。小昭寺金顶的屋脊和管家房子所在的那一排房子,辨经场里的印经院被共军放火烧着,浓烟滚滚。”(14)
   拉萨大昭寺:
   当时担任保卫大昭寺的图伯特政府职员强巴丹增说:“院子里有一些藏军和很多自愿来保护大昭寺的民众,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大多数人乱纷纷的各自找自己的位置。有的站在院子里,有的上到屋顶,有的跑到楼上的走廊上。有一大群人守在正门口,试图以血肉之躯保卫神圣的大昭寺。
   --他们认为解放军会从各大门攻入大昭寺,因此各人分工,负责带领图伯特兵和民众把守各大门。正门口人最多,数百人拿着刀枪守卫在大门内外,准备以血肉之躯阻挡进攻的军队。
   帕廓街一带遭到炮击,炮弹落到大昭寺正门前,门前的石板被炸烂,在门口守护的民众、图伯特士兵和僧人死伤惨重。煮茶的地点被炮弹击中,堆在墙边的柴草着火。附近楼房顶上的汉人朝大昭寺里扫射,子弹打在金顶上,碎片噼噼啪啪地掉在院子里。大昭寺内的图伯特军只有几挺机枪,民众有一些英式步枪,显然无法抵挡。我没有让图伯特军还击,因为附近有许多民众,他担心还击会引来对方的手榴弹,导致民众伤亡。---最后为了避免大昭寺被中共炸毁,图伯特人投降了--
   辆装甲车驶入帕廓街---
   以上的是中共军队在1959年实施屠杀的主要地点,据中共资料显示当时对17个目标事实了大炮的轰炸,无法一一列举。
   中共1959年3月在拉萨实施大屠杀行动至今没有公开杀死图伯特人的数目。其实,中共是最清楚杀了多少人,只是不敢公开,如果公开将会震惊世界,将成为中国人的“南京大屠杀”版。据法国作家董尼德说法是4万名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对2万名图伯特人的镇压。他还说:“中国方面估计约有二千藏民死亡,不过很多消息认为死亡人数至少在一万左右,有的甚至说在这三天的屠杀中,至少有二万人死亡。”(15)另一方面,当时中共军队的伤亡情况更能证明中共实施的是大屠杀,而非当时在拉萨的中共军方和之后中共政府一再重复的“叛乱”,更不是战争。最多,图伯特人进行抗议,包围罗布林卡保护达赖喇嘛而已。
   
   现场二 上世纪八十年代
   
   自1987年9月起,图伯特首都拉萨为中心发生了多次要求图伯特独立等示威游行活动,而且,规模一起比一起大,到了1989年3月的抗议游行规模达到新的高度。中共政府对每次的抗议活动实施了血腥镇压。1989年3月发生抗议活动,中共展开镇压,当时中共驻图伯特最高官员胡锦涛戴着钢盔在拉萨街头指挥镇压,并对拉萨实施了长达一年多的戒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